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九章 愤怒的公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联邦法律里最严苛,也是被执行的最为彻底的两条法律,便是第一宪章和野生动物保护法,也正是修理铺老板封余最痛恨的两条法律。

    第一宪章的由来早已久远不可考证,虽然触及最关键的**保护条则,但在联邦公民的心中,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没有人提出过丝毫质疑,或许数十万年的文明平缓展,让许多真相都湮没于历史的阴影之中。

    而野生动物保护法,则是联邦历史中的另一道谜题,很多社会活动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在联邦中,野生动物和天然植被的地位竟远远在人类之上。除了开采资源之外,联邦文明对于星球表面的改造极为有限,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一直推动着这个文明尝试与自然界更和谐的相处。

    每个星球上都有的电子围墙,将城市外的田野分割出了大量的区域,将那些野生动物安全地保护着,任何偷猎行为,都将迎来联邦管理委员会最严厉的惩罚。问题在于,这种相处无法和谐,尤其是对于许乐封余这种特别喜欢吃肉的家伙来说——吃不到嘴里的肉,怎么能让人心情愉快?

    虽然合成的食物已经能够达到很丰富的口感和滋味,可是世上总有人无法抹去本能里的那些东西,就是无比热爱天然的食材。

    “这次可一定得小心一些,半年前杀了那头牛,HTd的人把黑市掀了一遍,搞得城里有四天没野肉卖,幸亏没人知道是我们宰的,不然只怕要被抓进去关三个月……”许乐跟着大叔小心翼翼地向电子围墙的方向走去,心有余悸地提醒道。

    “HTd如果真那么铁面无私……咳咳……”修理铺老板咳嗽着,说不出的嘲讽,他将烟头扔到脚下踩熄,说道:“钟楼街黑市上那些兔子肉羊肉从哪儿来的?”

    “可咱们宰的是……野牛啊。”许乐还是有些后怕,“好几年都没人敢卖那个东西了。”

    “我们又不卖给黑市。”封余一挥手,斩钉截铁说道:“就算HTd把我俩逮了,顶多也就是个缓刑。”

    HTd全称国家海洋太空土地管理局,名字看上去很可怕,其实就是联邦政府依照野生动物保护法设立的专门机构,权力确实不小。

    ……

    ……

    隔着电子围墙,看着那边悠游自在的野牛群,两个人停住了脚步。野牛并不害怕墙那边的人类,它们在散步的时候,时常能看见这些被关在墙里的可怜双足动物,只是有很多年没有生过亲密接触了。但今天野牛群的领明显是感觉到了对面那两个人类身上散出的敌意,警惕而嚣张地抬起了巨大的牛,眼睛里的暴躁之意愈来愈浓。

    许乐本还有些担心,但这时候看见这头野牛的挑衅模样,也忍不住生出气来,心想我只不过想吃吃你的肉,用得着这么鄙视我?

    只听得哞哞几声,封余的嘴里学着野牛的声音向着电子围墙那边吼了几声,野牛群领顿时被激怒,向着电子围墙便冲了过来,紧接着封余便和许乐沿着围墙快的飞奔,一直将这头野牛引到了距离矿坑极远的一处小山坡下。

    许乐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对前面那个有些笨重的身影佩服到了极点,心想老板真是个妙人,居然连野牛都能激怒,难怪自己刚认识他的时候,经常愤怒的连饭都吃不下去。

    ……

    ……

    就在那个山坡下,封余吐了两口唾沫,叉着腰站在电子围墙这边,看着对面也已经累到不行的野牛。他盯着对方正在刨着土的牛蹄和那两只尖利的牛角,喘着气说道:“不要怕,这些牛被关了几十万年,早学精了,根本不敢来撞这围墙。”

    许乐扶着围墙有气无力地点点头,星球上的电子围墙,全部用的异种钢材做成,内部配置着芯片管理系统,一旦受力过重,便会自动弹出电流。这不知多少年过去了,电子围墙不惧风吹雨打,毫无锈迹和被冲撞出来的痕迹,可想而知其坚固程度。

    “老规矩,你杀牛,我望风。”封余大叔理所当然地吩咐道。

    “呃……”许乐早已经认命了,垂头丧气地走到了电子围墙下面,下意识里摸了摸脖子后面的芯片,心想这里的电子监控网会不会注意到一个信号的小小跳跃?

    毕竟曾经翻过电子围墙三次,所以许乐并没有像一般的犯罪分子那样担心,深深地吸了口气,往手掌上吐了两口唾沫,瞬息间变成了一个猴子,用奇快无比的度,极其灵活轻柔的手法,翻过了围墙。

    ……

    ……

    “不错。”封余坐在山坡上微笑看着这一幕,暗想如果国防部招生考试的主官不是瞎子,一定能够看出这个少年的实力。

    而如果让联邦社会里的人们,知道有人可以不经过电子解码,而直接翻越这道被黑市贩子称为哭墙的电子围墙,只怕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联邦的电子监控无处不在,为什么这个少年明显越境,脖子里的芯片却没有出脉冲,监控系统没有反应!

    许乐并不知道自己的这熟门熟路的一跃,对于第一宪章,对于联邦社会来说是怎样摧毁性的一步。他更没有注意到,那个军方逃兵,修理铺老板的手上,有一件小仪器正不停散着淡蓝色的光辉,将他们两个人以及那头愤怒的公牛全部笼罩在其中。

    草原大了,公牛才会跑的快意,谁一旦被关在铁笼子里,都会感觉到愤怒。

    或者说,当它感觉到有人想对自己不利时,也会感觉到愤怒。当许乐的双脚轻轻地踩在草原上时,那头黑棕色的愤怒公牛,便向他猛地冲了过来,颈处的长毛在空气里飘拂成了格外壮烈劲美的线条!

    许乐有些害怕,脸有些白,但他依然冷静,就在公牛锋利的犄角离自己还有一米远的时候,他左脚腕一扭,整个人向着侧方倒了下去,同时右手向着公牛宠大的身躯指了过去。

    滋的一声,蓝色的电弧闪动,公牛没有办法抵挡惯性,在与许乐擦身而过的瞬间,被那根小巧却又威力十足的军用电击棍直接击中。

    轰的一声,公牛倒在了草地之上,激起一些尘土和草屑。许乐向它走了过去,脸上没有丝毫兴奋,只有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