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十九章 机语(上)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从很久以前奠定人类社会各个区域基础的五人小组开始,人类对于机甲的设计,总是习惯成自然地向着人体靠拢,而很少会出现拟生态的机甲,比如蜘蛛,比如蛇……或许是那种机甲太过丑陋,不符合人类军人的审美观,又或者是因为科学家们最后现,更多的支撑点必然要牺牲人类操作时的主观能动性以及机动性。总而言之,随着科学的达进步,机甲的外表也越来越像人,只不过那些外表坚不可摧的护甲和动力装置,让机甲展现了比人类身躯远为恐怖的力量。

    机甲操作也有风格,这是从无数的细节当中体现出来,比如滑步时的行走曲线,比如腾跃时的必要高度,比如机甲偏头时的那一瞥……嗯,用前第二军事学院某叛国机修师的话来说,没有形成机甲操作风格的驾驶者,那和开汽车有个什么鬼的区别?

    光幕上那个蓝黑色的机甲就有很明显强烈的操作风格,那就是风骚。在短短四十五秒钟的机甲操作演练过程中,蓝黑色的机甲一共扭了八次腰,跺了五次脚,中间还夹杂着两次举起机械臂对准天穹的动作……不得不说,这名操作机甲的第一军事学院学生拥有很强的操控能力,哪怕加了这么多**的小动作,整套规定的演练动作,依然是没有一处错漏,很完美地闯过了第三级的考验。

    施清海盯着光幕上分成两个区域的显示,一面是机甲对战室里蓝黑色机甲地真实动作,一面是二维画面呈现的第三级机甲测验画面。蓝黑色机甲的那些小动作落在他的眼中,全部变成了很实在的嘲弄和讥讽。不过他不是梨花大学的人,想来梨花大学的教授学生们,也没有人能够明白那台骚包的机甲正在徒劳无功地展示着何种情绪。

    他这时候在猜想,那位“太子”应该在校园里地哪一个建筑中观看这场专门为他一个人开展的机甲表演,而组织上获知“太子”在梨花大学后,究竟会在什么时候采取行动,将要采取怎样的行动?不管是想办法接触对方。谋求对方背后势力的支持,或是贯彻**军的一贯主张狙杀此人,应该……都不会是今天吧,今天梨花大学的防卫工作实在是称得上森严二字……

    就在这个时候,施清海身边一个梨花大学的女学生兴奋着自言自语说道:“真帅……果然不愧是第一军事学院的高材生,这机甲就像是活过来一样。”

    女学生身边的男学生,本来也对这些充满暴力美感地战争机器无比羡慕,但听到这句话后,表情却有些怪怪的。雄性动物能够颇有风度地赞美同性,却向来不愿意身边的异性对别的雄性出赞美施清海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同情,笑着说道:“伸懒腰也叫帅?”

    梨花大学的女学生瞪了这个家伙一眼,说道:“瞎说什么呢?那是通过三级测试时的操作,说明机甲里地军官留有余力,轻松无比。”

    施清海耸耸肩,没有与她争辩什么。倒是那个男学生凑了过来,很认真地问道:“我也总觉得开机甲那小子态度好像有些问题,感觉挺傲的,你看出什么来了?”

    “古海军有旗语,其实机甲也有机语,毕竟对战的时候,如果在通话器里大骂对方。会显得没品,而且也容易被监听的教官现……所以一院机动系一直有个传统,用机语骂人的传统。”施清海回思当年的校园生活,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些扭腰甩臀的动作,在一院里都是骂人地话,最后的伸懒腰,更是一句很脏的话……听说一院机动系的传统现在已经进入了军队,军队里的机动战士都会这一招,每次对战之前。都会骂的不亦乐乎。”

    那名男学生愣了愣,不知道这个穿着皱巴巴西服的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他地眼珠子转了几圈,还没有开口,施清海沉着脸说道:“很多人都懂这个,相信主席台上那些教授有的也懂。再说了,这么傲气的傻逼到咱们学校来表演机甲,不是来打我们脸是什么男学生恍然大悟,深明于心。颇有深意地笑了笑。拍了拍施清海的肩膀,然后一脸严肃地回过头去。对着自己关系亲密的同学们转述了一遍施清海的话。在这个时候,施清海已经离开了座位,至于他为什么要戳穿那台蓝黑色机甲的机语,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第一军事学院的交流学生其实前天就到了,这些学生都有军官的身份,不苟言笑,满脸冷峻,在梨花大学地女学生眼中,这都是帅气成熟地表现,而在男学生的眼中,就未免显得有些过于骄傲和冷漠。

