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不一样的归隐(上)

    。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情报署官员们狂奔到十路转角外,只能捕捉到幽静桑标际八币个小模糊的背影,知道怎样也无法追到对方。挫败甚至是绝望的情绪,让所有人的脸颊瞬间变得惨白。

    他们这支情报署特别行动队小在编制上独立于署中各司,在帝国境内拥有极大的权力,却只有一个行动目标,那就是找到刚刚消失于眼前的那一对青年男女。

    在近两年的时间内,情报署行动队来回于各大行政星系之间。试图找到对方,却始终一无所获,今天在桑枯镇上还是第一次离对方如此之近,结果却眼睁睁看着对方消是想到上级已经越来越少的耐性,想到可能迎接的悲惨结局,这些帝国密探们骤然觉得身周的清风。变得如此寒冷,惨白的脸和身上的黑色制服相衬起来,萧瑟凄凉地格外令人同情。

    那名情报署高级官员盯着已经快要看不到的那两个背影,一股发自身躯最深处的疲惫恐惧,从铁青下颌的胡须里透了出来。

    忽然间,他神经质般笑了笑,呢的一声抽出靴里的锋利小刀,狠狠扎进自己大腿,噗哧一声闷响!

    刀尖深深刺进肌肉,拔出来时带出一飙触目惊心的鲜血,他沉重地喘息着,狼狈地半跪在土路之上,看着远处空空荡荡的路面,没看到任何身影回转,眼眸里本来残留的鼻后一抹希翼也终于变成了绝望,近哭近笑的神情浮现上脸庞。

    反正结局是个死字,甚至是比死亡要可怕的生存,这位情报署高官紧紧咬着牙,两颊硬绷如石头,从胸腔里逼出一声闷哼,右手紧紧握着锋利小刀,颤抖而绝决地向自己心窝处插去!

    空中忽然暴起一道尖锐的撕裂声,就像榴弹正在翻越山岭,一颗极小的石子,自远方呼啸而至,准确地击中情报署高官的手腕,直接砸断腕骨,让那把刀铿铿落地。

    这名官员并不是在演戏,一年多的疲惫绝望让他真的想死,然而此时半跪在土路上的他,错愕地捂着剧痛的手腕,根本来不及理会大腿处徊归流淌的鲜血,怔怔望着桑林深处正缓缓走来的那两个身影,心中生出无尽狂喜。

    “这是谁教给你们的法子?”

    情报署官员不敢直视走到面前的男子,和身后三十几名黑衣密探齐齐跪下,双掌平摊于泥土之上,无比谦卑颤声说道:“若再不到您,我们都得死。”

    桑林连绵如海,丰沃的桑叶像无数只手掌,伸在泥道上方,将炽烈的阳光挡成片片光荫,或是光阴小眼睛男人静静看着跪在道路间的人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样的过往小忽然间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抬头向天上望去,只见那些碎成片段的光线变得无比黯淡。

    几抹巨大的阴影遮蔽黄石矾上方的天穹,让桑海陷入幽凉的世界,隐约可以分辩出,那是三艘帝国最先进的巨型战舰。

    破旧的桑枯镇公学处于绝对戒严状态之中,全副武装的帝国皇家卫队战士,表情严肃冷漠地守在各个方位,围墙之外,无论是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巴依老爷,浑身颤抖的内的大人物,比天上的恒星更加耀眼,他们不敢提及她的姓名,只能用最谦卑的姿式表达自己的敬畏。

    有名衣着华贵的官员半佝着身子从房间里退了出来,走到围墙外压低声音对民众说了几句什么,气势极为威严,跪在地上的民众不敢违逆,零零落落地逐次站起,但心中强烈的好奇让平日里胆小如鼠的他们,即便对着皇家卫队冰冷的枪械,依然不愿意离开,沉默地站在公学外等候。

    “我不喜欢有人对自己下跪,我更不喜欢你的下属用这种方式逼我留下,如果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发生,也许我会跑的更快。”

    许乐提起水壶,冲荡杯中的绿茶,手指微弹把茶泡撇走,回头看着正在书架面前负手昂首沉默观看的对方,说道:“一边喝茶一边说。”

    怀草诗转过身来,解开军装颈间第一颗钮扣,在小桌对面坐下,端起微烫的茶杯轻轻摇晃,面无表情说道:“茶很普通。”

    “学芒送的,混了桑棋。味道不错。”

    许乐笑着回答道,端起茶杯先喝了一口。

    怀草诗握着茶杯沉默片刻,缓缓饮了一口,或许是茶汤果然不错或者是温度足够的缘故,她脸上冰冷的神情略有些松动,静静看着对面的男人,说道:“当年在湿地里,你答应叭小来帝国看我,

    许乐轻声回答道:“我这不就是在帝国?”

