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八十九章 联邦的掘墓人(上)

    宪历七十五年深秋,首都特区寒风渐起,虽然迟迟未能迎来第一场雪,但室外的低温已经开始在建筑玻璃窗面上涂沫霜sè。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极轻微的电流启动声响起,下方的自动加温设备开始运转,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像女子涂着面膜的玻璃窗便变得清晰起来。

    平坦的常青草地和随秋风滚动的枯叶,营造出一种生命坚韧与衰败混合的感觉,透过玻璃上那张黝黑沉稳的脸庞,缓慢渗入官邰之中。

    帕布尔总统沉默看着窗外的风景,忽然开口说道:“游卅行队伍走到哪里了?”

    “刚刚进入南科州境内。”

    总统官邰办公室主任布林先生,看了一眼手中的电子记事本,平静回答道:“派往s2三大产业工会总部的官员,已经展开了近一周的工作,根据他们的判断,有近六成的普通工人依然坚定地支持您,只是三大工会上层的领袖级人物,已经大部分被莫愁后山收买。”

    “这是邰之源议员个人行为,不要和莫愁后山联系起来。”

    帕布尔总统缓缓转身,身体极为放松地倚靠在窗台上,平静说道:“拒绝继承晶矿联合体,自然是联邦历史上一次最大手笔的收买行动,但那位夫人会怎么想?千世邰家的根基,就这样消失不见,就算莫愁后山连任十届总统,只怕也无法挽回损失。”

    布林主任微微一笑,恭谨地站到总统先生的身后,将手中的电子记事本递了过去。

    邰夫人会怎么想?能够有资格在总统官邰概圆办公厅内议事的人们,早在数月之前就通过那个最可靠的渠道,得知那夜夫人暴怒之下zá烂整个厨房的消息,能够让这位惯看江山如画的夫人,变得如此失态,可以想见邰之源的决定,对她造成了怎样的沉重打击。

    “墨花星球海峡伏击战取得了最大限度的胜利,少卿即便不在前线,他给那位公主殿下留的礼物,依然发挥了作用,实在是难得的人才。”

    椭圆办公厅角落里响起平稳的声音,原来李在道将军一直沉默地坐在那片阴影之中,始终没有开口。

    “少卿什么时候能回来?”

    帕布尔总统端起桌面的咖啡,望着自己的老伙伴问道。

    “舰队已经完成空间跳跃,最多还有三周的时间。”李在道回答道。

    帕布尔总统若有所思缓缓啜了一口黑咖啡,浓黑的眉毛微微皱起,然后逐渐放松散开,他并不担心那场名为沉默行军的大游卅行,对于民权运动他有足够丰富的经验和应对措施。

    在两年前那场议会选举中,帕布尔派别的竞选者获得了多个席位,如今各项法案正在按照当年设计逐次通过,而且只要杜少卿挟赫赫军威回到首都星圈,那些法案条例通过的速度会更快一些,更关键的是,能够为他带来更多的荣耀与声望。

    套在七大家脖子上的绞索已经越勒越紧,莫愁后山的一切动静尽在眼帘之间,所有事态尽在掌握之中,帕布尔总统转身望向窗外深秋的肃杀,黝黑的面容上泛起一丝淡然的笑容,知道自己只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通过战时总统连任法案,再做五年总统,那么便一定可以把当年小酒馆里的事业推进到底。

    可是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些阴影无法挥散?帕布尔总统微微皱眉,有些不知滋味地放下咖啡杯,然后听到桌上发出嘀的一声轻响。

    拿起电子记事本,看着上面推出的最新新闻报道,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沉重,黝黑的肤sè渐渐变得沉郁起来,直至最后化为似欲滴水的铅云,让人不敢直视。

    啪的一声,帕布尔重重一拍桌面,盯着布林主任愤怒说道:“今天的首都ri报你看了吗?”

    ……

    ……

    在联邦民众心中拥有极高地位的首都特区ri报,三年前因为一场大火而短暂停刊,复刊后的报纸仿佛失去了当年敏锐的观察力,和新闻从业者最稀缺的客观立场,几乎渐要和那些整天忙着报道前线战事,却对联邦内部事务不愿提及的媒体等同。

    直到宪历七十五年深秋某ri,首都特区ri报用一份特刊,向整个联邦宣告了自己真正的复刊,而已经荣获两次星云奖的鲍勃主编和伍德记者,再一次站在了公众的面前,毫不畏惧地拉开了黑幕的一角。

    这期特刊的标题极为耸动:“联邦的掘墓人”。

    谁是联邦的掘墓人?隐藏在黑暗历史中千万年,如今早已臭名昭著的七大家?加里走廊那边像野兽般凶残,誓死要消灭联邦的帝国人?还是联邦htd局怎样清扫也彻底消灭的带菌老鼠?

