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件小事(下)

    五八联邦调查部门加上侦察班,共计十四人前往树林里的一号营地,回来时却只剩下七个人,并且没有能够带回他们的审查对象,因为那夜发生的qiāng击事件以及达文西的逃亡,前进基地一片哗然。

    根据小眼睛特战部队和侦察班的供词,联邦军方司令部对此恶**件快速定性,包括军法处在内的几大机构迅即开始深入调查,调查该NTR部队所属的新十七师,还有那些与达文西联系密切的军官。

    证据确凿,骇人听闻,新十七师多名军官被请进小黑屋喝茶,却也无法生太出多的怨恨愤怒,他们只是惘然无措不解于,为什么达文西那个家伙会做出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胡链中将冷冷盯着面前的赫雷师长,挥手阻止此人的追问,寒声说道:“我只需要你解释,为什么当支援到来,你的部下会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如果说对抗调查是因为他情绪上有不平之气,那你怎么解释这个逃兵有胆量向同僚开qiāng!“赫雷下领上的青青胡茬儿在这几天里快速萎顿,他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说道:“将军,达文西是一个很优秀的基层军官,虽然我承认他的纪律感确实有些问题,但我敢保证他这个人绝对不会冷血对同僚开qiāng,这件事情肯定有误会。”

    听到误会两个字,胡链中将眼眸里的寒冷之sè愈发浓郁,他从桌上拿起那叠情况说明,狠狠地摔到赫雷的脸上,吼叫道:“误会?你自己来读!两梭子弹把三名特战队员射成了马蜂窝,这也是误会!”

    那位宪章局主任官员贝里,一直安静站在角落,看着连续不断进入参谋部的说情军官,看着胡链把所有人都骂成狗屎,此时忽然走了过来,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粒微小的芯片,看着赫雷轻声说道:“赫师长,根据宪章局的芯片追踪,达文西已经受了重伤,这时候正在向秋叶原方向逃遁,根据调查小组的判断,他准备叛变到帝国那边。”

    赫雷愤怒无比,狠狠抓往贝里主任的衣领,吼叫道:“叛你妈的变!如果不是你们这些杂碎搞三搞四,老子的部队怎么会出这些事!”

    “如果不是叛变,这个逃兵为什么要向秋叶原方向走?”胡链中将把那粒追踪数据芯片推到赫雷的面前,面无表情说道:“其实所谓路线图都不是关键,在他胆敢向战友开qiāng的那瞬间,他就已经是个叛徒。”

    疲惫的赫雷师长眯了眯眼睛,又揉了揉眼睛,他不知能说些什么,该怎样替部属辩护,只觉目光所及之处,全部是一片干涸坚硬的眼屎。

    “宁肯举qiāng反抗也不肯回来接受调查,看来那支NTR部队确实很有问题。更令我感到警惕的是,那个叫达文西的逃兵是不是察觉到了些什么,宪章局定位系统只能覆盖到森林东面二十公里区域,翻过那片山岭就无法得到任何信号反馈,我们判断他是在向秋叶原进发,靠近帝国战区,但也有可能他顺着山麓一路西进。”

    贝里主任扯了扯过于紧身的小眼睛部门军装,皱着眉头指着图某处说道:“NTR部队的一号营地如果还没有被摧毁,就应该是在这片山谷中,达文西有可能是想去那里和他的队员会合。”

    他转头望向桌前,只见胡链中将正在闭目养神,忍不住下意识里咳了两声,继续说道:“NTR部队一号营地标配十四人,其中有四名老七组成员,更麻烦的是,那个叫顾惜风的电子战专家也在那里。”

    发现胡链中将依旧面无表情,不动声sè,贝里主任在心中叹息了一声,继续介绍顾惜风:“这个人是联邦军方最优秀的电子战专家,尤其擅长山林诡雷电子触发网设置,当年铁七师在首都财政部大楼逮捕他时,他刚好完成了炸掉整幢大楼的装置,于澄海师长拼命把他保了下来,然后全面降级,被发配到炊事班,但这个人的能力不容小视。”

    听到此处,胡链中将终于缓缓睁开双眼,面无表情说道:“就算是最厉害的恐怖分子,在战场上又能有什么用处?”

    “可万一NTR部队还存活着怎么办?达文西顾惜风他们和NTR部队会合怎么办?”贝里主任皱眉问道:“如果让NTR部队查觉我们的用意怎么办?”

    “现在有一名联邦上尉军官临阵逃脱,冷血qiāng杀数名联邦战士,无论从什么角,他都是一个叛徒。”

    听着贝里主任的三个如果,胡链中将厌憎地挑起了眉梢,沉声训斥20974184405道:“审查军中不稳定因素是你们联合调查部门的职责,追捕逃兵也是你们的分内之事,这件事情参谋部不会管,用意?什么用意?”

