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九十章 联邦的掘墓人(下)

    “宪历六十七年春天,在为麦德林议员颁发星云奖的仪式上,我听到帕布尔总统是这样说的。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人死并不如灯灭,灯有光明,照不见的地方是黑暗,做错了事情就必须付出代价。或许我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但我是一个执著的联邦法律敬奉者。若我死了,你们可以把我的坟墓挖开,看一看里面究竟是什么颜sè,对于某些死了的人,我同样是这种态度。”

    “当时麦德林议员刚刚死于一场暗杀,民众并不知道他会是ri后臭名昭著的帝国种子,当时的帕布尔先生刚刚就任总统,充满了朝气活力与改变这个世界的美好想法,毫不讳言,我当年也是他最忠诚的支持者之一,如同正在阅读这份报纸的你们一样。”

    “然而正如帕布尔先生曾经说过的那样,做错了事情就必须付出代价,身为联邦总统,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要求他站在道德分界线的这一边,更何况他所做的事情早已经超越了道德的界线,我们无意支持任何政治运动,但我们坚持民众应该有权利知道真相。”

    “我们的指控会不会影响到发生在左天星域的战争?我们的要求会不会让前线的战士流更多的鲜血?我不知道确切的答卅案,我只知道这场发生在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战争,如果有某种正义xing可以大声的说出来,那么只能是我们拥有优于他们的制度,生活在这片星域的人们,信奉善良、正义、良知以及法律。”

    “如果前线战士守望的联邦,失去了这些可贵的品质,那么有什么值得他们去流血牺牲?”

    “拜伦副总统死了,莱克上校死了,西门瑾上校死了,议员先生死了,很多人已经死去,没有办法对质,因为即便我们掘开他们的坟墓,所能得到的答卅案也只是沉默。”

    “然而还有更多的人活着,他们没有接受法律或是愤怒的审判,他们冷漠地坐在联邦的最上层,高高在上统治这个世界,改变这个世界。我不知道他们的坟墓掘开后将是怎样的颜sè,但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阻止他们,那么整个联邦将要被埋入冰冷的墓坑之中。”

    “鲍勃、伍德写于宪历七十五年秋。”

    ……

    ……

    首都ri报社早已搬离那条在幻想中充满油墨味道的报社街,如今只是首都西区一幢非常不起眼的普通建筑,但报社门口依然悬挂着那个醒目的蚀月存志,虽然当年被那场烈火烧蚀,却依然存在。

    巨大蚀月标志后的房间里,伍德记者揉着腿,聚精会神第四遍看着自己的报道,那次交通事故之后,腿伤虽然恢复的极好,但每逢像今天这样的阴冷天气,便会酸痛难忍。

    “我还是认为最后那段不该加上去,这场战争的正义xing不容质疑,即便你写的再含糊,也会给对方很好的借口。”

    鲍勃主编坐在办公桌后笑了笑,轻柔擦拭着眼镜,说道:“这极有可能是我们在新闻界最后一篇稿子,总要允许我任xing一回。”

    就在此时,通体黑sè的电话响了起来,伍德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他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平静接起电话,说道:“董事会怎么说?”

    电话那头的董事长咳了两声,和声说道:“利先生和您说话。”

    电话那头出现三林银行总裁利修竹毫不掩饰赞美的声音:“主编先生,您不用担心,我们会保护好你们的安全,特刊将会全面加印。”

    挂断电话后,鲍勃主编摊开双手,望向伍德说道:“金主的金主好像对政卅府也有很大意见。”

    ……

    ……

    关于报社后台老板的老板,那家巨无霸式的三林联合银行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决定选择全方面支持报社向联邦政卅府开战,对于鲍勃和伍德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困难的谜题。

    他们并不希望报社参与到政卅府和七大家的战争之中,事实上在刊登这次震惊联邦的新闻之前,拥有独立编报权的他们,也没有和董事会进行任何联系,所以在稍后紧急召开的议会山听证会上,面对某位议员咄咄逼人的质问,鲍勃主编微微一笑,没有承认任何这方面的指控。

    “依照新闻信息保密法,以及公民**条例,我拒绝向听证会说明证据来源,另外依照宪章条例第四款之二十七小节,新闻报道从来不需要承担举证责任,若被报道当事人认为该报道以虚假事实损害己方相关权益,可以提起诉讼,请注意这是自诉案件。”

    鲍勃主编表情严肃,环视议会山肃穆会场里的政坛大人物们,说道:“如果帕布尔先生指控本报社诬蔑,虽然他是律师出身,我是写网络小说出身,我依然非常欢迎和他打一场官司。”

    一位刚刚当选议员不久的帕布尔派激进分子,愤怒地脱下靴子,用力地拍打着桌面,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对他喊叫道:“依据爱国法案,你必须诚实并且没有限制的回答询问,不然你将受到严厉的指控。”

