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零一章 活着(中)

    阿兹拉被****了,阿兹拉的爷爷死了,阿兹拉哭了,阿兹拉的眼泪哭干了,阿兹拉还活着,阿兹拉已经没有了生命,她呆呆傻傻坐在肮脏的地上,同样肮脏的裙摆盖着孱细的双腿和少女的血。(更新快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联邦上尉在帝国少女的身上发泄完了,忽然觉得有些恶心,先前让他在死亡边缘无比坚硬的细腻少女肌肤和深栗sè的漂亮卷发,这时候却让他有些厌憎。

    刚射完精的男人都是阉人却往往自认为是圣人,上尉从那种癫狂情绪中醒来,想到自己居然****了一个低贱的帝国女人,有些烦躁。

    他粗暴的一脚踢开膝坐在地板上的少女,骂咧咧走到角落里的水台,倾倒水壶,用里面残余的最后一点清水,草草清理胯下的粘液血水。

    那些清水是老钟表匠和他孙女活下去的最后希望,是少女阿兹拉父亲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遗存,如果放在平时,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这些水,然而现在老钟表匠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她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愿,她只是木然地看着那个联邦军人,看着他用最宝贵的水去冲洗那些最肮脏的以及最宝贵的。

    “头儿,这丫头长的还挺漂亮,比那些像野兽样儿的帝国女人毛要少很多,是不是因为年纪小的关系?”

    勤务兵拄着qiāng靠门站立,用讨好的语气向上尉军官说道。

    上尉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到勤务兵眼中的血丝,还有那些升腾起来难以消除的饥渴,不由嘲讽的笑了笑,挥手表示同意。

    满脸络腮胡的勤务兵发出一声沙哑的欢嚎,把少女拖到地窖角落里,扒下自己的军装,露出那身比帝国人还要长密的汗毛,粗暴掀起少女的裙摆,狠狠地压了上去。

    就在这时,地窖铁门处传来一声闷响,烟尘飞舞,被锁好的两扇铁门竟然被人从外面生生震开,满屋尘埃遮挡昏暗的油灯,隐约间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影就这样闯了进来!

    在那个魁梧身影后方,又有四五个男人闪电般钻进地窖,动作显得格外简洁有力,他们端起手中冰冷的制式qiāng械,对准了正在系腰带的联邦上尉,还有角落里光着屁股正准备耸动的勤务兵,压低声音吼叫道:

    “缴qiāng不杀!”

    “放平你手中悔qiāng!”

    联邦上尉双手在裤腰带上,他的勤务兵的双手在少女的腰间,没有握qiāng,自然无法放下qiāng,也就没办法缴qiāng然后不被杀。

    看着冲进门来的这些杀气腾腾的男人,联邦上尉陷入绝望的情绪,目光注意到冲锋qiāng距离自己至少还有两步远的距离,根本无法反抗。

    片刻后联邦上尉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注意到冲进地窖的这些男人虽然说的是帝国话,但显得非常生涩,很像战前接受过临时培训的自己。

    因为某种光明的可能,上尉兴奋地急促呼吸起来,颤声说道:“不要开qiāng!我们是联邦人!”

    尘埃渐渐落地,豆般的油灯洒出光芒,那个高大身影从阴影间走了出来,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约一米九高的魁梧身躯上套了着破烂的防弹背心,袒露出强悍的肌肉,明显是被战地刀削剪的头发极短却又参差不齐,感觉就像是无数根针胡乱堆在那处。

    “新十七师,ntr,熊临泉,你是谁?”

    魁梧汉子看着联邦上尉问道,然后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上尉双腿间悬着的那坨难看物事上,眼睛微眯,直眉微皱,面sè微寒。

    ……

    ……

    在联邦军方的指挥系统上,熊临泉是一个已经失踪近两个月的人。

    新十七师ntr部队进入西南战区,执行那个该死的任务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联邦四个整编机械师便开始了那场恐怖的血战。

    对萨热市的连番密集轰炸,不分敌我的覆盖式毁灭打击,让提前进入这片战区的ntr部队陷入一种极为危险的局面中。

    强度可怕的战地电子屏蔽战,全频道阻塞,惨烈战争倾吐出的乌云遮蔽了城市四周的天空,大气层外数量廖廖的信号中继站进入半盲状态,联邦宪章网络根本无法捕捉到ntr部队成员颈后的基准芯片。

    更麻烦的是,或者说运气更糟糕的是,ntr部队虽然拿到了基地发过来的电子屏蔽假溢码,然而部队两台微型滤波电台因为被碎石zá出这类莫名其妙的原因全部毁坏,于是他们便成为了一支深入敌后,没有支援的孤军,甚至那四个整编机械师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北郊集结了密度最高的帝国部队,ntr部队艰难完成秘密任务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帝国主力部队的注意,一路逃亡一路做战,部队伤亡惨重,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迫潜入费热市。

