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百九十四章 枭雄(上)

    在南科州流血事件生后,在zhèngfǔ方面的强硬指控下,在无数新闻媒体连续的攻击下,联邦社会主流认为邰之源和沉默行军shì.ēi人群,应该对此事件负责,网络上虽然出现了一些现场当事人愤怒的驳斥,却没有引起更多人的注意,更没有人相信。

    联邦民众并不知道那天真实生了些什么,直到他们在新闻频道上,看到这些血淋淋的画面,看着那些石头在天空中飞舞,把那些女人和老人za的头破血流,而军警则是冷漠地在远方观望。

    录像拍摄的角度很全面,时间段非常长,素材当中一部分来自新闻频道和金星纪录片厂前期的摄像,还有一部分则由自邰之源议员办公室数据部门提供,相当丰富,虽然剪辑的手法稍显业余,但那种生涩的画面切换感反而给观众带来极大的心理冲击。

    南科州镇暴警cha排队撤离,街道中间暴力事件升级,远处某位官员模样的中年人穿着风衣在打电话,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这些联邦民众从来没有看过的画面,就这样以一种生砺的方式,跳出电视光幕,在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狠狠za进他们的大脑。

    摄像机的镜头忽然从楼上迅拉近地面,对准了一名在人群中冷血挥舞铁棍的中年男人,即便是最普通的民众,也能从这个男人身上嗅到某种强力机构的味道,因为他显得太平静。

    画面再次一转,对准街道后方的一条小巷,先前那名冷血殴打shì.ēi群众的中年人,满头是血瘫软在墙壁上,他惊恐地看着逐渐逼近的镜头,却无法阻止镜头旁边的那只手用力一拉,从他的衣服下面扯出一大串监控设备,还有一张警署工作证件。

    ……

    ……

    《今rì联邦》节目播出这段录像长达十七分钟之后,联邦zhèngfǔ才反应过来,动用远程权限直接掐停了播出。

    制作这份录像的人黑衣之间悬着张阴森苍白容疲的韩楚,并不在意这一点,后续那些南科州黑道兄弟冲入街巷的画面本来就不会播出,而先前那些鲜血横飞的画面,相信就算电视光幕变成全黑,也依然会长井间停留在联邦民众的视网膜上,足以说明太多真相。

    当然更完整的视频录像,就在新闻频道播放的同时,已经放到了联邦民用网络之上,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无数电脑之中。

    作为联邦最老牌最权威同时也是受众面最广的新闻频道,令人震惊一改往rì保守甚至近些年显得有些沉闷的作风,以难以想像的勇气胆魄,突然播出这样一段揭露南科州流血事件黑幕的录像,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值得探究的话题。

    然而在这段录像引的激烈反响之中,这个话题早已被人遗忘,无数感到被欺骗被愚弄的民众,愤怒地拨打电话进行控诉,随着时间推移,播出这段录像的深远影响逐渐显现真正的强悍程度,本来一直怀着各式复杂心情旁观沉默行军的各州民众,开始三三两两地走上夻街头,或大或小的shì.ēi集会多了起来,民众愤怒地要求zhèngfǔ解释。

    在录像播出的四天后,议会山经过长达十四个小时的激烈辩论,在凌晨两点半钟通过决议,要求zhèngfǔ对南科州流血事件进行详尽说明,同时成立临时调查委员会,召唤邰之源议员,南科州相关官员前往议会山接受质询。

    新闻记者联合会通过各大媒体出公告,要求zhèngfǔ马上释放都特区rì报总编辑鲍勃以及资深记者伍德,并且就此事郑重道歉,承诺再也不会有类似情况生。

    北半球早已入冬,都特区终于飘下了第一场真正的大雪,在寒冷的大片雪花之中,很多人敏锐地察觉到,穿行于铅云莹花之间的冽风似乎正在渐渐转变着方向。

    就在此时,联邦zhèngfǔ做出了他们的反应,在官邸椭圆办公厅内,帕布尔总统对全联邦表了电视讲话。

    在电视讲话中,帕布尔总统并没有用刻意掩饰黝黑面容间的愤怒,以及眉眼间深沉的疲惫,他用低沉浑厚的嗓声,朴实诚恳地态度,代表联邦zhèngfǔ向全体联邦民众郑重道歉。

    紧接着,他大力赞扬新闻频道勇于揭露黑幕的勇气,并且宣布对南科州流血事件一定会调查到底,严惩不贷,绝不允许这样丑恶的事情,在联邦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再次上演。

