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别再玩了好不好?

    在一片漂亮的红树林前,钟烟花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迟疑问道:“可是以前已经有那么多的人因为战争而死去,你却一直躲的远远的,难道你不觉得这样不公平?”

    许乐伸出手揉着她的头发,轻声说道:“任何人都有远近亲疏的考量,我刚才说过寻找理由,理由往往就是说服自己的借口,大妈和保罗对于我来说要更亲近更重要,那么这个借口也就显得更有力量。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钟烟花耸耸肩,继续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比如那颗充满杀戮的星球上,本来就有熊临泉那些你曾格的伙伴,为什么一直不去?

    苏醒过来的晨光,从地际线那头蔓延过来,洒在二人身后的红树林上,宽厚红叶上的露珠像钻石般闪闪发亮,映的四周的红艳景致添了几分魅丽之意,许乐望着树林边缘那艘做好伪装的太空船,忽然表情微凝,沉默片刻后拍着少女肩头说道:“你先上去。”

    钟烟花眉尖橄蹙,下意识里向红树林中看了一眼,大致猜到有怎样的状况,但她无条件的信任许乐,而且永远不会像那些只会尖叫发抖的贵族小姐般成为累赘,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平平常常走了过去。

    看着卸下伪装后的太空船缓缓关闭沉重的舱门,许乐松开紧握扳机的手指,缓慢将手从口袋里拿出,转身平静注视着红树林的深处,那片在丽魅艳景幽暗间的地方。

    离开联邦已近三年,在帝国游历已久,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过,但他知道对方总会出现,总会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段出现,自己杀死了齐大兵,那人在帝国深植的故事前因就此终断,想来总会出面表示一下感慨或者是愤怒。

    因为有这种思想准备,许乐此时的心情很平静,并不紧张,当然保有着必要的警惕,虽说感情不错,但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发什么疯。

    封余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微微一笑,满脸风霜在红叶清光轻抚中显得荼和少许,只有那满口黄黑烂牙,轻佻地自唇间露出,迎着渐趋明亮的晨光,显出丑陋的细节。

    “是不是像你这种冷血动物,真的可以活一千年?”

    许乐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瘪瘪的烟盒,掏出防风打火机点燃,然后把烟和火机扔了过去,此时二人之间还有差不多十来米的距离。

    封金表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白中泛着淡蓝色的烟雾自鼻孔喷出,然后极诡异的在脸上依偎翻腾,迟迟不肯散去,模糊了眉眼。

    封余眉梢微微挑起,望着地际线上升起的红日,说道:“你是我教大的,明明自己是帝国人却总念着联邦的好,看着自己当年的下属出生入死,却躲到几千光年之外,说起冷血这种事情,你早已超过了我,至于虚伪这种事情,你和已经死了的那个老头儿倒有几分相像。”

    许乐知道他说的老头儿是军神李匹夫,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道:“大叔,这几年我看过很多书,即便有的无法理解通透,但我还是按着笨办法背了下来,不过有段话不是最近看的,是以前小时候,你让我去河西州立大学图书馆看书时,我抄在本子上的句子。”

    不等封金发问或是嘲笑,许乐继续说道:“一个社会的落后首先是精英的落后,而精英格落后最显著的标志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虽然扮演成乔治卡林的你没有这样说过,但你一直都是这样做

    的,无论是面对联邦还是帝国。”

    “我记得这是某位著名联邦政论家说过的一句著名正确废话。”封余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好奇为什么我们难得见一次面,现在的你却变成那种乏味的中年男人,习惯性地做这种立场判断?”

    “因为虽然很少见面,但我一直在想如果见到你应该说些什么样的话,或者说我一直在思考,化身万千流浪在宇宙之间的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帝国皇帝有他的目标,虽然那个日标现在已经不存在。大师范有他自己的目标,虽然显得有些文艺有些酸,军神老爷子也有自己的目标,虽然显得过于强硬,就算是在市场里卖童装的大妈都有自己的目标,虽然具体而细微。

    然而你呢?你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许乐沉默片刻,缓缓摊开双手,感受着激凉的晨风,并不掩饰心情中被冷却的那个部分,看着不远处的封佘,感慨说道:“我想来想去,发现你的目标只是在玩,你拥有了对抗宪章的能力,你把自己看成万众之上的神,你只是觉得这些事情有趣罢了。”

