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零五章 蓝色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零五章蓝色烟盒及东方的故人

    浑身湿透的许乐推开门走了进来,雨水顺着湿嗒嗒的袖口不停往下滴。

    几名老七组队员的目光顺着水珠望向地面,下意识或者说刻意没有望向他的脸,因为紧张或者说不知该如何相见,于是不敢抬眼。

    房间里的气氛很怪异,有些紧张却不是生死相决的那种紧张,有些窒息却不是燃烧弹带来的窒息,而偏向某种阳光海岛碧海赤1uo男人狂呼冲下山崖看谁更快之竞争带来的窒息感。

    许乐抹掉脸上的雨水,看着房间内众人微微一顿,把右手伸进上衣口袋里,似乎想要掏出什么东西。

    房间里的nTR队员骤然紧张,他们和那些七组队员们的感受完全不同,对他们来说,伴着风雨闯进小院的这个男人,是一个传奇人物,更是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物,更重要的是,对方是一个帝国人。

    他们下意识里握紧手中的枪械,做出随时提起瞄准射击的准备。

    看到这一幕,那几名七组队员纯粹下意识里做出反应,迅微移枪口,对准他们脚前的地板以做压制。

    “不用紧张。”

    许乐注意到房间里的局面,直接把手中拎着的枪扔到脚下,伸进上衣口袋的手拿出来时,多了个染着水痕的烟盒。

    “浇哥,珠子,山炮……”

    他望着几名熟悉的下属,带着难以压抑的情绪喊着他们的名字,然后从烟盒里掏出瘪瘪带着潮气的烟卷,挨个了过去,甚至就连那些紧张端着枪的nTR队员也没有遗漏。

    那些没有七组背景的联邦士兵,看着递到面前的烟卷觉得头皮有些麻,不知道该怎么办,尴尬片刻后讷讷然的接了过来,却没有一个人敢点,依旧小心翼翼双手持枪,警惕或者说迷惘地看着房间里的情形。

    老七组队员们却没有什么顾虑,山炮笑呵呵接过烟卷,潇洒一掀额前本来就极厚重如今被污垢变得更加厚重的刘海儿,点燃后美美吸了一口,却被湿后辛辣刺激的烟气呛的连声咳嗽。

    他赶紧从裤兜里掏出蓝色的烟盒,双手捧着根烟过去,同情说道:“头儿,抽这个,蓝盒三七,你应该很久没抽过了吧?”

    许乐怔了怔,接过那根久违的三七牌香烟,看着眼前不断晃着的乌黑厚,想起把这种抽烟习惯强势打入七组的那位小爷,也想起很多年前那一百多个男人在战场上的过往。

    同浇哥,珠子一样,山炮也是那批从港都8384部队补充进七组的新成员之一,他的父亲是一名著名的大律师,家庭条件极为优渥。

    许乐还记得某次魔鬼训练后,这小子躲在草地里哭泣,像个受委屈的男孩儿控诉军营的条件太差,连烟也只能抽蓝盒三七这种廉价货。

    他点燃香烟,眯着眼睛吸了口,带着自嘲和怀念感慨道:“很多年没有人叫我头儿了。”

    听到这句话,队员们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他们再次想起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份,想起那件震惊整个联邦的身世揭秘,忽然现自己的表现实在是有些问题,很没有联邦军人应该有的态度。

    可是这个真的没法儿有,山炮皱着眉头,确认自己怎么也没办法把头儿当成敌人来对待,于是他望着房间众人嘿嘿一笑,拨燃手中的军用防火打火机,笑眯眯地凑到那些nTR队员身前,替他们把烟点燃。

    十来个男人点燃烟卷,站在原地用力吸着,缭缭青烟迅散开,占据房间里每处角落,成功地冲散先前残存的那丝紧张陌生和对峙。

    在生死立现的危险战场上,这种棍柱燃烧物,永远都是拉近距离、融洽情绪的最好物资,那些如临大敌的nTR队员也终于放松下来,脸上开始露出真切的笑容,靠着墙壁和同伴轻声说着什么。

    窗外的风雨还在持续,像珍珠般的浑圆雨点击打在破璃上,击打在榉木板上,不停绽放,出噗噗的声音,回荡在室内众人的耳中,就像是一轻扬明快的小提琴曲,令人极度放松。

    许乐把烟卷取下夹在指间,快扫视一遍室内,在阴暗处看到担架上躺着名伤员,保罗就在担架后方,依然年轻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惊喜惘然的情绪,正试图站起来。

    他用悬在身畔的右手轻轻向下一按,示意保罗冷静,不要有太多动作,然后望着窗边的那个魁梧汉子,沉默片刻后说道:

