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章 活着(上)猫腻

    所有的资源在战争时期都会变成军事资源,墨花星球富含的高强度石墨矿,本来就是战争最急需的资源,于是当战争开始之后,西南矿区理所当然变成了西南战区,成为联邦和帝国拼命争夺的热土,然后在硝烟和dàn药的创伤下逐渐变成废土。(更新快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处于西南战区中腹部的萨热市,是帝国石墨矿区最大的工人聚居地,数千年的开采与人文累积,为这座城市带来令人愉悦的风情,旧式建筑整齐排列在街道两侧,大梧桐树安宁地伸展阔叶,为行走其间的人们带去荫凉与幸福。

    如今这座城市早已变为废墟,顽强的梧桐树不知道比哪边的军队整齐伐倒,倾倒在街道上做为屏障,旧式建筑涂着黑脸,损了门牙,残破不堪,摇摇欲坠哪里还有风情可言。

    整整持续了三年的惨烈战斗,qiāng声仿佛在这座城市间回荡了三年,没有一刻停歇,看似寂静无人的巷尾随时有可能传来巨烈的爆炸声,只剩下几根颓梁的钟楼处,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狙击手,在灰暗的废墟城市里寻找着敌人,时刻准备抠动扳机。

    废墟里隐藏着太多危险,每分钟都有穿着军装的士兵倒下,然后再也无法爬起,偶尔有战士幸运地坚强站起,谁又知道几天后他会再次真正倒下?

    费热市原来的那些居民,战前只来得及撒走极少一部分,更多的平民只能无助恐慌地躲在各自的家中,等着哪天一枚火箭弹将房间里的结婚照片还有自己同时轰成碎片,或是联邦的士兵粗暴地踹开房门。

    仿佛比生命还要漫长的三年时间过去,这座城市的平民能够幸运活下来的人已经极少,他们藏在地窖里从惶恐不安到麻木,从愤怒悲伤到麻木,从热血激动到麻木,麻木地生存着,麻木地等等着死亡。

    然而最近几个月,即便麻木也成为一种奢望,费热市由热土变成废土现在更是变成了焦土,死亡的到来显得更加轻率而随意。

    杜少卿离去前拟定的战略中,将西南战区确定为替海峡会战做掩护的重要攻击目标,四支联邦整编机械师,无视帝国方面在此地布下的层层屏障,以不要命的姿态发起连绵不绝的攻势,密集的导弹撕裂灰蒙蒙的天空,数百架近空战机呼啸着俯冲然而远离或者拖着火尾坠落。

    在这种恐怖的战争环境中,即便想像条野狗那样活下去,也不容易。

    ……

    ……

    谢德卡布丹诺维奇是萨热市一个普通的老钟表匠,他揉着风湿越来越严重的两条腿,看着角落里的破缸,脸上的皱纹变得比苦痛还要更深刻,枯干灰沉的双唇微微翕动,数着地窖里还剩下多少东西。

    储备的干粮只剩下两袋压缩饼干,那还是上个月老钟表匠冒着生命危险,半夜爬出地窖,在街上一个联邦士兵身上摸到的战利品。

    无释放灯油也已经快要没了,悬在地窖半空中那盏灯昏暗的似乎想要哭泣。

    更令人绝望的是,角落里那台他儿子战前花大价钱买的那套微型循环滤水系统,在坚强地撑了三年之后,终于停止了工作。

    “阿兹拉,不要修了,过来爷爷这里,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老钟表匠用充满怜爱的目光,看着正在水台处徒劳忙碌的孙女,感慨说道:“你父亲死后,谁会还摆弄这种高级东西呢?”

    阿兹拉今年十六岁,长着一头漂亮的深栗sè卷发,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眼窝有些深陷,却愈发显得美丽动人,她回过头望着老钟表匠说道:“爷爷,那我们该怎么办?”

    “老汤姆家那边的地窖已经三个月没有传来敲击声。”老钟表匠叹息了一声,挠着稀疏的头发说道:“估计他们已经不在了,呆会儿夜里,我从水道里摸过去,弄看他家的水缸还有没有剩下点。”

    少女阿兹拉皱着眉尖,细声抗议道:“爷爷!那太危险,你的腿不方便,要去也是我去。”

    “怎么能让一个小丫头夺走老男人的工作。”老钟表匠呵呵笑了声,从身后的黑柜里取出猎qiāng,极为艰难地站了起来。

    “爷爷,我已经十六岁了。”少女阿兹拉不高兴地嘟起了嘴。

    老钟表匠微微一怔,眉头深深地锁住,带着难以压抑的悲伤说道:“是啊,我的漂亮的阿兹拉,你已经和我这个老头子在这不见天rì的地方呆了整整三年。”

    要在这座废墟城市里活下去,除了运气之外只需要坚强坚强还是坚强,所以老钟表匠不允许自己过长时间沉浸在悲伤这种有害情绪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认真地检查了一遍猎qiāng,确认保养的极好,满意地点了点头。

    “阿兹拉,我对你说过很多次,每次离开地窖都是战斗。”

