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八十七章 他们没有去死的理由

    这和血统论无关却又有关,终究只是和人类社会先天不平等有关,许乐想起怀草诗当年说过的话,不由自嘲地笑了起来。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人类厌憎背叛,因为那会带来极端的不安全感,来自背后同伴的冷枪总是最难防御的,所以无论联邦还是帝国,所有的道德规范中,对于叛徒的诛心惩罚总是最重的,比如现在的木恩,却并不包括他自己。

    他身上流着白槿怀氏“高贵”的血液,当他从联邦英雄变成帝国准太子,即便是联邦也有很多人不认为这是一种背叛,只会认为是命运的狗血安排,而在帝国境内,绝对没有任何人敢提起甚至是想起,他曾经在战场上杀过多少帝国青年,甚至暗杀过皇族。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他曾经冷血的背叛过帝国,后来又无耻地背叛了联邦,他早就已经死在无数冷言论言的刀锋之中,想明白这一点,大概便能对木恩的无奈选择多几分理解。

    路边一棵大榕树,二人将要告别时,木恩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前些天我曾经和一个人说过,我现在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希望双方能够休战。这真的很什么道德正义或者说人道没有屁的关系,用一个可能不合适的比喻来说,这场战争对我而言,就像父亲和母亲在家里拿起菜刀互劈,我做儿子的还能怎么办?”

    “这话说的没错,这是天然选择。”

    木恩满怀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略一思忖后,直接说道:“我可能马上就要回组织,到时候可能还要用你的名义。”

    “你要回去?”许乐皱眉问道:“现在包括联邦在内,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叛徒,你还怎么回?”

    “唐志中和齐大兵已死,你应该能猜到,组织内的人会把他们的死归因于你,我回组织的任务,就是拿着情报署提供的证据,向他们揭穿齐大兵的真实面目。”

    “你们提供的证据谁会相信?”

    “证据这种东西,需要相信的时候就可以相信,一个分崩离析,被无数原本支持他的民众痛骂的组织,现在的首要问题是生存下去,只要这些证据能让他们有借口转变,从而生存下去,他们就会相信。”

    “能不能说的清楚一些?”

    “我将在殿下的直接指挥下,领导整个抵抗组织,与皇室进行广泛的合作,建立一个团结战线,抵抗联邦入侵。”

    木恩平静说道:“我相信组织里大部分同志,会同意这种做法。”

    许乐摇头说道:“抵抗组织最痛恨的两个人,一个是死了的卡顿,另一个就是领导情报署的怀草诗,他们不可能同意和她合作。”

    “我说的殿下不是公主殿下。”木恩微笑说道:“而是太子殿下你。”

    ……

    ……

    稳定的手指握着水果刀,紧贴着簿皮切削,能够仅凭肉眼双手修复精密结构的他,对付起苹果来自然简单至极,几乎是瞬息之间,七圈薄皮轻柔剥离,他像举灯笼一样举着白生生的苹果,递到苏珊大妈嘴边。

    苏珊大妈微笑望着他,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吃,神情依旧难掩憔悴,静静看着他问道:“小家伙,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听到这个问题,许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无论是当年在小院逃难还是这次回来,苏珊大妈能查觉到他的难处,极少询问这些事情。其实他本来可以直接说明自己的身份,相信大妈也不会因此而待自己不同,只是想到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想让她受太大刺激。

    想起先前医生的说法,他的心情有些低沉,综合医学检查的结果并不是太好,当年娇滴滴的贵族小姐变成在市场里叉腰骂娘的大婶,戏剧xing的人生背后藏着太多生活的艰辛,尤其是早年的磨难,对苏珊大妈的身体造成了极大损害,现在借着风寒惊恐相加竟是全部暴发了出来,虽然不至于有什么生命危险,但需要长时间的静心疗养。

    “我在情报署工作,嗯,应该算是个不小的官员。”

    许乐微笑回答道:“那些绑架您的歹徒,主要是为了报复我,连累到您真是我的过错。”

    “你已经道了很多次歉了。”苏珊大妈望着他褐sè头发下面的黑sè发根,咳了两声后关心说道:“宫里不再追查你了吗?你这头发要继续染了,不然让人瞧见可不得了。”

    “我不是逃犯怕什么?”许乐揉了揉头发,解释道:“染头发主要是为了方便。”

    苏珊大妈叹息了一声,说道:“小家伙总是在骗人,这里是第二皇家医院,如果你只是个普通官员,我怎么能住这里?”

