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零三章 重逢(上)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零三章重逢(上)

    阿兹拉抱着膝头,睁着泪水涟涟的眼,望着夜色中早已变了模样的残破家乡,低声问道:“那是谁做错了事呢?”

    许乐沉默片刻后,很直接地回答道:“我不知道。”

    在他的请求下,阿兹拉强行压抑住对那段回忆的厌恶,尽可能详细地再次复述了一遍。

    听到少女对那个联邦魁梧军官的形容后,他皱了皱眉头,从手表里调出一张多年前照片,问道:“熊临泉,你确认是这个音?那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阿兹拉被他手表上弹出来的光幕吓了一跳,用小手轻抚胸口,稍微平静后,一眼就认出了光幕上抱着把恐怖大枪咧着嘴傻笑的彪形大汉,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补充道:“头没有这么长。”

    许乐微一思忖,直接又调出保罗的照片,问道:“那位你所说勇敢的帝国战士,是不是他?”

    阿兹拉再次点头,然后好奇地看着许乐的眼睛,惊讶问道:“为什么你知道是他们?而且你还有他们的照片。”

    许乐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偏头向东方望去,想要避开少女疑惑的目光,却注意到先前地平线上的光华已经消失不见。

    圆而白的巨大月亮躲进了厚重的铅云之后,饱经风霜与伤害的费热市被绝对的夜色吞噬,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头顶仿佛湿的要滴水,却始终没有下雨的厚云层,想到进入电子紊乱屏蔽区之前,菲利浦传递过来的那些模糊情报,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来到墨花星球是为了寻找保罗,他同样很牵挂七组那些老家伙,然而没有想到他们现在在一起,于是担忧便多了一倍。、

    他回过沉默望着帝国少女悲伤的侧脸,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救下她,便不会知道那些家伙的行踪,这算不算命运的安排?

    通过阿兹拉的叙述,许乐知道熊临泉毙了那两名**她的联邦军官,这一点并不出乎他的预料,七组当年替政府干了很多黑活,却不代表他们没有底线和品味,他清楚那些曾经的下属是什么样的人。

    像熊临泉这样的联邦军人,妇孺基本不杀,帝国人男人却是随便杀,尤其是军人——严禁杀俘这种规定并不符合七组的暴力美学。

    保罗依然处于极端危险之中,许乐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找到他们,他调出夜用军事地图,找到三天前熊临泉等人最后一次出现时的方位,然后眯着眼睛望向夜色中的费热市,伸出右手食指遥遥一点。

    手指指向那片废墟城市,随着那些街角建筑间不时亮起的炮火而缓慢移动,许乐那双像刀一样的浓眉深锁难舒,脑海快转动,苦苦思索那支像幽灵一样的联邦小队,现在去了哪里。

    无数场战斗画面在脑中快闪回,他回忆着在546o冰川里,在332o岩峰间,在溪流间,在都市街巷里七组的每一次战斗,每次任务的细节,回忆当年白玉兰上战术课时,老队员们认真做的笔记内容

    许乐心中渐渐有了一些模糊的判断,于是像某人那样轻轻掀起额前的丝,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

    ……

    最深沉的清晨间时光,许乐带着少女阿兹拉离开灌木丛中的临时营地,趁着最安全的这段时间,快擦着费热市东北边缘前进。

    他肩上背着沉重的行军包,双手握着支无论帝国还是联邦部队都没有的改装枪械,带着少女在梧桐树间跳跃,在乌黑陈年血渍旁路过,在上午的时候遇到联邦侦察小队,在暮色中看见几台冰冷的帝国机甲。

    许乐手中的枪始终没响过,他严格按照军事战术手册上的规定,惊险而又看似简单地避开那些危险,纵使带着一个娇弱的少女,依然完美的没有任何漏洞。

    进入第二个夜,他和阿兹拉进入费热市第二剧院准备暂时休整一段时间,然后他们现剧场里密密麻麻堆满了帝国平民的尸体。

    那些尸体早已腐烂变形,大部分露出森森的白骨,胡乱堆积在一处,证明这场屠杀已经生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战争太过惨烈,看来帝国方面根本顾不上这些民众死后的尊严。

    站在惊恐而惘然无声流泪的阿兹拉身旁,许乐被剧场内部弥漫的某种味道刺激的眼睛眯起,想起当年在冰川里看到的万人坑,那是帝国部队屠杀西林平民的血证,那么眼前这幕惨淡画面又证明了什么?

    当年那名叫亚瑟的军官拒绝执行屠杀而被枪决,那些在剧场内开枪的联邦部队中,有没有人也曾经站出来反对过?

