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流年(上)

    隔着厚厚的金属墙壁,能够听到上层酒吧和隔壁赌场里的喧哗声,商人们的目光穿透落地舷窗,隐隐能够看到极远处黑暗宇宙间悬浮着的前进基地,由于距离的关系,这颗比普通小行星更加巨大的球状基地,仿佛变成了一颗涂成幽蓝è的高尔夫球。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为了应对帝国人的威胁,尤其是对方掌握巨型扭率空洞规律后的恐怖前景,联邦政丅府于数十年前开始前进基地计划,帕布尔总统上任后计划得到了强有力的推动,政丅府调配大量资源和金钱,在果壳机动公司的全力打造下,基地终于完美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这里是距离前进基地最近的一处空间站,平ri里负责轮休官兵的娱乐生活,拥有设备完善的各项娱乐场地,甚至还有一个不知道合法的赌场,在外廊上可以n到很多休假中的联邦丅军人端着酒杯轻松的聊天,但在此刻安静的咖啡屋中,除了几样聚在一起的丅军官之外,竟然大部分人n上去都像是商人,而且他们交谈时的口音明显带着百慕大的腔调。

    百慕大的商人出现在距离前线极近的联邦丅军事空间站里,是非常不可思议的画面,尤其前方不远处便是浩翰没有边际的晚蝎星云空间通道面,这些商人出现在此地肯定与帝国走私渠道有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正在沉默喝茶的联邦丅军官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惊愕情绪。

    联邦有句谚语:金钱是万能的。但能够让联邦丅军方容忍这些颈后没有芯片的异乡人出现在丅军事空间站中,与这句谚语的关系并不大,之所以这些百慕大走私商人会拥有这种特权,除了他们与联邦那些大家族丝丝缕缕的联丅系,更重要的是基于某些原因,联邦政丅府这些年一直在默许甚至是纵容这种走私。

    安静的咖啡馆里飘浮着轻扬的音乐,气氛却并不如何轻松,无论是那等候走私船到来的百慕大商人,还是那些沉默的联邦丅军官,表情都极为严肃压抑,联邦丅军官们忧心前线的局势,商人们则忧心于前线局势会给自己的货物带来怎样的损害。

    “前线的仗打的越来越惨烈,两边的舰队在较着劲儿地清剿,最近三个月过来的舷舺越来越少,两边做了七十年的生意,结果现在明明帝国人对扭率空洞的测准率越来越高,货物损耗比却是前所未有的大。”

    一名卷发中年商人摇摇头,拒绝同伴倒咖啡的示意,情绪低落说道:“你们都是玩硬通货的,还能去矿星上找找备用货源,顶多就是成本高些,但你们都知道,我家主上多年来一直在经营蚕丝,这要断了货,很担心缓不过劲。”

    所谓舷舺指的是帝国方面的无人投递货物飞船,因为缺乏大型船队通过扭率空洞的技术能力,这几十年间双方的走私交易,都是通过这种笨拙甚至是赌博的方式在进行,好在走私货物的恐怖利润,足以抵销多达百分之四十以上的空间通道损耗。

    咖啡馆里的商人彼此之间都知根知底,知道这个卷发商人代表着百慕大何方的利益,他们自己只不过是被人椎到最艰苦前线做事的小人物,在这远离百慕大的联邦丅军事空间站里,说话自然也放松很多。

    有人安慰道:“虽说百慕大一直没有找到适合那种小肉虫生活的环境,但人工培养总能替代,对了,听说3有颗伴星非常适合种植桑树,你家主上没有考虑过?”

    “在联邦境内幕?想都没有想过。你们也知道,我们在联邦那位合作方虽然有些实力,但真要铺这么大的面,htd局怎么可能会同意?”

    卷发丝绸走私商人点燃一根香烟,苦笑摇头说道:“我这边其实还无所谓,反而是离阪星那边,听说经济越来越糟糕,真担心那些贵族老爷一气之下毁桑搬回天京星,那明年后年的货得贵成什么样?”

    他的同伴神情黯淡说道:“离散星那边往我们这边送过来的航舺数量急剧降低,拿不到足够数量的回货,加上他们皇室现在推行什么新生活运动,大力压制奢侈品消费,离阪星上那些贵族老爷肯定要撤,不要说明年,我敢说下批货的要价就要翻上一倍。”

    做生私生意的人依然是生意人,成本增高利润减少甚至是亏本的前景,就像一条扎着钢丝的皮鞭,把他们冷酷的心脏抽的血淋淋的,所有商人都在沉默地思考ri后的前景,议论声顿时小了起来。

    一名商人面前的酒瓶已经半空,大概是在酒精和前景黯淡的双重作用下,他重重一拍桌面,愤怒地喊叫道:“都他妈是打仗打的!”

