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五十五章 乡村少女教师

    川衣老爷乘坐直升机匆匆斟回了庄园六※

    他根本没有看一眼庄园栅栏附近到卧着的十几具护卫尸体和鞋底粘稠的血水,紧紧握着拳头,抿紧嘴唇,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庄园大门上那具在旋翼掀起的巨风中摇晃不定的尸体。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星光下,那个被挖掉了**死状极其凄惨的苍白身躯,是他的儿子。

    在最短的时间内,这位贵族老爷从管家处大致了解了最近两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因为近乎疯狂的愤怒,被酒色淘空了的苍老身躯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嘴唇同样如此,似乎在喃喃说着无比怨毒的诅咒。

    四十年前修改后的帝国蓄奴法,严禁任何贵族滥杀奴隶,但奴隶毕竟是贵族们的私有财产,即便真的杀了,最终贵族也只需要奉上一笔赔款和罚金,顶多再接受一些很轻的刑事责罚,所以在贵族们的眼中,无论是那些逃奴还是那些贱民的幼女,和一只畜牲没有任何区别。

    残酷的统治必然会引来激烈的反抗,奴隶贱民们的起义数十年间此起彼伏,直至数年前,所有星球上的勇气,终于在屠夫卡顿亲自率领精锐部队,所落过千万颗人头后,消失殆尽。

    那之后虽然卡顿郡王遇刺身死,天京星又出现了一场叛乱,但再也没有人敢反抗这种畸形的制度,像这样一个拥有爵位的贵族少爷,落得如此凄惨下场,实在是难以想像。

    “找出凶手,把她碎尸耳段!”

    “但在这之前,我要让这个庄园里所有的贱民给我儿子陪葬”。

    巴依老爷脸色苍白无比,眼瞳里充满血红之色,看上去就像是童话里的大魔王,声音颤抖而疯狂,独子的死亡已经摧毁了他大部分的理智。勉强残留几分冷静的管家,颤声回禀道:“听说一个月前,桑枯镇上公学来了两个奇怪的人,其中有一个就是染着浅栗色头发的小姑娘。”

    “桑枯镇不是就破败了?那个公学已经没有人”你是说那两个。异乡人,就是杀死我可爱儿子的凶手?”

    巴依老爷看着被缓缓放下来的儿子尸首,眼角不停抽搐,咬着牙寒声说道:,“那你还等什么?马上派人去把那两个人给我抓回来!我要活的”。

    管家小心翼翼说道:“因为公学的关系,那两个异乡人和桑枯镇的那些小地主发生了一些冲突,结果他们却没有被赶走。”

    “你究竟想说什么!”巴依老爷霍然转身,冲着他愤怒地吼叫。

    “那两个异乡人虽然刻意掩饰,但还是被有些人听出了他们的贵族腔,尤其是镇上那个理发的妇女曾经不小心说漏了嘴,那个小姑娘的浅栗色头发是染的,染的并不好,本质应该是”黑色。”

    听到黑色两个字,巴依老爷身体骤然一冷,拧着花白的眉尖。恶狠狠看着忠心而能干的管家,说道:“继续说

    “既然是黑发染成的浅栗色,那么褐色的眼瞳也可能是戴了伪装瞳片,本身也极有可能是黑色

    管家能够感受到老爷此时心中的愤怒悲伤以及听到自己汇报后的惘然冰冷,所以说话的语气愈发小心,身体佝的快要跪了下来。

    “皇族?”巴依老爷眼眸里闪过一丝夹着慌乱的恼意,沉声吼道:“高贵的皇族怎么可能呆在桑枯镇那种鬼地方!”

    “天京星皇族叛乱已经过了很久”小管家小心地看着老爷的下颌,低声说道:“我怀疑那两个异乡人可能属于叛乱中失败的那一方

    巴依老爷明白了管家的意思。如果那两个在桑枯镇公学停留了一个月的异乡人真是皇族,那么即便他们是那场叛乱的余孽,也依然是自己只能仰望无法接近的大人物。

    如果真是他们杀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只能硬生生咽下这口苦水,甚至还不能让这座庄园里的贱民替儿子陪葬,因为那些性情古怪的黑发皇族,也许会认为这是某种挑衅!

    “耳那是我的儿子!”

    巴依老爷无力地捂着额头,看着被移到脚下的那具苍白冰冷的身躯,看着他双腿间那个恐怖的血洞,愤怒痛苦地嚎叫道:“我最疼爱的儿子,他最喜欢写诗雕塑!就算是皇族,怎么能够忍心伤害这样一个纤细敏感的可爱生命!”

