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十八章 接受对战请求?

    在金属手镯所贮存的光束资料里,封余大叔没有留下什么惊世骇俗的设计,没有什么过52几个世代的强机甲设计,更没有留下能够让许乐一天成为联邦顶尖机修工程师的秘笈,所以许乐只能在梨花大学里从最基础的部分开始学起,虽然他学的很努力,甚至很饥渴,用他的判断,顶多再需要半年,他就能将自己想学的一切全部学会。

    不过手镯里面的那幅结构图让许乐高兴了很久,如果能把这个工具组装成功,蓝色的光芒将再次亮起,他又将拥有隔绝联邦监控半个小时的惊世能力。许乐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也习惯了从这些方面寻求自我的认可和那些沉甸甸的成就感。

    过了很久之后,许乐关掉了金属手镯上的资料光屏输出系统,在区呆了很多个夜晚,他确认这里没有任何监控设备,才敢放心地使用他这个最大的秘密。手中粗劣的高能塑料外壳中排列着密密麻麻的芯片组和激活仪,看上去实在谈不上精细高端。许乐认真地检查着上面的每一条金属线路,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部分的工作已经完成,或许过不了多久,许乐手中这块粗糙的仪器便能再次出蓝光,他可以再次自由地越过那道电子围墙,进入那些蛮荒的野生动物保护地带,在的监视下,沉默地进行屠牛工作。

    唯一的问题就是有几个受到管制的元件,许乐一时间根本找不到任何途径去获取,关于这些事情,网上那些黑市也不能获得他的信任。

    整整大半夜的工作,成功地消耗了他大部分的精力,强烈的疲倦感袭来,让他不再有精神去思考关于张小萌的一切,头枕着机甲操作舱侧方柔软而有强抗变形能力地外层。昏昏沉沉地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极其怪异的噪声将他从那些五颜六色的梦中惊醒,他揉了揉眼睛,觉得有些奇怪,清晨时分。怎么会有人来打扰自己的清静,更何况区里面向来安静。眼光向着噪音出来的地方扫去,许乐顿时吓了一跳,因为他看见机甲身后地平台墙壁中,忽然间伸出了两根长长的机械臂,向着自己抓了过来!

    他下意识里往操作舱外逃去,然而当他脚下的鞋面已经踩到了机甲光滑的表面,才想起来自己的双肩背包,那个花了他一百万的古董拟真系统。还有那个绝对不能让人看见的蓝光小仪器都还在操作舱里。没有花太多的时间考虑,他扑了回去,然而紧接着他悲哀地现。自己错估了那两根长长机械臂的运转度,回头时,只见一片黑影罩住了操作舱舱门地位置,阻挡住了他所有的视线!机械臂上传来巨大的电流声,合金构件组合时地撞击声,许乐无比震惊地看着自己身前,本来空无一物的操作舱表面,被安装上了一块半透明的舱门护甲,然后他听到了一个陌生的电子合成声:“驾驶员。请就位。”

    操作舱的座位自动伸出固定带,将许乐的身体牢牢地束在了座位上,他此时已经从先前的惊慌中摆脱了出来,确认自己可以随时离开固定带,稍微放下了一些心,好奇地侧耳听着那个电子合成声。

    “对战训练请求,是否接受?”电子合成声响起。

    许乐愣了愣,心想邰之源难道又回来了?只是为什么今天不是用光屏显示虚拟场景,机械臂还自动安装了半透明的护甲。难道是要进行真实训练?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忽然觉得有些兴奋,那股一直被他压抑着的火焰开始升腾起来。

    初识男女之事滋味。却在情感上遭受了重大地挫折。年轻地逃犯许乐。心里早就已经憋了很久很久。在星辰会所里又等了邰之源几个小时。被那些香风薰地他快要了。体内地火却一直没有一个宣泄地渠道。哪怕专注于工作半个夜晚。也没有办法平息他所有地情绪。

    如果邰家地保镖没有出手。他那一拳将钩子****。或许许乐此时地心境要更平稳许多。但没有那么多地如果。许乐此时很想操作着身下巨大地合金机甲和随便一个人大打一场。他想了会儿。挠了挠头。胡乱对着一个地方说道:“好地。”