    大学城地男生们都喜欢机甲,但没有人喜欢比自己还要骄傲的家伙。更何况那些交流学生里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满脸带笑的家伙,那些笑容却都是对着女生出,明显没存着什么好意。所以梨花大学的男生们,其实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此时又听说正在表演的蓝黑色机甲,用他们并不知道的机语在羞辱梨花大学的师生……

    白衣飘飘,充满了青春荷尔蒙的校园,基本上什么都不可忍,更何况是这种扎进骨子里的羞辱!

    恼怒的情绪随着这个流言传播开去,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数千人的看台上便有了开锅的迹象。忽然有个男学生对着巨大光幕上的蓝黑色机甲大骂了一句什么,就如同溅进油锅里的火星,顿时点燃了所有梨花大学男学生的愤怒,无数的脏话掩盖了控制声里传来的讲解声,响彻了整个综合馆。

    “学生们说的是真的吗?”梨花大学校长从不知,听着四面八方响起的声音,忍不住微微皱眉,对坐在自己身后的周教授问道。

    周教授出自军中,对于这一套军痞子才会用的机语当然并不陌生,一张老脸早已经黑沉下来,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愤怒,瞪了一眼校长身边那个穿着军服的中年人,点了点头。

    从不知校长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右手的手指却开始轻轻敲打起了主席台的桌面,暴了他内心的真实情绪,前些天他去教育部开会,有些惊愕地现部里居然安排了第一军事学院前来交流访问,在教育界里混了二十余年的他,自然第一时间就猜到第一军事学院准备做些什么,冷笑之余,却也只有应了下来。但他没有想到,一院里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军官,居然敢在几千人的面前,耍弄他们的那点儿小聪明。

    在他身旁的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主任邝教授,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压低声音解释道:“这是误会。”

    第一军事学院的级别远比梨花大学高,此次交流活动,一院方面就是由邝教授带队,他的级别恰好与从不知校长等齐,第一军事学院如此安排,已经算是相当重视此次交流活动,他本来对从校长不可能生出任何忌惮,然而一想到来之前校长叮嘱的谨慎二字,他就开始流冷汗。

    尤其是看到光幕上那台该死的蓝黑色机甲,还在耍弄那些他以为没有人知道的机语,邝教授的心情便愈加复杂。是的,他也不明白校长为什么安排此次交流展示活动,他也像那些被浪费了假期的学生军官一样瞧不起梨花大学,可是此时综合馆里骂声震天,依然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从不知校长忽然温和笑着说道:“一院的同学,果然都有几分傲气,看来他们其实并不愿意来临海交流,我们这些做老师的,最好不要强迫对方,您说是不是?”

    这句话绵里藏针,邝教授微微皱眉,一院固有的骄傲情绪又开始作,沉声说道:“这只是误会,毕竟不是对战练习,安达同学的机甲操作一向有些小地方不够严谨,等下来后,我会好好地教育他。”

    从校长回复了沉默,没有理他,只是听着综合馆里几千人的脏话漫天飞舞着,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脏话渐渐已经从蓝黑色的机甲指向了第一军事学院,恶毒至极,主席台上那些来自一院的教授和优秀学生代表们的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一直站在邝教授身后的年轻军官,忽然离开了主席台,来到了那两台机甲的旁边,打开了通讯器,对着全封闭的对战室内通话道:“收敛一些!外面的学生知道你那些机语的意思,已经开始吵翻天了。”

    蓝黑色机甲操作室内,那个一头卷的军官士兵正在无聊地打着哈欠。这名第一军事学院的优秀学生叫做安达,是机动系里成绩最突出的学生之一,此次牺牲假日,来这样一个破地方表演,他的心情本来就极为不爽,总觉得自己像是夜店里跳脱衣舞的女人。他听到通话器里的声音后,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骂咧咧说道:“那些傻比吵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