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小郡主(下)

    入概是昨天下午那段有此新奇但绝不美好其系是令人厌憎“的经历,少女教师身后的浅栗色马尾无力地耷拉着,没有随她的话语调皮起伏,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沙,但并不嘶哑难听,反而如同沙沙的苹果,给人一种香甜绵软的感觉。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风从破损的教室门洞里吹了过来,和光线一道拂着她那张漂亮稚丽的脸蛋儿,添上一层耸耸的红光小也像是颗红通通的苹果。

    至少讲台下很多男学生是这样认为的。他们羞怯的目光时而游移时而不舍地投向台上,不知何时黝黑的脸颊也红了起来,所谓爱慕所谓仰慕所谓倾心大概便是这种模样。

    “另外再说一遍,你们要去图书馆借书的时候,不用那么小心,甚至有的人还专门戴上手套,像是准备去移动娇嫩的蚕室。书,是用来看不是用来供的,不用担心图书馆里几百本书旧了坏了就没有看的了,那位有钱的大叔现在最大的兴趣就是看书,他会源源不断地补充。”

    桑枯镇公学的图书馆就是教室隔壁的一间破旧房屋,书架上乱糟糟堆着好几层书,地面的灰尘上满是学生们好奇的足迹,完全看不出来一点图书馆应的安静洁净模样,好在东向的墙壁上有一扇大窗户,明显新补不久的玻璃透光性能良好,纵容着外面的阳光温暖地晒了进来。

    在某人口中饱含某种怨憎意味升级为大叔的男人,这时候正靠着窗户安静的看书,阳光洒在睫毛上微微泛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刺眼的缘故,所以他眯着眼睛,显得有些

    他正在看帝国文艺史,那些有些枯燥的陈词滥调和光线中飞舞的灰尘微粒混在一处,极容易令人犯困,春困,他打了个呵欠,舒服地闭上了眼有开始睡觉,没有注意或者说根本不在意裤管处的血溃。

    帝国情报署的高级官员比巴依老爷想像中来得更快一些,那位穿着黑色正装,浑身透着股阴寒味道的官员,像老鹰一样盯着他,问道:,“你确认你的形容没有出错?如果你出错,我向你保证,你的二十六代祖宗都会为那个后果而颤抖后悔。”

    巴依老爷的余光瞥见这位情报署高官袖角上绘着的金色横花微只,身体下意识里颤抖起来,无比谦卑地恭敬回答应道:“大人,画像绝对不会有错,我那位管家亲自去镇上看过。”

    他虽然是这片桑海最有权势的贵族,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尊贵的大人物,自然生出无限恐惧敬畏,用了很大的力量,才勉强控制住答话时的声音没有发生严重的变形。

    情报署高官取下皮制手套,指头缓慢地在电子光幕上划过,光幕上那个小眼睛男人和少女的画像顿时发生变化,浅栗色的头发和褐色的眼瞳全部变成纯正的黑色。

    他认真严肃地审看这两幅画像很长时间,确认之后身上阴寒的味道骤然消失,满意地点了点头,对身旁的巴依老爷沉声说道:“这件事情办的好,署里会对你有嘉奖

    “身为皇帝陛下最忠诚的臣民,在下不需要任何嘉奖,只希望大人能够将这两个万恶的叛逆捕杀,如此我那可怜的孩子也能安慰于地下。”

    巴依老爷感伤了一瞬,抹了抹眼角,带着难以压抑的仇恨问道:,“大人,他们真的是叛乱余孽吗?”

    听到他先前那句话。情报署官员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他冷笑望着此人,说道:“这是你们有资格知道的事情?”

    接获情报以最快速度赶到这座庄园的,是情报署一整支精锐行动小组,作为殿下亲自领导的特别部门,情报署行动小组拥有难以想像的恐怖力妥,三十几名密探用了半小时不到的时间,便把庄园查探了一遍,甚至极为精确地复原了那场冷酷惨案的现场画面。

    冷漠的情报署官员没有理会身周那些小贵族们谦卑的讨好,第一时间通过秘密渠道,将此地的信息和目标精确位置,传出了离孤星,这些信息在幽暗的太空里穿行,不知最终将要抵达哪里。

    望着那几架配有先进武器的军用直升战机消失在天空中,巴依老爷的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回身望着那几名位阶更低的贵族,寒声说道:“那些贱民以为有了几个皇族余孽的庇护,便敢和我们做对,等那两个皇族余孽被处死,我要看着他们在我的脚底下流血哭泣!”

