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十三章 成人礼(下)

    星辰会所前台小姐马上听明白了许乐话里的意思,微微一笑。在这种地方工作的久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有看见过,不过替同学破处,还要挑选临海最贵的会所,确实不怎么多见。一念及此,这位小姐马上察觉到对方可能还有些经济实力,说道:“请您放心,我会安排一个牌,只是价格会贵一些。”

    许乐心想邰之源那小子家里不知道有多少钱,自然不会在乎这个,便点了点头。前台小姐开始对着通讯器低声安排,许乐耳朵有些尖,听到了通讯器那头似乎传来了一阵笑声,紧接着却是一阵压低了的惊呼。

    “我一直以为这么早,还没有开始上班。”许乐自幼便在孤儿群里生活,本就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对于从事性服务工作的女人,没有任何轻视鄙夷的念头。他对前台小姐温和笑着说道:“没想到还有牌。”

    前台小姐看见许乐诚恳的笑容,又看到对方无比熟练的表现,越觉得这个年轻人不止堕落而且虚伪,掩着嘴吃吃一笑,说道:“牌一般早就回家了,但是你们今天运气好,会所最红的那位姐姐刚好在,而且听说是位小初哥,主动请战。”

    许乐啊了一声,有些头痛地挠了挠头,心想呆会儿邰之源能吃的消吗?他忽然又想到里邰之源曾经对自己的恶毒评语,他嘿嘿一笑,心想呆会儿让邰之源打破一下自己的纪录,倒也不错。

    “您怎么安排?”前台小姐问道。

    “我就不用了。”从走进会所便开始强扮老道的许乐。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些许尴尬,咳了一声后说道:“给我弄杯茶,我等他就好。”

    “好的。”小姐有些意外他会这样要求,恭敬地领着他们两个人向着会所地后园走去,一路穿过铺着名贵地毯的木板路面,绕过两个点缀着修竹浅池的廊旁小院,到达了真正的地方。

    一杯茶水已经倒了无数次的开水,许光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居然那小子还没有出来,心里不禁生出了极为强烈的挫败情绪。他这时候坐在只有三张沙的休息室里,等待着邰之源的战败,然而身处此等环境之中。要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地茶水喝的极快,已经去了一次洗手间。

    因为时间还太早的缘故,占地极大的会所根本没有什么客人,他们这两个学生是唯一地客人。而那些忙碌了一夜的小姐们,此时都在她们自己的宿舍里休息,所以星辰会所里一片安静。过了一些时间。许乐终于适应了这种感觉,在一片安静之中,再也抵挡不住积了几夜的困倦,靠在沙上沉沉入睡。

    将他从睡眠中惊醒过来的,是无数只麻雀,那些麻雀就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叽叽喳喳,响个不停,十分烦人。他十分困难地睁开双眼,挥手去赶那些麻雀。却不料手中摸到了一片滑滑腻腻的肌肤。

    许乐吓了一跳。这才现休息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十几个女孩儿。这些女孩儿正围在他地身边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更有些胆子大地坐在了他地身边。与他靠地极近。正在看着他地脸。他刚才醒后下意识地一挥手。却是摸到了一位女孩儿**地大腿上。

    许乐赶紧坐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些女孩儿。现被自己摸了大腿地那位女孩儿根本没有什么动怒地神情。反而眯着眼睛靠了过来。问道:“你就是那个小牛人地同学?”

    许乐下意识里以为邰之源富家公子地身份被这些小姐们知道了。但紧接着现不是这么回事儿。他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苦笑着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几点了?”

    门口沙上一个穿着拖鞋睡衣地女孩儿打了个呵欠。说道:“十二点了。”

    会所上午基本上就没有生意。而许乐既然不愿意在大厅里等。所以那位前台小姐便将他安排进了排钟地休息室里。想着那里地沙倒也舒服一些。没有想到许乐一睡就睡了三个小时。一直睡到了那些小姐们开始上班轮钟地时间。

    那些小姐们这一辈子什么人没见过。看见沙上有一个年纪不大地少年。却有些意外。围了过去指指点点。

    这时地场景说不上香艳,会所的制度执行极为严格,那些小姐们必须这么早就开工,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客人会这么早来。所以她们依然只是穿着舒服的随身睡衣,脸上脂粉未画,大部分人的脚上还穿着拖鞋,看上去要有多家居便有多家居,只是她们眉眼间的那些憔悴风尘味道暴露了她们的真实职业。

    饶是如此,这些姑娘们依然称得上的眉清目秀,睡衣遮掩不住的身材更是曼妙有方。许乐只扫了一眼,便觉得眼睛被晃的不行,暗想施清海果然不愧是花间圣手,给自己指地星辰会所果然美女无数,只不知道那个和邰之源在一起地牌又会漂亮成什么模样。

    想到邰之源,许乐心里咯噔一声,暗叫糟糕,心想那小子不会是找不到自己就先走了吧?他带着歉意对身旁那位小姐说道:“请问我那位同学什么时候走的?”

