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七章 旧船票

    飘着雪花的街头,圈劣质烈酒而滚烫的脸颊边,电话里传出李疯子清晰而冷漠的回答:“要放人可以,拿你自己来换。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前方有一道隐蕺在树丛里的道口,速凝水泥路面下方传来的温度让雪花迅速融化,与路畔的雪堆一衬显得黑白分明而幽深,道路尽头隐隐可见几抹飞桤和冬日林丘,许乐眯着眼睛望着那处,说道:“真要逼我

    “发飒?我不是杜少卿,这也不是当年的作训基地。”李疯子冷漠的声音来的极快,毫不客气嘲讽道:“联邦不放人,你能怎么发飙-?烧光我们的房子,杀死我们的男人和小孩儿,强*奸我们的女人?”

    “不,你做不到,不要以为自己沉醉在英雄末路情绪中,就可以摇身一变成真正的恐怖分子,就算你暗杀过麦德林,杀过很多人,但你也没办法拿这些来威胁联邦,更何况是我。”

    许乐顺着黑白分明的道路向冬林深处走去,在一处仿古石雕前缓缓停住脚步,对电话那头平静说道:“像我这么倒霉的人,身处这么绝望的境地,还是做不出来你所说的那些事,那么,我应该是好人吧?电话那头沉就。”好人有理由也有资格活下去。”

    许乐深吸一口气,手臂一振直接掀翻面前沉重的石雕像,说道:“帮助好人活下去的人也有道理活下去,比如老白。”

    沉重石雕络在地上,砸出一声闷响,溅起无数雪泥,电话那边的李疯子却依然没有说话。

    许乐清楚宪章光辉这时候正在对自己进行精确定位,但他并不在乎,面无表情跳下石雕像掩住的坑,继续说道:“从东林来到首都星图后,我一直在听在看一句话:宇宙里没有什么道理,今天我就给你们打出一个道理,找到我就快些来吧,派些有用的。”

    电话那头的李疯子终于开口说话,明显可以听清他正在压抑着愤怒和荒谬感,语气寒冷至极:“就算我爷爷复活,也不可能战胜联邦和宪章光辉。”许乐椅坑中大箱上的湿泥拍掉,回答逞:“总务打过才知道。”

    李疯子暴戾地低哮道:“要死就自杀,别连累别人!向联邦开战?你是疯了还是喝多了?”

    许乐用力将沉重的箱子推出地面,摸着肚子打了个酒嗝,闻着身周难闻的酒精花生泡面渣烂味道,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真喝多了。

    许乐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埋在石雕下的沉重大箱,是第一次与联邦战争之前,便提前埋蔑好的备用弹药,因为这批枪械火力过于凶猛的关系,在莫名变成帝国人迎接联邦部队多日追杀的过程中,他一直没有动用,直到今天。

    快要有他胸膛高的沉重大籍,在雪地上快速拖动着,碾压着冻土霜草,箱前积起一大堆雪泥,却没有减缓速度,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进入了一片清静贵气的园林建筑之中。

    这个地方叫青藤园,利家七少利孝迫在此地居住,前前后后的别墅之中,住的全部是联邦名流,达官贵人,距离庶民的世界十分遥远。如今是严寒酷冬,园间却有人工加温的流水九曲蜿蜒,伴着耐寒腊梅吐露无味之香,白雪覆盖在仿古飞槠之上,别有一番意趣。这里就是许乐选择的战场。

    在运段时间的逃亡中,他只是逃却一直没有进行过反击,有很多复杂的心理原因,但现在他必须反击,因为露露,因为老白,政府甚至可能会查到邹郁,所以他除了坚强的活下去,还要通过某种方式展示自己强大的摧毁性的力量,要让联邦政府感到痛,感到恐惧。

    当然必须承认,山麓百货商店里那两瓶劣质高度数白酒,也在此时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一处三面厚墙,背后邻水,通往地下暖气泵室的平台站定,许乐往堆着雪团的溪水里狠狠吐了。唾沫,砸开箱子,面无表情地开始整理枪械,大脑开始急速运转,再一次设定战斗后逃亡的路线。

    远处云层下方传来嗡鸣声,隐隐可见雪花中数十架双旋臂武装直升机的身影,虽然相隔甚远,但气势依然十分惊人。

    雪花如少女的裙摆般轻舞,天色阴沉却还尚能视物,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了,不知道是不是某人的末日来到。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那边,双手快速铝动,卸掉电控阀的自动狙击步枪发出嗒嗒的击簧声,那天在湿里上他没有上别人的船,结果就再也没有船,不过现在他有退路,虽然那条退路尽头的世界小了些,奇怪了些,但有泡面有花生米,还有这该死的烈酒,我怕什么?