    贝里主任微微张嘴,摊开手想分辩几句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在哪里开始便在哪里结束。”胡链中将站起身来,看着他毫不客气训斥道:“你们惹出来的麻烦要尽快解决,不管你怎么辩解,在所有人眼中,只能是小眼睛部门在针对NTR部队,或者说是针对老七组。”

    “这是不是阴谋吗?事实如何不重要,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部队里有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你们联邦调查部门,你们这些在臂上画着个难看血眼睛的家伙整出来的阴谋。”

    胡链中将安抚般拍拍贝里主任已经塌下去的右肩,淡然说道:“既然是阴谋,就不能见光,既然已经开始就必须快些结束,小眼睛特战部队这次来了五百人,去西南战区巡视巡视,也许能找到你们的通缉对象,如果运气好,你们甚至有碰到那支NTR部队。”

    听到这时候,贝里主任再也无法保持冷静,虽然他是最专业的调查人员,所具备的高级权限让他有资格淡看一切,然而眼看着前线最大的一顶黑锅就这样zá了下去,再不试图挣扎一番,那就只有头破血流。

    “司令,我的部门只负责调查,不负责作战!”

    他看着将军面无表情的脸,知道仅凭这些无法说服这位前线最高指挥官,解开让自己快要无法呼吸的领扣,紧张地急促喘息数声后,说道:“而且怎么让NTR部队闭嘴?如果他们已经死在帝国人的qiāng下,那无所谓,万一他们还活着怎么办?”

    “东方玉就在那支NTR部队中,虽然他早已不是铁七师的团长,但部队里谁不知道,他是少卿师长的铁杆?我们怎么向杜少卿交代?”

    他试图用那个名字让对方有所忌幢,然而没有料到,胡链将君】转身冷冷看着他,说道:“身为联邦前敌总司令,我只需要向李在道主席负责,至于杜少卿将军怎么考虑问题,我不需要管,我也并不在乎。”

    贝里主任沉默了很长时间,眼眸里的幽幽光芒渐渐变成平时般的冷漠,不雾要咬牙,只需要权衡。

    胡链中将,联邦参谋朕席会议主席李在道最忠心的跟随者,基于某种畸形的狂热,他暗中决定对新十七师进行一次清理。

    将军坚持认为只有洗去许乐和那个见鬼七组的臭味,还官兵一片朗朗清秋疏旷气息,才能让这支联邦雄师在最有资格拥有他的人手中回复光荣,迎着战地猎风挥舞,重新成为费城李家不倒的旗帜。

    贝里主任,联邦宪章局高级官员,现任联邦zhèngfǔ联邦调查部门驻前线最高长官,他忠于帕布尔总统,此次的行动却没有得到zhèngfǔ的授命,对于该NTR部队的审查,更多程基于某种本能。

    对于秘密机构来说,调查,审查,威吓,刑讯,清洗,就是他们生存所必需要的阳光雨露,是他们生存的基础,如果不做这些事情,他们又有什么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必要?

    此次行动的目标是一个逃犯,一个可能已经被摧毁的营地,一支人数只有七十人并且应该已经全部阵亡的NTR部队,对于他们来说: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

    胡链中将和贝里主任其实都是很有智慧的人,不然不可能占据如此重要的权力位置,然而当他们试图进入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将军不玩沙盘军事推演想要玩政治手段,宪章局官员不玩工作台里的数据序列去盯着宪章网络发呆而想试图像商人那样权衡利弊,那就只能用愚蠢来形容了。

    一件小事将要演变成一件大事,而且此时此刻墨花星球上所有当事者,都无法预料到这件事情最终的深远程度。

    达文西在山林间捂着血腹艰难逃亡,顾惜风在一号营地里借着晨光阅读蛋白肉烹调程序,那支满身是灰的联邦小队钻出地洞,眯眼看着萨热市陌生的阳光,用黑洞洞的qiāng管对准了两名抬担架的帝国俘虏。

    某幢建筑地底,有位虚弱的帝国老人正在安慰哭泣的孙女,僻静小巷的尽头,几条野狗正在贪婪地争抢人类残破的尸体,几个街区外,一个穿着破烂服装的小眼睛男人背着沉重的行囊,沉默而警惕地穿行在千疮百孔的城市之中,找寻着自己的目标。

    人们不知道故事会怎样发展,命运会怎样安排相逢,相逢之后会面临什么样的选择,而这些选择,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