    遍地废墟里不知隐藏着多少狙击手,当时还被帝国方面控制的城市,每天都要接受联邦密集空袭的沐浴,对于无人知晓的他们来说,这里就是一座冰冷的坟场。

    为了在这种极端情况下生存下去,ntr部队召开了临时战地会议,决定分成两个部分就地潜伏,等待联邦主力部队完成战略意图后,再伺机而动。

    熊临泉和几名七组老队员毫不犹豫挑选了更艰难的一片区域,本来应该指挥另一支分队的东方玉,在一次遭遇战中受了重伤,也被熊临泉默不作声地拣了过去。

    熊临泉的小队有十四个人,包括六名轻伤员和躺在担架上的东方玉,还有进入潜伏前最后一次任务时捕获的两个帝国俘虏。

    两名帝国俘虏负责抬担架以及照顾重伤后的东方玉。

    这支成员复杂的混编队伍,选择萨热市钟楼后方的一间仓库做为潜伏地点,然而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这场战役进行如此绵长而血腥,他们被迫在那间仓库里藏了四十几天时间,好在这时候幸运归位,无论是街上的帝国机甲营还是联邦不长眼睛的导弹,都没有发现他们。

    就在一个小时前,通过哨位长时间的规律观察,熊临泉确认联邦军方结束了无差别覆盖轰炸,决定队伍开始转移。

    然而队伍刚刚借着暮sè穿过两个街区,还没有来得及感慨夕阳有些陌生,活着真他mā的好,便险些被支援前线的某帝国机甲营发现。

    这支早就在战场上证明过自己的队伍,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动静悄悄避开那八台恐怖的狼牙机甲,闯进一间民宅,准备在此地暂时躲避一段时间,一位队员却发现后方有个粗糙的地窖入口。

    接下来,熊临泉冲了进去,看到了那幕杀人****的画面。

    “我是基地快速反应旅的陈琪上尉。”上尉军官狼狈不堪提好裤子,深吸一口气,望着熊临泉说道:“请报出你的军阶。”

    熊临泉面无表情看着他,空着的左手拉开防弹背心一角,露出缝在里面的肩章。

    上尉陈琪面sè剧变,马上啪的一声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中校您好。”

    熊临泉默默看养他,忽然问道:“****的滋味怎么样?”

    房间里其余的人保持着沉默,看着那名上尉和他的勤务兵,除了蹲在墙角的那两个帝国俘虏之外,没有谁流露出鄙视厌恶的情绪,不是因为他们能够接受这种事情,而是作为承担联邦军方最险恶任务的ntr部队,他们是世界上见过生死丑恶屠杀肆虐最多的一群人,有些麻木。

    熊临泉回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那个帝国女人,眼睛眯了起来,有些意外于她没有哭。

    然后他注意到她很年轻,长的很漂亮,卑一头柔软的深栗sè长发,发梢下光滑细腻的瘦削肩头,有着几道深深的血痕,他微微一怔后,略带嘲讽想起,在联邦的宣传中,帝国人都是野兽,身上都长着毛。

    宣传和事实总是有太步差别。

    熊临泉一直没有放下qiāng,黑洞洞的qiāng管笔直瞄准着陈琪上尉的眉心,无论他是在提裤子还是敬礼,不曾颤拦偏离一丝。

    陈琪上尉感受到某种莫名的恐惧,用沙哑的声音颤抖说道:“熊中校,你想做什么?难道你想为这个帝国女人杀了我?”

    熊临泉的qiāng管依旧没有放下。

    上尉的脸sè骤然灰白,惨淡抗议叫道:“我一个连都死在帝国人的手里,我****个帝国娘们又怎么样?”

    熊临泉默默低头,同时放下手中的单管重qiāng,说道:“如果你能活着回基地,自己去军法处报道,我知道你的番号姓名,如果不去,你能想到后果。”

    蹲在墙边的两名帝国俘虏,身上全部是灰土,依然遮掩不住其中一人清亮的眸子,看着这一幕,这名俘虏低声嘲讽咕哝了几句。

    熊临泉听懂了这名帝国俘虏说的什么,房间里有别的队员也听懂了,大意是在嘲笑联邦人虚伪,既然不敢杀那个上尉,又不带他走,那么稽后那位帝国少女将要面临更可怕的凌辱。

    地窖里的光线很昏暗,气氛也很昏暗,沉沉地令人提不起太多力气,一片死寂般的沉默中,有名队员忽然说道:“如果头儿还在,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听到头儿这两个字,熊临泉回头愤怒地吼车道:“闭嘴!”

    所有人都因为这声怒喝而再次沉默,地窖里只有一个人敢说话,前铁七师一团团长东方玉,躺在担架上用虚弱的声音嘲笑道:“你们那个头儿是帝国人,当然会替帝国人撑腰,这还用问?”

    先前那名开口说话的帝国俘虏明显听得懂联邦语,眼睛里闪过震惊的神sè,怎样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这些联邦人的头儿会是个帝国人。

    熊临泉在qiāng管上套了消音器,然后再次抬起手臂,瞄准地窖角落。

    他面无表情看着面无表情的帝国少女,看到她眼眸里充满了倔犟无声的仇恨。

    “不要!”那名帝国俘虏喊道。

    砰!砰!

    两声闷响。

    熊临泉连续抠动扳机!

    陈琪上尉和他的勤务兵眉心骤然多了两个血洞,就这样倒了下去。

    熊临泉看着死去的上尉说道:“全连战死,最高长官还活着,那你就是逃兵。”

    这句话仿佛是在解释给队员听,又仿佛是在解释给自己听,还可能是解释给角落里那个吃惊的帝国少女听,为什么他会开qiāng。(牛文小说~网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