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大时代

    当年许乐第一次看见大师范的脸时,就曾经生起将这张面庞zá成烂泥的冲动,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张脸长的太美,美的令同xing心生羡慕嫉妒恨欲狂跳脚而毁之不倦,所以他很明白当一个正在春风里成长的少女看见这张脸后会震撼的如何样花枝招展。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只是看着一向视自己为偶像的小西瓜,居然会对另外一个男人,虽然是老男人,投射出往常只能自己享用的花痴目光,依然难免不爽,他沉着脸把少女拉到身旁,警告道:“别看他长的漂亮,其实是个疯子。”

    钟烟花明显不在意他的警告,双手拢在胸前,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大师范,感叹道:“就算是疯子,也肯定是宇宙里最漂亮的疯子……我说这位大叔,你这脸是怎么长的啊?”

    大师范得意地看着二人,说道:“可爱的来自西林的小郡主啊,这是是一个秘密,你想要知道,这段ri子我们可以多聊一聊。”

    “恶不恶心?”许乐皱眉看着他,说道:“既然年龄已经够当她爷爷,就不要再冒充那些猥琐的大叔。”

    走进屋内,三杯淡茶,一盘小吃,极简单的招待,许乐盘膝坐在深sè木地板上,微一领首为礼,便开始此行最重要的事宜——提问。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封余和你们回到帝国后去了哪里?姐姐说她提前下了飞船,最后是他和你一道回的天京星。”

    大师范双手轻轻拎着白袍两角,往前一抖遮住**的双腿,自矮几上捧起红泥茶杯,缓缓饮了一口,直到许乐快要失去耐xing,才回答道:

    “我不知道封余又溜哪儿去了,你知道你那个怯懦无耻的老师,偏偏拥有比我强那么一点点的实力,我必须承认打不过他,而且上次承了他的情,也不好意思请夫差同学帮忙,这一帮忙就是你死我活,不符合俺样的美学啊。”

    许乐身体微微前倾,问道:“那艘船呢?你们是不是坐的那艘船?就是您父亲当年去联邦坐的那艘船,也就是花家那位女xing先祖跨越星河来到帝国的那艘船。”

    “看来小诗没有给你答案,她牛竟没有经历过这些。”大师范搁下茶杯,带着丝挥之不去的遗憾慨叹道:“外表上与我花家那艘船仿佛依旧,应该就是那艘,但纳斯里在湿地上并没有撒谎,最关键的那些芯片应该都被拆了下来,用来做那些伪装芯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也懒得找他把船要回来。”

    钟烟花在旁边调笑着插话道:“不是因为打不过他的原因?”

    大师范瞪圆了双眼,说道:“这和秦头无关,那本来就是我家的船,虽然先父给了那个家伙,但如果我真想要,他好意思不给?”

    许乐听着老少二人的斗嘴,右手下意识里缓缓摸到左手腕上,指尖轻轻滑过温温的金属手镯表面,感受着那行微小字迹带来的心理触感,默然想着,封余拆下的芯片应该大部分都在这个手镯里。

    “星图呢?上次就在那个悬满黑布的房间里,你对我说过,你知道星图在哪里,星图是什么。”

    他看着大师范像黑宝石般美丽的眼眸,低声问道:“那些芯片不会从根本上影响飞船的操控,如果重新拿到星图,它能不能飞回去?”

    这句话的内容有些诡异,或者说提问的方式有些怪异,飞船飞回去指是的回去哪里?大师范缓缓坐直身体,沉默看着许乐的脸,片刻后说道:“虽然以前有说过,但我没有想到,你已经猜出了大部分的谜题,我只能说经历了如此漫长的旅程,那艘船已经无法像最初那般勇敢强悍地横度星河。”

    略一停顿之后,他继续平静说道:“星图的内容和你的猜想差不多,我上次也说过星图在哪里,只不过你一直没有取回来给我。

    “我现在很难回到联邦,尤其是首都星圈,那边的地空防御系统做了很大的改进,我毫不怀疑如果我试图靠近旧月基地,会直接被那些地空激光炮打成碎片。”

    大师范笑了笑,感慨道:“上次去联邦没能见到我那位美丽的外甥女,除了遗憾,拿不到星图才是最大的损失,好在无论是李在道还是莫愁后山的那位夫人,现在都不知道星图就藏在她手腕上那根手链里。”

    许乐沉默看着红泥茶杯里的浓汤,指尖缓缓挪离左手腕上的手镯。

    “看来你专程来天京星找我,想问的问题很多。”大师范微笑望着他说道:“纳斯里,船,星图,你究竟想知道些什么?”

