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件小事(上)

    两个月前,胡链将军正式接管墨花星球地表上所有联邦部队,他的参谋部提前把熊临泉,顾惜风,达文西等原七组队员,全部调入nTR部队,如今新十七师nTR部队深陷西南战区,音讯全无,倒溯审看原先参谋部的调令似乎有某种阴谋的味道,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联邦最高将领,拥有极高权限的宪章局官员,在这些大人物的眼中,那支消失在西南战区的nTR部队,无论里面的队员有怎样嚣张的历史过往,有多少人曾经是联邦的战斗英雄,都只是些真正的小人物。

    两个月前的调令或许是某种清洗排斥,之所以谈不上是阴谋,因为这更像是一种随意而简单的手段,任务总需要人做,于是将军轻轻挥了挥衣袖,将他们送入危险之中,就这么简单。

    ……

    ……

    达文西屈膝半蹲在林间一块石头上,像地痞流氓般咬着根干瘪的香烟,明亮的火线顺着烟纸燃烧,已经吞噬掉第二个7字,烟雾在他黝黑的脸上缭绕,刺得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斜也着眼打量着对面那人。

    做为nTR部队最靠近联邦战区的二号接应营地小队长,他已经在这片乌鸦都懒得来拉屎的破林子里,呆了整整两个月时间。

    这些天他和三个下属与湿雾昆虫为伴,一面担忧越过山岭深入西南战区后,突然断绝联系的战友,一面数着越来越少的给养艰辛熬着rì头,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前进基地的支援,却没有想到同时等来了这几个表情阴沉气味难闻的家伙。

    他的心情异常烦躁,根本懒得理会那个侦查班长送过来的热面条,盯着面前的人吼道:“你他ma的还要问多少遍?小爷要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我还用在这儿像兔子一样蹲着?”

    一名穿着淡黄sè军装的少尉,站在他身前,用非常严肃的语调质问道:“nTR部队有两个微型滤波电台,而且根据电子信息团的备案资料,在你们翻过这片山岭后的第二天,你们就收到了电子屏蔽假溢码,所以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天你们的部队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他们究竟现在哪里,在做什么?”

    达文西根本懒得理他,挥手把那名侦查班长喊过来,皱着眉头问道:“我说兄弟,你们到底是来支援还是来审问的?把老子当犯人盘?这什么意思?还有这个家伙到底是哪儿来的?”

    “我的档案现在还挂在国防部。”那名少尉整理了下一军装,回答道:“现在被调至联合调查部门,虽然有些话听起来不好听,但我必须提醒你,我拥有四级宪章权限,你必须回答我的询问。”

    “原来是小眼睛出来的怪胎,难怪这么惹人厌。”达文西目光落在对方军装左上臂处那个血红的眼睛图案上,厌憎说道:“我[草]!你们什么时候也有胆子上前线来了?”

    小眼睛战咋部队的少尉表情依旧平静,冷冷看着达文西烟雾后的脸,忽然开口问道:“你们和许乐还有没有联系?”

    没有燃烧完生命的烟卷,从达文西枯干的双唇间滑落,掉掉他脚下的石头缝中,绽起几点火星瞬间熄灭。

    那是一个很多人不愿意提及却难以忘记的名字,达文西缓缓眯起双眼,隐隐猜到大概是某些人又想起了七组,斜斜向上看着这名少尉的脸,淡漠说道:“你们最好小心一些,我们这种人很容易飙。”

    “你必须如实回答问题。”少尉表情阴沉问道。

    “回答你妈。”

    达文西面无表情回答道,然后他从石头上缓缓站起,居高临下看着这名小眼睛部队的军官,伸出手拉了拉对方肩上的少尉肩章。

    “孙子,你爷爷我是老七组混的最差的一个,现在怎么也是个上尉,你丫什么时候混到我这份儿上,再他妈来装逼也不晚。”

    ……

    ……

    夜sè降临,森林里反而变得热闹起来,在nTR部队二号接应营地的帐蓬内,达文西叼着三七牌香烟沉默了很长时间,他不是在回忆那个名字所代表的七组光辉过往,而是在等待某个消息。

    身后的下属摘下耳机,凑到他身后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达文西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顾惜风布置二号营地之前,给他留下了一些很好用的监控设备,原本是用来提升对这片森林外缘区域的监控强度,现如今却被他们用来窃听那个调查组私下的谈话。

    “队长,那些家伙有权限,你也没办法和他们硬抗。可如果咱们都回前进基地接受问询,部队回来了怎么办?”

