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百九十六章 拯救(上)

    &nbosī令部所在地,方圆七十公里区域的所有平民早已被驱逐到更后方的平原区,街道四周的建筑残留着联邦空袭留下的焦黑痕迹。

    &nbanBīng表情严峻地穿行其间,并没有寻找到什么童年藏猫猫式的快感。布满弹坑的街道那头,在几名帝guo侦察Bīng的保护或者说监视下,一个穿着连帽运动衣的年轻男人沉默走来,运动衣样式很普通,上面沾满郊区特有的红sè泥土,却吸引了在残壁间休息或行走的士Bīng们无数好奇的目光,要知道在这座只剩下君人的城市里,看到这种平民装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nbo侦察Bīng将那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交给sī令部宪Bīng,那几名宪Bīng对那个男人啪的一声立正敬礼,然后礼貌地将他请进工事。

    &nbo前线sī令部,里面的高阶Jūn官比城市里的士Bīng知晓更多内情,隐约猜到这个男人的身份,虽然没有人敢下跪行礼,但无论是将Jūn还是少尉,纷纷让开通道,恭谨地候在一旁低头行礼。

    推开sī令部最深处的那道幽暗合金门,许乐微微颌向身旁宪Bīng表示感谢,走了进去,然后转身将门关闭,合金门传来的沉重冰冷感觉,让他只需要极短的时间,便确定这间看似普通的办公室,绝对可以在联邦战舰主炮的密集攻击中稳如莫愁后山。

    办公桌上堆着无数文件,像无数座将要崩坍的岩山,侧方两台苹国最先进的电脑工作台上数据不停闪动,把昏暗的房间里映出一些诡异的感觉,文件山后方那个人听到关闭的声音,缓缓抬起头。

    怀草诗揉了揉疲惫的眉心,望向许乐说道:“虽然我很愿意看到你,但你应该很清楚现在墨花星上的局势,海峡会战区最后的机甲大队正在孤Jūn奋战,我现在最紧迫的任务是想办法把他们救回来。”

    “很抱歉在这种局面下还来打扰你。”许乐说道:“但我现在需要一些资料,没有你的签字,虽然我有那份电子身份芯片,Jūn方没有任何人会答应我的请求。”

    &nbo作战。”

    怀草诗转身走到房间角落里的咖啡机,倒了两杯咖啡,搁在文件山间狭小的角落里,望着他微嘲说道:“你想要什么资料?”

    “你派往西南石墨矿区的一支小队,在很多天前遇到联邦Bù队的伏击,那支卫队是你的直属卫队,前往西南石墨矿区想必有很重要的任务,我想知道这支卫队的回程路线,还有遇到伏击的确切地点。”

    怀草诗用食指轻点桌面的咖啡,示意他自取,问道:“我记得在桑枯镇上你曾经说过,你不会来墨花星球,所以你的到来很令我吃惊,我现在更想知道的是,我的那支直属卫队和你有什么关系。”

    &nbo逃亡,曾经在他家住了大半年的时间,现在他是皇室近卫队里一名普通Jūn官,已经上了失踪者名单,根据我查到的情报,应该就是在那次伏击中失踪。

    &nbanBīng不少,遗体也已经清点完毕,但是没有他的,那么他要不然是被联邦Bù队俘虏,要不然就是失散在那片战区里。”

    “萨热市,具体资料我让人给你拿过来。”

    怀草诗直接给出了答案,然后拨通一个电话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她静静看着他,眉尖微蹙说道:“问题是像他这样失踪的人很多,有的帝guo士Bīng可能正在洪水滔天的悬崖上等待支援,因为私人关系而出动Bù队去搜寻,这不公平也不合理。”

    “对于战地指挥官或者说上级来说,冒着死更多人的危险去拯救一个或许早就死了的士Bīng,确实不公平,但我不是他的长官。”

    许乐回答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他还活着,我要把他带回去,带到大妈的面前,而且我不需要你的Bù队帮我去找我。”

    “萨热市的资料还需要一段时间。”怀草诗示意他坐下,依旧蹙着眉头,说道:“听说你和父皇见过面,那么难道你还不明白,只要你愿意,左天星域所有Bù队都是你的?你可以有更多的力量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去保护那些你想保护的人。”

    许乐回答道:“力量越大,能够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在太空里俯败这颗星球,看着夜sè里那些火光,我越确认自己没有平静接受这种能力并且善用这种能力的能力。”

    连续三个能力有些罗嗦拗口,落入怀草诗的耳中却格外清晰,她静静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弟,问道:“所以你拒绝叛乱组织的邀请,哪怕他们的宗旨似乎和你的想法契合,你也不愿意做皇帝。”

    “这正是我想和你说的另一个重要问题。”许乐平静看着自己唯一的姐姐,说道:“从他们那里我听说了一个概念,叫虚君共和,如果你有兴趣,战争结束之后可以看一看相关的著作。”

    “黄厄星当年近乎虚幻的政治假想,无论是叫虚君共和还是君主立宪,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怀草诗平静展露了自己隐藏在寻常面容和恐怖武力背后的渊博学识,“而且你我都不清楚这场战争会持续多少年,此时妄谈改革无趣。”

    &nbo是不可能的事情,血腥的镇ya,森严的阶层制度,只能维持一时不能维持一世,不然皇族这几十年也不会想着要改良,再这样展,终有一天皇族会被愤怒的庶民赶下权座,吊死在绞刑架上,从历史中消失。”

    &nbo女皇的时刻必须珍惜,所以他的言语显得极为直接,甚至有些没有礼貌。

    “像联邦邰氏那样自动退出历史舞台难道不行吗?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怀草诗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你曾经自承在政治方面比较白痴,所以我不理解为什么今天你要给我上课,如今的帝guo和当年的邰氏皇朝环境不一样,能够采取的方式自然也不一样。”

    “你应该见过暂时代我管理情报署的晋章郡王。”她敛了笑容,严肃说道:“你知道在天京星上,有多少像他这样年轻而充满野心抱负的皇族吗?你认为这些人甘于放弃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只为拥抱左天星域光明zìyoú的将来?而且那些光明将是他们的黑暗?”

    怀草诗缓缓站起,她的身躯瘦削并不高大,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看着许乐的脸淡然说道:“我白槿怀氏的血脉里全是倔犟高傲之气,我们在被敌人杀死之前,绝对不会投降,无论是死在你手中的德林亲王,还是我那位从摘星殿下跳下去的亲叔叔,甚至是你自己,都证明了这一点。”

    “知道为什么现在的黄族没有人敢挑战正统?因为父皇够强,我够强,就算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够强,而一旦我接受你的建议,用那些虚妄的政治名词束缚住自己的手脚,向整个左天星域宣告自己的软弱,那么我的强大将打上一个大大的折扣,会有很多像晋章郡王那样的人出来挑战我以及父皇。”

    许乐沉默很长时间,认真体会怀草诗这番话里的意味,终究只能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失望,只是觉得这些事情真的很容易令人厌倦。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