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百九十三章 林园的回礼

    枪声响起,然后再无后续,林园大厅中清静依旧,侍者脚步轻灵端着菜盘来回于水廊之间,林半山放下报纸开始沉默吃饭饮酒,直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才拾起洁白的餐巾缓缓擦拭唇角,回头望了过去。

    听到对方说的话后,他忍不住微微皱眉,似乎觉得这件事情对联邦政夻府的威胁还要更大,比在窗上开出一朵玻璃花的子弹更麻烦。

    “少爷闹着要回来,那位女士根本看不住他,刚刚打来电话。”

    脸sè苍白的中年人穿着一身极肃杀的黑衣,做为林半山最亲密的伙伴,他有资格处理百慕大那边所有的通讯要求。

    林半山脸sè有些难看,厌憎说道:“告诉飞绒,如果他再闹,就把他扔进紫星海里喂鲨鱼,就说这句话是我说的。”

    黑衣人点点头便离开了大厅,对于林半山的家事,无论是他还是张小花都没有资格也没有胆量去多嘴,相对而言,还是地下室里那个半昏迷状态中的杀手,令他更有兴趣。

    阴暗的地下室与地面那片清幽贵气的餐园,显得格格不入,黑衣中年苍白的脸颊,在这种光线环境内显得愈阴森,他微笑看着刚被打醒的那名杀手,微笑说道:

    “我叫韩楚,相信你在执行任务之前,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既然你愚蠢或者说狂妄到,在林园周边开枪还不赶紧自杀,那么你最好用最简洁的方法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

    那名杀手唇角一直在流血,应该是有几颗牙齿被生生打落,身上衣衫也在先前的酷刑下变得凌乱血腥,表情却一直显得非常平静沉稳,没有流露出任何畏怯之sè。然而听到韩楚这个名字,他抬头看向对方,看见昏沉光丝中那张苍白的脸,想起资料里那些可怕的记载,眼瞳骤然一缩,第一次感到了后悔。虽然他是受过专业训练,拥有钢铁般坚强神经的精锐,也不想落在这个人的手中,和此人的手段相比,先前所谓的酷刑只是些笑话。

    “我说……”

    听到对方开口,韩楚微微一笑,靠着墙壁放松站立,从衣领里取出一副廉价的木梳,开始用心的梳理已经有星星斑白的头,看似毫不在意,却把这些字眼深深地捕捉进脑海之中,变成资料库里的一部分。

    “二军区难道就真的只会出你们这些蠢货?”

    他摇了摇头,望着地上那人嘲讽:“如果是传说中的小眼睛特战部队,这件事情大概会更有挑战性一些,我说你们能不能专业一点,既然想要杀人,是不是应该提前把资料吃的更透一些?林园的玻璃全部由果壳特制,这个情报难道你们都没有掌握。”

    韩楚将带着些油的木梳仔细塞回口袋里,蹲下身体轻轻拍打对方染着血污的脸,说道:“如果军方全部就是你们这种精锐,那还和帝国怎么打?我们可不是普通的黑社会,我们是最专业的黑社会,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不专业的人,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他身后的下属停止摄像,低声请示道:“韩先生,接下来怎么处理。”

    “虽然前线很需要炮灰,但我想这种素质的军人还是不要去给联邦丢人现眼,浪费也就浪费一点。”

    韩楚站起身来,洁白如女子的双手交叉缓缓抚摩,看着下属将那名军方杀人像死狗般拖走,沉默片刻后,望着一直沉默待命的部属,用细腻的语调说道:

    “老板说过,总统先生既然开始不择手段,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因为在联邦中,肯定没有任何人比我们更擅长这四个字,如今政夻府已经开了第一枪,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还礼了。”

    ……

    ……

    洪有明接任联邦新闻频道主管已近三年时间,在这些岁月中,他谦卑而积极地配合相关部门,借助那些繁杂的新式法案条例,对新闻频道上下各层官员进行审查,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加以清洗压迫。

    随着有莫愁后山背景的职员被迫黯然离开,新闻频道这个联邦最大也是最权威的媒体机构,逐渐脱离了邰家的影响范围,被联邦政夻府绝对控制,逐渐成为总统官邸最忠诚的传话筒。

    年过五旬的他替政夻府立下大功,自然也有大酬,都郊区奢华的别墅,以及远处山林间那片hTd局从来不曾过问的野马驯化场,便是其中几个重要的部分。每每想到那些在溪畔饮水,在草原奔腾,最后却只能成为自己胯下最驯服骑兽的野马,兴奋的情绪便涌上洪有明的心头,让他愈肯定自己在政治上的选择是如此的明智。

    因为南科州集会流血事件,洪有明这些天一直在新闻频道大楼盯着各部门运作,直到最后确认经过新闻频道以及相关媒体的过滤引导,联邦社会把该流血事件的矛头指向了沉默行军组织者,那位年轻的议员,然后他收到了总统官邸办公室布林主任亲切的表扬声,他才真正放下心来,回到郊区别墅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休息之前需要犒劳自己,洪有明先生搂着某位广告商送来的美艳女子颠倒半夜,然后看了两页席勒大师早期的黑道小说,带着明rì和**美人骑野马共驰的幻想沉沉睡去,梦中充满了奇妙的艳红之sè。

    清晨时分,他揉着眼睛醒来,眯着看着落地窗帘处透来的淡漫晨光,觉得人生如此再难有更多的要求。

    揉着稀疏的头微微一笑,他左臂轻轻一接,想把那个柔若无骨的女子搂过来亲热一番,却现手臂上的触觉有些怪异。

    粘粘湿湿,而且有些硬。

    洪有明蹙着眉头掀开丝绸软被,眼瞳骤然急缩,惊恐万分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看着被子里的物事,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床上染着一大片血渍,血渍正中哪里有什么柔若无骨的美女,只有一个乌黑巨大的野马头颅!

