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一样的归隐(下)

    “跟我回宫,你就是太子殿下,日后你是帝国皇帝,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去改变你所厌恶的制度。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做为一个冷眼看疾苦的游客,还是做为一个拥有无上权力的皇帝,更难改变你眼中的不公平?”

    “如果你坚持隐于星辰山水之间,夸夸其辞,面临机会时却庸俗的退避不肯付出一点牺牲和努力,那只能说明你根本不是真正同情庶民们悲惨的人生,只是用此来满足自己的道德优越感,便于讥讽嘲笑别人罢了。”

    怀草诗面无表情看着他,言语格外尖锐有力,大概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为了说服面前的这个家伙,她已经想了太多时间。

    但很明显,关于这个问题许乐也想了足够多的时间,他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回答道:“任何浩大的改革或者是革命,都需要最高权力者在关键时刻做出决断,这种决断有可能是一整个阶层的毁灭,数百万人和数百往人生命之间的权衡。”

    他望着怀草诗,诚挚自嘲说道:“你知道我的性格有缺陷,我很难做出类似的选择,我只擅长破坏,不檀长建设,就连做一个战场指挥官都无法合格,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角色?”

    “如果自己来主导左天星域的变化,除了让帝国陷入动荡,死更多人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可能。”

    许乐看着她继续说道:“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在机械方面我有一些天赋,但在政治方面我永远是那么幼稚可笑,过往的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在这方面,宇宙两边比我聪明的人太多,不可能看不到,在没有宪章光辉的宇宙时代,集权帝国想要永久保留权力,终究只是一种奢望,所以事实上你们已经在开始改变了。”

    怀草诗沉默不语,明白他虽然自承政治方面幼稚可笑,但眼光却没有出错。

    “连帝国皇帝和你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我自然也做不到。”许乐说道。

    怀草诗没有计较他对陛下的称呼,眉尖微微锐利挑起,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帝国的改草刚刚开始十几年,前景未知,岂能妄论失败。”

    “教育改草,跨种族试点,想要修补阶层之间的紧张关系,充分发挥下层民众的能力,从而为死气沉沉的帝国输入新鲜血液,这……就是你们现在在做的。”

    许乐看着她说道:“刚才说过,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和事,我知道帝国真实的下层社会是怎样的情况,我相信你也知道。上次你带我去桑植州府看过那些国立大学,看上去很不错,但我们现在所在的桑枯镇呢?”

    “这里的贱民子弟不被贵族打死就算幸运,哪里还敢奢望教育的权利?被你们划为试点的离阪星都是如此,那整个帝国是什么情况?皇帝那些教育改革的旨意究竟能影响到哪些地方?还是说只能改变皇宫周边那几条街巷?”

    谈话或者说辩论,有时候就像是拔河,因为彼此脚下站的立场不同,想要把对方拉到自己这边,坚决不允许自己被拉到对方那边,于是当一方开始用力时,另一方便跟着用力,依次逐渐上涨,直至言语逻辑证明之类的力量已经用尽,无法再增涨,便开始使用手势语气表情来加以辅助,愤怒尖刻嘲讽诸多手段轮番登场,如同拔河两端紧握长绳出血的手,用力过猛挣红的脸,狼狈在泥地上滑动的**,并不好看。

    破旧的图书馆面积只有七八平米,三层书架上的书籍没有灰,却被翻的有些皱,窗边两个争论的人同时发现这种争吵没有什么意义,安静重新回到阳光弥漫的室内。

    长时间的沉默后,怀草诗微仰下领,看着许乐说道:“你在看,你在想,这说明你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回宫的可能牲。”

    “我是游客,只不过是在周游左天星域的两年时间里,看到事情后自然有所感慨,这并不代表什么。”许乐回答道。

    “只是游客?”

    怀草诗微眯的眼眸里忽然掠过一抹光芒,低声沉缓说道:“皇历七百二十六年七月一日,十字星座旅游会所官员惨死于寓所之中。”

    “七百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兰波星盐矿坑道中发现两名贵族的尸体,他们的手里握着的枪来不及射出一颗子弹,喉管便被锋利的武器割断。”

    “七百二十七年新年祭礼后,人们在岗顶青色大教堂地下室里发现了七具教士尸体,而传闻中被禁锢在地下室里的娈童则消失无踪,这件事情引爆宗教冲突,陛下亲自调兵前去镇压才算化解此事。”

    “七百二十七年四月……”

    怀草诗静静看着他,薄唇微启,开始讲述这两年多时间左天星域十几个非常震动的案件,每讲出一个案件的时间地点人物,她眼眸里的奇怪情绪便浓上一分,而桌对面许乐的眼睛便会眯的更小一些。

    “今年是白槿皇历七百二十八年春天,一位贵族少爷惨死在自家庄园中,就连他的阳ju都被人割了下来。”

    怀草诗盯着许乐的眼睛,说道:“很凑巧,发生命案的地方,都是你旅游时经过的地点,按照时间推论,那时候你刚好在附近,难道说这真的只是凑巧?”