    呼的一声,他的双臂像机械一样准确高速抬起,瞬间做出完美的瞄准击发预备姿式,毫不犹豫地抠动了扳机,hl2狙击所向,不是雪空里的直升战机,而是九曲溪水那头的冬林。

    蓬勃的火在黑洞洞的枪口处曜出,枪口旁的空气骤然击荡,雪花先是一僵,然而激震撕裂融化。

    迸!迸!迸!迸!迸!

    狙击步枪一旦开火便再无停歇,隔着极限射击距离,向溪水那边喷吐着高速子弹,连人影都看不到的冬林里响起无数声闷哼,隐约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

    许乐双脚前方站立,眯着眼睛保持着最完美的射击动作,根本无视对面射来的子弹,面无表情,右手食指闪电舫快速抠动,竟是把狙击步枪当成连发枪在用!

    经过改造的hl2狙能够适应如此变态的射击间速,但再高强庋的枪管也无法承受如此连续的凶猛开火,不到二十秒钟,枪管已经开始发红,偶有雪花飘落,哧的一声便化成水雾。

    不等弹匣击空,许乐精确地计算着枪膛的承受时间,就在爆脖前的最后一刻抛掉手中的hl2狙,右手啪的一抓,另一把hl2狙马上出现在眼前,继续连续远程开火,枪声仿佛根本没有中断过!

    九曲溪水对面远处堤上,早有反击的枪声响起,偶有弹片斜斜掠过他的身体,击打在墙壁上发出密集的脆响,甚至有块弹片幸运地射中了他的胸膛,狠狠扎进外衣下已经破碎严重的硬陶防弹衣,许乐却只是膝盖微微一蹲,脸色白了白,依旧没有一丝情绪变化,就这样站在风雪之中沉就地射击。

    封余在湿地中央曾经说过,对付宪章电脑实际上还是对付那些使用宪章电脑的人,许乐选择此地开战,此时开战,就是判定联邦政府不可能动用真正的毁灭性武器来对付自己。

    这里是首都,人烟密集区,这里是青藤固,权贵所在,哪怕是最精确制导的导弹,也会引发不可收拾的后果,更关键的是,许乐已经逐渐明白,政客就是商人,贪婪而且无比自信,当他们认为不需要付出更多代价就能解决掉自己,那么他们绝对不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风雪那边灰黑的天空中,数十架双旋翼武装直升机正在高速迫近,气势肃然而恐怖,机舱底部两侧的火箭弹随时可能发射,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冬林那边已经隐隐显出身影的联邦部队,将狙击枪放到身前,直接端起两把大家伙。

    六管旋转达林机炮,开始凶猛地喷吐火焰,高速的子弹流将雪宴割裂成一片片残碎的空间,九曲溪那边的冬林间骤然出现一道代表死亡的弹着点线,无数根坚硬的乔木,随着枪管的徽移,绽出凄厉的白屑,蓬蓬绽放!

    这是联邦部队最强悍的枪械,在密集战场上甚至比aw还要可怕,一般被安装在军用机甲或者是武装直升机中,除了熊临泉这样的怪物,没有几个人能够用在单兵作战上。而此时许乐正端着两把六管达林旋转机炮在猛烈开火!

