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零九章 异域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零九章异域孤军(再中)

    重型机炮弹头轰击在岩石上的声音,并不是那种噼噼啪啪雨点的脆响,而更像是水珠落入滚烫灰堆里出的噗噗闷响,随着噗噗响声,热度迅度被吸收,然后水意蒸,生命流逝,如此时洞口不停飞溅崩落的石砾。

    山腰处的重火力点距离洞口不足六百米,密织如雨的弹片恐怖地封锁住人们的前路,在漫天烟尘与死亡闷响间,洞中的队员们甚至无法对敌人进行有效观察。

    被敌人直接把营地变成死地,就这样凄惨丢脸的死去,身经百战的七组不可能犯这种错误,承担联邦精锐师最险恶任务的nTR部队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他们选择山洞做为营地,自然做好了相关的预备工作。

    熊临泉等队员藏在岩石后,戴上防弹头盔,在烟尘弹雨中沉默而耐心地等待,几秒钟后,战地步兵指挥系统里,响起了声音:“612米,22.56,下沉21.3度角方向,重火力,整编营,逼近,无机甲。”

    片刻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帝国人。”

    猴子今如瑟此时在洞外一株阔叶树上,做为观察哨,他负责监控这片山林动静,替洞中战友提前预知危险,结果却没能现敌人借着浓雾悄无声息摸了过来,这让他的情绪变得有些糟糕,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好在依旧冷静清晰,简单的几个关键词,很好地总结了当前战情。

    至于最后那个帝国人,他说的尤其别扭,在以往多年的战斗中他从来没有进行过这种汇报,因为敌人肯定就是帝国人,然而现在这支孤军战斗的敌人,有可能是联邦同胞。

    听清楚了山腰处那台致命的重火力方位,山炮快扯过行军背囊,以最快的度扛起平射步兵细管炮,根本未加瞄准,直接对着洞口处崩落的岩砾烟尘轰了过去。

    在帝国重型机炮的压制下,他根本没有办法探出洞口进行精确轰击,猴子给出精确方位,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意义。

    细长的莲式爆弹,从他肩头单兵炮管里呼啸高射出,拖着约半米长的炽白焰尾,瞬间穿透洞口,向山林间射去,看似毫无目标,随时可能斜斜向上,冲上云霄徒劳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山炮完成这次无目的轰击几乎同时,藏身在阔叶树中的猴子迅按下了单兵头盔里旁的按钮,通过透明光幕上的矩阵回套光学瞄准系统,死死盯住六百米外正在不停肆虐的那台帝国重型机炮。

    细长的莲式爆弹接收到了林间传出的数据信号,尾巴出一声微弱的轻嘀,约手掌宽的调姿附翼高颤动,瞬间完成目标锁定,拖着恐怖的焰尾,直接轰向了山腰某处。

    轰的一声闷响,山腰间生一次剧烈爆炸,那台重型陷地机炮顿时哑火,十余名帝**人四散倒地,不知生死。

    熊临泉第一个跳了起来,冲出洞口伏在一块硬石后,端起那把沉重的连射步枪,向山林里那些身影抠动扳机。

    其余的队员也随之迅猛扑出,各自散开选择射击方位,开始反击,许乐和保罗抬着担架上的东方玉随后快跟出,那个帝国俘虏则是狼狈地跟在最后。

    众人选择的时间非常精确,彼此之间的配合也极为熟练,无论是珠儿这些前七组队员,还是那些nTR军人,在这看似简单的出洞反击过程中,都表现出了极为优秀的军事素质。

    山下的帝国部队已经逼近了足够距离,开始了更加凶猛的火力压制,数十枝枪管喷吐着弹火,纷飞的弹雨,把山林树叶切削成无数道凄凉的碎片。

    猴子像道灵动的影子般从溜下阔叶树,就在他脚刚刚沾地时,身后的阔叶树便被一蓬暴射直接割成了两截,他顾不得后怕,对分散在树林四周的队员们大声示警道:“有装甲车进了山谷,当心他们的重炮。”

    熊临泉端枪一个平射将崖下最近的几个帝国士兵击倒,在通话系统中命令道:“三角扇面西南向张开注意保持距离”

    队员们按照部署且战且退,却始终无法摆脱山下帝国部队的密射区域,偶尔有闷哼之声响起,局面异常被动。

    熊临泉快推算对方的兵力配置,总觉得有些不对,山下的火力太猛,他眉头紧锁,通过系统警告众人:“敌人不是普通的一个营,对方有资格呼叫空中支援,猴子注意观察空域里的动静,再他**漏了老子毙了你”

