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情报署

    正午的太阳正是炽烈时,许乐此时的心情,就像街上明晃晃的阳光,面上看着清亮如昨,实际上内里却是温度极高,烫的灼人,胸窝间那把火随时可能焚烧掉身周的一切。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钟烟花没有看到那张纸条,但能感受到身旁男子情绪的变化,尤其是那种危险的味道,所以她没有发问,极为乖巧地跟着他的脚步,快步在贫民区的街道里走着。

    来到大师范府,许乐带她进去,把她亲手交给大师范,没有解释这么,只是低声对她交待了两句,没做任何停留便转身离开,他相信就算先前有人在跟踪自己,想来对方也没有能力敢冲进那座白s院落闹事。

    接下来就是摆脱,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必须摆脱那些可能藏在提树阴影里的跟踪者,那些伪装成摊难乞丐或者本来就是摊难乞丐的跟踪者。

    虽然他不是曹秋道也不是施清海,但要摆脱跟踪并不困难,因为他的经验实在是太丰富,过往学习的对象太生猛,当年无论是在帝国还是在联邦,无论是帝国情报署还是那个叫小眼睛的秘密部门,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变成黑夜里的幽灵莫名消失,更何况是这些家伙。

    休闲装的帽子遮住大半张脸,在贫民区最热闹的街区来回穿行三道,槐树柳树下绕了一圈,许乐确定再也没有人能跟住自己,沉默离开臭气熏天的街区,顺着一条斜道插进远方的湖畔公园,沿柳堤走向气势逼人的帝国皇宫。

    靠近黑青s的高高宫墙,他没有走进皇宫,而是顺着宫墙绕向西方,通过那片空旷的广勹场,双脚站上了自动路面,缓慢沉入地下通道。

    广勹场附近的建筑都透着股森严冷漠的味道,因为这些建筑分别隶属于帝**报,特别行动署,财政部等各重要部门,大概是因为空气中无处不在的压迫感,广勹场和地下通道里的行人特别少,哪怕是贵族都没有几个,大部分都是穿着深s帝**装的军人,面s严峻而行。

    穿着民众普通服装,以帽遮脸的许乐,在这些军人之中自然显得格外醒目,数十道警惕猜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然而微垂着头的他似乎一无所觉,沉默看着脚下不停移动的路面,思考着他所认为重要的事。

    他不确认是哪些傻勹逼,但确认是傻勹逼的某些人,试图用绑架苏珊大妈的方式来威胁自己,想要根自己这里获得某种利益。

    问题在于,那些人究竟想获得什么东西?菲利浦的秘密还是星图的秘密?如果是自己怀疑的那些人,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获知这些情报,那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好吧,这个问题不用再考虑了,许乐对自己说道,然后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地下通道对面那幢充满肃杀感觉的帝**部大楼,默默想着,你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怎样把那些傻勹逼干掉,把大妈带回小院。

    庄严肃穆的帝**部大楼侧后方,几排阴森古树遮掩中,有一幢看上去极不起眼,灰朴朴的建筑物,这幢建筑物形状方正,从外面看上去竟找不到一个稍微带些弧形的线条,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在沙漠里埋了几百年的铁盒子,虽然斑驳却格外生硬。

    这里就是帝国最阴森的机构情报署,也是许乐的目的地。

    在情报署大楼门口,他毫不意外地被拦了下来。

    一位穿着黑s的作服,看上去像是雨夜杀人恶魔般的某位的作人员,用泛着死白气息的眼眸,死死地盯着这个看上去像游客的家伙,阴沉问道:“你想做什么?”

    许乐没有时间解释这么,取出怀草诗离阪星上交给自己的那写身份芯片递了过去,的作人员皱着眉头拿起扫描棒扫了一下,随意看了一眼光屏上的显示结果,脸s顿时剧变,因为瞳孔急剧缩小的缘故,死白的颜s迅速占据了眼球更大一部分面积。

    “大大……大……大……大人。”

    这位的作人员颤着声音躬身行礼,猜测着许乐的身份,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跪下来表示尊敬。

    许乐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享受这种快感,面无表情向阴森大楼内部走去。

    的作人员赶紧拨通了上级的电话,然后碎步跑到他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声音依然颤抖:“大……大人,下属代表情报署全体职员,热那个烈欢迎您的视察,思科主任正在赶下来,只是非常抱歉,三位副署长今天都不在署里,比姆副署长在墨花星上协助殿下作战,肯派德副署长在l9处理军需供应,亚基副署长奉陛下的命令前往大教区调查某宗谋杀案。”

