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一十章 异域孤军

    听到这番话,许乐没有说什么,他回头望向林间激烈的战局,仔细听着步兵指挥系统里反馈的信息,然后眉头微蹙仰脸看了一眼天空,感受着那些雾气小滴正在重新凝聚。

    平粱山麓上方的铅云低垂依旧,远处那道湛蓝的裂口正在缓慢的闭拢,借着那抹清丽的余晖,隐约能够看见几个小黑点,因为距离太过遥远的关系,即便以他惊人的敏锐目光,依然无法看清楚那些黑点究竟是什么。

    但可以猜到。

    岩石后簌簌作响,猴子一路碾压野草冲了下来,俯在他身旁喘着粗气说道:“头儿,监测大气层里异样波动,有可能是帝国人派Zhan机过来了。

    要在帝国Zhan机飞抵之前撤离,先必须压制住帝国Bu队,然而单单靠他们这十几把qiang械,很难完成如此艰难的任务。

    许乐没有说什么,左脚在石块上轻轻一蹬,整个人变成一道残影斜斜冲进了山林,他没有向火力最密集的地方跑去,而是刻意选择拉远与战场的距离。

    凭借恐怖的度,他悄无声息来到千米之外的一处山涧,没有选择任何遮蔽物,就这样简单站在啪啪作响的水拍白石之旁,双手平直端起改装后的qiang械,瞄准了远处山林里的隐约人影,快抠动了扳机。

    战斗至今他一qiang都没开过,然而当必须开qiang的时候,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

    随着清脆的qiang声响起,山林里正以幅形狂暴射击,压制住熊临泉等人退路的一台帝国重装金属qiang炮,骤然哑火!

    山涧水不停落下,拍打着圆润的石头,许乐端着的步qiang以一种清晰而稳定的节奏开火,不时有帝国士兵捂着大腿倒下,或是惨呼不断地向后撒去。

    隔着一公里远的距离进行站姿射击,还能让每一颗子dan都造成极有效的弄伤效果,纵使是联邦帝国最优秀的狙击手都无法做到,尤其令人感到恐怖的是,他在射击的时候还能够选择子dan命中目标时的位置,尽可能避开了致命要害!

    这种射击方法,早已出所有军事材材的想像能力,纵使是当年许乐他自己在战场上,也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除非当年他拿的是a药相对较轻之外,最恐怖的特点就是射矩和精确程度。

    然而隔着如此远的距离,还能完美挥这支步qiang精确的射击准度,需要射手拥有难以想像的稳定性和力量,这个世界上除了许乐,应该也只有怀草诗和李封能够做到。

    借由涧水拍打白石的声音掩盖射击的闷响,这会让帝国方面判断他的方位需要更多的时间,他就这样站在涧旁,不停地抠动着扳机,掩护着队伍撒退。

    ……

    ……

    浓雾渐起,铅云复密,清脆枯燥的qiang声在远处不停响起,趁着难得的宝贵机会,熊临泉命令所有队员迅集往,然后向平梁山西南方向撒离。

    “我哥还没回来!他是为了救你们,你们怎么能丢下他!”

    保罗愤怒地盯着熊临泉的眼睛,用生涩的联邦语喊叫道。

    值此危险时刻,熊临泉没有时间和他废话,用眼神示意山炮去抬担架,伸出右手抓住保罗的腰带,拎着他快向林后跑去,沉声说道:“你不了解你哥,他是最强大的战士,一个人的时候反而更安全,而且他知道怎么找到我们。”

    ……

    ……

    溃散集结寻找重逢,无论是在危险的战场上还是在联邦的都市中,七组经常重复这样的过程,他们有自己的秘密痕迹系统,所以半个小时后,当许乐像个鬼魅一般跳下山崖,回到队伍之中时,除了保罗外没有几个人感到吃惊。

    山炮把血迹斑斑的怀表塞进怀里,走到他身旁强颜笑道:“头儿,战果怎么样?这次狙了几个?”

    许乐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山炮怔了怔,然后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想起来头儿是帝国人,这时候对自己的同胞开qiang,心情肯定非常沉重,自己真是问了一个极恶劣的问题。

    除了后悔,山炮也有些遗憾再也无法寻找到从前的感觉。

    当年每逢战斗打靶归来,七组新队员们总是喜欢围在许乐身边,帮他数今天打了多少颗子dan,那么便有多少个敌人倒下。

    当时计算头儿的战绩就是这么简单。

    大雾重新笼罩山野,这支孤军沉默地行走在艰难的平梁山脉中,或许是因为疲惫的缘故,再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在先前的战斗中,尤其是最后帝国先锋营的那轮重炮攻击里,有两名队员阵亡,还有那名帝国俘虏。

    队伍里没有人去离开的同伴表示哀悼或悲伤,不是因为他们不在意生死别离,而是因为在战争中已经看过太多太多,不是冷漠而麻木,对生死感到了麻木。

    许乐明白这种对所有人生死的淡漠情绪是怎样的悲哀,于是越确定所有人都应该生而不应该死,至少不应该因为除了时间之外的任何原因死去。

    回头望向远处的浓雾山坳间,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心想当时自己真的应该让那个帝国人就此离开。

    落rì不甘心地穿透灰黑的云层,洒来几偻可怜的暮光映在平梁山上,他收回目光,加快脚步跟上队伍。

    ……

    ……

    连夜爬过平梁山回到南麓,在确定队伍接下来方向时,队员们有些犹豫,但集体赞同应该马上离开。

    无法靠近十一师,这场大雾又过于诡异,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像先前那样突然消失,再在西南战区这样穿插下去太过危险,这支人数廖廖的孤军根本经不起更多的战斗减员。

    “去一号营地,老顾还在那里。”

    “路上太危险。”

    许乐眯眼看着面前那座陡峭的雪峰,想着始终无法联系上飞船,轻声说道:“我们直接爬过去。”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