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八十章 请君入宫(上)

    眯着眼睛看着满是油漆涂鸦的铁门,许乐抬起左手摸了摸耳朵,这个小动作并没有什么心理学所津津乐道的象征意义,只是被耳朵里的声音震的有些发痒。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嘈杂喧嚣的街头,相对安静幽深的汽修厂,耳孔里那块超薄金属片不停传来菲利浦平静的叙述声,三翼舰远在数万公里之外,声音却足够清晰。

    在获得帝国情报署数据库资料之后,飞船中的菲利浦开始搜索地下抵抗组织的可能据点,从监控视频中寻找绑架苏珊大妈那些人的后续行踪,只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具体的发现。

    许乐只有赴约而来,菲利浦则是启用另一部分计算核心,通过刚刚获得的权限,直接远程控制了天京星大气层外数颗高敏度军事卫星,盯住这片街区。

    离开联邦之后,许乐取下颈后芯片便再也没有安植上去,与菲利蒲的交流改为通过语音直接进行,虽然左眼瞳里没有了精确的数据网络,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并且不想改变。

    菲利浦监控到汽修厂里大概有三十几名武装战士,除了大量的半自动步亇枪外,楼顶露台的雨布下应该还藏着几箱大火力武器。

    许乐缓缓抬头,眯眼看着三层楼上破旧的檐角,心里猜忖对方究竟会用什么方式来对付自己。

    “需要把这个据点的情报通知帝国情报署吗?”

    菲利浦问道或者说是给出自己的建议,在他看来,有自己的数据支持,帝国情报署可以很轻松摧毁这间汽修厂。

    许乐摇了摇头,在菲利浦找到苏珊大妈之前,任何行动都应该谨慎一些,而且基于当年的某些经历和恩情,此时的他虽然愤怒,却很难下决心,直接帮助帝国官方对付那些反抗分子。

    先前只开了一道缝的铁门缓缓打开,淡淡的机油味道随着一个浑身油泥的修理工,出现在许乐的面前。

    今天的齐大兵穿着灰s的汽修工人制服,却依然像当年穿着帝**装那般冷漠骄傲,居高临下般俯视弄他,寒声说道:“你终于出现了。”

    许乐微微蹙眉回看着他,这个家伙根本没有从事地下工作的自觉,霸气外露纯粹找死,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曾经在地下水道里和自己生死相拼,又在大师范府外为自己留下一台机甲的强者,在几年这后要显得成熟稳重了些,虽然目光依旧锋利,但多多少少有了一些领导者的味道。

    “为什么?”他没有什么废话,直接问道。

    “不用这种方式,你会出现吗?你到天京星早已经过了一周时间,你根本没有想过主动联系我们。”

    齐大兵神情冷淡,带着一丝根本不屑掩饰的嘲讽说道:“你是一个懦夫,永远只知道逃避,你的所谓勇敢正义去了什么地方?你还记不记得几年前,在那间汽修厂里,面对着那位轮椅上的老人,你答应过我们什么?你欠我们什么?”

    许乐沉默想起当年坐在轮椅上的沃斯领袖,想起那番还算愉快的谈话,想起逃离天京星时死在自己身旁的那些抵抗组织战士,强行压抑住心头的郁沉,低声问道:“说出你们的要求,怎样才肯放人。”

    齐大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目光微垂盯着他的双手手腕,忽然皱起眉头问道:“那块手表呢?”

    “扔了。”许乐回答道。

    “扔了?”齐大兵眉头缓缓皱起,带着股压迫气息质问道:“那是老师留给我唯一的纪念物,被你无耻抢走,你居然就这么扔了?”

    许乐伸出一根食指,看着他回答道:“你要搞清楚一点,那是我的表,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齐大兵沉默片刻,没有再说什么,举起右臂示意请他进去,冷漠说道:“你要问的问题,稍后有人会给你解释。”

    许乐看到了他眼眸里那抹凛厉杀意,他自然毫不畏惧,只是有些寒冷于对方竟然没有做丝毫掩饰,就像先前的轻蔑嘲讽那般。

    “我本以为你早已是组织的首领,看起来这几年你混的不怎么样。”

