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十二章 成人礼(中)

    那些勤奋的学生,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从那个区出来,以为对方比自己起的更早,不免生出了一些敬佩的表情。就在这种表情之中,许乐和绿色军风衣中邰之源,悄悄地离开了图书馆区,踏上了寻找女人的路。

    “看样子还真是在做贼。”前几天下了场雪,天气有些冷,许乐将围巾系的更紧了一些,看着身边沉默的邰之源,心里生出无限好奇,居然还要乔装打扮才敢出来,难道这小子家里看的这么严?

    穿过梨花大学的清晨,沿路无数女学生正在晨运或是吃早饭,许乐揉了一把有些疲惫的脸,说道:“上林的男女比例和东林恰恰相反,女多男少,你要真想早日脱离处男之身,赶紧谈个恋爱吧。”

    邰之源整张脸都在雨帽之中,只能看到下半张脸,微笑着嗅着校园里的气息,在微微秋风里看着自在行走的学生们,没有回答许乐的话,说道:“你不是刚刚失恋?怎么就愿意陪我出去找女人?这爱情未免也太廉价了些。”

    许乐苦笑了一声,回答道:“我只是同情你这被家里管的太严的可怜人,可没有陪你下水的意思。”

    邰之源没有理会他的解释,只是平静而专注地享受着难得的自由与世俗气息。他小的时候便离开了家,邰夫人原本也希望他能够像正常的联邦少年那样健康成长,所以将他送进了都特区一个普通的小学,然而没有过多久,他的身份还是泄露了出去。为了安全和躲避那些如影随行的恭维与讨好,邰夫人只好放弃了这种想法。邰之源开始不停地转校,包括都大学预科,梨花大学,都是邰家能够完全掌控地地方,而且他在这些学校里也得到了最完善的保护。

    已经很多年没有像普通人那样上学生活了,邰之源有些怀念当年小时候和邹郁打闹的童年。

    两个人沉默地走过一片树林,经过梨花大学充满了太空风格的综合馆,同时现了今天综合馆这里热闹异常。无数的重型运载车穿行其间,学校里的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布置着会场,一片极大的横幅被拉了起来。上面的字迹被布遮着,无法看到。

    “明天的双月节舞会,看样子真地很盛大。”许乐的心情忽然低落了下来,张小萌大概会和那位议员公子一起参加舞会,他自然不会再去。

    “不仅仅是舞会,第一军事学院明天就要开始访问本校,听说在综合馆里。会进行一场机甲表演。”邰之源平静地看着综合馆的方向,告诉许乐,“绕了一个圈,区其实就在综合馆的后面。”

    他注意到了许乐地沉默,说道:“舞会在晚上,每个学生都要参加,我都不能逃。”

    “我不去。”许乐略一停顿后平静地说道:“我只是一个旁听生。不去也没有人说我。”

    “是不是担心看见移情别恋地前女友?”邰之源温和地笑道:“我劝你还是去一下。也许会有什么惊喜等待着你。”

    许乐摇了摇头。这几天已经让他确认张小萌下定了决心。虽然他依然认为这件事情有古怪。他依然不甘心。可是女人地心本来就是无法捉摸地事物。不可能有什么真正地惊喜。他看着综合馆里出入地工作人员和重型卡车。疑惑问道:“第一军事学院为什么要来我们学校访问?我们学校又没有机甲操控专业。那是军方地事情……机甲表演。这又是为什么?”

    他有些好奇联邦最高级地军事学院里地学生们。在机甲方面操控地能力。但一想到自己那慢到极点地操作。他也没有了更多地兴趣。至于好胜心。更是一点都没有。邰之源微涩一笑。心说一院专门来梨花大学表演机甲操作。自然是要向梨花大学示威。同时向邰家证明。要学机甲这种东西。还是应该回到第一军事学院。

    邰之源自然不会向许乐解释。走过综合馆地大门。向着校外走去。在校外两个人吃了一顿随意地早餐。邰之源十分满意这种小饭馆地味道。看着许乐赞赏说道:“让你当导游。看来果然是个不错地选择。”

    “你这可怜地孩子。”许乐同情地说道:“呆会儿想去哪儿玩。我请你。游乐园还是电影院?”

