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零六章 争执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零六章争执及雨空中的灰鹞

    “至于这些俘虏……是我俘虏的。”

    东方玉苍白的脸色从茂密的胡茬儿间透出来,仿佛在肆意地嘲弄许乐,他望着室内众人嘲笑道:“这他**的不是拍电影,如果是拍电影,我会让你跪下来求我。”

    “你可千万别真地跪下来求我,因为你怎么求也没有用。”

    他再次看向许乐,不顾伤势转动手臂,用指指着胸腹间那三个恐怖的贯穿伤口,用非常认真的语气说道:“这是老子拿命换的,这两个帝国俘虏就必须把我抬回部队,然后被关进战俘营里呆一辈子,如果你想带他们离开,除非你这时候在我肚子上再打几个洞。”

    熊临泉沉默看着军靴上的灰尘,看着视线旁重枪摇摆的痕迹,忽然摇了摇头,对许乐说道:“你走吧,刚才我已经把电子座标通知了基地,我们的任务早就已经完成,明天傍晚会有一个机甲营来接应我们,如果你不想和联邦军方再次正面做战,你最好马上离开。”

    许乐和七组之间的关系很复杂难言,天然处于敌对的两端,却无法真的敌对,当然也不可能表现的过于亲近,此时熊临泉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已经代表了非常难得的信任和很多旧日情谊。

    许乐的反应出乎楼内所有人的意料,他没有感伤失落黯然,也没有骤然变身为冷血无情大魔王拣枪攻击,而是默默取下身后的行军背包,蹙着眉尖看着角落里的波频光幕,问道:“这片地区有信号了?”

    “电子干扰还是很严重,通讯时断时续,我只来得及报出座标,却没有记录下来电子假溢码。”

    七组队员珠儿习惯性快回答了这个问题,直到这句话出口,才现这种军事情报应该保密,不由尴尬地挠了挠眉心。

    许乐望着熊临泉,皱眉问道:“座标什么时候回去的?”

    三年未见,熊临泉依然能轻易读懂那双刀眉间藏着的情绪,忍不住挑了挑眉头,按照军事纪律,他绝对不应该把这些情报透露给任何人,对方虽然曾经是他最信任敬畏的头儿,但毕竟身体里流着帝国皇族的血,更何况他消失了这么长时间,谁能保证他身上没有生变化。

    沉默片刻,过往无数场战斗生死相托的画面,让熊临泉战胜了心中的挣扎,沉声说了一个精确的时间数值。

    “进入西南战区电子屏蔽云范围之前,我进行了一些情报过滤计算,感觉有些问题。你们这队nTR在费热潜伏了这么久,军方一直不予理会,偏偏那段时间的信息流里,番号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些。”

    许乐望着熊临泉说道:“我感觉有些诡异,本来我想建议你们最好先和地面部队接触,不要直接和后方基地参谋部直接联系,但既然你已经把座标给了回去,那么我只有建议你们马上撤离这座小院。”

    “为什么?”熊临泉蹙着眉头问道。

    “感觉。”许乐回答道:“我没有什么证据或者是情报细节,但我感觉有些诡异,就像以前在战场上,那些破事儿生之前的感觉。”

    熊临泉盯着他的眼睛,恼怒反驳道:“你是不是疯了?我们能够找到这个营地固守待援,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结果现在你要我们听从你一个帝国人的感觉,就把这里抛弃?”

    许乐沉默片刻,从手表上拉出墨花星球地表精密图,像当年战斗准备前那般,直接挥手招呼所有队员向自己靠拢,然后低头指着电子地图上的某处山谷浅原,说道:“这里是联邦空援片区最靠近西南的起降坪,如果军方出动战机到这里,只需要47分钟的时间,这也就意味着,还有16分钟战机就会飞抵小院。”

    队员珠儿皱眉计算着两地距离,抬头望向许乐解释道:“只需要13分钟,现在联邦战机引擎用的是果壳精校二代,度比以前要快。”

    然后他嘿嘿笑着加了一句:“听说是商秋的项目。”

    许乐笑了笑,没有理会他的打趣,望着熊临泉说道:“13分钟,我们还有充沛的时间撤到安全地域。”

    熊临泉怔了怔后,皱眉望着他,寒声问道:“为什么军方要出动战机?就算他们临时决定不派机甲营接应,也应该是派直降运输机过来。”

    “万一他们派的是战机怎么办?”许乐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这没有道理”熊临泉恼火地用力挥臂,说道:“难道基地想攻击我们这支小队?我知道你一直觉得联邦高层全部是他**的阴谋家,我也承认那些家伙就是他**的阴谋家,但你不要忘了这里是前线,这是墨花星球,这里不是都,我们是在打仗。”

