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八十四章 同你妈的门

    许乐站了起来,不停用刻意保持的冷漠表情和癫狂语句刺激着桌对面的齐大兵,平静的目光像是没有风拂过的湖面,但又随时保持着可能踊动翻滚的征兆,落在对方的外衣上,仿佛直刺入内看到了那把枪。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桌对面的那个男人很强,当年在地下水道和汽修厂的两次交手,虽然都以许乐最终获胜而告终,但他绝对不会轻视此人。

    齐大兵身上的皇族血脉有些淡薄,但依然足以支撑他修行八稻真气,更令许乐警惕的是,他是封余另一个学生,如果以数据衡量的话,此人应该是年轻一代中那三人之后最强的男人。

    怎样才能击倒对方还不惊动对方在房间外的那些下属?许乐用冷漠的语调复述着疯狗的宣言,脑海中则是在进行快速的计算,他明白自己需要快,镇定住对方的心神后一击成功,就像一条在矿坑边流浪的野狗,看到食物后以狰狞的决心冲上去狠狠咬住再不松口。

    当他薄唇间刚刚吐出腐烂这两个字,双手平静地按在桌面上,肩头微沉身体放松,看不出有任何动手征兆的时候,他动了手,右手五根手指猛地张开,像被撕碎的扇页,哗地一声向面前的茶杯抓去!

    齐大兵看似被他发狠的言语震的发有些发呆,实际上一直冷静地注视着他身体所有细微的动作,尤其是他面前那个茶杯。

    所以在许乐动手的第一时间,他就做出了最迅速的反应,没有徒劳地呼喊室外的下属,而是用右手快若闪电掏出手枪,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许乐的眉心,食指按住扳机,毫不犹豫地狠狠摁了下去!

    他非常清楚许乐的能力,知道一旦动手必然是生死立见的结果,所以动作非常干脆,毫不拖泥带水,根本不顾忌任何后果,只要他死!

    当冰冷枪管瞄准许乐眉心,将要喷发出乎弹的那瞬间,许乐的五根手指才刚刚触到茶杯的边缘,指腹只能感受到残茶透壁而出的冰冷,看上去马上将要迎来死亡。

    然而许乐从来没有想过用自己面前的茶杯争取时间,他的目标是桌对面的那个茶杯,那个同样盛着冰冷残茶,属于已死唐志中老人的茶杯。

    某种无形的力量从他的指尖呼啸而出,瞬间突破桌面的距离,准确地击中那方小巧的瓷杯,伴着一声脆响,茶杯仿佛受到某种惊吓,恐惧地跳了起来,嗤嗤锋利破空,狠狠地zá在黑洇洞的枪口上。

    啪!枯燥单调的击发声,子弹强劲射出,却远远地偏离了目标,房角间落里的管荫青树盆骤然破碎。

    齐大兵眼瞳剧缩,看着疯虎一般横掠桌面,呼啸zá向自己的身影,脑海里闪电般做出计算,知道如果自己试图再次瞄准对方击发,那记仿佛承戴着无数吨重量的肘击,绝对会提前把自己的脑袋zá成烂西瓜。

    他松开紧握着手枪的右手,将全部的精神力量放在身体左侧,于瞬息之间屈起左臂,用臂身护住自己的脸颊,肘尖狠狠迎了上去!

    两个人的手肘毫无花俏地碰撞在一起,蕴藏在骨与肉之间的强大力量,借势迸发,震的空气震荡不安,然而许乐借势猛扑而来,狠厉之中带着七分霸道,竟是生生把齐大兵zá的向墙壁退了两步!

    没有任何停顿,许乐左脚跟在地上重重一顿,身体极具侵略xing地向前一倾,左臂蛮不讲理地横打对方最脆弱的颈部。

    两个动作简洁至极,连贯之间竟找不到明显的分野,自幼开始学习的那十个姿式,早已融化在他的血液和神经之中,当今世界之上,根本没有几个人是他近身战的对手,即便是强如李疯子,当年在林园之中,也在技法上吃过他的闷志。

    如果让他那根铁棍似的手臂砍中,齐大兵的颈骨绝对会应声而裂,然而出乎许乐预料,齐大兵虽然被震退的极为狼狈,但右臂却不知何时横了起来,于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直接挡住他无比霸道的一劈!

    强悍力量的对冲再次震动空间,那盆正在崩裂状态下的管荫青树,在骤然而起的无声裂风中,叶片开始脱离枝末。

    许乐眼瞳微缩,对方似乎提前就猜到他下一个动作是什么,不,应该说是齐大兵的身体本能里察觉到他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

    霎时间,他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心情骤然变得有些寒冷,对方是封余的学生,想必对这些犀利恐怖的近身战技十分熟悉,甚至可能练的时间比自己还长!