    邰之源微微一怔,认真说道:“我只是想找女人。”

    许乐挠了挠头,无奈说道:“真是一个比我还执着的人,可是据我所知,那些地方没有上午开门的。”

    在街边等计程车的时候,许乐拔通了施清海的电话,拿着道:“老施,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地方上午也开门……当然是说的那种地方,哪种?……呃,就是可以找女人地地方。”

    床上搂着一位少妇的施清海,睡意顿时一扫而空,对着手机大声赞赏道:“开窍了!看来一日男朋友的打击真让你开窍了!说了多少次让你陪我去,你不去……放心,只要有钱,别说上午,就算是卫国战争纪念日,我也能给你找到开门的地方。你这时候在梨园后门?等我来接你。”

    他怀里那个半裸的少妇忽然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心说这个漂亮的男人怎么这么不识趣。施清海察觉到了怀中佳人的眼光,咳了两声,对着手机尴尬说道:“到时候见。”

    许乐看了身旁的邰之源一眼,知道对方不愿意见施清海,对着手机为难说道:“你告诉我地址就好了,不用来陪我。”

    电话那头的施清海愣了愣,以为许乐脸皮薄,想了会儿后笑着说道:“那也成,你把地址记一下。对了,明天晚上双月节舞会,我呆会儿要去买衣服,顺便帮你买一套,明天白天我给你送过来。”

    许乐正想谢绝,说自己并不想参加那个舞会,就算要去舞会,他也已经买了衣服,然而他忽然想到那些衣服是和张小萌一起买地,心里顿时变得微酸起来,就在这沉默地时候,施清海那边已经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想不到找窑子,居然也可以打电话问老师。”邰之源微微皱眉,摇了摇头。

    窑子就是妓院,听说在帝国那边叫青楼,无论在哪个年代哪个大区哪个国度里,这门行业永远是那样的兴盛达,和政治一起成为了永远不会败落地两大行业。在联邦,卖淫行业从来没有合法化,从皇权时期到宪历时期,一直到最近的联邦,人类社会一直在争论这个行业究竟将往何处去。联邦管理委员会为了相关法例的通过,那些议员们已经争执了六百年,想必将来还会不停地争论下去。

    但是这个行业已经存在,并将永远存在下去。议员们在没有办法通过决定性法案之前,只有通过了不少的附加条例,对这个行业加以规范,比如营业时间,比如从业人员体检次数,比如税额计算方式,比如疾病防控教育,比如营业场所与学校及zf部门的相隔距离。总而言之,无数的附加条例表明联邦zf早已承认了这个行业的存在,但是就没有一条法规从明文上表示联邦允许进行性服务。

    所以那些进行服务的场所并不叫妓院,更不可能叫窑子这么没素质,因为民族情绪也不能挂上青楼这么有古意的招牌。在东林大区,这种地方被称为疗养中心,正是封余大叔最喜欢光顾的地方,而在上林这样的富庶地域,则被称为会所。

    初雪已化的临海州,显得格外的干净和清冽。一辆计程车停在了临海州一条安静的街道旁。

    星辰会所与那些不对外经营的私人会所相比,肯定算不上多么了不起,但是在公众会所领域里,毫无疑问是整个临海最高级的地方。两个年轻学生模样的人,在早晨八点多钟的时候,走进了星辰会所。

    负责接待的前台小姐大感吃惊,心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自己连牙都还没刷,居然就有客人上门了。她有些奇怪,心想这两个少年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邰之源平静而极感兴趣地扫视着会所里的装修与布置,心里比较满意这间会所的品味,尤其是大厅中间的假山喷泉设计的比较雅致,空气里也没有什么味道,显得有些清新。

    “不用介绍,把套餐单子给我看看。”许乐走到前台,对着那个面目娟秀的小姐温和一笑,很熟练地开口说道。

    小姐微微一怔,旋即在脸上堆出职业的微笑,软嫩诱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好的。”她在心里却生出了几丝鄙夷,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就已经是熟客了,这是何等的堕落啊。

    许乐当然不知道对方如何鄙视自己,有些百无聊赖地看了一遍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拿出来的单子,并不意外地现都星圈的消费水平果然比东林那个地方昂贵很多。他看了一眼坐在沙上养神的邰之源,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这小子倒也沉的住气。

    “就这个吧。”许乐指了指单子上面的一行,然后压低声音诚恳说道:“我朋友还是……那个,帮着选个温柔老练的,另外在房间里准备一些吃的东西。”

    许乐很担心以邰家小子长年失眠孱弱的身体,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会不会乐不知归,翻来覆去,搞的自己再次昏迷过去,很细心地加了一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