    许乐准备说些什么,熊临泉皱着眉头继续说道:“更何况你应该很清楚,虽然参谋部把我们这些老七组全部调到nTR来,但对于那些大人物来讲,我们这点儿人屁都不是,就算有阴谋也不值得对我们用。”

    雨间的小院,房间里的众人安静听着电子地图旁的争执,这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在联邦军方基地里,曾经有暗流涌动,一次并不经意的操作失误,导致一次常规打压清洗,变成了更加冷酷的阴谋,他们更不知道达文西正在丛林里逃亡,而数百名小眼睛特战部队官兵,正在山麓那头搜索二号营地的位置。

    此时的许乐也并不清楚基地里生过什么事情,甚至他也同意熊临泉的看法,在战火连绵惨烈的前线,联邦军方的大人物们,没有道理也没有理由对这支nTR小队动手,这种事情太过肮脏恶毒,甚至肮脏恶毒到不符合任何势力的利益。

    然而基于本能中对危险的敏锐嗅觉,基于对这支孤军小队中旧人们的重视,他决定坚持自己的看法,毫不退缩盯着熊临泉的眼睛,平静说道:“哪怕就是为了保险,你也应该带着队伍撤出去,看看会不会有战机过来,如果没有,你可以再回来。”

    熊临泉沉默无语,横眉紧锁。

    许乐用嘲弄加强说话的力量,冷笑说道:““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只需要淋一场雨,你在担心什么呢?担心被我这个帝国人猜中联邦的丑陋行为,所以让你变得丢脸?”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熊临泉始终还是没有做出决定,他不是一个在战场上优柔寡断的指挥官,只是许乐的说法在他看来实在是过于荒谬,基地方面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支队伍起攻击?

    山炮的目光在熊临泉和许乐之间转移数次,终于忍不住拿起头盔,通过战地步兵系统,向楼外的观察哨说道:“猴子,不要节约能量,加大滤波探测范围,盯着西南17.556扇区天空,注意异动。”

    熊临泉默认了他的行为。

    山炮望着许乐解释道:“树洞上是今猴子。”

    “早就猜到是他,战术动作还是那么糙。”许乐笑着说道:“树皮上那么大两个脚印,大概只有瞎子才看不到。”

    通话系统没有关闭,几秒钟后,响起树居中那名七组队员难堪恼火的声音:“头儿,你可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刚才猴子我可是没开枪的。”

    许乐笑了笑,眉头忽然皱起,左手下意识里捂在了耳朵上。

    先前确认这片区域能够通讯时,他就启动了行军背包里的设备,受损严重的设备,这时候终于和大气层外的飞船联系上了。

    听着耳膜中响起的嘶嘶噪音和断续的几个关键词,许乐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峻,望着熊临泉说道:“必须撤了,有战机正在高逼近这里,比刚才计算的度更快,看来某些人比想像中更渴切。”

    房间内众人惊愕望向他。

    许乐补充道:“是鹞子。”

    鹞式近空战机,联邦最强大犀利的对地攻击手段之一,房间里的联邦军人,都是身经百战,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狠角色,当然清楚这种战机根本不可能在这种地貌降落,更不可能带这么多人撤离。

    阴暗角落里再次爆出夸张的笑声,一直沉默的东方玉困难抬臂抹着眼泪,骂着众人:“居然相信一个帝国皇族,你们真他**的是疯了。”

    楼外树屋处忽然响起队员猴子震惊的大喊声:“真是鹞子,灰鹞”

    房间内的气氛骤然紧张,东方玉怔了怔后,恼怒吼道:“天上那么多帝国战机,这他**的是空战,你们瞎紧张个屁。”

    熊临泉冷冷回头望着他,说道:“按照两天来的观察规律,这片空域里的空战已经结束。”

    “那些人连古钟号都敢炸。”许乐说道。

    “撤。”熊临泉布了命令。

    “老子不撤”东方玉咆哮道:“老子不相信会有人对自己动手,你们这群疯子蠢货”

    许乐喝道:“你们阴老白那次呢”

    东方玉沉默。

    熊临泉提起担架一角,许乐挥手示意保罗跟在自己身后,提起担架另一角,所有人用最快的度离开了这座小院,进入风雨之中。

    数分钟后,一架灰色的联邦鹞式战机呼啸破云而至,伴着清晰的导弹射声,那座小院变成了一片火海。

    ……

    ……

    (蹲了个大号,晚了几分钟,第三章正在写,争取六点前出来。)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