    “叫我露露姐。”那位小姐就坐在他地身边,身上穿着件刚刚包裹住臀部的短裙,一只脚踩在沙上,抱着大腿正在涂脚指甲。

    许乐眼睛瞥了过去,恰好看见雪白的大腿和胸前被压住的弹嫩**。此时休息室里再也不像刚才那样清静,那些女性的娇脆声音此起彼伏,室内的空气里也满是女性特有的身体味道,混合着那些香水,十分迷人,加上他现旁边这位小姐**的大腿正是自己刚才用手摸过的,不禁觉得手指上有些滑滑的,心神乱荡。

    他赶紧装作自然地移开眼光,低声诚恳问道:“露露姐,我那同学什么时候走的?”

    叫做露露的女孩儿抬起头来,眼波一弯,笑着说道:“放心吧,你那同学没把你扔下,还在房里。”这个女孩儿没有化妆,眉眼间却自然流露出一股子媚意,吃吃笑着抱住了许乐的手臂,说道:“那小牛人可厉害了,加了两个钟了,我说你就这么干等着?不如照顾照顾一下姐姐我?”

    “是啊,看看你是不是也那么厉害。”

    许乐先前移开眼光的那一瞬,哪是逃得开这些女孩儿阅人无数的目光,顿时知道这个男学和就算不是雏,脸皮也薄的厉害。女孩儿再次围了过来,取笑引诱一番,当作开工之前的消遣。

    感受着上臂处传来的软绵绵的触感,许乐心里慌的不行,这看见和接触到果然不一样,身周的女孩儿们都围了过来,那些大腿和胸前的白嫩时不时地掠过他的眼帘,许乐的嘴瞬间就觉得有些渴了。

    但他还记得邰之源那边的事情,有些不可思议地想着,加了两个钟,这就是三个多小时了,从清晨到中午?那小子初识人事儿,不会……不知收敛,最后精尽人亡吧?只是许乐这时候确实顾不了邰之源那边的开苞之旅,得想办法把眼前这局面糊弄过去。他愁苦着脸对身边散着无尽媚意的女孩儿们说道:“我看我还是出去,你们马上就要开工,总得打扮打扮,还要换衣服,我在这里不方便。”

    说着话他就站了起来,不料却被那个叫露露的女孩儿一把拉了下来,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怕什么,那些色鬼中午喝完酒就等两点钟,就算下午敢出来玩,也要等到三点,这时间还长着呢。小弟弟,你出去干什么?姐姐们要换衣服,你就在旁边看着好了。”

    许乐耳朵被热热的气息一吹,心里又荡了一下,身体都软了,哪里还走的动路,苦着脸说道:“饶了我吧。”忽然间他灵机一动,望着四周那些笑的花枝乱颤的女孩儿们建议道:“反正你们也没事儿?要不然……打扑克?”

    于是临海最高级的会所小姐休息室里出现了一个很妙的场景,一个年轻的男学生,陪着那些小姐们开始认真地打起扑克牌来。那个叫做露露的姑娘一直半趴在许乐的身后,为他出谋划策,只是由于肩上的软嫩和耳畔的香风,许乐哪里能有平时的冷静,不过半个小时,就已经连输了好几把。好在大家都是打着玩,也没输多少钱。

    一边打牌一边闲聊一边等邰之源,许乐忽然觉得这样度过一个下午倒也是蛮舒服的。通过与那些小姐们的聊天,他也间接知晓了一些这个行业里的细节,也知道了身后腻着自己的露露原来才刚刚十八岁,还没有自己年龄大。

    打牌打到了两点钟的时候,渐渐有小姐们被点钟出去,而露露却一直还是兴致盎然地跪伏在许乐的身后,大呼小叫地出指令,时不时偷偷捏一把许乐不起眼却格外结实的胸肌,或者是用自己软嫩的胸脯去蹭许乐的肩膀。

    房间门打开了,那位前台小姐探进一个头,看见休息室里的景象,不由伸了伸舌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有些不好意思地打断了许乐关于牌局的思考:“您那位同伴在大厅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