    “你清楚这片战区有多危险,带两个俘虏走起来更麻烦,不要跟我说什么战术手册之类的东西,如果你觉得伤员是个问题,我可以帮你。”

    雨点从熊临泉身后被砸碎的榉木板缝隙里钻进来,淋湿强健有力的双肩,他却没有移动避雨的意思,从许乐进入房间后,一直站在窗边面无表情沉默看着他,没有过去拥抱,没有端起枪,没有接烟。

    “大熊,你是知道我的,我不会说假话,也不会说废话,给我个面子,把保罗放了。他不是什么帝国皇子,他和他的母亲当年在帝国救过我,换句话说,他们曾经帮助过联邦,虽然不是有意而为,但我向你保证,他是个好人,他们全家都是好人。”

    熊临泉微微皱眉,心想这几句话听着怎么总觉得怪怪的,就在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房间阴暗角落里忽然响起一阵夸张的笑声。

    “真他**的其乐融融啊哈哈哈哈”

    笑声很大很嚣张很冷甚至透着股怨恨的凄厉味道,顿时吸引住了室内所有人的注意力,人们愕然取下唇里的烟卷,望向那处。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演电影?温暖的重逢?你们这群傻*,以为把眼睛蒙上,这个家伙就不是帝国人”

    躺在担架上的东方玉身受重伤,这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的力气,支撑着他支起身体斜靠着潮的墙角,气喘吁吁看着众人,狠声骂道:“你们想干什么投敌还是叛国?还是准备去抱帝国太子爷的大腿?”

    他艰难抬起手臂,指向站在窗边的熊临泉,厉声喝道:“熊临泉你要敢和他做交易,除非现在马上毙了我,不然老子回去后,一定要操遍你quan家十八代祖宗”

    山炮被此人连番狠厉话语激的心头火起,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烟头,大声吼叫道:“东方老子不管你的官阶,你要再敢骂头儿是帝国人,等你伤好了,老子绝对在你肚子上再捅三个眼”

    东方玉那阵怨恨的笑声逼出了眼泪,胸腹处的伤口挣裂开来,开始渗出血水,看上去非常凄惨,

    他望着山炮轻蔑嘲笑道:“懦夫,你说不是他就不是?”

    山炮嘴唇微微翕动,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似哭似笑地咧了咧嘴,回头望向许乐,那眼神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小白兔,极可怜。

    许乐望向房间角落,直到此时,他才认出这名重伤员的身份,心头不禁生出一阵震惊和诸多强烈不解。

    东方玉多年前就是铁七师一团团长,与西门瑾同为杜少卿左膀右臂,战争持续多年,按照惯常轨迹,此人如今至少应该担任联邦某主力师指挥官,甚至掌握更高的指挥权,成为联邦军方新一代的将星。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前途无限光明的军官,现在会出现在最惨烈的西南战区小院中,躺在担架上咳嗽迸血,着凄厉而怨恨的笑声。

    许乐当然记得当年正是自己逼迫杜少卿亲自惩罚此人,将他丢进新十七师nTR部队,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在阵亡率无比高的nTR里活了三年时间,更没有想到,早已贵为联邦前线第一人的杜少卿,居然一直没有把这个最忠诚的下属捞出去。

    “你说的对,不管承不承认,我都是帝国人,但我现在已经学会不把这种身份当作羞辱,因为帝国人不都是坏人,联邦人不都是好人。”

    三年前山麓百货商店里数瓶劣酒,两碗泡面,一番长谈,许乐早就已经没有了身世之惑,他眯着眼睛,望着担架上的东方玉,说道:

    “比如像你这样一个联邦人,居然无耻到在战场上对战友背后开枪,你觉得你有资格指责他人是懦夫?”

    房间里一片安静,东方玉倚靠墙壁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沉默片刻后冷漠回答道:“关于当年那件事情,我不想做什么解释,包括在nTR这几年,我从来没有掩饰过对你们那个狗屎七组的厌恶,像你们这种兵匪,就算全部死光也不会换我来丝毫同情。”

    “但我付出了代价。”

    东方玉低头看着腹部渗出绷带的血水,说道:“我在nTR呆了整整三年,房间里其余的人呆了多久?墨花星上有谁比我杀死的敌人更多?”

    “按照战功,我早就可以挺直胸膛走出nTR,但老子偏偏不走,老子偏偏要在nTR干下去,一直干到死”

    “为什么?”

    东方玉盯着他的眼睛,面无表情继续说道:“许乐,我为的就是堵住你这样的道德贩子的嘴,我要告诉所有人自己没有给师长和铁七师丢脸,我要让你们没有任何借口去指责我的部队。”

    ……

    ……

    (要死要活地整出来了,现在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是要死要活的新的一天,这章修改过,应该还中,第二章大概四点前应该能出来。)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