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五十二章 流年(中)

    因为这句掷地有声的宣告,因为伟大的苏蒙殿下亲自督战,墨花星球上的帝国部队,以相对落后的军事科技水平,向联邦军方发起了强怦的连续攻击,

    山野湖泊间视死如归的帝国士兵,狂热而近乎疯狂地寻觅着消灭敌人甚至是同归于尽的机会,这些骤然暴发超出常规战力的部队,不止将整整一百多个联邦机械师强磔1拦在克氏火力线北方,甚至在两年前险些把联邦部队赶出这颗充满血火死亡的星球。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一一如果那个人没有回来的话。

    光照左天星域的帝国公主怀草诗,亲自监夸这场令人窒息而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战争,而隔着黑血战场与她遥遥相望的那位联邦名将……是杜少卿。

    宪历七十一年之前,对于帝国皇室军方乃至普通民众来说,杜少卿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名字。

    那时候的杜少卿在联邦内部已经是十年军演不败的名将,但这个名将的称谓更多走出现在纸面,出现在电子沙盘之中,没有什么真正的震慑力。即便他在西林反击战中率领铁七师,打响了围歼帝国远征军的第一枪,并且在随后的战争中,展现过自己超级强悍的指挥能力,连战连捷,但因为西林战区距离天京星太过遥远的缘故,依然没有引起帝国方面真正的警惕。帝**方真正开始重视这位联邦名将,始自宪历七十一年春天。

    那一年,联邦部队穿越加里走廊和晚蝎星云,向左天星域发起全面进攻,钛七师和新十七师做为先锋,接连在黄厄星系,木鸟星区以及x富矿星系的战役中,给帝母-本土部队以沉重打全,而杀伤力最为可怕的,表现最为强势的,还是杜少卿的铁七师。

    宪历七十二年春,铁七师等王牌部队奉命回调首都星图休整帝国前线部队迎来短暂的喘息局面,然而当杜少卿率领铁七师再次踏进战场时,帝国方面才惊愕地发现,己方最初对此人的重视,依然非常不够!

    不仅是因为杜少卿以中将军衔出任联邦前敌总司令,更是因为在墨花星球惨烈的战争中,这位以冷漠自律着称的名将,在面对帝国部队和那位公主殿下狂热冷酷混杂的反攻中,终于绽放了自己全部的光彩,这块令人家冷的寒冰之下,骤然涌出无数令人惊恐的炽热火焰!

    比宪章电脑推演更加精确更加不可捉摸的指挥,让杜少卿直接指挥的超过一百个整编机械师,变成了一个庞大沉就却又坚不可摧的战斗机器。

    机甲混编作战,空地联合协调,战地信息系统搭桥,联邦部队在墨花星球上的每一步推进都显得那么完美,没有给帝国方面留下任何漏洞,令人忍不住怀疑,这位联邦名将的大脑宄竟是在怎样运转,才能支撑如此橹准甚至可以用细腻笔绁来形容的手段。

    战争终究不是数学微积分考试,硝烟弥漫碎石都能改变主炮射击精度的战场自然也不是大学课堂里的电子黑板,如果说杜少卿和他指挥下的联邦部队,只能做到这些,那么帝国部队和他们那位战无不胜的公主殿下,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绝对不会有任何退缩情绪,反而会发起更猛烈的反击。

    毕竟他们是在自己的星域作战,他们拥有墨花星球十几亿民众的支持,他们有相对短很多的后勤补给线,他们有很多很多可以把这台联邦巨型战争机器击成碎片的信心和方法。

    但是帝国方面没有想到,他们今次面临的对手,居然比想像中更加可怕!

    帝国部队疯狂,杜少卿指挥下的联邦部队比他们更疯狂!帝国部队残酷,杜少卿指挥下的联邦部队比他们更残酷!那些残破的城市废墟中有帝国游击队不断进行骚扰?联邦部队进行更铁血的清洗!

    精确完美的战略布署指挥背后,以冷静沉穑自律机械登上战争舞台的杜少卿仿佛变成了一个冷血的战争狂人,战场手段异常激烈强悍,无所不用其极,仿佛战场上每个帝国士兵都是他的杀母仇人!