    许乐沉默了很长时间,摊开双手笑了笑,回答道:“当然不是凑巧。”

    怀草诗看着他,说道:“无论联邦还是帝国,无数人在猜测你去了哪里,绝对大多数人都认为你隐居在百慕大,或许还有别的猜测,但总认为你逃亡之后应该是在隐居。”

    “可你走到哪里就杀到哪里,这算是什么逃亡和隐居?”

    ……

    “我还年轻,并不苍老,我还能做些什么,那我当然不会带上十几个老婆找一个穷乡俯壤当土皇帝,满足于这种所谓归隐的乐趣。”

    许乐看着她说道:“至于走到哪里杀到哪里……不是我想杀人,而是一路上见到的该杀的人太多。”

    “奸杀幼女的贵族少爷,把七八岁男孩儿当猪一样圈养在地下室里的主教先生们,谋杀贱民矿工骗取帝国补偿的贵族,他们都该死,所以我让他们死了。”

    他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指着断墙外那些隐约的民众,说道:“在帝国所有星球上,像这样的事情天天在发生,包括这里。我相信如果你亲眼看到那些画面,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只不过你是公主殿下,很少有机会接触这些东西。”

    “杀这么几个人能解决什么问题?要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你需要拥有权力杀几百倍几千倍的人。如果你还是坚持不跟我回去……”

    怀草诗眯着眼睛盯着他,强行压抑心中的愤怒,咳嗽两声后说道:“那只能证明你自己的幼稚荒唐自私冷酷,抬头看见满天星空就陶醉于自己的道德优越感?这种方式太容易!容易的令人恶心!”

    许乐低头看着茶杯,忽然开口说道:“当年在大师范府里,我就对你说过,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这一点请你原凉。”

    他抬起头来,看着怀草诗的眼睛,诚恳说道:“我现在是个没有立场的可怜家伙,我曾经迷惘愤怒,甚至连信心都没有,直到我在一间百货商店里找回来了些,但那真的还不够多。”

    “人活着总得做点儿什么,就算是游客也想做点什么,杀那些人,做那些事,打抱不平,替无辜者报仇什么的……”

    他耸耸肩,微笑说道:“是我所喜欢的业余娱乐活动,是兴趣所在,和道德无关。”

    很长时间后,怀草诗眯着的眼睛渐渐放松,说道:“我接受你的解释。”

    她盯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鲁莽的行为,会激怒多少人,你只是个游客,可以飘然离开,你想保护的那些弱者,却要承受贵族们事后的血腥报复。”

    “这些事情我当然有想过。”许乐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笑了笑,说道:“真正疯狂残忍的那些家伙,我尽可能都杀干净了,至于余波,我知道情报署的官员一直在找我,既然他们是你的部属,又猜到事情是我做的,那么应该会帮我把后续的事情处理好。”

    他有些手忙脚乱地从炉上提起水壶,把怀草诗茶杯倒满,笑着说道:“公主殿下亲自领导的帝国情报署,当然有这个能力。

    “你这算是在利用我?”怀草诗盯着他。

    “算提醒?”

    怀草诗叹息了声,端着茶杯沉默片刻,忽然毫无征兆地摇头笑出声来,笑声转瞬间却被一连串咳嗽声代替。

    许乐蹙着眉头看着捂唇咳嗽的她,清晰地听出她的痛苦,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明显比当年更加瘦削的脸颊,下意识里抬起左手,想要替她抚背减痛,手臂却是无比僵硬,怎样也伸不过去。

    他知道她这两年多时间虽然不是常驻墨花星,但全部精力都放在那颗充满死亡杀戮的星球上,对抗那位冷酷疯狂的联邦名将,甚至不惜冒着难以想像的危险,以公主之尊亲自出手三次刺杀对方。

    许乐非常清楚即便强大如怀草诗,想要刺杀重军保护下的杜少卿也是难如登天,这三次她没有葬身联邦军营,已经极有幸运成分,但肯定受了很重的伤。

    望着咳的眉尖蹙作一团乱墨的她,许乐的眉尖也蹙成了一团乱墨,深深吸了口气,问道:“这次伤的很重?”

    他的手掌落在了她的背上,八稻真气伴着掌心的温暖传了过去。

    (今天没有了。前天说这四天争取保证三更,实在是没办法做到,本月的十八万目标,看来也没办法达到,临近年关,骤然出了些麻烦事,我实在是很无奈,尽量写吧,正经道个歉,请大家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