    “那我们现在就在这儿等着消息?”有人低声尊敬地询问道。巴依老爷处事沉稳老辣却又保守,自然不会在桑枯镇出结果之前,抢先发动对贱民们的冷血复仇。他缓缓抚摩自己协驯色的头发,冷笑说道!”我要尖那个破镇上,我要亲眼滑发”两个皇族余孽被情报署撕成碎片,只有这样,才能消解我心中的怨恨。”

    当巴依老爷低头走出直升机,在侍卫保护下走到桑林小路尽头那座学校外时,帝国情报署的精锐行动队已经完成了对这几间破落建筑的包围,身着黑衣表情严肃阴寒的密探们,却被数十名愤怒的贱民子弟学生拦在了教室外,局势处于紧张的对峙之中。

    情报署黑衣密探们手中端着冰冷的金属枪械,黑洞洞的枪管随时可能喷射出致命的子弹,拦在他们面前的那些学生,手里只有几把铁锹,其余人手里提着椅子,对峙双方的实力对比实在是太过悬殊,甚至都用不上对比这两个字,然而这些最大也不过十六七岁的贫苦学生,依旧勇敢地拦在密探们的面前。

    学生们满脸挣的通红,不是因为教室内的倾慕,而是因为恐惧和愤怒,绝望而又强悍地吼叫道:“谁也别想伤害我们老师!”

    站在最前方那名情报署官员,看着面前这幕,想着教室内的安静,心情越来越紧张,脸色越来越阴沉,寒声吩咐道:“给我冲进去”。

    这个命令的内容有些诡异,冲进去而不是开枪,很不符合情报署杀人不眨眼的传闻,三十几名黑衣密探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收起枪械,极为粗鲁强横地把面前的学生推开拖走,强行向教室冲去。

    公学残墙外的桑树阴影下,巴依老爷和那些小贵族们看着这幕,脸上露出得意与冷酷的笑容。

    看着那些黑衣密探马上就要冲进教室。外围某个女学生哭喊着尖叫道:“大家拼了!”

    在场所有的贫苦学生红了眼,拿起手中的椅和铁锹,向身前的密探们砸去,在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习惯为奴隶而挣扎生存的人们,居然敢袭击代表皇室的情报署密探,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然而学生们手中的椅子和铁锹并没有砸下去,直接傻眼站在原地,断墙外桑树下那些贵族老爷的笑容骤然僵硬难看。教室的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推开,那名染着浅栗色直发的少女教师走了出来。

    那些看上去气势汹汹的黑衣密探们,整齐无比地双膝跪地,对她行了一个大礼!

    浑身透着阴寒味道的情报署官员,跪在她的面前,无比谦卑恭敬说道:“拜见小郡毒

    桑枯镇公学图书馆,也就是那间简随的房间内小眼睛男人终于在漫天阳光中醒了过来,他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右手调整了一下耳孔里的金属片,蹙着眉尖,喃喃自言自语道:“情报署居然到的这么快,看来这次真的要被发现了。”

    那双笔直如刀的浓墨眉毛微微一挑,他站起身走向门口,恼怒说道:“什么叫睡的像猪?你声音大点,难道还不能喊醒我?也不知道你从哪儿染的怪脾气,现在说话总像蚊子在叫。”

    明明此时房间内空无一人,但好像他是在和谁通话,推开房门走到土操场上,他看着跪满一地的黑衣密探,感受着场间诡异的寂静。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双脚微微一错。

    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却让他轻易跨越数米距离,来到了那名正无辜摊手的少女教师身边,他伸手牵住少女微凉的手掌,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瞬间由走转为奔跑,向着桑海深处而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自然迅捷的难以想像。

    跪在地面上的黑衣密探们,直到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清幽桑林里,才反应过来,尤其是那位情报署官员,伸手指着空空荡荡的土路,脸上更是流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

    “追上去!”

    因为无尽恐惧,这位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官员骤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能力,从地面上一跳而起,带着身后三十几名黑衣密探,就像是因为洪水而惘然迁移的田鼠,向着那两道几不可见的身影拼命追赶,一边跑一边痛苦地喊叫: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桑枯镇公学操场上,贫苦学生们茫然无措地站立在原地,手里依然拿着椅子和铁锹,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刚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断墙外种荫里那些反应更快的贵族老爷们,已经像被砍到的桑树那般,噗通噗通依次昏到,再也无法站起。今天木有了,下页有几件重要事情汇报一下。。

    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