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七十七章 结束的方法

    该讲的故事,该理清的脉络,通过三个人闲聊般的叙述,清晰地摆在了深sè的原木地板上,房间里回复安静,盘膝坐在地上的三个人,不像身前的红泥茶杯般张着嘴,却像茶杯一样沉默。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很久之后,大师范再次将轻柔的白袍向下拉拢,遮住先前因激动而袒露的修长双腿,看着许乐和钟烟花,带着一种莫名情绪问道:“我说,像这么大一件事儿,这么生猛一事儿,我们三人就像吃完饭没事儿干的闲人,坐在沙发上唠明星绯闻就唠完了,会不会显得对历史有些不够尊重,对前人有些失敬?”

    “那不然怎办?”许乐低着头闷声回答道:“难道我们要搞一个宇宙双方联合新闻发布会,请怀夫差和帕布尔携手出席?”

    钟烟花看着大师范的脸,刻薄加了一句:“是不是还得请简水儿来唱歌助兴,公主殿下和李疯子在前面操控机甲跳舞?”

    “我只是觉得讨论内容的重要xing和讨论氛围之间差距太大。”

    大师范苦涩自嘲一笑,然后看着许乐认真说道:“不过这些故事里还有很多细节没有理清楚,做为唯一的联邦帝国比较文学研究者,你知道我很看重这些细节,细节决定一切。”

    “没事儿,我还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许乐回答道:“关于那些细节,我想这座院子里应该有一些历史资料,我想看一下。”

    “没有问题,你的身体里毕竟也流淌着我们花家的血。”

    大师范眉尖微蹙望着他:“不过在开放这些历史资料之前,我有一个疑问,按照你的xing格,为什么会忽然如此在意帝国和联邦的历史起源?换句话说,现在我们基本上理清了一些历史线索,对于你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许乐沉默片刻,抬起头来诚恳地回答道:“我不知道,如您所言我是一个没有什么探索精神的家伙,对于那些久远的故事,我可能好奇,却没有去追随探究的渴望。”

    大师范点了点头,用遗憾的口吻说道:“相反你介绍给我认识的那位邰之源小朋友,应该对这些故事比较感兴趣,不过听说他现在想竞选联邦总统,那么对于他也不能再有过多的期望。”

    “为什么?”许乐疑惑问道。

    大师范回答道:“政客和探险家之间的区别,就像是猫和狗一样。”

    略一停顿之后,他盯着许乐的眼睛,忽然开口说道:“我大概明白为什么你会忽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那是因为自从身世被揭穿之后,在宇宙里流浪这几年间,你一直没有清晰的身份认同,这种迷惘是很危险的事情,你想解决这个问题。”

    许乐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眼瞳渐缩,说道:“什么意思?”

    “你想证明一些什么,你想证明帝国人联邦人既然同样来自祖星,那么他们都是一样的人类。”

    大师范直视他的双眼,平静说道:“既然如此,那你是联邦人还是帝国人,就不再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的心境才能够真正宁静。”

    “也许吧,不过我不是那些喜欢问,并且有毅力去思考我从哪里来这些问题的哲学家,我连三流哲学家都算不上。”

    许乐看了钟烟花一眼,继续说道:“除了某些我不能告诉您的原因,我真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但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这些故事对我来说,对很多人来说,可能会非常重要。”

    ……

    ……

    对许乐来说,图书馆是一个很有回忆深度的地方,纳西州立大学的图书馆,梨花大学的图书馆,在他并不长的生命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这两年在帝国各郡星游历,他也曾去过很多挂着皇家前缀的历史图书馆,收集了很多书籍,那些书籍的一小部分填满了桑枯镇的简陋课室,大部分胡乱扔在飞船某个僻静角落里。

    但他知道这座白sè院落的图书馆,肯定和以前所见过的图书馆完全不同,因为这里面收藏的是历史,隐藏的是秘密,不然为何当年曾经探访过的房间里,依然飘着那些沉重的黑布?

    木制格门缓缓滑移,露出里面迎风微颤的层层黑布,数千卷各式卷宗在被黑布隔成的空间里整齐排列,因为多年无人翻阅的缘故,厚实的书册里透着股死寂的味道。

    “这是先祖定下的家规,不知道为什么,她非常喜欢黑布。”

    大师范指着阔大房间里直垂的黑布,对身后的二人解释道:“虽然先祖已经逝去数百年,依然没有人敢违逆她的规定。”

    许乐脱下鞋,套上备好的白sè脚套,向幽静的房间里走去,钟烟花在后面把他的鞋整齐摆在门外,然后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大师范陪他们到二门处便不肯再进去,用他的话来说,从小便看这些死气沉沉的记载,脑海里有太多不好的回忆,不想再去重复一次折磨。

    然而就在他离开之前,他忽然看着许乐的眼睛说道:“我找到问题的答案了。”

    许乐问道:“什么?”