    既然对方没有掩饰敌意甚至是杀意,许乐自然不介意重拾少年时期的刻薄,用言语让对方不痛快。

    ……

    ……

    从汽修厂走入楼房,许乐一路上看到很多或年青或苍老的修理工人,浑身油污的工作服下不知道有没有防弹衣,他们手上的老茧也不知道是修理汽车还是抠动扳机留下。

    这些抵抗组织的战士依旧保留着以前的特殊s彩,无论年龄,体魄看上去都极为强健,线条生硬的脸庞和沉着冷静的眼眸里流露着不一样的情绪,他们看着许乐在身前走过,有的面露警惕,有的用吐口水表示不屑,还有些人脸上露出微笑,甚系向他挥手打招呼。

    虽然心里充满着对苏珊大妈的担忧和某种快要喷出火山口的愤怒,但看着那些笑着向自己打招呼的抵抗组织战士,许乐的心情渐渐平亇和了些,点头向这些曾经和自己在雨中并肩作战的故人们致意。

    “欢迎您的到来。”

    二楼最深处的房间里,坐着五个人。齐大兵带着许乐走进门后,在一位老人的带领下,众人同时站起表示欢迎,而那位老人的态度显得犹其温和热情,他张开双臂,似乎想和许乐来个同志式的拥抱。

    许乐站在原地没有上前与老人拥抱,微微低头表示尊敬后,直接说道:“我不认为这是很好的欢迎方法,而且我无法相信沃斯领柚之后的抵抗组织,竟然会无耻到绑架一位无辜的底层妇女。”

    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用极为诚恳的语气致歉道:“请允许我代表组织向您致以歉意,事实上这种行为并没有得到委员会大部分成员的同意,只是既然已经成了既定事实,我们必须一起来承受这种不道德行为的后果,事实上我们很了解您现在的为难处境~],],,想到您应该很难下决心和我们接触,所以被迫采用了这种方式,还希望您听到解释后,能够谅解。”

    齐大兵听到这句话眉梢微微一挑,旋即回复冷漠,在老人下首坐下。

    许乐大致确认了某些事情,沉默思考片刻后,在老人的热情邀请下入座,手掌没有去捧面前那杯热茶,而是微微悬在身畔,保持着随时出击的状态,说道:“什么时候放人?”

    “马上就放。”老人微笑看着他说道:“请您放心,那位苏珊女士现在很安全,健康绝对有保障。”

    许乐抬起头,盯着老人的眼睛说道:“一个在市场mài盗版播放器的普通妇人,在生病的时候,被势力强大的地下抵抗组织绑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她会害怕恐惧,难道你认为这就是所谓安全?还是说有碗饭吃,不受折磨就是健康?”

    房间里的几个人表情都有些难堪,只有齐大兵依旧冷漠沉稳,仿佛没有感受到许乐像钉子般锲在自己脸上的锋利目光。

    “在谈话之前,我想先向你介绍一下组织的现况,沃斯领袖去世,各地区的反抗运动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现在暂时由七人委员会负责整个组织的工作安排。

    老人带着一丝痛苦神情说道:“但正如您所看到的,现在的房间里只有六个人,因为木恩在三年前就叛变了。”

    许乐微微皱眉,地下抵抗组织的最高七人委员会?如此说来,齐大兵果然没有成为第二个沃斯领袖,只是为什么这些抵抗组织的大人物会冒着极大危险齐聚一地,而且不惜采用这种方式逼自己见面,更诡异的是,为什么这位老人要把抵抗组织的上层情况通报给自己?

    如同这些年来的大多数时间一样,他没有时间没有精神也没有兴趣去猜测对方的想法,直接问道:“究竟为什么要见我?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想和你继续当年达成的那项协议。”老人看着他平静说道。

    许乐浓眉微皱,想起当年和轮椅上的沃斯领袖达成的协议,微涩一笑回答道:“你们应该很清楚,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联邦英雄,更不是军神李匹夫的接班人,你们和联邦之间的合作,我不想插手,也没有办法插手。”

    “我们当然很清楚这一点,我们甚至知道你是皇帝陛下在这个宇宙里唯一的骨血,但……我们依然坚持当年达成的协议。”

    老人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我们都相信沃斯领袖的目光,他不会看错你。”

    “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成为左天星域的君王,但根据我们的情报,你已经拒绝了那位陛下邀请你进宫的提议,把这个事实与我们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印证,只能说这是命运的安排。”

    许乐拥有封余无比赞叹的像野兽一样的识人能力,这些年来唯一就在帕布尔身上走过一次眼,他眯眼看着这位老人,能够看出对方的真诚和无恶意,却依然有些想不明白。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们想请你领导整个地下抵抗组织。”

    老人神情凝重看着他,诚恳说道:“我们想请您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