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八十五章 踏梅思变

    许乐拨出军刺,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听到噗哧一声时,眉头微微皱了皱。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齐大兵喉中嗬嗬作响,徒劳地喘息数声,双腿一阵抽圡插,就此死去,血水汩汩从肋下淌出,不多时便因为失去了生命力而停止。

    窗外红ri已斜,许乐站起身来回头望去,只见都城街巷四周,灰白质朴建筑连绵成片,一如往常的单调沉闷,却仿佛有谁正在看着自己。

    然后再次回头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走廊外有齐大兵忠诚的部属,有唐志中老人渐要冰冷的尸体,还有那些在各自房间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抵抗组织成员。

    没有花多长时间思考,他右手攀住小窗边缘,直接跳了下去。

    在空中下坠,淡红的暮sè在身上快速闪掠,许乐默然想到,先前齐大兵要求他跳窗而走,他把他杀了,然后此时却依然要跳窗而走。

    中间的差别大概就在于前者是被逼而走,现在却是自行决定,有没有令人厌憎的阻力或压力,向来是他决定前进方向的重要依据。

    双脚落在地面,发出一声闷响,许乐默不作声地攀墙而过,在拐过那个幽间街角之前,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汽修厂的楼房,隐约看到很多身影在楼宇间惊慌失措的穿行。

    这样悄然一走,事后抵抗组织大概会认为是自己杀死了唐志中和齐大兵,而且这个组织内部肯定会发生非常激烈的权力斗争,然而这终究是他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处理的事情。

    ……

    ……

    帝国第二皇家医院,后山特护病房,乘坐直升机匆匆赶到的许乐,推开蓝sè房门,快步走到床边,伸手握住床上那位妇人悔手,心情才终于算是平静了下来。

    就在他杀死齐大兵前的那瞬间,菲利浦通过对帝国情报署资料库的检索,动用三颗近地军事卫星,对京都周边的可疑地点进行了超密度扫描,终于成功找到了苏珊大妈被囚禁的地方:郊区一处偏僻的牧场。

    许乐让菲利浦通知帝国情报署,情报署的特种行动部队早已待命,现在有了具体地址和敌人的相对布置,如虎狼一般空降牧场,根本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把大妈救了出来,整个行动没有任何人丧命。

    只是苏珊大妈前夜受了风寒,今天又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身体变得非常虚弱,被营救出来后,直接送到了这间设施豪华的皇家医院,医生替她注射了安神药物,这时候处于睡眠状态下的她,正在缓慢接受高能营养液点滴。

    许乐望着大妈潦乱在枕上的花白头发,伸出手指替她轻轻整理了下圡,注意到睡梦中的大妈眉头依然紧蹙,干涸的唇角不时抖动,用某种方言轻微咕哝着含义难明的字眼,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就在此时,病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位穿着黑sè官员制服的中年男人表情冷漠地走了进来,腋下夹着一根华贵的礼杖,身后跟随着六七名神sè凛然的下属,而那些负责病房安全的情报署官员,全部躬着身体让在一旁,根本不敢阻拦。

    看来是位大人物,许乐缓缓站起身,看着越走越近的对方,忽然问道:“我这里有病人,无论你想说什么,出去再说。”

    很明显这位自称晋章郡王的大人物,并没有体恤病人的闲情逸志和时间,换个层面考虑,身为陛下亲点在怀草诗主持前线战事期间,暂领情报署事宜的他,此时已经被那种被忽视的愤怒冲昏了头脑,从而根本没有考虑到,今天为什么会有这场自己毫不知情的突然行动。

    “你在署里什么职务?谁批准的行动?”

    郡王居高临下,并不刻意真的是浑然天成的用百分之一的目光觑着许乐的脸,沉声训斥道:“事后我自然会处罚,但我现在要知道的是,叛乱组织的基地在哪里?为什么你能一个人从那里逃出来?马上把你所知道的情况说出来!”