    “和平。”大师范微笑如花,”你要和平。”

    许乐这才明白所谓答案是自己为什么忽然对这些秘密感兴趣,沉默片刻后回答道:“不去思考我曾经在战场上做过些什么,不去回忆我曾经和钟司令诗论过战争的进程是不是已经达到,不管我是不是三流哲学家,我都必须承认我现在是在夹缝里,而我不回联邦是因为我找不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因为我的身份注定我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那双浓郁如墨的眉,依旧平直如刀,表情依旧平静,此刻却显得格外认真,他看着大师范的眼睛,说道:“只能希望两边能和平。”

    “如果不能呢?”

    “在有限的空间里,双方都需要资源,尤其是现在的联邦,然而当联邦搜取足够资源而愈发强大,帝国怎么办?”

    “重新配上一副尖利牙齿的雄狮,会放过口中的猎物?如果帝国撑了下来,并且开始反击,家园被毁的狼群会放弃复仇的渴望?”

    “如果帝国和联邦战争必将永久而惨烈的持续下去,你会做些什么?你又能做些什么?像八部曲里面那位悲剧英雄一样,用生命来殉告这悲壮的命运?”

    因为沉重而垂坠感十足的黑布前方,大师范平静的语调就像是没有感觉的子弹,冷酷而强悍地逼进。

    许乐看着他,回答道:“我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我拥有八部曲男主角那样的实力或者说权力,我会直接杀死那个皇帝,结束那场战争。”

    “杀死一个皇帝,只能结束一场战争,而只要人类社会处于分裂状态之下,战争永远不可能只有一场。”

    “任何人都管不了死亡之后的世界,甚至根本无法推断现在做的事,对死之后的世界会造成什么影响,所以我只能对我活着的世界负责。”

    “很好,几年前我把你和小诗关在这个院子里,想做的就是这件事情,我非常高兴现在你能够走回正轨。”

    大师范似笑非笑望着他,说道:“在我看来,其实你一直都很想杀死帕布尔,不管是为了你身旁这位少女,还是为了别的任何原因,现在你似乎又拥有了非常有力的一个理由,那就是为了结束战争,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准备什么时候回联邦杀死帕布尔?”

    “帕布尔不是皇帝,杀死他并不能结束这场战争,我也不是造物主,我可以用哪怕是看他不顺眼这种荒唐理由去杀他,也不会虚伪到用宇宙和平这种理由去杀他。”

    “如果你能杀死帕布尔,那么我愿意冒险去杀死你父亲,那位真正的皇帝来配合你。”

    许乐愣了愣才明白大师范在说什么,浓眉缓缓皱了起来,看着他疑惑说道:“刚才您说闲聊有些对不起那个宏大的星际移民故事,难道我们此刻光着脚站在黑布前说这种事情,反而显得不那么轻佻?您能不能有些稍微可行一些的,正常一些的建议?”

    “杀死联邦总统和帝国皇帝,毫无疑问就是结束这场战争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我这个建议非常可行。”

    大师范看着他摇了摇头,叹息道:“只可惜你害怕被指责虚伪而虚伪地不肯接受前者,而夫差同学又是你亲生父亲。”

    许乐皱眉无语。

    “那年我曾经对你说过,按照遥远的快要模糊的传说,我的先祖虽然是最大的战争寡头,却又是最痛恨战争的人。”

    “战争寡头?”

    “不错,他是花家那位女xing先祖的父亲。”

    “好像很复杂。”

    “比你想像的更复杂。”

    大师范挥挥手,继续说道:“基于家训,无论是父亲还是我,我们一直在思考结束这场战争的方法口父亲想的法子走进行种族融合,也就是联邦所说的种子计划了,尤其是皇族与联邦血脉的融合,而我所想的法子则是另一种融合。”║/文字站:3〓z〓中〓文n║/网n

    “我当年认为如果你和小诗能够结婚,那是最好的事情,只可惜你已经不是联邦军神的接班人,反而变成了她的亲弟弟。”

    大师范看着脸sè有些难看的许乐,笑了笑,说道:“不过……我听说帕布尔总统有位千金叫黛尔小姐,这位少女狂热的崇拜你,你要不要试着和她交往看看?联邦总统成了帝国太子的岳父,这场战争还怎么继续?”

    许乐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叹息道:“除了生殖器革勹命,您能不能想些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