    不,首都特区ri报向整个联邦提供的答卅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震动所有人的神经,因为他们认为,联邦的掘墓人正是依然享有极高声望的帕布尔总统,以及他所领导下的联邦政卅府。

    这份特刊用了整整四个版面,帮助联邦民众回需到数年前的那个时空,回想起那场已经渐要被人们遗忘的大爆炸,在爆炸中丧生的西林军区总司令钟瘦虎夫妻,还有数千名联邦官兵。

    作为执笔人的伍德记者此次放弃了他最擅长的犀利狠辣笔风,只是沉稳地用二十三张图片、冷静的仿佛没有任何情绪的笔触、枯燥却令人心惊动魄的事件阐述,还有特刊正面那张大大的关系树图,告诉所有的读者:

    前西林军区莱克上校,向前第二军区铁七师上校军官西门瑾提供了古钟号返航的精确路线图及时间节点,西门瑾上校通过一名叫做何友友的帝国间谍,将此情报提供给正在筹备第一次突袭的帝国幽灵舰队。

    当帝国幽灵舰队强行穿越加里走廊空间通道,进入联邦星域后,穿行四今天文单位,却没有被联邦舰队发现,那是因为他们获得了偏远星域宪章光辉间的夹缝走廊数据,而该数据由宪章局现任局长崔聚冬收集提供,中间人依然是西门瑾上校及那名叫何友友的间谍。

    紧接着,那份清晰的关系树图,把西门瑾,何友友,崔聚冬,这些名字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然后枝丫逐渐展开,出现了两位议员先生的名字,出现了出现了总统官邰办公主室主任布林的名字,出现了前联邦副总统拜伦先生的名字,出现了联邦参谋朕席会议主席兼第一军区司令李在道上将的名字,出现了联邦前敌总司令杜少卿的名字。

    首都特区ri报这份名为:谁是联邦掘墓人的特刊,对上述材料,没有进行任何修饰或者是隐瞒,没有用某官员某军官之类的称谓,没有用什么含混不清的猜测说法,而是直接肯定绝然,**裸地直接点名!

    在那份关系树图的最上方,整个版面最上方,靠着“掘墓人”三个大号锋字的方位,有一张黑框,里面没有照片,也没有名字。

    但看到这份报纸的所有联邦民众,都知道那是谁。

    ……

    ……

    在这份特刊的封底,首都特区ri报鲍勃主编亲笔写道:

    “我相信阅读者这份持刊的你们,从那些图片和证据资料中,可以清楚地读懂我及伍德记者的想法。是的,我们正式指控帕布尔总统及其领导下的政卅府,还有那个据说集结了联邦最多高智商精英的三一协会组织,借帝国人之手,阴谋杀害了联邦最勇敢的将军。”

    “或许没有人相信这份指控,因为在情感受到挫折,信任受到损害的时候,人们往往更愿意相信这种挫折和损害是阴谋,那么我建议你们再次仔细阅读一次我们的调查报道,而不是愤怒地将它撕成碎片。

    “这些证据并非伪造,来源也不可疑,找到证据的那个人已经死亡并且背负着某些极沉重的罪名,但我以及伍德记者相信他,因为当年正是他帮助我们揭穿了麦德林议员的真面目,而且他用死亡证据了这些证据的可靠程度。”

    “转交证据的那个人曾经提醒过我们,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能把这些证据放出来,不然只会消失在民众愤怒的口水和政卅府强有力的压制之中。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吗?不,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联邦和帝国的战争还在持续,整个社会的注意力依然停留在战火连绵的墨花星球上,即便是环山四州三大产业工会的示卅威潜行,仿佛也激不起太多浪花。”

    “但我们已经无法再等待,因为我们眼睁睁看着,政卅府借用打击七大家黑幕的理由,通过各项法案一步步搜取法律未曾赋有的权力,我们眼睁睁看着狂热的帕布尔主义已经蒙蔽了太多人的双眼,像炽热的空气般回荡在首都每幢建筑之中。”

    “政卅府各部门借助万恶的爱国法案,无视法律随意征调资源,逮捕民众。

    更令人感到恐惧的是,这个政卅府已经开始习惯于依靠秘密部门和精神上的恐吓维护自己的合法xing。”

    “我们真的无法再等待,等待的越久,联邦便会变得越来越堕落,帕布尔先生还有两年多的任期,难道还要我们等待两年?他一直试图让议会山通过法案,完成史无前例的第三次任期,那么会有第四次吗?那么我们需要等到永远吗?”

    “所以我们刊登了这份调查报道,不是再为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而是因为现在已经是联邦最后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