    封余唇角微翘,望着他嘲讽说道:“运算不算是心理学中,子弑父情结的具体展现?你对我的失望只是因

    为你需要用某种方式证明,你已经超过了我,你可以轻易打败我,只有这样,你才能完成这个过程。

    “不,我不是想击败你或者说超越你,我不是齐大兵,从来不会信

    奉什么进化论的调调,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许乐看着他平静说道:“唐志中他们想要我去当皇帝,我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和你有关,你想要看看我和齐大兵究竟谁能把你的想法实现,为了知道这一点,你甚至可以冷漠看着我们在房间里厮杀,我不喜欢这样,棒也不要再指望像玩联邦民众,像玩齐大兵那样的玩我。”

    晨光映在封余的脸上,他沉默片刻后微笑说道:“我很清楚他不是你的对手,只不过我这一生就有两个学生,你真的不应该杀他。”

    “我再重复一遍,我只是一个打工的。”

    许乐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挑眉说道:“他想杀我,我凭什么不杀他?我才恨得管那个家伙的存在,对于你来说有什么意义。这些年很多人都告诉过我,宇宙里没有什么道理,那你们这些老家伙把我逼急了,我的拳头就是道理。”

    封余手指徽屈,将烟卷远远弹入红日之中,平静说道:“既然马上就要离别,说重点吧。”

    “以后别来烦我。”许乐说道:“如果你玩腻了,不想再折腾这些事儿了,想回东林疗养中心却找姑娘,我愿意陪你一起去,付嫖!$迳种事情我做的很顺手,但如果你还想玩什么,请原谅我有不做玩具的自觉,到时候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交谈至此时,封余第一次缓缓皱起了双眉,在晨光的映照下,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夹杂着丝丝银色,随着皱眉的动作,看似千年不变的中年容颜也终于多了些苍老的感觉。

    “小家伙,这是你在威胁我?”

    “也许你是为我好,但问题是我自己都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为了我

    好,你很难令人信任,大概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两类人的关系。”

    许乐椅烟头扔到脚下,缓缓碾灭,然后枯起头来,看着封余的眼睛继续说道:“三年前在联邦,你最大的疑问是我怎么和宪章电脑取得的联系,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最大的区别。”

    “我习惯信任人,哪怕曾经受过伤害,这种态度一直没有变过,我

    甚至也能相信黑梦里那片光点,宪章电脑发过来的主动联系信号。”

    “西你不一样,《小>>你习惯猜疑警惕人类,《小>>更何况是你最痛恨警惕的宪章光辉?《小>>虽然当时具体情况有差异,《说>>但本质上就是这个原因,《网>>所以我和宪章电脑建立了主动联系,你却失去了最重要的这个机会。”

    许乐看与若有所思的封余,说道:“现在不行了,联邦宪章局大楼地底那个老东西变得比以前聪明太多,我们再也享受不到这种福利。”

    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这三年我一直在星辰间流浪,想像着你当年曾经度过的岁月,发现我们的区别真的挺大,同样是流浪,但我有伴,有小西瓜陪着我,如果我愿意,我甚至能找四五个女孩儿一起。”

    他澉做一笑,想着还有菲利浦这个家伙。

    封余眉头微蹙,虽然已经是个老男人,但终究是男人,别的方面可以任由许乐大放厥词,这方面却是打死也不肯认输,轻蔑说道:“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找四五千个女人陪着我。”

    “你是不敢,而不是不愿意。”许乐摊开双臂说道:“我不一

    样,我敢,只是不愿意。”

    封余轻轻抚摸满是胡茬儿的脸颊,看了他一眼,说道:“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就先是了,不然快要赶不上去维加斯的班车了。”

    许乐沉默片刻,看着他认真说道:“大叔,虽然你看着依旧年轻潇洒,屁股还是那么翘,但实际上你已经很老了。

    长时间的停顿。“你快要死了,别再玩了好不好?”

    封余微微一怔,微笑说道:“忘了当年在矿坑里我怎么跟你说的?老子当然不会死,老子永远不会死。”

    说完这句话,这对关系奇特的老师与学生,老板与打工仔就此沉默分道而行。许乐站在橄湿的泥地上,看着消失于红树林深处的背影,沉默很长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耳畔传来离别的风铃,他知道那是大叔屁股后面悬着的那串六星刀在有节奏的捶打。

    此一离别,再见不知何年。

    (先去吃饭,第二章争取一点之前搞出来。)

    ~~~~~~~~~~文字首发:3〓z〓中〓文~~~~~~~~~~网~~~~~~~~~~

    ~~~~~~~~~~x~~~~~~~~~~x~~~~~~~~~~x~~~~~~~~~~s~~~~~~~~~~w~~~~~~~~~~~~~~~~n~~~~~~~~~~e~~~~~~~~~~t~~~~~~~~~~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