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九章 破船羞辱着碧蓝的海

    对于所有这些毫无察觉的许乐,松开捂住耳朵的双手,沉就片刻后对着面前的探头严肃认真说道:“你是一个很好的煽情诗人,我给你面子,同意她留下来,不过我有个条件,以后再也不准未经允许就吟诗,尤其是不断的重复重复又复重那种。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菲利浦嘲笑说道:“痴心妄想。

    许乐浓眉微乱,慌张说道:“你不答应?”

    那根纤细的机械臂剧烈的上下摇晃,仿佛菲利浦正在比划暴跳如雷这种情绪,声音极为恼怒:“你搞清楚,不是你给我面子,是我给你面子才假意劝说你两句,居然不准我吟诗作对?这是我的船,我想让谁上,就让谁上。”

    许乐一想还确实是这个道理,极为挫败的低下了倔犟的脑袋,钟烟花望着他呵呵一笑,拍拍他后背,然后递上满是香甜味道的椰香面包,表示最真诚的安慰。半小时后。

    “像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又没有什么危害性,为什么就不能留下她,居然还要我花这么大力气剪缉画面,搜索古老诗句来说服你。真不知道你这个家伙的石脑袋里装了些什么东西,难道和我的脑袋里一样都是冰冷的电子元件?

    自医院黑梦以来,菲利浦终于在和许乐的复杂关系争吵战斗中,获得了一次最彻底最解气的胜利-,纤细的机械臂高高抬起,宛若高贵的头颅骄傲抬起,声音格外轻佻,然而当探头捕捉刹剖控台处那个小姑娘的身影时,骤然变得尖细紧张惶恐起来。“我的小姑奶奶,这可不能乱拆!如果拆坏了你哥都修不好!我们得掉进海里去喂王八!

    北国已然寒冬,临海州更是风雪呼啸,而靠近赤道的热浪岛依然是一片炽热气息,无论是沙滩上的棕树还是树荫下穿着泳衣的迷人女孩儿,都散发着热情的味道。

    伸向大海深处的一处环形礁上,站着无数钓客和好奇旁观的女眷,钓客是被这片洋流里著名的海龟回游群所吸引,而女眷们明显更愿意展露自己身上的各式花裙,和浅淡海面下的珊瑚比拼美丽。

    天气预报中绝对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吹拂来一阵轻风,人群并不以为意,只觉得非常清爽,然而紧接着,海风忽然变得极为猛烈,吹的钓竿微微颢抖。

    这种情况非常不利于海龟上钩,钓客们心情顿时变得很不愉快,放肆地咒着这阵莫名奇妙的风,忽然间有人指着天上疑惑的问道:“那是什么?”

    环形礁上的人们惊愕抬头,看着碧蓝天空里那道白线,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撸测,那道白线便来到了他们的眼前,然后呼啸而过,没有看清任何细节。

    海水开始急剧不安地摇荡,强风袭来,钓客们的帽子被吹起,落入远处的浪花之中,女眷们或长或短的花裙被风刮起,露出或迷人或粗壮的**双腿,惊起一片尖叫。

    那道白线越过热浪岛进入无人海域后降低了高度,却没有减速,以恐怖的速度在海平面十米上空疾驰,剧烈的空气湍流中,隐约可以看到一艘破烂不堪的黑色飞船,下方的海面被生生带起凶猛的浪花,如一道深刻的白痕,撕开碧蓝一片,向着遥远尽头而去。首都骑区,联邦应急指挥中心大厅内。

    “日标的速度已经超过人类大气层内速度纪录的三倍,诸位看一下这艘飞船前端带起的空气湍流,以这种恐怖速度贴紧海平面飞行,只要操作稍有失误,便会与海水摩擦直接坠殁,哪怕是联邦最优秀的飞行员,也不可能做也如此不可思议的操作。”

    一名联邦少将表情严肃地看着长桌旁的众人,说道:“自发现日标后,联与卜中央电脑一直在进行全程监控,但目标的速度实在太过可怕,现有的跟踪导弹根本追不上它,而大气层外的战舰主炮,甚至无法对它进行锁定,自然谈不上摧殁。”

    应急指挥中心大厅深在地底,可以承受战舰最强大主炮的攻击,此时的长桌旁坐着的全部是联邦政府最顶层的大人物,也包括军方很多将领,所有人的表情现在都非常严肃,他们盯着巨幅光幕上的画面,不知谅怎样压抑掉心中的震撼表绪。

    画面由宪章局提供,联邦中央电脑调用大气层外三十几颗高轨军事卫星,才能够清晰地捕捉到日标,那道在碧蓝海面上破风破浪而去的线条,是那样的笔直缓慢,可一想到这是刻星球全景地图,便能推算出这种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是何等可怕。“现在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这艘飞船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它为什么会救许乐?这是不是帝国人的飞般?”