    随着他表示了同意。黑色原型机甲后方那些像彩带一样飘浮着地数据线。动力线倏地一声全部收回了厚重地墙壁之中。平台地控制设行缓缓地将机甲转了过来。

    许乐隔着半透明地机甲操作舱护罩。怔怔地看着渐渐分成两块地墙壁。这才知道原来区后方。竟然是一道全部由合金铸成地出口。

    大门打开。在明亮地白色光芒中。无比阔大地对战室内。有一台孤伶伶地蓝黑色机甲正在等待着他。没有任何观众。没有任何欢呼。那台蓝黑色地机甲虽然孤单。却透着股令人心悸地寒意。而且……机甲冷漠伸出地合金拇指。十分嚣张地对准了地面。

    梨花大学地综合馆外表看上去很普通。里面地建筑空间却格外地大。这里是整个大学城难得一见、可以进行机甲对战训练地地方。大学城属于联邦教育系统。很少有学校会涉及到军用地那些部分。梨花大学能够拥有这样一个机甲训练区域。是很多人想不明白地事情。

    今天的综合馆显得格外热闹,馆外虚拟的三维光幕上不停地闪动着对来访客人的慰问,以及此次学院交流活动的流程,当然更多的是关于第一军事学院的介绍。综合馆正门处的横幅上面写着欢迎之类的字句,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居然想出了如此寒酸的方法。

    这时候已经没有梨花大学的学生还在驻足观看光幕上面关于第一军事学院的介绍,因为只要是联邦的公民,想必没有人会不知道三院的名头。绝大部分的学生,甚至包括大学城里其他学院的教授学生,此时都已经在综合馆里坐好了位置,兴致勃勃地准备观看第一军事学院访问团的机甲表演。

    三院,是由联邦总统安全事务委员会委托国防部与教育部联合管理的三大军事学院,分布在都星圈三个最主要的行政区,而其中历史最悠久,名声最响亮的,自然是联邦都特区郊外的第一军事学院。在开拓星河的蛮荒时代,在与帝国的血火战争中,第一军事学院涌现出了无数的名帅悍将,不论是在军方还是在联邦社会中,都拥有其为崇高的地位。

    哪怕这间军事学院也出过施清海这样的高分低德流氓官员,形象也不会稍微黯淡一分。

    施清海看着综合馆一处安静的区域,微微眯了眯眼,荷枪实弹的士兵,正保护着那两台蒙着绿色防尘罩的机甲,只是那两台机甲的身躯实在过于巨大,谁都能够一眼看明白那是什么东西。整个联邦在纸面上也只有四百多台机甲,不是谁都有机会亲眼睹这个被称为最具有艺术暴力美感的战争机器,梨花大学里的学生们,无比羡慕和激动地看着那两台被从头蒙到脚的机甲,如果不是害怕那些端着枪的士兵,或许他们真会偷偷过去摸一把。

    施清海盯着那边看的原因自然和这些学生不同,他虽然不是机动系的学生,但在第一军事学院里读了四年书,自然也接触过机甲。他只是在思考,为什么第一军事学院为选择在双月节舞会前来进行交流访问。

    梨花大学确实是间很不错的大学,但是要和第一军事学院相比,实在是很不够看。如果说一院去都大学访问交流,或许还要更让人能够理解一些。施清海眯着眼睛,看着主席台上那几张有些眼熟的面孔,看着那些穿着军校制服,面色凛然的学弟,忍不住笑了起来,暗想如果这次机甲表演是要在太子的面前证明一院远比梨花大学强很多,这些学弟的表情未免也太臭屁了些。

    第一军事学院的学生本来就有一股天生的骄傲,他们也有骄傲的资本,施清海从皱巴巴的西服口袋里摸了一根烟点燃,有些出神地想着,几年前,或许自己的表情比这些小子还要臭屁吧。今天的交流访问活动,第一军事学院十分慷慨地动用了军用运输机,从都运来了三台机甲,此时两台机甲还安静地留在防尘罩中,有一台已经进入了对战室,在做一些机甲操作方面的展示。

    综合馆一角的对战室为了安全,是全封闭的设计,里面生的一切,都会传送到巨大的光幕上,供综合馆里的学生们观看。

    施清海抬起头来,看着光幕上那个正在做着华丽趋避动作的蓝黑色机甲,微讽地翘起了唇角,心想梨花大学里根本就没有机动系,这个傻叉表现的如此骚包,除了惹来骂声,还能有什么用?梨花大学总不可能喊一帮子男学生拿棒球棍去砸你。

    后天年会,我明天就要出,后天还要飞大半天……娘的,祖国太伟且大了,我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