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宫墙外

    许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深入左天星域,甚至降落在天京星,还可以一直掩饰自己的行踪,然而柳堤尽头缓缓而来的仪仗仍然让他有些震惊,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统治左天星域的皇室力量,对方发现自己的时间比预想中要早了不少。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穿着褐色制服的皇宫大总管,迈着小碎步来到二人身前,尖细的声音此时显得格外温柔,却没有与许乐说话,直接谦卑地以躬下了身子,柔声说道:“郡主娘娘,三头崚的桃花正在盛开,您愿意去看看吗?”

    钟烟花明白这位大总管是在替帝国皇帝清场,她虽然对许乐哥哥遇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后,会发生怎样的故事确实有些好奇,却更清楚某些谈话是只能发生在这对父子之间,于是抬起头来看了许乐一眼。

    收到表示征询意见的目光,许乐想了会儿,开口问道:“桃花盛弃的地方远吗?“

    大总管轻声回答道:“不远。”

    这里邻近帝国皇宫,安全方面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于是许乐点了点头。

    自那尊贵仪仗缓缓而至,无论是赏花赏美人的帝国年轻贵族,还是宫墙前叩头乞福的老病残躯,转瞬之间集体消失不见,远处隐隐有卫兵身影有,此地柳堤尽头,却只有一方浅墓,两个男子。

    有风自南向来,吹动梢叶摆动难安,如同此间淡漠响起的声音,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威严感,轻而易举地穿透林荫。

    许乐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他眯着眼睛,极为认真又极为无礼地看着面前这位身着黑金摧花皇袍的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里的那片浅湖却早已随波而起澜纹,有些惘然地想道,如果还是当年,能够如此近距离的接近帝国皇帝,自己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狙杀对方,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然而他已经不是联邦人了,更不是一个联邦军人,面前这个宇宙里权力最大的男人变成了父亲的——这真是个荒诞不堪、根本难以剖析清楚的世界。

    因惘然而失神,或者说神思飘到了这些荒诞不堪故事发生之前的那些年月,许乐想起当年自己被怀草诗俘至帝国,进入皇宫摘星楼,第一次看见这位皇帝陛下时,亲眼目睹他的亲兄弟,帝**部首脑拍乌亲王因为谋叛纵身跃入云层,紧接着他被这位皇帝陛下带着金属钩的棘条,直接暴打成了浑身没一块肌肤完好的纱布血人。

    当时每记棘条落下,带来痛苦和羞辱,自己曾怒骂过什么?我丆操丆你妈?是的,当时就是这样的,站在柳梢下默默望着孤坟的许乐,唇角难以自抑地翘了起来,大概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机会当面对怀夫差说这三个字的人。

    然而紧接着他唇角的笑容迅速敛去,变成某种极强烈的自嘲,我丆操丆他妈这种话说着解气,但着实没有什么意义,他记得自己好像也对方德林暴过这句粗口,对卡顿也暴过这句粗口,这就等于他一直试图操自己的奶奶以及姑奶奶以及所有女性长辈?

    好吧,这依旧是荒诞不堪而且剖析不清楚的过往啊,因为这种莫名晦暗的情绪,许乐从这种怪异的精神状态中醒了过来,那身黑金槿花皇袍里逼出来的寒冷威严之声,才第一次有效地进入了他的耳膜。

    “你是一个愚蠢的人,甚至连男人都称不上,比你的姐姐更是不知道差了多远。”怀夫差望着他,沉声说道:“做为男人,应该明白自己的责任之所在,而不是因为那些虚无缥纱的道德快感,而四处逃避。”

    怀夫差负手于身后,悠然望桃山,冷冷嘲讽说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真正的公平,如果你还执着于此,那你真是连柴门幼儿园里的孩子都不如。”

    “我白狂怀氏当年趁势而起,取了左天星域之霸权,至今日已逾数百春秋,皆是因为造物主在芸芸众生之中,选择了我们这系最优秀的血脉。而且为了这片灿烂的星域,皇族已经付出了太多,尤其是这七十年来,为了这场残酷的宇宙战争,为了守护这片安宁的星域,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战死星辰之间。“

    怀夫差缓缓转身,冷冷盯着许乐的眼睛:“还有更多的皇族子弟像你一样,孤单地飘泊到宇宙的那一头,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不是死在空间通道里,就是死在百慕大的阴冷小屋中,难得幸运存活下来的那些人,最后也难免死在联邦宪丆章局的清洗之中。”

    “我有三十七个儿子,现在唯一活下来的就只有你一个,你有义务代替你那死去的三十六个兄弟好好地活下去,并且勇敢地承担起你所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上天赋予你的血脉荣光,不容拒绝。”

    “我去过白狂,我去过怀氏祖祠。”

    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许乐抬起头来,平静地回视着这位君王深不可测的双眼,说道:“在我看来,并不是造物主选择了怀氏做为皇族,只不过是花家先祖,那位从祖星跨越星河而来的女人,选择了怀氏那位祖先,如果刻薄一点说,所谓皇族的荣光,不过是吃了几百年软饭。“

    怀夫差的眉梢缓缓挑起,怒容未现,可见沧桑色的眉梢已然如剑,没有等到他动怒,许乐继续说道:“至于皇族为这场战争死了多少人,(小说510手打更新!)和皇族享有数百亿奴隶贱民的特权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不用辩论皇族究竟是在为左天星域民众而战,还是在为自己的统治而战,我至少很清楚一点……“

    “在你的默许甚至是暗中驱使之下,卡顿的屠刀挥遍数个星系,死去的几千万民众里,不知道有多少满门皆丧,和那些血泊中的脑袋比较起来,皇族的牺牲实在没有太多值得夸赞的理由。“

    当年的许乐在怀夫差的眼中,是那个该死狗贼纳斯里的私生子,是联邦刻意宣传出来的狗屎战斗英雄,是一个不起眼的随时可以去死的小人物,所以他用棘条泄愤,却懒得用正眼去看一下。

    斗转星移,时势变迁,怀夫差骤然发现这今年轻人,居然是自己留在宇宙里唯一的血脉,感受自然极不一般,却不料今日在宫墙之外,却听着一番刺耳的教训。

    皇帝陛下的眼睛缓缓眯起,冷漠地打量着许乐,越发感觉自己从来都不喜欢这个小子,是非常有道理的事情。

    ……

    ……

    (该办的事情都差不多了,开始正常更新,明天三更。

    有件重要的事情通知:席勒杯书评大赛已经圆满结束,我正在找获奖者的收奖地址,现在有个问题是,作为奖品的庆余年签名书1至6已经到了,但是第二册缺货,我今天在网上继续补货,到的可能要晚些,到时候发出来肯定也会晚些,请大家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