    野马头颅孤零零地搁在血泊之中,那具大而美丽的眼眸没有闭上,依偎着软枕,就这样平静地看着他!

    洪有明面sè惨白,愤怒地吼走听到尖叫声前来询问的人,死死地捂住嘴唇,盯着床上那颗巨大的野马头颅,认出这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匹马,然后双腿开始剧烈的颤抖,阴囊下方阵阵抽痛。

    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精神去想原本躺在身边的女人去了哪里,他的心神已经被恐惧全部面摧毁,想起席勒大师早期黑道小说中,那个最著名的桥段,缓缓蹲下身体,然后开始呜呜哭泣。

    宪历七十五年初冬,同一个寒冷rì子里几乎同一时刻,联邦新闻频道从最高层到机房最普通的员工,都经历了他们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经历,高层主管最疼爱的小妻子最绑架,普通员工收到一封夹着子弹的普通信件,因为那个神秘的像乌云一样的势力,表现的过于神出鬼没,而且没有提出任何具体要求,所以没有任何人敢报警。

    温斯基听上去是一个男人的名字,但实际上这个名字代表着联邦非常出名的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在联邦新闻频道担任主播已经有将近十年的时间,她那张端庄雍容美丽的脸颊,每天固定时刻都会出现在所有家庭的电视光幕上,遇着一些大事件生时,更是会毫不讲理地霸占所有时间。

    比如当年的临海州体育馆袭击事件,比如还是议员的帕布尔先生秘密访问青龙山,比如环山四州简水儿演唱会爆炸,比如帕布尔成功当选联邦总统,比如许乐那场从早到晚的复仇,然后是许乐回来了,许乐又叛逃了,如此总总。

    单从知名度上讲,温斯基女士绝对不弱于任何联邦名流,甚至比红透半个宇宙的简水儿也差不到哪里去,她端庄聪慧,思维清晰,虽悲悯却自持,没有任何联邦民众觉得看腻了她,而愿意就这样一直看下去。

    都南一间昏暗的咖啡馆中,韩楚微笑望着桌对面的女主播,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看的无比专注,缓缓解开黑sè正装最上面的两颗钮扣。

    温斯基女主播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如此无礼地直视过,即便是那个男人,而且一看便是长达五六分钟,但她没有动怒,眼帘微垂看着手旁的咖啡杯,尽可能平静说道:“我不清楚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必须提醒你,我的时间很宝贵。”

    韩楚赞叹道:“毕竟是联邦最好的女主播,在这种时刻,您还能把颤音掩饰在平静之下,实在是令人赞叹,不过您需要明白一点,我们的时间都很宝贵,为了引走那几名特勤局的特工,我花了很多力气。”

    温斯基抬起头来蹙眉望着他,秀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紧张,旋即被这个黑衣白面中年男人浑身透着的阴森感,变成某种忌惮,压低声音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但像你们这种大人物应该很清楚,我坐在主播台上看似风光,但对新闻频道没有任何影响力。

    “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还进行这种试探不止是毫无意义,而且很愚蠢,很不专业,很容易引起我的愤怒。”

    韩楚缓缓敛了笑意,冷漠看着女主播的脸,将从衣服里取出的信封轻轻搁在桌上,推到她的面前,继续说道:“既然我们找到了你,自然说明我们很清楚,现在的联邦新闻频道,真正是谁在控制播出内容。”

    温斯基用颤抖的手指拿起信封,取出里面的照片,默默看着照片上那间餐厅的后门,看着抚在自己肩上那只宽厚的手,看着那个宽厚的背影,忍不住以手掩唇,眼眶里出现惊惧所带来的湿意。

    “虽然没有床照,但能够说明情况或者说引起众人猜测的正面照还有很多。”

    韩楚面无表情搅动着咖啡杯里的银勺,低着头说道:“如果官邸收到这些照片,以你的智力水平应该很清楚自己会面临什么。”

    温斯基抬起头来,盯着他悲伤说道:“我不准你诬蔑他,他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

    “他是什么样的人和我无关,你们之间是爱情还是奸情和我也没有关系,不过我可以对你们这种女人的天真表示一下让步。”

    韩楚缓缓抬头冷冷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你不想自己的人生出现太多麻烦,我建议你明天请病假,不要去上班,当然,如果你想远离这些是非,我可以安排你去百慕大。”

    片刻后,他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们的能力,就算是联邦总统,也没有办法在那里伤害你。”

    这位刚刚从都大学传媒系牛业的青年播音员,紧张解释了温斯基女主播因为感冒而不能主持的原因,然后用磕磕绊绊的声音请出嘉宾,继续上周讨论的话题:谁应该为暴力事件负责。

    在某些没有耐性只想看童颜内【熟女】主播的男性观众准备换台的时候,光幕上那位苍老嘉宾还没有来得及讲一句话,xín.én频道直接切入了南科州流血事件现场的画面。

    &nbxíng队伍,对着护栏那边的沉默行军队伍破口大骂,然后像潮水一般涌了过去,用石头和拳头向那些戴sè口罩的人们起凶残的攻击。

    无数公寓中无数房间内,有的观众惊愕地放下了手中的饭碗,有的观众惊愕地张大了嘴巴,有的更是被那些血腥的画面刺激的不敢观看。

    (颈子有点不舒服,今儿写的有些慢,下一章大概在凌晨一点左右。)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