    国家安全顾问脸色铁青说道:“如果这是帝国人来接他们皇子的飞船,还可以这样近乎炫耀和羞辱地在l海面上飞行,我看这场战争不用继续,我们直接投降好了。”“这不是帝国人的飞船。”李在道说出这句话后,没有做出更多的解释。

    因为这艘古怪的飞船,联邦安全等级提高到二级,等同于帝国部队入侵大区核心,然而数小时之后,整个联邦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般飞船依海狂奔而措手无策,政府已经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联邦军方更是因为前所未有的羞辱感而几乎疯狂。

    那名少将抹掉脸上的汗水,用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根据空气粒子捕捉器传来的分析结果,目标飞舴使用的是晶态引擎,并且能量转换率相当高,所以部队已经放弃等待对方能源枯竭的战斗计划。”

    “中央电脑扫描后确认,目标飞船的实际容纳空间,比外部形状要小很多,但哪怕目标飞船空间中只有百分之一用来贮存晶矿,那么它在大气层中可以按照这种速度连续航行两个月,如果目标飞般离开大气层,那么这个时间会延长到一年。”

    一名宪章局官员做补充说明,然后看着长桌对面的联邦将军们,沉声说道:“在青藤园处,宪章局已经监控到目标飞般的加速过程,如果那时候军方能够捕捉住战机,还可以击毁它,而不用等到现在目标飞船已经提速。

    联邦将军们的肩章金星闪烁,表情却是异常黑沉,对于宪章局的指责,他们没有做出任何愤怒的反抗,虽然知道这是联邦政府官僚而迟缓的体系所造成的问题,但身为军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艘破烂飞船在自己的国土上烛耀,那么他们的回应除了沉默默只剩下击毁对方。

    “q前唯一的好消息是,根据计算,在日标飞船这种可怕速度下,现有硌武器系统都无法进行有效攻击,这也就意味着,联邦安全暂时没有问题,速度对双方来说都是个麻烦。”

    那名联邦少椁强行压抑下心中的愤怒,沉声继续说道。

    联邦调查局局长不解皱眉问道:“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速度快了就不能进行攻击,就算如此,那目标飞船只要减速不就可以攻击,然后它再加速离开,不就行了?”

    联邦少将沉声解释道:“日标飞船的引擎动力可以支撑它进行这种提速或者是减速,但是如此恐怖的高速度在在短时间内减下来,就算是许乐的身体强度,也无法承载如此重的负荷,他会直接死亡。”

    他望向长桌旁的大人物们,沉声说道:“如果目标飞船试图减速攻击,我代表军方向联邦做出保证,我们一定会在它完成减速调姿进入攻击之前,完全摧毁目标!”

    大厅内沉闷压抑的气氛因为这段话而稍微放松了些,椅腿与地面的摩擦声,喝茶的声音在安静很久之后开始响起,就在这个时候,长桌尽头忽然传来一道浑厚有力却又显得有些疲惫的声音。“如果那艘飞船不减速却要发动攻击,那军方将如何应对?”

    所有人的目光向长桌尽头望去,有些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心想既然军方和宪章局已经研判清楚,目标飞船不可能在这种速度下进行攻击,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担心?

    “不减速我们无法摧毁它,它也无法启用武器系统攻击联邦,但如果它的攻击并不使用武器系统,而是就这样撞过来,像块石头一样撞向议会山或者是总统官邸,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长桌尽头沉就了很长时间的帕布尔总统,看着所有人平静问道:“我很清楚飞船里那个男人的性格,我相信他敢这样做。”

    大厅内刚刚松缓一些的气氛,随着总统先生平静的话语,骤然变得再次紧张,甚至比先前更要紧张。在场的所有官员和将领,都非常清楚目标飞船里的许乐曾经做出过的那些事情。

    那个人还是默默无名的年轻少尉时,就敢顶着铁算利家和联邦科学院的压力,一斧劈在虎山道,一斧劈在研究所。

    他敢不顾莫愁后山那位夫人的威压,跑到52星球直接杀了那位曾经深受全联邦民众爱戴的麦德林议员。他敢一个人坐着一艘飞船穿越空间运道去追杀一支帝国舰队。他敢为了死去的钤老虎和那些无辜的人和整个联邦开战。

    宇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自然也包括操控那艘破烂的飞船,直接和官邸或者议会山同归于尽。这很没道理,却是坚硬的事实。

    一片死寂中,帕布尔总统站起身来,漠然说道:“他会联系我们的,等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