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百九十七章 拯救(下)

    “完了?什么完了?”

    胡链中将着赫雷的双眼,寒声训斥道:“每时每刻,在这颗星球上都有你我的战友死去,他们死之前有没有哀嚎自己完了!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手底下那帮兵匪的命,比别的部队士兵的命要更宝贵?”

    赫雷当然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但心中对部属的牵挂依然扯着他的刀眉,极为痛苦。

    nTR部队,是联邦最精锐师团中的特殊编制,全部由曾经严重违反军令或者是最优秀勇敢的官兵组成,这种部队在战场需要扮演的角sè极其复杂,战斗力强悍却往往要承担最艰险的任务,在军营黑暗文化的背景中,向来被认为不止是敢死队,而如……送死队。

    赫雷现在是新十七师代理师长,他属下的那支n酸部队于两个月前,接到参谋部绝密任务,秘密潜往西南石墨矿区,负责清剿帝国司令部派往那边的信息分队。

    其后风云突变,西南战区变成一片火海,海峡会战正式拉开雅幕。在这样浩大的背景下,那支兵力只有七十人的nTR部队瞬间变成了不起眼的存在,以至于除了十七师之外,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的失踪。

    赫雷很清楚该项秘密任务的凶险性,在他看来,这种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纯粹是在送死,如今该小队音讯全无,而且陷落在最惨烈的西南战区,四周没有兄弟部队呼应,情况肯定极端危险。

    “司令,该nTR部队一号营地已经失去联系,离我方战区最近的二号营地也断了给养,我们至少应该派支侦察分队支援一下给养,问一下那边的情况吧?”

    想到前线可能生的惨烈画面,想着战前被参谋部强行调入nTR部队的熊临泉等前七组队员,赫雷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堕入寒冷的冰窖,紧握双拳,愤怒反驳道:“我不敢说他们的生命比别的人更宝贵,但那支部队虽然只有七十个人,却个个都是最优秀的尖兵,里面有34人拥有战斗英雄称号!”

    胡链中将看着不驯的上校,寒声说道:“都是在前线出生入死的男人,随便拉支部队,谁的胸前不佩着几个军功章?”

    “赫雷上校,注意你的身份和言辞,纵使你是新十七师的代理师长,你也没有权力要求别的部队为你的人付出不必要的牺牲!”

    “想想西南战区那四个已经快要打残的师!想想为了封锁海峡战区北进公路惨战四十八小时的黑山团!司令部让新十七师留在后方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不明白,居然这时候还有脸向我提条件!”

    将军表情阴沉训斥道:“按照杜司令的部署,联邦部队要一口吃掉那三个最狠的机甲大队,你知道我们要付出多少代价?每一支部队都有他的任务,你要去救援那支nTR部队,派谁去?让李封上校从海峡口上撒回来!还是让北线装甲兵团不理会那位公主殿下,直接南进!”

    墨花星球这场筹谋已久的血战,新十七师一直无法参与,处于一种极尴尬的境况之中,赫雷很清楚军方上层把自己的部队留在后方走出于什么考虑,那是因为新十七师承载着军神李匹夫的无上荣光,联邦军方不愿意这支部队在如此血腥残酷的战斗中有太多损失。

    然而正是这种考虑,让赫雷和整个新十七师都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辱,此刻听到司令毫不留情面的训斥,他那张满是风霜之sè的脸顿时挣的通红,大声回答道:“我们不需要兄弟部队支援,我们自己去!”

    “十七师是你的?”

    胡链将军忽然拨高声调,用手指愤怒指着他的鼻子咆哮道:“那是联邦的部队,如果你不想教我怎么指挥,就给我滚出去!”

    ……

    ……

    如同前进基地上空那场灰黑sè的诡异的雪,联邦司令部房间里的气氛也很诡异,四个月前在s3星球庆祝自己四十岁生rì的胡链中将,面无表情看着窗外那两棵不知道名字的直树,看着树叶间飘落的雪花,眉头深锁,不知道在想什么。

    联邦zhèngfǔ能够不顾杜少卿的强烈反对,选择这位少壮派将军接替前线总司令一职,自然经过了相当谨慎认真的考量。

    胡链中将自第一军事学院毕业,在西林边陲和左天星域指挥过几场漂亮的局部战役,尤其是黄厄星跳跃作战一投,当时是副参谋长的他,设计出的三连星防御策略,在狙击帝国野战部队时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在很多人眼中,此人是继易长天上将之后,联邦军方最擅长防御作战的将领,非常适合墨花星当前的局势。