    联邦zhèngfǔ的调查非常迅,议会山的临时调查委员会甚至还没有拿出成立章程,邰之源议员还没有登上回到都的飞机,zhèngfǔ内部那个由宪章局,国防部以及联邦调娄局组成的联合调查部门,便带着满身杀气飞抵南科州府,当夜逮捕州警cha总署署长,第二天清晨,南科刚刚长在宣读一份辞职声明后,自尽于豪华的办公室之中。

    ……

    ……

    联邦zhèngfǔ的调查很迅很强硬,并不仅仅局限在南科州流血事件的正面,那些锋利的刀芒早已悄无声息地织成一片网,向着南科州阴暗世界里的那些人们笼了过去。

    就在南科刚刚长自杀的同时,那个权限极高的联合调查部门,直接接管了南科州所有警cha部门和联邦调查局所有外驻密探,以一种风雷之势席卷州内十三个城市里的四十几处街区,沉默冷厉地捣毁了南科州黑shè会所有的堂口。

    这次行动联邦zhèngfǔ一共出动军警密探共计两万余人,当场逮捕四千三百余名黑shè会分子,有七名黑道骨干成员,因为拒捕而被当场击毙,南科州所有看守所和监狱瞬间被那些黑道分子挤满,然而这些黑道分子的脸上,依旧带着漫不在乎的表情。

    联合调查部门直辖的特战部队,则是提前三个小时,借着黎明前的夜sè掩护,突袭南科州黑道总部。这支特战部队端于三年前对许乐的追杀,这些年愈强大,成员全部来自费城修身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战斗力极强,而此次突袭,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张小花。

    然而他们根本没有现张小花的身影。

    一辆由南科州前往都特区运送海鲜的货柜车后厢,满满冻鱼底下,身材魁梧的黑道领戴着氧气面罩,沉默盘膝而坐,他的身上穿着极厚重的衣服,颈后的刺青大花,因为寒冷的缘故显得格外冰冷狰狞。

    在他右手边有一条极大极肥的鱼,鱼腹中藏着一把枪。

    ……

    ……

    “调查必须深入地继续下去,我诚恳地希望议会山能够全方位地对此事进行再次核查,我相信没有任何民众愿意南科州流血事件的真相,随着那个懦夫的自尽而就此湮灭。”

    疲惫但目光依然坚定的帕布尔总统,盯着新闻频道的镜头,对镜头那边的全体联邦民众,对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沉声平静说道:

    “无论选民相信或是不相信,无论这种表态是幼稚还是天真,我都愿意再次以父亲的人格誓。”

    “我以及总统官邸内直属的工作人员,在南科州流血事件生之前,从未听说过相关情况,更与该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你们选出来的联邦总统帕布尔,对你们的承诺。”

    林半山安静看着电视光幕,摇了摇头,对于电视上那位以父亲人格起誓的联邦总统,他已经懒得再作任何负面评价。

    他站起身来,从秘书手中接过风衣披在肩头,沉默向林园外走去,然后在林园门口看到前来逮捕自己的联邦调查局官员。

    一辆冰冷的防暴装甲车和十几名穿着黑sè正装的密探,林半山微微蹙眉,不知道该认为zhèngfǔ很重视自己,还走过于轻视自己的武力。

    “zhèngfǔ雇员是拿工资的,不是军人,所以我建议你们不要玩命。”

    沉默片刻,林半山很罕见地提出自己的建议,仿佛是为他的建议或者说威胁做最权威的注解,林园远处的山林间响起一声袅袅然的枪声。

    枪声很温柔甚至很细腻,然而堵在林园外的那辆防暴车的装甲,就像纸片一样被子弹撕裂掀开,暴起一蓬白烟!

    联邦zhèngfǔ的探员们脸sè苍白,完全无法想像这个画面,虽然林半山十余年前便在联邦闯下不世凶名,依然没有人相信,这个黑道皇帝胆敢和联邦zhèngfǔ开战,而且手中居然有如此恐怖的远程武器。

    蓬的一声,黑sè雨伞撑开,林半山在四十余名持枪保镖的保护下缓步走出林园,看都没有看那些zhèngfǔ官员一眼,上车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不是许乐,我没有什么兴趣和联邦zhèngfǔ开战,但没有任何理由就想请我回局里喝茶,而且还是联邦调查局这种低层次地方,我觉得很受羞辱,如果是你的那个局或许我还有些兴趣。”

    “老崔,我和钟老虎并不熟,所以以后邰之源和李疯子会怎么收拾你我不管,但在我和总统之间,你必须保持中立,接下来我会回乡下呆些天,zhèngfǔ如果要找我,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电话那头的宪章局局长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林半山耐心等他说完后,以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如果你要找我,那我就去宪章局找你。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