    “我想知道帝国的来源,祖星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们花家如果是从祖星来的,那你们是怎么来的?”许乐回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基于某些我不方便解释的原因,我对你们花家从祖星带来的某些科技很感兴趣。”

    “首先你现在要明确一点,你身体里流淌的鲜血,至少有一半甚至更多带着花家的生物标记,既然禀着年轻人的无谓傲骄,你不肯承认自己姓怀,那么你至少应该承认这是我们花家,而不是谁他妈的花家”

    大师范看着他,皱眉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些,那你又有什么有趣的信息回馈于我?现在可以基本确认,联邦和帝国来自同一个文明,你如此执着于帝国的前际,那么联邦人又是自何处来?”

    许乐双手抚膝,目光微垂,看杯中茶汤撕静,心绪渐静,抬头直视对方双眼,说道:“不错,最近我确实知道了一些事情,您想知道?”

    大师范面无表情,将指头伸入茶杯,蘸些许冷茶汁水,然后伸进耳中极不雅地挠了挠。

    在场老中少三人盘膝,深sè檀木地扳上搁着三个红泥茶杯,只是一个对坐闲谈的画面,然而因为马上要谈的内容,因为大师范洗耳的动作,静室内的气氛骤然变得凝重起来,木门无风自关,将花香晨风窥探远处的人声尽数隔绝在外。

    因为此刻要谈提过往无人知道的联邦及帝国的来源,毫无疑问这是所有大话题中最大的一个,所有沉重话题中最沉重的一个。

    “我不信任您的行事方法,但我信任您的处世操守,关于这个话题,还请您保密,不然传回联邦一定会惹出很大的麻烦。”

    许乐说完这句话,便默然住口,往后挪了挪,把讲述故事的权力,交给了一直沉默的钟烟花,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言语表达能力,不足以用最简单的语句,把那些画面前透。

    钟烟花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清声说道:“根据联邦中央数据库的记载……”

    “等会儿”

    大师范竖起一根手指,打断她的讲述,望着许乐问道:“听小姑娘这话,你们逃离联邦之后,还能进入宪章电脑?”

    钟烟花微微蹙眉,说道:“老先生,能不能有些礼貌,就算是在课堂上,你也不能随便打断我的内容。”

    很明显少女已经回到了乡村女教师的角sè回忆之中,她没好气地看了满脸窘态的大师范一眼,继续说道:“在大浩劫,也就是祖星被某种恐怖的武器毁灭之前,当时的人类一直在准备星际移民,而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开端。”

    “前代文明明显比我们现在更高级,在强悍的技术支撑下,他们的飞船能够穿越黑暗天幕,无视大星系之间的漫漫真空,来到了联邦所在的星域,然后极为幸运的发现了几颗很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

    “既然是为星际移民做准备,那么对星球的改造工作从一开始就在持续进行,前代文明的人类准备了很长时间,或许是几千年,可能是几万年,甚至有可能是更长的时间,他们选择s1s2s3这三颗行星做为实验星球,进行漫长的自然环境培育及改造工作。”

    “还是基于幸运因素,这三颗实验星球和各自星系主恒星的距离非常完美,原始大气层覆盖的地表能够享有足够而且适宜的光照。”

    钟烟花平静讲述道:“所以当时的人类不需要穿着宇服服,站在黑礁石上喊要有光,他们首先需要做的事情是,改造当时充满甲统的大气层,并且同步清除当时三颗实验星上的原始苔藓生命。”

    “这是很简单的叙述,但我们都清楚,现在我们几句话能够交待的事情,对于人类社会来说,哪怕是先进的前代文明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综合工程,需要恐怖的资源投入以及一代一代最尖端科学家耗尽毕生的心血。”

    “本来我想做一些幻灯片,用画面来讲述这幅伟大的文明拓展过程,但那样太费时间。”

    钟烟花继续说道:文字站:3〓z〓中〓文网“根据联邦中央数据库的含糊记载,前代文明对这三颗行星的改造,绝大部分依靠自动控制飞船完全,只有在某种程度上无视时间流逝的机器,才能和飞船一道横渡漫漫星河。”

    “想像一下那个画面,无数承载着最先进机械文明枢纽的飞船,像无数枝箭一般,源源不绝从祖星地表升空,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对时间的漠视或者是蔑视,飞向黑暗的宇宙那头。”

    大师范紧握双手,激诀感慨道:“那真是波澜壮阔的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