    听到这句话。管家的脸部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下,好在没有让老爷看见。低头谦卑建议道:“老爷。如果那两个异乡人真是上次叛乱的皇族余孽,我们不能去对付他们,但有人肯定很愿意消灭他们,至于这片庄园附近的贱民,只要那两个异乡人死掉,您的怒火随时可以将他们烧成灰烬,让少爷在地下安息。”

    “明白了

    巴依老爷右手微颤,看着脚下那具凄惨的尸体,神经斑办妥笑了起来,大声说道!“情报署!马卜海知情报署※

    黄石矾脚下的桑海是离除星最偏僻落后的地区,而桑枯镇则是这片区域中最偏僻落后的聚居点,贱民奴隶在桑场里的辛苦劳作,只能足够奉养一位像巴依老爷这样有爵位的大人物,随着经济衰败而无限萧条的桑枯镇周边,更是只有几个连直升机都买不起的土地主。

    越落后的地方压迫越严重,下层民众的生活越艰辛,无论联邦还是帝国,无论东林还是离阻,人类社会总是逃不出这个规律,桑枯镇周边同样如此,那几个拥有少量私兵队伍的土地主,用手中的皮鞭和帝国的法律严苛压榨着自己的雇工和奴隶,毫不客气地把丝绸业衰败的后果转嫁到那些可怜人的身上。

    初春的某一天,两个明显来自异乡的人走进了桑枯镇公学,因为没有教师,教育拨款又被截留的原因,这间公学早已废弃多年,只剩下了几间残破的房间,然而那两个异乡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几百本书籍,然后在春光明媚的那个下午。向镇子周围所有人宣布,公学重新开始招生。

    从那一天起,桑枯镇周围的局面便有了根本性的改变,风格粗暴的土地主再也不敢随意鞭打自己的奴隶和雇工,至少不敢得意洋洋地公开施刑,而那些在他们眼中能够像猴子一样爬树采桑业的童工,则是第一次有勇气拒绝了主人家的使唤,而是拿起破旧的书包走进了学校。

    导致这种改变发生的原因很多,除了那位拥有一头顺直浅栗色头发的少女教师,能够向各位文化程度并不高的地主老爷,完整而流利地背颂皇帝陛下相关教育政策的最高指示,还有她那口流利的贵腔腔,当然更重要的是发生在某些深夜里,那些地主老爷们永远不想回忆的悲惨经历。

    桑林之中有条幽静小路小路的尽头是间破旧不堪的学校,这里就是给了那些少年少女们懵懂希望和难得温暖的桑枯镇公学。

    无数年森严的阶层分隔,让这种响应陛下教育改革而建立的公学,没有任何贵族子弟的身影,更麻烦的是,拥有足够知识的教师往往都有贵族身份,他们根本不愿意给这些贱民甚至是奴隶子弟上课,而那些极少数接受过完善教育的平民,又因为向往贵族甚至是天京星的美妙生活,根本没有把心高气傲的眼光小放在这些偏僻山区的学校之中。

    没有教师的学校就像是没有皇帝的宫殿,没有女主人的家,只能一天一天衰败凋落,所以这几年间,桑枯镇公学比这座镇子更早变成了一片废墟,直到出现了一个拥有浅栗色头发,清丽稚美的少女教师。

    风吹过桑林的密梢,发出沙沙的声音,远处桑场间,蚕虫正在啃食着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破旧的公学教室内,响起少女教师的呼喊,声音微沙。

    土操场上玩球的平民子弟们听到她的呼喊,马上向教室里跑去,然后端正坐在自己的桌后小心翼翼地翻开面前依旧崭新的课本,然后用朝圣般的虔诚态度抬起头来,看着讲台上那个年龄甚至比自己还小的少女教师。

    “上课之前有句话要先说一下,以后不要去图书馆看了科幻,就跑来问我什么三体运行规律之类的问题。”

    少女教师今天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衣裳,袖口套着防磨套,她看着下面的学生们,可爱地耸耸肩:“虽然这是我十三岁时就已经解决了的问题,但如果你们想要达到能够理解答案的程度,至少需要去桑植州国立大学进修两年的宇宙物理。”

    教室下面的学生们听到国立大学四个字,脸上自然流露出黯然的情绪,能够有机会像贵族子弟那样坐在课堂上,而不是天天在桑树上爬上爬下,已经是他们所能想像的最美好的生活,而去桑植州府读大学,则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有想法,才能有行动,有行动,才有可能做到。”

    少女教师利落地将浅栗色尖发挽至脑后,拈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行优美的帝国文字,双手抱胸,满意地审视一番,然后转过头来。向学生们说道:“这句话是有个人说的,虽然我很讨厌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但不得不承认这句话很正确。”

    下面的学生很努力地辩认着那些对他们来说依然不够亲切的文字,有个男生抢先读了出来。

    “人类如果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两样?”

    把章节名改一下,喜欢用今天这个,下一章正在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