    许乐皱了皱眉头,静静看着这位帝国皇族,大致猜到情报署里那几位高官,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掩藏住自己身份,意图不外乎是想让这位郡王和自己碰一碰。

    晋章郡王发现他居然敢皱着眉头看自己表示不耐烦,鼻子里嗯了一声,眼睛瞪的极圆,大概下一刻便要杀人。

    许乐没有理他,直接转身向病房外走去,待众人离开病房后,他忽然转身看着这位郡王殿下,说道:“我不想和你罗嗦太多,我只是在办我的事情,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我可以告诉你在我眼里,从来没有什么郡王亲王之类的存在,如果你有我一样的想法,不想惹出太多麻烦,我建议你向身边的人,或者是情报署里的职员询问下具体情况。”

    其实这段话已经足够罗嗦,只不过因为许乐不愿意和帝国官方有太多接触,更不愿意摆出自己的身份,像街头对峙的贵族少爷那般叫嚣着家族的荣光,所以宁肯提醒对方,让对方自己去查。

    自少年时起,他就不怎么爱玩这种拼爹的游戏,当年他是矿工家庭的孤儿,没有资格拼爹,现在有了整个宇宙最有权力的一个爹,他却不怎么想认。

    晋章郡王眼睛微眯,脸上的表情因为此人的平静而变得有些变幻不停,他盯着许乐的脸,忽然从下属手中接过一个电话,问了几句。

    挂断电话,这位郡王殿下再没有先起的骄横,眉眼间满是复杂到了极点的神sè,看着许乐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陛下召你入宫。”

    许乐微微一顿后说道:“现在不行,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去。”

    因为此次事件欠帝国皇室一个人情,所以他此刻的回答已经根可能的温和,然而落在走廊内所有人耳中,依然像天雷一般滚滚而来,伟大皇帝陛下相召,他居然敢直接拒绝,居然敢说有时间再去?

    晋章郡王像怪物一样看着他,本想借机发挥,本想摆出长辈的身份训斥几句,忽然想到此人过往的光辉事迹,想到帝国最劳苦功高的亲王,最血腥好杀的郡王,就是被眼前这个小眼睛男人蛮不讲理的杀死,他顿时放弃了先前的念头。

    ……

    ……

    夜里时,苏珊大妈醒了迂来,许乐守在一旁安慰几句,看着大妈因为憔悴而深陷的眼窝,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轻声劝她继续去睡。

    待大妈放松心神沉沉睡去,许乐走出病房,来到大楼边缘那边青青葱葱的园林之中,抬头看着天上那轮陌生的月亮,点燃一根烟,陷入某种纷杂惘然的情绪之中,沉默良久。

    皇家医院临山畔水,风景极佳,尤其是这片必须有爵位才能入住的后山特护区,浅浅建在山坳之中,透过满山梅树迎着月出ri降,美丽的仿佛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想起白天经历的一切,猜忖着那间汽修厂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想到自己此刻已经远离那处的是非,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救回苏珊大妈,漫步在美丽的梅林中,他觉得这真的很像一场梦。

    唐志中老人的话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荡,回荡的越久,那些情景那些提议便像梦里的诗句般,渐浅渐淡,虽不至于忘记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成为左天星域的君王?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高悬在幽蓝夜空间的那轮明月,承认当时房间里的自己确实有些动心,不然不会沉默久。

    如李匹夫在病榻前说过的那番话,封余当年去东林,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目睹一个社会文明在暮时衰落的悲壮美感,能够目睹历史某种大改变,本就是个体人类难以抗拒的美味诱惑。

    谁不想回到时光的那头,看着席勒写出一部部精彩的著作,谁不想回到历史的从前,看着邰氏皇朝和平让权,共和之初万民狂欢的景象?

    成为帝国皇帝,亲眼目睹左天星域无数万年未有之大变局,甚至亲身参与其中,这种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连他这块东林石头都有些难以压抑那种渴望。

    只是后来陡变的事态,因齐大兵而发生的冷酷现状,让他迅速地清醒过来,如抵抗组织上层的那种设计,并不能改变左天星域的世界。这种自上而下的改革道路,最终依然要进入战争杀戮的旧路,没有任何人会愿意放弃已然拥有的权益,更何况皇族是整整一个阶层。

    先前看到的那位晋章郡王,现在或许因为他的血统而畏惧自己,甚至没有勇气反对自己继承帝国皇位,可如果他履行与唐志中达成的协议,这位郡王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反抗。

    许乐甚至无法想像到时候怀草诗会持怎样的态度,相较之下,如今帝国皇族试图从教育着手,抹平阶级之间宏沟的道路反而要显得温和可行些,只是这种隔着鞋挠痒的方式,又怎能止住亿万年的惨痛?

    明月当空,梅树无花而香,他在医院后山缓步行走,指间夹着的烟逐渐燃尽,想了很久依然想不出所以然,不由自嘲一笑,再次承认自己在这些方面确实有些愚笨。

    (今儿有些艰难,慢慢努力整,下一章争取两点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