    “但你没有见我。”怀草诗微微蹙眉,眉尖锋利至极,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当时你不肯跟我走,但我知道你终究会来,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你来了这么长时间还要一直躲着我。”许乐轻轻转动着茶杯,杯底和并不光滑的桌面磨擦,发出沙沙的声音,他目光微垂落在浑浊的茶水里,低声回答道:“就算见了又如华”

    很简单的一句话,但联系到他这一生的遭逢,却透着股令人心酸的无措味道。

    怀草诗静静看着自己唯一的亲弟弟,看着阳光穿透玻璃,照在他微黑的脸颊上,长长的眼睫毛上,发现时光并没有在这张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只不过和当年比起来一无论是联邦英雄单人杀进帝国的当年还是帝国太子在联邦惘然无助的当年一显得沉稳了很多。

    怀草诗微微抿起唇角,很勉强挤出一个她自以为温暖,实际上依旧霸气凌人的笑容,尽可能温和问道:“这两年多时间,你是怎么过的?”

    做为左天星域的最强者,帝国皇位的天然继承人,这位公主殿下自幼便没有什么兄弟朋友玩伴,那位高居于摘星殿的皇帝陛下是她的父亲,但首先是帝国的皇帝,所以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许乐,面对一位家人,但从两年多前确认这个事实之后,她就一直在努力,虽然笨拙,格外令人感动。

    “我回了一趟东林,在那些灰嚎嚎的月砾中俯瞰草原里的矿坑,我去过百慕大,去找过当年和帝国合作的贩人公司,本想去找那些人麻烦,结果发现乖幢大楼早已经被林远山摧平了,所以后来我来了帝国。”

    怀草诗静静看着他,问道:“去过哪些地方?”

    “我去过很多地方,认识很多人,看过很多风景。”

    阳光温暖而直接,许乐眯着眼睛,微笑望着玻璃上的浮沉,脑海里浮现出逃离联邦后,这两年多时间,在宇宙各处看到的壮美景色。

    “十字星座壮观的超新星爆炸遗迹,兰波星地底的盐矿坑道。岗顶星上那座青色的大教堂,当然,还包括离除星上的赤潮,松果岭的霎,我们身边的桑海,这些你以前带我去看过。但那时候我的身份是囚犯,我想以游客的身份去看看。”

    他转过头来看着怀草诗,说道:“既然从血缘上来说,我是帝国人,那么我想自己需要多了解一些帝国的历史环境,对了,我还去白横怀氏的祖祠拍了几张照片。”

    “当了两年多时间的游客,去了这么多地方,那么你想找的答案应该已经有了。”怀草诗平静问道:“是什么?”

    许乐笑着耸了耸肩,说道:“白挂祖祠禁止平民靠近,就算想买票都不能进,所以我是偷偷溜进去的,我觉得这个措施不够好,不够亲民。”

    “你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

    ”怀草诗盯着他的眼睛。十分强硬。

    在她的目光逼视下,许乐沉默了很长时间,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认真回答道:“不够亲民,其实就是我的答案。”

    “所以?”

    “所以”,不喜欢。”

    许乐回望她的眼睛,看着她眼眸里的那抹光彩渐渐冷去,转动茶杯的手指渐渐停了,说道:“我不喜欢平民不能进贵族餐厅,我不喜欢贵族可以随意处死奴隶而不用担心惩罚,我不喜欢那些在皇宫门口不停磕头求神迹庇估的病人,我不喜欢有的人吃肉,有的人吃草,吃肉的人有时候来兴趣了就把吃草的人的肉吃了,我最不喜欢的是,在帝国到处都有人下跪。”

    怀草诗仔细倾听着他的话,沉默片刻后问道:“难道这和联邦那边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联邦那边至少表面上,绝大多数具众不需要下跪,也许你认为这只是一件华丽而虚伪的外衣,但外衣总能御些寒,被压迫的民众不至于全身**站在寒冷的冬风里。”

    许乐继续说道:“妥变总能引起质变。衣服穿的多几层,有时候可以挡一挡收割者的镰刀,也许你认为这种差别并不是本质上的,但我的看法相反。”

    怀草诗端杯渐冷的茶,无滋无味饮了口,忽然开口说道:“这个宇宙中从来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包括制度,只是缺少改变制度的人。”

    下一章写了点,大概一点能更。

    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