    因为心情寒冷而战意更增,许乐面无表情地一错腿,欺身直入齐大兵近身,三根手指紧并成刺,极怪异地一扭,向对方的咽喉戮去。

    近在咫尺的齐大兵眼瞳剧缩,右膝一掩护住小腹,左掌一翻变作一道铁门,拦在了自己的喉骨之间。

    仿佛钝刀戮进犀牛的老皮,仿佛隔着厚厚的字典zá人,许乐的手指狠狠地戮在齐大兵的掌心,发出噗的一声闷响,紫sè的血丝从掌心渗而,而他的指节也变得有些苍白,再难寸进。

    战斗继续,肘翻对肘翻,膝跳对膝跳,在临窗墙壁极狭小的空间里,二人在最小的范围里做着最犀利狠辣的近身战,空气被撕裂被卷动然后再次被撕裂,他们的身体每个部分都变成恐怖的武器,无论是肘尖膝头弹指还是一低头的绝然,都如钢似铁,像针一样刺着彼此。

    他们都有帝国皇族的血脉,或浓或淡,他们都有相同的老师,或亲或疏,他们都承袭了费城李家的近身战技,或猛或狠,这样的战斗绝对说不上生猛好看,却绝对是最凶险的肉搏!

    这样的战斗开始的突然,往往结束的也无比迅速,甚至是超乎当事者想像的迅速。

    手枪脱离齐大兵的手掌,这时候终于落到了地面,发出喀嗒一声脆响。

    几乎一模一样地颤抖错步,许乐和齐大兵的身体以一种奇怪的姿式互相靠近,彼此的右腿像钢铁般深深地锲进对方的重心位置,然后二人几乎同时扭膝,双脚依然没有离地,膝盖却是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沉闷的碰撞声骤然响起,二人膝上的裤子同时碎裂,这已经不知道是电光火石间两个铁膝盖的第几次撞击,齐大兵脸sè苍白,感受着那处传来的剧痛,知道膝盖软骨已经破裂!

    他的身体无力地向前倾去,然而这看似失去平衡只能承认失败的偶然变化,却让他找到了一个扭转战局的机会,右臂猛然屈起,借着高度差避开许乐左臂的拦截,于空中画了道最笔直的线条,用肘尖狠狠地zá在许乐的肩上!

    许乐左肩仿佛多了一座山,他仿佛听到了自己肩肿骨表面产生裂纹的声音,他的腰腹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他的左腿骤然一软下蹲,然而他的眼睛却依然是那般的明亮,死死地盯着身前。

    嗖!借着被zá蹲的姿式,许乐闪电般抽出藏在靴里的军刺,狠狠向眼前那片开阔的不设防的胸部处扎了下去!

    噗哧一声,秀气而锋利的军刺,穿透齐大兵依凭战斗本能前来拦截的掌心,捅进了他的腰部,直接横切断那处的肌肉纤维群,甚至刺穿了腰后的椎骨,直接破了他的神经束!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没有任何犹豫,许乐用最快的速度拨出军刺,再次斜斜向上扎进齐大兵的身体,军刺精确地穿过肋骨间隙,捅穿柔软的肺叶,锋利的尖端抵达了心脏的边缘!

    直至此时,神经束传来的剧烈痛楚,才传到齐大兵的大脑里,他的面容极度扭曲,本能里要发出的惨呼,却被一只厚实而有力的手掌堵了回去!

    “不要叫。”

    许乐半蹲在地面,看着靠着墙壁缓缓下滑的齐大兵,左手用力地捂在他的嘴上,青筋毕露。

    ……

    ……

    噗的一声,他吐出胸口间憋着的那口鲜血,沉重地快速呼吸数下,苍白的脸sè稍有好转,他右手握着的锋利军刺,依然深深地插在齐大兵的身体里,画面看上去有些血腥和诡异。

    齐大兵面sè死灰地靠墙而坐,用余光无力地看着肋下的那把军刺,想像着锋利尖端随时可能戮破自己心脏的画面,惊恐地咳嗽起来,血沫从肺叶到气管喷出双唇,仿佛礼花。

    他用力地咽下一口甜腻的唾沫,看着蹲在面前的许乐,颤声说道:“你不能杀我,谁都不知道她在哪里,如果你杀了我,你会后悔一辈子。”

    “告诉我她在哪里。”

    许乐握着军刺的手非常稳定,哪怕齐大兵剧烈咳嗽,也没有让刺尖捅破他的心脏,说道:“如果你不说,我就杀了你。”

    “我说了你也会杀死我。”齐大兵惨然笑道。

    “同样的道理,就算我答应了你的条件,你还是会杀死大妈。”

    许乐说道:“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先杀了你替,然后再去找她。”

    齐大兵陷入了极大的惊恐,他从来没有想像过,世界上会有像许乐这样不受威胁的人,明明他是那么在乎那个胖女人,为什么他敢这样?

    许乐忽然神情一凛,用左手捂住耳朵,说道:“找到了?通知那边。”

    然后他望着齐大兵,说了一个地址。

    听到这个地址,《小】齐大兵身体僵硬,《小】知道自己无法再用苏珊威胁这个小眼睛男人,《小】绝望地转动着眼珠,《说】忽然歇欺底里说道:“《网】老师不会看着你杀死我的,你不要忘记我也是老师的学生,我们可是同门啊!”

    许乐沉默片刻后,面无表情说道:“你才是他的学生,我只是个打工的,至于同门……同你妈妈的门。”

    说完这句话,他右手一推,锋利的军刺直接贯穿了此人的心脏。

    ……

    ……

    (习惯xing又改章节名了,还是喜欢现在用的这个,舒服,今天三章完毕,明天也是三章,最后,月票推荐票,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