    他看上去肌肉并不夸张的手臂,居然显得格外轻松,即便是强大的反作用力也只是让他的肩膀微微耸动,看上去就像是在对四面八方的联邦部队表示自己的轻蔑。

    对面冬林中的小眼睛特战部队,被恐怖的弹雨直接压制在堤岸之上,根本无法抬起头来,再强悍的部队,面对着这种非人的火力喷吐也必须哲避其锋,如果那两把可怕的六管达林弹道再稍微偏下一些,就算是那些被冻的异常坚硬的堤土只怕会被掀翻几层。

    平台上箱中的弹药正在高速减少,嗡鸣高速旋转的六根枪管开始发红,只是不知道最终是子弹先打完,还是枪管先崩,但许乐并没有管这些,甫一完成火力压制,他迅速再次举起1112狙,斜斜遥指空中,对飞的最近的那架武装直升机连续抠动扳机。

    两种截然不同的射击手诸如此迅速的转换,竟没有丝毫凝滞别扭的感觉,狙击步枪喷吐的子弹,准确地划破雪空,击中那架直升战机右旋翼臂,沉闷的金属破裂声乍然响起,旋马臂处爆出一蓬火花,搔失平衡的直升战机歪扭旋转着,落入冰冷的潮中,激起一大片水花。

    许乐紧接着瞄准了右74度角的另一架武装直升机,冬林那边的小眼睛战斗部队马上就将进入下一波攻击,数十架武装直升机他也没有能力对付,他必须尽快完成今天的战绩,然后迅速撤离,然后潜伏,然后再次做战。

    然西-事情的发展和他的想像完全不一样,就在他借着酒意聊发狂意壮怀激烈意准备抠动扳机时,一滴水珠蚂进了眼里,视线顿时一片模糊。

    在这瞬间,许乐眯着眼睛想到,明明那架直升战机掉落湖面的地方,距离自己的射击位足足有两公里,为什么那蓬水花会溅进自己的眼?

    紧接着是一滴水珠,两滴水珠,三滴水珠,十滴水珠,百滴水珠,无数滴水珠,水珠姑娘们汇聚成倾盆的大雨,哗啦啦从乌黑的雪云中落下,噼噼啪啪落在早已不复宁静清贵的青藤园里,落在他的身上。

    浑身湿漉冰冷的许乐默然,为什么如此寒冷的风雪天却下了场如此淋漓痛快的雨?

    他日光及处的垂垂铅云,忽然发生了变化,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力量,正从自己头顶的天空斜钭向着前方掠去,近墨的雪云被这股力量绞动的极为不安,恐惧的四处趋避碎散,形成一道异常清晰的线条。

    溪水两边,雪空之上的所有人在这一瞬间似乎都听到了一道巨大的嗡鸣声,又像是什么声都没有听到,只是下意识里忘记了战斗,把日光投向了那道翻滚云线的尽处。

    云线尽头翻滚不安,骤然撕开,露出一个巨大的空洞,已经没入地平线的落日,慷慨地在那片天空中留下如桃花般的灿烂慕光,一艘飞舴沐浴在这片美丽的慕光之中,看似缓慢实则无比迅速地落下。

    这艘黑色飞船贴身四周不知用何种方式悬挂着密密麻麻的金属构件,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甚至已经无法用破烂来形容,更像是一堆在太空垃圾站里存放了数十万年的老旧废弃金属零件的胡乱拼凑。

    但就是这样一艘破烂不堪的飞船,在最后那抹慕色中下降,却足以给目睹这一切发生的人们,带去无比震撼的心理感受。

    破烂黑色飞船高速降落所挟带的恐怖空气湍流,瞬间让周边数十架武装直升机失去了骄傲的机动性,数架直升机打着旋儿失去了控制,凄惨地坠入湖中,而远些的武装直升机则是在恐慌之下,以最高速度向四周撤离。

    强烈呼啸的风,在青藤园内贯穿,吹得那些仿古飞槠摇摇欲坠,某处露台上的耐寒花朵片片碎裂,冬林里的联邦部队根本无法抬头。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飞船,蹙着眉头没有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下意识里重新举起了六管达林,瞄准了那处。“已经给你泼了这么多冷水,难道还要继续发酒疯?”

    黑色破烂飞船内发出一阵夸张的嘲笑声,向着他所在的平台降落,将一大片阴影带到这片庄园之中,仿佛是个想要吞噬灵魂的魔物,但在许乐眼中,这个魔鬼实在是可爱到了极点。扔掉手中沉重的达林,他笑着想道,原来小爷还真有艘自己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