    这样一位优秀将领,自然不会如杜少卿轻蔑评价的那样,只会替总统先生歌功颂德,替李在道在前线安插亲信,这两个月内的墨花星球血战,已经足以证明他强悍的执行能力。

    只可惜他执行的是杜少卿留下来的战略方案,若要论功或是在军史上留下一笑,都轮不到他。

    胡链将军望着窗外笔挺的有些诡异的树,树间灰黑的有些诡异的雪,唇角泛起一丝混着自嘲和冷漠的诡异笑容。

    根据前线传回的情报,海峡会战大势已定,无论那支帝国狼牙机甲大队再如何挣扎,最终也只有全军覆没一条道路,胡链坚信那位公主殿下绝对不敢无视自己摆在横断山脉一线的打援部队,他甚至已经开始在思考战后应该怎样替老师那位战功赫赫的公子请功。

    西南战区那四个整编机械师打的极为惨烈,绵烈数千平方公里的石墨矿生活城镇带,据说已经在双方的恐怖火力扫荡下变成无数堆烂石头,对于那边胡链并不在意,参谋部已经拟定了逐步后撒的规划,做为总司令他会以最专业的姿态迎接那些英雄部队的归来,却不会有任何感情上的波动,因为那都是杜少卿的嫡系部队。

    至于那支默默无闻的nTR部队。

    胡链中捋缓步走回桌前,沉默看着光幕桌面上的电子地图,看着那些代表敌我双方的斑驳sè块,刚刚变得舒缓些的眉头,再次锁紧。

    经此一役,帝国部队再也难以起强势反扑,相反为了应对联邦部队的后手,对方只能逐步龟缩至北部大平原一带,而联邦部队在没有收到后方明确命令的情况下,也会选择保守的防御姿态。

    在杀戮与血火间挣扎呻吟整整三年的墨花星球,眼看着便要迎来极为难得珍贵的喘息机会,在此后平稳的半年时间内,做为经典学院派出身的总司令,胡链认为自己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整肃军心。

    “我没有少卿司令如此宽容的肚量,我的部队里容不下任何没有纪律感的兵匪,他们的存在对于联邦军方来说是一种耻辱,但该有的支援还是要有,明天参谋部将根本赫雷上校的提议派侦察分队过去。”

    办公室阴暗的角落里,站着一个穿着墨绿sè军装的中年男子,虽然一直保持着绝对的沉默,手臂却时不时地无意识扭动,做为宪章局高级官员,他很明显不适应军装的束缚感。

    他叫贝里,联邦zhèngfǔ联合调查部门派往前线的最高官员,当杜少卿奉命返回都星圈,该秘密部门进入前线的最大障碍不复存在,于是他和他的下属跟随胡链将军的战舰,一同来到了墨花星球。

    “没有纪律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贝里揉了揉肩膀,左上臂处的小眼睛图案显得格外狰狞,他的语气却非常温柔:“更严重的问题是,该nTR部队里有二十几名前果壳公司第七小组成员,雇佣兵出身,曾经犯下过累累罪行,对联邦的忠诚很值得怀疑。”

    “我不认同你的看法。”胡链将军平静甚至像是背书一样说道。

    贝里微微一笑,知道将军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表态,继续轻声说道:“他们和那个帝国人之间的关系太深,没有人知道这三年时间内,他们还有没有联系,更关键的是,根据帝国地下抵抗组织传来的情报,那个帝国人已经离开了天京星,目标应该就是我们所在的星球。”

    他抬起头来,看着将军轻声说道:“他来墨花星做什么?为什么那支nTR部队会这么多天没有音讯?他们有没有见面?他们见面说了些什么?他们想做什么?将军阁下,我想这件事情非常值得我们警惕,应该马上着手进行调查。”

    将军思考片刻,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思考,只是做出思考的样子,然后微微领,沉声说道:“明天你的调查组跟那支侦察分队一起过去。”

    贝里轻轻点头,然后走出这间幽暗而诡异的房间,在门外他面无表情看着天上落下的灰雪,唇角忍不住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做为联邦zhèngfǔ最优秀的调查专家,他对将军先前拙劣的表演很是不屑,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军方某些势力忽然记起来那个早已默默无闻的七组,走出于整肃军心的考虑还是别的原因?

    那支nTR部队并没有被联邦军方遗忘,而是一种刻意,对于他们的支援或拯救,其实只会给他们带去更多的危险。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