    “您知道了?”算乐窘迫回答道。

    “不要忘记,我小时候也是贵族家的小姐,虽然没资格在皇家医院看病,但随着父母来探过一位大贵族,就算到了现在,也没忘记后山那片漂亮的梅林。”苏珊大妈望着他笑了笑,胖乎乎的圆脸上闪过少女时代的香甜回忆。

    “我说过我和公主殿下关系不错。”许乐笑着说道。

    苏珊大妈的神情忽然黯淡下来,轻轻抓着他的手说道:“保罗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

    许乐微微一怔,想起那天听到的话,点了点头。

    ……

    ……

    虽然不是所有帝国高层都知道许乐是谁,但以情报署的名义询问,很快便有了接近真相的答圡案,只是那个答圡案并不是好答圡案。

    保罗的津贴之所以迟迟没能转入苏珊大妈的户头,确实是因为没有他的电子签名,而之所以保罗没有签名,不是因为他随着殿下巡查前线无暇顾及此事,而是因为他在前线失踪了。

    许乐皱眉看着军部加紧送来的最新失踪者名单,看着书页下方那个醒目的名字,脑海中浮现出当年小院里那个帝国青年洒满阳光的笑脸。

    他在联邦军方服役多年,很清楚所谓失踪者名单,往往便意味着阵亡名单,只不过因为战士的遗体没有找到,或者是在对方的大火力武器下,直接变成了与山河依偎的碎片。

    为了苏珊大妈的身体考虑,他不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然而大妈在贫民区混杂难艰环境中多年熬出来的察言观sè本领,在此时发挥了作用,她看着许乐眉眼间的那抹忧sè,用了半夜的时间逼问出了真相。

    苏珊大妈少女时遭遇家破人亡的惨剧,稍大一些时兄长加入西林远征军,想要挣军功替家门恢复荣光,却不料兄长就此一去不回,直至数十年后才得到埋骨异乡的噩耗和一本残破的ri记,成婚后本可过平淡的小ri子,疼爱她的丈夫却被病魔夺去。

    她的一生每每在最能看到希望的时候陷入绝望,生活对她是不公平的,然而她是坚强的,她带着年幼的儿子在帝国最破烂的贫民区里倔犟地生存了下来,直到她听到儿子在前线失踪的消息。

    无止境的痛苦与黑暗,瞬间击垮了苏珊大妈的精神,本就极为虚弱的身体急剧消瘦,短短两天时间,便能看到颊畔的深陷,只能无助而悲伤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沁着梅树气息的天空发呆。

    许乐沉默地陪伴着她,眼看着大妈一步步向死亡前进,他轻柔地捧住她的脸,感受着比以前瘦削太多的触觉,笑着说道:“瘦一瘦也好,就算是减肥吧,保罗回来后,看到一个更漂亮的妈妈,一定很高兴。”

    苏珊大妈极艰难地扯动唇角,望着他笑了笑,用沙哑的声音无力说道:“这些天……辛苦你了,你也不……用再……逗我开心。”

    “不是逗您开心。”许乐站在床畔,看着她的脸,平静说道:“您必须活下去,因为我会去前线找他,我向您保证,只要他还活着,无论是被联邦部队俘虏,还是被遗弃在山谷,哪怕是失陷在地狱之中,我也会把他活着带回来,带到您的面前。”

    很平静的话语,却有某种令人不得不相信的坚定意味,就像是一块石头沉默地zá进恼人的湿泥,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声响,却zá出一个难以抹掉的深坑。

    苏珊大妈的眼眸里缓缓出现某种光彩,某种生命的光彩,用颤抖的手轻轻握着许乐的手指,说道:“我答应你,我不会……死,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我会带他回来,您放心。”许乐回答道。

    “不,我要你……答应我,你自己……能有事。”

    ……

    ……

    清晨的清晨,晨光刚刚苏醒的京都郊区,背着行囊的许乐带着从大师范府接出来的钟烟花,沉默地行走在田野之中。

    “哥,我们真的要去墨花星?”

    “嗯。”

    “我记得那天在阿姨坟墓前,你说过在能解决某个问题之前,你不会去那个地方。”

    “是的,我很想念联邦,但我不能回去,甚至不能去看那些联邦的人,因为我始终找不到解决那个问题的办法。”

    “现在找到了?”

    “也许快了。”

    “但依然没有。”

    “是的,但我找到了去墨花星球的理由。

    “什么理由?”

    “我喜欢保罗,他善良开朗,当然也有一肚子不合时宜的热血,是个很不错的帝国青年,就像联邦那些很不错的青年一样。”

    “我喜欢苏珊大妈,大妈是好人,好人应该长命百岁,就像联邦那些心地善良的大妈一样。”

    “这样的人没有理由因为战争去死。”

    (累垮咯,还不能睡,要看球,呃,稍后巴萨如果晋级,明天还是三更……某米兰球迷默默加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