    望着那些正在腐朽成尘埃的尸体,许乐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摇了摇头,带着少女阿兹拉离开了剧院。

    ……

    ……

    成功脱离战斗最激烈的交错区,许乐带着少女阿兹拉抵达了一处帝**营,经过身份确认后,他得到了该军营最高指挥官诚惶诚恐的迎接,于是他毫不犹豫要求对方必须把这位可怜少女安置好。

    在离开之前,少女阿兹拉拎起已经变成灰色的裙摆,向他半蹲行礼,然后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什么是错的了,战争就是错的。”

    “但战争只是一个名词,它不知道对错。”许乐想了想后回答道:“只有人知道。”

    说完这句后,他未作停留离开军营,再次向那座城市前进,他想寻找的那些人,现在应该还留在那座城市中。

    熊临泉率领的那支混编nTR小队,就像是真正的幽灵,在硝烟炮火断壁废墟间时隐时现,有很多帝国部队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却找不到他们具体的方位,而联邦军方也完全没有掌握他们的行踪。

    别人找不到并不意味许乐也找不到,带着少女阿兹拉逃亡的路线,一直没有偏离他追踪方案,就在当天下午,他来到了费热市东南郊区乡间的一处院落外。

    头顶依旧铅云密布,但密度比城市中心已经疏淡很多,联邦和帝国的近空战机在天空中做着殊死搏斗,时不时有战机拖着长长的火尾,高堕下地面,然后生剧烈的爆炸。

    这里的电波屏蔽程度已经要低很多,但许乐用来与菲利浦进行联系的远程装备,在这些天的潜伏追踪中受了损害,定点非常艰难。

    许乐看着数十米外的那间小院,走到一棵断树旁蹲下,看着那处的新土微微一笑,用行军刀挖开,现里面果然有一些营养棒皮之类的废弃物,还有几卷染血的绷带。

    七组执行任务时,每到一个临时营地,都会选择将前二十四小时产生的废弃物,选择营地外某僻静处就地掩埋,以防止被敌人通过遗留在房间里的垃圾确认追踪的方向。

    每支部队都有自己特别的作战风格甚至是战术细节,七组的这个细节并不在他们的战术手册上,而是在每个队员的脑子里,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绝对不包括许乐。

    这一路以来,他正是不断通过类似这种方式,确认熊临泉等人的方位,熊临泉等人无法想到,他们用来湮灭行踪的细节,反而成为暴露自己动静的明灯。

    ……

    ……

    很长时间没有下雨的西南战区,在这时候忽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把身体完全隐藏在断树后的许乐,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天,顺手将身后的雨帽掀起,遮在头上,然后小心翼翼探出镜片,观察小院的动静。

    三角阁楼里应该有人,那片窗户上蒙着很厚的灰,但旁边的碎洞有些新鲜的味道,是窥视孔还是瞄准道?那片种着白菜的苗圃里为什么多了一根细细的合金丝,是诡雷还是什么?

    还有小院西方那棵阔叶树上的树居,战争持续了三年,难道还有帝国儿童敢爬上去玩?为什么那棵树皮上有军靴的蹭痕?

    熊临泉率领的nTR小队,对这间小院做了极为周密的安控准备,然而对于许乐来说,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准备,实在是太容易现,太眼熟,眼熟到他竟然有些感动。

    仿佛回到当年营地里的战术演习现场,许乐舔了舔微干的嘴唇,顺着他判断中最安全的通道,悄无声息靠近了小院,右手缓缓探过院墙。

    然而就在他准备悄悄潜入之时,小院里响起一声枪响,纵使加了消音器,在这片安静的空间里,依然非常清脆。

    子弹擦着他的右手射入砖墙,溅起几片锋利的红屑。

    许乐猛地靠墙蹲下,恼火想道:“居然多了个隐秘诡点,这帮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贼了?”

    雨点渐渐变大,打在他的衣服上,打在红色的砖墙上,打在院内苗圃间野长的菜叶上,噼噼啪啪作响。

    那声枪响之后,小院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许乐抱着枪靠着湿漉漉的砖墙,眯眼看着天地间的水雾,也没有开口说话。

    偷偷溜进去已经变成了奢望,他更不会对里面开枪,基于某些很复杂的心理因素,他也不想让里面的人知道自己是谁,那么在雨中除了等待还能做些什么?

    ……

    ……

    (萨热市统一为费热市,因为前面写错了太多,叹息……第三章正在写,幸亏喜欢写这段,不然真怕顶不住了。)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