    这种转变是他自联邦返回后开始,从那一天起,无论战役进行的如何惨烈,杜少卿严禁任何人在战斗存续期间向自己报告各部队伤亡,他只问敌方伤亡数字,只要求胜利,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空间站咖啡馆短暂的沉就之后,有商人掐头感慨道:“说到墨花星球,帝国方面把l星系的后备部队都砸了进去,那位恐怖的公主殿下连续六次亲临前线督战,居然硬是拿少卿师长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转入被动防御,眼睁睁地看着联邦部队一步一步向南方逼近。

    ▲如果不是那位公主殿下,我想现在联邦部队可能早就已经全面占领墨花星球,打进l星系了,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过去接受矿产,哪里还用在这里着急?”那位丝绸走私商人笑着说道:“刚才说到联邦局不稳,其实我一直在想,少卿师长在墨花星上打的这么狠,是不是和这也有关系?做为总统先生的坚定支持者,他在前线的每一场胜仗,都能把总统先生的民意支持率再往上提几个百分点。”四周的商人沉就思考片刻后,纷纷点头赞同这个意见。

    无论是联邦还是百慕大的民众,甚至是联邦前线官兵,直到今时今日,依然习惯于称呼那位联邦前敌总司令为少卿师长,隐约间竟有些当年军神李匹夫率领十七师扫荡宇宙时的感觉。

    “我敢肯定,在现在帝国皇帝的眼中,少卿师长的可恶程度已经快要追上军神大人,如果能够杀死他,帝国甚至愿意用十几万名士兵的性命去换。”

    那位商人正说着,忽然被光幕上播放的突发矫闻吸引住了目光,咖啡馆里的商人和那几桌沉就的军官,同时抬起头来,看着新闻画面下意识里握紧了拳头。

    战地新闻播放的是两天前刚刚发生在墨花星球上的一场机甲突袭战,画面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数十台帝国狼牙机甲像生刺的食人藤般,向着山丘公路上的联邦车队发起猛烈的进攻,高速机动性和悍不畏死的作战风格,让它们强行突破联邦军营的三道防御线,冲上山丘,却被更多台联邦nx机甲拦截了下来。

    在迳场帝国机甲突袭看似要粪丁成笑话的时候,帝国狼牙机甲群最前端三台机甲骤然加速,尤其是最中间那台横样有些怪异,像挂了很多破烂金属盒的青色机甲,瞬间在山丘上划出一道残影,攻向联邦车队中的某辆样式普通的军车。一把枪出现在青色机甲手中。

    这是一把只会在电影里出现的合金复层锻枪,枪长近五米,透着股淡淡灰色金属光泽,绝灭生机。长枪在手,青色机甲若君王性世,谁能阻挡?

    就在此时,看似平静的山丘公路里,忽然炸出一声充满暴戾气息的怒吼,一台明显和普通nx机甲不同的黑色联邦机甲,如同狂暴的海神,骤然站起,震飞面前所有军车,机械臂前合金刀横空一斩!

    新闻播放完了,咖啡馆里鹄所有人却依然沉浸在先前画面所带来的震撼情绪之中,无论是百慕大的走私商人还是那些沉就的军官,都不曾一次观看过军用机甲的战斗,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今天这种等级的战斗,无论是明显领先于整个宇宙技术水平的两台机甲,还是机甲里强大不可思议的机师,都是那样的令人不可思议。

    “那一一一一一一那一一一一一一是桃瘴:}”一名年轻些的商人颢着声音问道:“那拦住她的机甲就是斩喜?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人们依旧沉浸在日睹强者战后的余震中。

    现在整个宇宙都知道,帝国无敌公主殿下的机甲名为桃瘴,联邦第一强者李封上校后来给自己的n灯机甲取了个非常怪异的名字叫斩喜,刚才新闻画面上的那一幕,正是宇宙两边最强大的两个强者之间的一次正面冲撞,然而在墨花星球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是第几次了?”

    “算上这次,已经有三十七次,甚至那位公主殿下都亲自尝试了三次,看起来,为了解墨花星困局,帝国方面真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少卿师长。”

    “如果我是帝国人,我也会这样选。一个天才指挥者对战争的影响大致命,如果能够用暗杀的手段杀死他,当然是最有性价比的选择。“问题是那是浇烈交火的战场,除了当年的军神大人,谁能在这种环境下杀死对方的主帅?”

    “正常来看,当然没有人能够做到,但帝国公主殿下明显不是正常人,三次出手尤其是最后这次,已经接近了少卿师长,如果不是那台斩喜似丁寸步不离师长身边,连续三次拦下,说不定她早就已经成功了。

    丝绸商人感慨道:“那位殿下真是太可怕了,居然真敢这样去想,这样去做,要知道就算她成功狙杀少卿师长,也不见得有机会逃走,这三次狙杀听说她都受了重伤。”

    “幸亏联邦还有个李疯子,不然墨花星球这场仗的结局真的难以想像。以前哪里想像过,一个强者拥有一台足够先进的机甲,就有可能改变一场战争的结果?”“您说的是。像帝国公主和李封上校这样的强者,无论哪边再多一个,战场上的局面马上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问题是像这样厉害的人物,到哪儿去找去?”

    咖啡馆里的气氛忽然因为这句话而变得怪异起来,安静很长时间后,有人轻声感慨道:“以前倒还真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