    达文西蹙着眉头说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少了纵伸,接应前面的人就更困难,这些调查组的杂碎也不知道太多内幕,我必须想办法去二号营地,如果老顾还活着,让他查清楚慕地里到底生了什么。”

    他看着帐蓬里的下属们,稍一停顿后平静说道:“明天你们跟着调查组回去……不要反对,你们不是老七组的人,没有人会为难你们。”

    “队长,那你怎么办?”一名来自西林的战士焦急问道:“山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谁知道老顾他们还在不在二号营地里。”

    “呆会儿我先溜,在不在都得去看一眼,不然没办法死心。”

    “溜?那可是战场逃逸,会上军事法庭的!”另一名战士不安说道。

    达文西把烟头扔到地上,用军靴硬底狠狠碾熄,说道:“操,小爷宁肯被当逃兵毙了,也不愿意去黑牢里呆着。”

    ……

    ……

    曾经在果壳公司肩佣兵世界里镀过无数黑水的七组,跟着白玉兰干过杀人放火的私活,跟着许乐干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g之类的无数悍事,在与帝国人的战场上骁勇善战,又染上了些于澄海老师长的散漫硬骨味道。

    这是一群军队里的异样存在,无论是最老的那批队员还是像达文西这样的后来者,他们的脑海里似乎从来都没有纪律感、军人荣耀这种词汇。

    必须承认这种风格并不适用于任何情况,至少在需要纪律感,需要服从指挥的正面战场上,当年的杜少卿,如今的胡链,把他们看成一群兵匪,并不为过。

    因为不想被絮絮叨叨的审问,不想被关进黑牢丢老七组的脸,更因为担忧那些消失在西南战区的兄弟战友,达文西毫不犹豫地决定暗中开溜。

    然而正是他的这个决定,导致了后续一连串事件的生。

    当他准备借着夜sè,潜入森林,然后翻过山岭去寻找自己部队时,那名表情阴沉的少尉军官和七名小眼睛特战部队的士兵,出现在他的面前。

    此时星羌明亮,穿透密林而入,视线极佳。

    达文西吐了口唾沫,现低估了这些看着像木头似的特战队员,心想自己堂堂七组成员居然被人截了后路,真是丢脸到了极点。

    营地帐蓬里的战士们听到了外面的异动,包括那个侦察班以及达文西的三名下属,都端着qiang冲了出来,十几名联邦士兵就在星光之下,昆虫夜鸣的伴奏声中,进入对峙的局面。

    当时的局面并不紧张,达文西再如何散漫嚣张,也不可能拿起qiang和自己人互射,他尴尬地笑了笑,准备说些什么,便老老实实地回去睡觉。

    “居然胆敢对抗调查?”那名小眼睛部队少尉冷冷看着他,嘲笑道:“我想不管后续调查是什么结果,就凭先前这个画面,你这个上尉肯定是当不成了,傍晚的时候,你说要我混到你的份上,就这么混?”

    七组队员的脸皮极厚,不然在战场上的生存率不会高到离谱的程度,听着对方辛辣的讽刺挑衅,达文西微微一笑毫不在意,还做了个和许乐眯眼睛并称为七组标准动作之一的兰晓龙耸肩。

    这一耸肩便坏了大事。

    或许是那一夜的星光过于明亮而迷离,或许是那一夜的昆虫正值交配期鸣叫的太大声,刚刚冲出帐蓬的几名侦察兵,正好处于对峙场面的侧后方,根本没有看清他的动作,没有听清那名少尉的话,更不知道达文西有没有qiang。

    在模糊的深夜视界中,他们只看到达文西耸了耸肩,做为优秀的侦察兵,却又没能优秀到七组一样时刻保持冷静放松心境,于是其中一个侦案兵近乎本能地判断他要开qiang。

    所以他率先抠动了扳机!

    qiang管喷出烟雾,子弹出膛声密集响起,当第一声qiang响撕裂森林的平静,紧接着便是无数的子弹四处横飞。

    短暂的三秒钟之后,随着那名少尉愤怒惘然的吼叫声,qiang声嘎然而止。

    达文西缓缓转动有些僵硬的身体,现和自己朝夕相处三年时间的队员们已经全部躺在了血泊之中。

    在死亡的同时,率先开qiang的四名侦察兵和一名小眼睛部队特种兵,被这三名队员射出的子弹击毙。

    达文西皱了皱眉头,眯着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就如同他此时肩膀上那道血淋淋的伤口。

    一把冲锋qiang安静地躺在他脚边的湿地上。

    qiang声再次响起。

    刀秒钟后,达文西腰畔再次中qiang,他以此为代价杀死三名小眼睛特战部队的高手,像一头受伤后的野虎,咆哮着冲进了密林。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