    话音刚刚落下,他注意到右前方那桌沉默的联邦丅军字似乎在听着这边的谈话,心情骤然一凛,酒意醒了大半,想起来此时自己不是在百慕大妓院的床上,而是联邦军方的空间站里,神è极不自然地咳了两声,说道:“真希望联邦部队赶紧获胜。”

    看着四周商人似笑非笑望着自己,他尴尬解释道:“怎么说,联邦和百慕大也是一家人,我们虽然和帝国那群兽人做生意,只不过是为了挣他们的钱,感情和立场可是一定会放在联邦这边的。”

    这话并不虚伪,无论是从人种血缘语言乃至文化上讲,联邦和百慕大就像是两个分家的兄弟,而帝国则是一个街对面的恶邻。

    先前那位丝绸走私商人看着他的尴尬神情,替他解围说道:“哪有这么容易获胜,前线的军事部署我不懂,但联邦内部政局已经乱成这样,我可不认为联邦能在短时间内取得决定ing的胜利。”

    “联邦政局不是很平稳吗?”有人诧异问道:“上个月议会山连续通过,遗产税法案,信息有限公开法案,还有基金会清理条例,就连三林联合银行现在都陷入了沉默,还有谁敢和帕布尔总统对着干?”

    “联邦管理委员会这次改选,总统一系大获全胜,这些法案条例通过谁都能预讲到,但那位太子爷忽然搞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一件事情,我可不相信他真的只是想回馈社会,而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我看啊,帕布尔总统现在才算是遇到了真正的困难。”

    “哪位……太子爷?”有人皱着眉头不解问道。

    咖啡馆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似乎那人提到了一个永远不应该被提到的名字,丝绸走私商人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苦笑着解释道:“别误会,我说的是邰家那位太子爷。”

    听到解释,场间的气氛顿时松动了些,嗡鸣议论声再次响起,对最新情报不是很了解的商人,纷纷询问那位邰家太子爷究竟做了什么事。

    先前那名因为醉意险些说错话的走私商人,无力地摊软在椅上,望着四周的同行们满脸悲容说道:“蚕丝断了货,顶多就是赔些钱,大人物们少穿几件真丝内衣,珠宝断了货,问题也不大,但我主家要接的货是超硬石墨,要货的是果壳机动,可已经四十二天没有货过来了,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旁边的走私商人们听到这句话后怔住了。供货给果壳机动,便等于是供货给联邦军方,放在以往,这种走私生意毫无疑问是利润最高,最有保障的类别,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他去接运载超硬石墨的艋胛时,联邦政丅府会派出白水公司的战斗小组进行全程护送。可如果一旦供不上货,造成联邦军方的损失,那么无论此人主家在百慕大拥有怎样的权势,只怕也会瞬间变成联邦大人物怒火中的灰烬,难怪此人愁苦如此,一杯连一杯的喝着。

    “滤膜级的超硬石墨?那只能在帝国墨花星球上找到,而且那几个矿好像还在帝国部队的控制中。”

    听到墨花星球四个字,场间再次陷入沉默,商人们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古怪,震撼感慨恐惧交织在一处,仿佛听到了地狱的名字,就连前方那几桌一直沉默的联邦军官,也忍不住缓缓直起了身体。

    墨花星球,帝国临近l星系的一颗普通行政星,因为重要的战略位置,更因为这场宇宙战争里最强悍的某次宣言,现在已经变成了人间的地狱,残酷冷血的绞肉场。

    在数亿平方公里的星球表面,联邦与帝国强悍而毫不犹豫地投放了前所未有的军事力量,在大气层外数百艘各式太空战舰的冷漠注视下,数百万地面部队,数十万各式装备,数千台最新式的军用机甲,如同两道颜è不同的巨浪,沉默而毫不知疲倦地撞击在一起,粉碎聚拢然后再次撞击,在战场上留下无数染血尸骸和焦黑的机甲残躯。

    这里是联邦与帝国开战七十年来,最血腥最残酷的战场,这里只有胜利与失败,生存和死亡,而实践这些词汇的手段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戮。

    联邦需丅要前进l星系的稳固跳跃点,需丅要保护星系的晶矿采掘以换取最终的胜势,帝**丅队打的如此惨烈的原因,除了相反的理由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当年帝国大撤退换取战略空间,那位公主殿下操控桃花于暴杀联邦某集团军军长于枪下后,曾在暮è中向整个宇宙宣告:

    帝国至此,再也一步不退!……

    (今天没有了,晚上再想想,这两天容我少写点,还是想不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