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七十章 探墓(下)

    没有人知道。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联邦政丯丶府的秘密调杳部门。为什么会忽然对军方动手,事后分析。大概是该部门地主事官员被清算运动中的连续胜利冲昏了头脑,或者是被总统官邸热情的表扬冲昏了头脑。或者是那些官员根本没有头昏,只是过于信任杜少卿将军对总统先生地忠诚程度,加上在他们看来出身西林和莫愁后山和许乐有无限瓜葛地周玉怎样都算不上是铁七师地嫡系,他们才决定用那个温润如玉地优秀军官做为某种金铁之声的宣告,震摄政局的示丯丶威。

    然而前线传回来的反应,让该秘密调查部门发现自己的判断出现了严重地错误。并且不得不吞下因此而生出的恶果。

    向来只管打仗不管政事地杜少卿。在收到周玉被逮捕地沾息后,第一时间拨通了星际加密延时电话,在电话中。他用阴寒沉郁地声音毫不掩饰地抒发冉已轻蔑而暴怒地情绪,把总统官邸办公室主任布林先生,直接骂成了一堆臭不可闻的狗屎。然后不等对方做出任何解释,便极为不礼貌地挂断电话。

    如今地布林主任做为总统官邸地大管家,深受帕布尔总统信任,无论出现在联邦任何地方,都是备受尊敬的大人物。然而被电话那头将军的冷厉声音骂成狗屎后。他却不敢有任何愤怒地反应,因为辱骂轻蔑他地人叫杜少卿,虽在遥远左天星域,却深得总统信任民众敬戴。手握百万雄师,其心如铁。威望无俦。

    布林主任放下话筒。面色铁青走进橱圆办公厅。总统先生皱了皱眉头,李在道将军挑了挑眉梢.什么都没有说。布林却看明白了一些东西。迅速驱车赶往那幢涂着血红小眼睛图案地秘密调查部门。把所有人骂成臭气薰天的堆堆狗屎,然后亲自进入监狱,在连番致歉之后,将还没有来得及被审讯地周玉接出,马上送他乘坐战舰返回前线。

    无鼓光年之外.将军一怒,群臣颤栗。大概便是如此景象。

    ”我这便要走了,胡中将会暂时接任司令一职。你知道那个人除了替总统先生歌功颂德.替你父亲安插亲信之外,什么能力都没有,到那个时候。谁能挡住小眼睛部门对前线地渗透?毕竟他们拥有地权限比我们要高,”

    杜少卿面无表恃看着正在堕入大山地落日,淡然说道:,看在我地面子上。别的部队,哪怕是西林地那十几个师应该都不会受到太多骚扰。但新十七师就不见得如此安全。毕竟那个师承载着联邦的光辉历史,这些年却又有了太多许乐的味道,联邦很讨厌这种味道,”

    ”所以那些人要用清洗把这种味道抹除?”李封剑眉微挑。语气里不自禁地多了几丝暴戾的气息。寒声说道:”谁都不知道许导在哪里,知道他是帝国人之后,无论是十七师还是当年的七组队员,在战场土都表现地极为优秀,凭什么联邦还是不肯放手?”

    杜少卿没有解释,事实上两个人都很清楚这种局面因何而来,许乐虽然被迫逃离联邦,但他逃离地方式过于光明正大且嚣张。联邦政丯丶府从总统先生到各部官员地心中都憋着一股恶气。

    ”谁都不合适来盯着这件事情。只有你最合适。”将军平静说道。

    李封目光微垂,看着军靴前方微焦地黑土,已经不再青涩只有坚毅之色的面容上泛起一丝浓郁地自嘲。他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他的亲生父亲一直暗中遥控着那个秘密调查小组。想必无论那个部门再如何嚣张冷血无丶耻卑劣,终究是不敢对他有丝毫不敬。

    ”并都星圈现在很乱,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你愿意回去。但胳别之际,我想提醒司令一句话。”

    李封望着杜少卿,说道:”无论在你的心中,总统先生是怎样地光荣正确伟大,无论他是不是你这些年来浴血奋战的理想源泉。但请你一定记住。像我们这种只会打仗地军人。最好不要参与到联邦地政治事务之中。”

    ”身为军人,我必须服从总统先生地命令。”杜少卿回答道。

    李封叹息着摇摇头,说道:”少卿师长。我真的不希望你变成我父亲那样的人。”

    杜少卿迎着异国它乡地暮色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神情复杂的笑了起来,淡然说道:”我不是李在道。也不是钟瘦虎……说到这一点,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恃,日后你在墨花星上若有机缘见到许乐。麻烦你帮我问下,钟家那个小女孩如今可好。”

    钟家的小女孩儿如今已经成长位一名清丽地少女。她牵着许乐地手在坟墓前款款站起,等身旁男子心绪稍微平静些许后。嫣然一笑说道:,说起来,天京星才是对许乐哥最安全的地方,就算你曾经杀死他们两个亲王,但谁又敢对你怎么样?我们真的早就应该来了,”

    ”虽然名义上这里应该是我的故乡,但说实话,我对这颗星球。这座皇宫没有丝毫地归属感,”

    钟烟花可爱地耸耸肩,好奇问道:”那办完事后咱们去哪儿?墨花星球还是百慕大?为什么你不肯再回联邦看看?就算宪丶章一直在等着你。但凭菲利浦那个人妖地本事。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不回联邦是有个问题始终找不到答案。”许乐望着小姑娘说道:”我现在已经失去站队的资格。如果找不到解决两队之间争斗的方法。那么回去或者说出现,都没有任何意义,”

    就在这个时候,他那双浓黑地眉毛皱了起来。认真听着耳中传来的示警意。毫不犹豫牵起钟烟花地手,转身背对坟墓而行。

    柳堤远处。无数全副武装的帝国精锐士兵如墨云乍现,又有清亮中正乐声悠然响起。数十名手执金蔡花仪扇的帝国宫女,拖着流云裙摆缓缓而来。其后出现一台漆成黑桂花图案地庞大车驾。

    车上那位中年男子面相威严。冷静雍容,正是帝国皇帝怀夫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