    老人怜爱看着自己的孙女,轻轻抚摩她有些打结的深再sè卷发,说道:“这座城市有人投降了敌人,有人在战斗,有人在等待,我老了但有时候也还是可以和那些侵略者做战,但你是个姑娘,你应该等待。”

    少女阿兹拉蹲在老钟表匠膝前,用肯定的语气说道:“除了等待什么都不能做?如果我有qiāng,我也可以杀死几个联邦人。”

    “活到你爷爷我这个岁数,你就能明白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是小事,包括战争在内,幸福的人们永远只需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阿兹拉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眼瞳像宝石般美丽。

    老钟表匠用讲述真理的语气说道:“活着,只要活着。”

    就在这个时候,地窖角落里破铁皮处,忽然传来几声沉闷的骤响,老钟表匠表情顿时变得紧张起来,那块破铁皮上方是生铁铸成的通风管,可以清晰的听到地面传来的声音。

    闷响还在持续,老钟表匠皱着眉头听了会儿,确认是qiāng声,压低声音问道:“门关了吗?”

    “没有。”阿兹拉回答道。

    老钟表匠顾不上训斥少女,示意她去把地窖入口处的铁门锁上,虽然入口处做了伪装,但也有被地面那些军人发现的可能。

    三年时间内,爷孙俩无数次听到地面的qiāng声,遇见过这种情况,所以少女阿兹拉并不紧张,她拎着满是污迹的裙摆,像小鹿般向门口跳去。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老钟表匠微微张嘴,脸上出现绝望的神情,下意识里低头推开弹匣,然后去摸身旁冰冷的子弹。

    少女阿兹拉惊恐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尖叫,向门口奔跑,然而她刚刚跑到,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那扇沉重的铁门被人狠狠地踹开。

    铁门重重地击卉在少女娇柔的身躯上,把她震到两米之外的地再,就这样昏了过去。

    看着冲进门来的两名联邦军人,老钟表匠愤怒绝望地嚎叫了一声,想要端起qiāng为保卫自己最后的家园拼一把命。

    然而钟表匠真的老了,整整三年的煎熬,让那双以前可以修理最精细表芯的手,变得颤抖不稳,半天都没能把子弹压入qiāng膛,而他曾经最自豪的敏锐目光,也早已变得浑浊一片,只能模糊地看到敌人的身影。

    冲进地窖的联邦军人毫不犹豫地向老人抠动了扳机,子弹击中他的胸腹,在肋下留下三个恐怖的弹洞,鲜血不停油油向外流着。

    老钟表匠的身体从椅中摔落,没有马上停止呼吸,他喘息着望着联邦人,用最后的力气,最卑微绝望的语气恳求道:“请放过我的孙女。”

    冲进地窖的是名联邦上尉还有他的勤务兵,在先前惨烈的战斗中,上尉所属的部队被一个帝国机甲营直接碾成了血泥,他见机极快脱离了战区,闯进街后的这幢民宅,没有想到幸运地发现了一个地窖。

    身上军装破烂不堪联邦上尉看上去极为狼狈,此时他的情绪也异常暴躁,看着地下那个像瘦狗样的帝国老头儿,低吼道:“他说什么?”

    “不知道。”勤务兵老实回答道。

    上尉向地面呸了口唾沫,毫不犹豫再次抠动扳机。

    子弹第二次洞穿那具干瘪的身体,没有带出太多鲜血,焦接带来死亡。

    帝国墨花星球费热市,一名叫谢德卡布丹诺维奇的普通老钟表匠,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这间阴暗的地窖中。

    少女阿兹拉醒了过来,她脸sè苍白地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老人,像宝石般的眼瞳骤然失去了所有光彩,就像块石头般无知无觉,她以膝着地,爬到老人的身边,伸出孱弱的颤抖的细臂,轻轻抱住。

    联邦上尉皱眉看着她,伸手抓住少女的卷发,粗暴地将她拉了起来,然后看到那张苍白的悲伤的却依然足够鲜嫩的脸。

    少女盯着他的脸,眼眸里的石头开始燃烧,她倔犟地仰着头,然后准备呼喊,她相信地面上一定有帝国自己的部队。

    上尉去捂她的唇,阿兹拉狠狠咬了他一口,上尉闷哼一声,看着流血的手掌,反手狠狠将少女击倒在地,狠的像条受伤的野狗。

    沉默片刻后,上尉的表情渐渐变得狠戾而诡异,他盯着半伏在脚下哭泣的少女,伸手刷的一声撼掉少女身上那件单薄的裙,用流血的手死死捂住她的脸,压了上去,蹬掉裤子后开始急促的喘息。

    就像一条狗。

    ……

    ……

    (注:按我的习惯,整数章我都是留给重要章,这章里用了些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台词,

    写的很投入,我现在的困惑是,如果这样投入的写下去,间客结束的会比我想像的要晚很多。

    不过这也许是好事,这个态度是好的。第三章争取五点左右搞出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起点中文)(牛文小说~网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