    “我很想知道你们能指控我什么。”

    鲍勃主编摁住身旁被激怒的伍德肩膀,盯着那位议员先生,语气凛厉问道:“爱国法案?从这条法案在议会山通过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有准备接受,事实上我已经做为一位公民,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我认为该项法案严重违反宪章条例,应该马上撒销。”

    听证会暂时休会,伍德替他端来一杯清水,看着四周窃窃私议的议员们,笑着说道:“邰之源那边也一直在试图替古钟号翻案,向各大报社提供过资料,虽然没有我们的翔实可靠。可是一直没有报社敢登,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怕死,可是说实在的,我也挺怕。

    “当你不怕死的时候,你往往就不会死,因为这时候如果死了,那他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这件事情。”

    鲍勃主编说道:“不过虽然不会死,但我想肯定会被人骂。”

    ……

    ……

    寒冷的深秋飘落的依然是雨而不是雪,落在议会山前那道长长的石阶上,不用多长时间便变成了片片圆冰,让石阶变得湿滑无比。鲍勃主编和伍德撑着雨伞走出议会山,互相搀扶着向石阶下走去,动作显得极为笨拙。

    二人艰难地走到石阶下方,迎接他们的是无数闪光灯话筒,还有激动民众的辱骂声,诸如什么mài国贼,走狗以及狗的排泄物之类的话语。

    “主编先生,听说首都特区ri报董事会,一直在暗中接受三林联合银行的资金支援?那么你们今天这篇报道,和政卅府对于那些大家族的调查有没有关系?”

    毕竟是同行,提问方式显得比较温柔,而外围的群众的反应则是更加激烈,他们把手中的报纸揉作纸团,愤怒地掷了进来,大声呼喊着打死万恶利家的走狗。

    在警卅察的保护下,鲍勃主编和伍德记者承受着比雨点更要密集的纸团袭击,他们把身体缩在伞后,对视一眼后露出苦涩的笑容。

    砰砰打击声中,伍德恼火地咒骂道:“骂吧骂吧,就为了我这条在阴雨天里半残废的腿,我也要把帕布尔搞下台。”

    鲍勃主编松开扶住他肘部的手,一卅手艰难地撑着伞,一卅手伸进风衣里摸索了半天,摸出根粗烟草递了过去,笑着宽慰道:“我想南科州那边的示卅威群众肯定不会骂我们,他们很爱我们。”

    议会山漫长石阶之下,深秋飘着冻雨,落在黑伞之上啪啪作响,愤怒的民众掷着纸团,落在伞上或是身上,啪啪作响,就在这样凄苦不堪的环境中,这两名记者佝偻着身体,极有滋味地开始品尝那哈州空运过来的高级粗烟草,幽蓝sè的烟雾与香气一道渐渐弥漫。

    黑伞忽然被人掀开,被打断兴致的炮勃和伍德,皱眉看着面前几名穿着黑sè工作服的官员,问道:“有什么事吗?”

    “自我介绍一下。”官员当中领头的那位,擦掉额上发丝间的水珠,语速迟缓地说道:“联邦政卅府联合调查部门,陈一江督察,请二位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鲍勃主编看着这个表情木讷的男人,看着他眼镜上面的雨痕,沉默片刻后再道:“理由是什么?”

    陈一江微微一怔,从口袋里取出文件,缓慢念道:“你们的报道替帝国鼓吹,破坏联邦备战,涉嫌叛国。”

    沉默的行军已经持续了近半年时间,反对联邦政卅府,要求帕布尔总统辞职接受调查的示卅威人群,像野草般逐渐在联邦各大区生长。

    因为首都空港军事管制的缘故,来自环山四州的三千名游卅行者,选择了从港都向首都徒步进发,人群沿着那条著名的高铁线,缓xing而沉默的行走,遇着城镇便集会,遇着山野便开音乐会,遇着警卅察便鼓噪,遇着美丽的异xing便吹口哨。

    在路上,便会有迷路的人,这场沉默行军看似荒诞而轻松,实际上组织极为严密,甚至要求参与的民众在自己的身后不要留下一点垃圾。

    盛大的狂欢与严密的政治诉求有些别扭的结合,让很多人选择了离开,然而从港都到首都,沿途之中,又有很多对联邦现状不满,或者纯粹是想替自己人生履历增加一抹荒谬sè彩的青年们填补,人数没有减少,反而像滚雪球一样变得越来越多。

    前天深夜,游卅行队伍进入南科州境内,今天清晨,总人数已经超过两万的浩苏游卅行大军,整齐戴着黑sè的口罩,开始沿着南科州首府的主干道行走间或无声的舞蹈,除了脚步声和节奏声,沉默的令人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