    确认了对方的恐怖权限,猜测对方是来暗中察访署里工作,这位情报署工作人员倒是知无不言,短短十几米的距离,他便把署里现在的人事情况说了个清清楚楚。

    走到楼梯口时,情报署综合处主任思科上校满头大汗冲了下来,他的身后还有两位主任,三位主任先生看到许乐后,目光下意识在他的头发和眼瞳上掠过,稍微露出些许犹豫之s,马上敛去,异常尊敬严肃地立正敬礼,恭敬说道:“非常荣幸您能来视察的作。”

    做为帝国情报署的最高级官员,他们有资格接触一些秘密档案,可以直接接受殿下的通知,所以他们隐约猜到这个面容普通的青年的身份,但毕竟涉及到皇室秘辛,没有一个人敢提,只是尽可能地站的笔直一些,手掌和大腿贴的更紧一些,态度更严肃一些。

    “对我的到来保密。”许乐看着这些情报署主官说道:“给我一个房间,要有很好的工作台。”

    “这边请。”

    走进房间,许乐伸出手指,调整了一下耳孔里的金属薄片,略一停顿后马上说道:“把所有抵抗组织的资料调出来。”

    工作台发出嘀的一声轻响,薄薄光幕上开始流淌悦目的数据流,许乐安静看了几秒钟,确认运算核心速度不错,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场的情报署官员没有任何人敢忽视他的要求,思科主任快步冲出门}},外,正准备喊下属准备相关资料时,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回头望向许乐,一面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面颤声说道:“大人,帝国十年间一共出现过3412个叛乱组织,资料索引虽然齐备,但数据库实在太庞大,您想先看哪个星域的数据?”

    许乐愣了愣,虽然在帝国星域内流浪了两年多时间,见过很多惨烈的斗争场面,可是他依然没有想到,帝国的阶层矛盾居然已经激化到这种程度,十年间便出现了如此多的叛乱组织。

    “最大的那个。”

    他给出一个相当清晰的指引,略一停顿后,眯着眼睛说道。

    “齐大兵的那个。”

    帝国境内的地下抵抗组织,即是官方所判定的叛乱组织,数不胜数,而且有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名称,比如离阪青年军,比如木犀地清洁工运动,比如苍松救国团,这几十年间,只有一个组织就叫地下抵抗组织,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组织是什么。

    之所以不需要前缀,是因为这个地下抵抗组织最大,最有实力,和帝国皇室之间的斗争最激烈,在沃斯老人的领导和那个家伙的隐藏影响下,该组织潜伏在帝国底层逐渐成长,率领着成千上万的帝国底层贫民及奴隶,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暴乱。

    前些年,在遭到屠夫卡顿郡王血勹腥镇勹压后,又被帝**方残忍的收割一番,地下抵抗组织的实力遭受到极大的损失,随着联邦部队入侵,该组织和联邦方面在暗中达成了某种协议,却又被帝国宣传机构拿出来大肆宣扬,被迫变得有些沉默。

    情报署用最快的速度,把关于抵抗组织的海量资料输入到许乐面前的工作台中,许乐紧接着提出第二个要求,要求情报署全面开放该的作台数据库权限,并且使用大功和循波信号,对天京星大气层外某空间进行不间断传输。

    “空间座标就是这个。”

    思科主任继续擦着额上没有停止过的汗水,极为痛苦回答道:“大人,虽然您拥有极高权限,但是情报署的数据库不能就这样开放,尤其是定点循波数据传输太不安全,很有可能发生信号发泄的危险状况。”

    “我现在很需要这些数据去找一个人。”许乐看着他说道:“我知道情报署一直有人盯着那间小院,结果这件事情还是发生了,所以我不信任你们的能力,我只能自己找。”

    大人的不信任是下属最大的耻辱,尤其是身为最专业的情报署官员,听到许乐的话,三位主任开始同时擦汗,却依然没有人敢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开放情报署数据库权限,实在是太过危险。

    许乐沉默片刻后说道:“请示皇宫,就说……就说我欠他一次。”

    二十分钟后,许乐悄无声息地离开情报署那幢灰朴建筑,已经做好所有准备的他,来到那张纸上约定好的地点,眯眼看着充满机油味道的破烂修车大院,仿佛回到当年那个汽修厂,只是这里已经没有木恩,病重的沃斯领袖也早已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