    在战斗惨烈的西南战区穿行,他们这支孤军早就有思想准备,诡异的浓雾和高强度的电子屏蔽,纵然可以帮助他们掩藏行踪,却也意味着他们可能随时随地、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遭遇敌人。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差,逃亡路上打响的第一场战斗,便要面临火力如此强大的帝国部队。

    ……

    ……

    帝国部队出现在平梁山北簏,其实并不是意外,此时正在攻击孤军的这支部队,是隶属帝国某精锐大队的前锋营、

    该精锐大队奉殿下军令增援西南战区,意图强袭联邦二军区第十一装甲师。然而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始终只能远远看着十一装甲师的影子,却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看着十一装甲师纵横在残破的帝国防线之上,却无法赶去支援,甚至有两次陷些被对方设伏击溃

    联邦十一师是杜少卿的嫡系部队,禀承了那位联邦名将的战斗作风,冷厉精确又不拘常规,如风雷一般战且诱之,直接把这支帝国整编大队拖到快要残废的地步。

    该帝国整编大队现在全体处于躁狂崩溃的边缘,今日他们的前锋营好不容易捕捉到十一师留下来的痕迹,毅然决然杀入山地,不顾兵力弱小也要与对方决一死战,谁知道对方又无比令人愤怒地溜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现了山洞里的联邦nTR小队。可以想像该前锋营会用多少子弹才能渲泄出心中的怒火。

    ……

    ……

    平梁山西南山坳某处隐蔽的山岩下,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铅灰色的云层,还有远方那处罕见的碧蓝天空,默默计算着帝国方面的空中支援大概什么时候会过来。

    他手中握着的那把改装步枪,在战斗中一次都没有响过,他只是掩护着担架上的东方玉,还有抬担架的保罗和另外一名帝国人,选择最合理的路径,跟着队伍快后撤,所以也没有引起帝国部队的注意,反而比较安全。

    茂密的山林里不时响起急促的枪声,蒙着无数层细灰的树叶随着子弹凄啸不停颤抖,受伤后的惨嚎和重物堕地的声音显格里格外清晰刺耳。

    半蹲在担架一头的保罗死死盯着林中的战斗画面,听着战友死去前的呼喊,听着熟悉的家乡语语,青稚的脸上出现剧烈的挣扎,他的眼圈越来越红,忍不住看了许乐一眼,心想这里只有担架上一个联邦军官,还受了重伤,只要制服他,就能解决一切。

    在战斗中许乐一直没有看他,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仿佛感受到保罗投来的炽烈目光,很直接地摇了摇头。

    保罗怔了怔,挣扎了很长时间,终究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失望地狠狠咬牙,重新蹲了回去。

    负责抬担架的另一名帝国俘虏已经人至中年,灰棕色的头显得有些脏,他和保罗一样感受到了机会的来临,忍不住紧张地舔了舔嘴唇,然后悄悄把手向担架伸了过去。

    照顾那名重伤联邦军官两个月的时间,这名帝国俘虏早就现,联邦军官在担架夹层里藏了一把手枪,他相信只要自己摸到那把手枪,绝对可以控制住场间的局势。

    然后他想命令那个奇怪的小眼睛男人投降,这样大家就能回到帝国部队,甚至还会立下一个大大的军功,那么以后自己的子孙后代再也不用去服侍那些该死的贵族老爷了。

    就在他的手距离担架还有十几厘米的时候,一直扶着石头观察战场情况的许乐忽然转身,端起手中的步枪对准了他的眉心,沉默无语。

    帝国俘虏绝望地看着黑洞洞的枪管,似哭似笑般咧了咧嘴,慢慢缩回了手,坐回了地面,低声悲伤地咕哝了几句什么。

    担架上先前一直看似昏昏沉沉的东方玉,忽然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右手缓缓伸出防水军布,握着那把手枪。

    他静静看着许乐手中的步枪,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难明,忽然用沙哑虚弱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对面的帝国部队,你是帝国皇族?还有谁他**的敢对你开枪?”

    许乐自嘲笑道:“没有人会相信,就算我有身份认证,打红了眼谁还顾得上这些,在战场上我很难让帝国方面相信我是帝国人,就好像我也没办法让联邦相信我是联邦人。”

    “所以你在战斗中不开一枪。”东方玉若有所悟看着他的脸,哑声说道:“然后又会阻止你的老乡抢我的枪。”

    ……

    ……

    (大家伙意料之中的在中再次出现了,不悲情,但脖子确实难受,剩下的两千字大概会晚些。)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