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山麓百货商店

    山麓百货商店,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至少对于许乐来说。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充满逃亡色彩的青年岁月里,只有这间隐藏在城市邻山石径尽头的小店,还有帝国天京星贫民区里的小院,能够给他带来真正的放松感觉,而前者与后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小院里的善良母子是放松感觉的源头,百货商店却是从墙壁甚至空气中渗透着轻松平静。

    今天没有买学生露营用的能量棒,他从货架深处取下一瓶劣质的白酒和两袋花生米,向门口那方收银台兼小饭桌走去,低头沉就掏出口袋里的零钞,放在老板的面前,转身离开。

    头发花白的男老板放下手里端着的泡面碗,没有清点钞票,看着刚要走出门口的许乐嘲讽说道:“现在越来越没有礼貌了,以前至少也知道喊一声小山老板。

    许乐的背影微僵,转过头摘下帽子,看着他微涩说道:“为什么每次你都能认出我?”

    “我开了一辈子的商店,也没遇见哪个逃犯敢像你这样三番五次回我这里买东西,甚至明知道那次总统发布告时,我就已经认出了你。像你这种逃犯实在是很少见,自然不容易忘记。”许乐沉就片s1,说道:“但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我现在是帝国人。

    “有句话叫白首如新,倾盖如故。你或许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大概就是说有的人相伴一生还是那么陌生,有的人只是停下汽车聊两句便可以成为一生相投,如老友一般。”

    李小山老板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当然我们之间没有这种交情,不过在我看来,你勉强算一个有趣的家伙,所以愿意抽出宝贵的时间和你聊两句。”

    这位年过半百,看上去异常普通的百货商店老板,说话用辞很寻常朴素,但是里面偶尔用的词汇,就像白首倾盖这两句,却又显得别有趣致。

    这间远离闹市,僻处城畔半山林间的百货商店,生意并不怎么好,甚至就连林子里的麻雀都敢大胆地在门口踱着骄傲的步伐,看着这样一间小店,每天的生命大概都是在枯燥的电视新闻和泡面硬了又软软了又烂的过程中消耗掉,哪里谈得上宝贵?许乐用空着的手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我们聊些什么?

    这名叫做李小山的老板用指节敲击着桌面,看着他手里的白酒和花生米皱眉说道:“按照新闻上面说的,你现在应该没有闲情逸志借酒浇愁才对,聊什么不重要,关键是我不乐意看见有人浪费我店里的酒。“那怎么才是不浪费?”许乐疑惑问道。“你请我喝两杯,就不是浪费。”李小山老板说道。

    一瓶酒很快便进入两个人的腹中,然后又开了第二瓶,下酒的菜是花生米、几袋专卖学生的劣质小食品,还有两盒真被泡到稀烂的方便面,酒量并不好的许乐,微黑的脸颊透着一层旺盛的红。

    他看着山坡对面的高层建筑里透过来的冬日余晖,打导个酒嗝,眯眼说道:“不想上别人的船,是因为我很清楚自己,一旦上去,那就再也下不来了,但留下来也很傻逼,除了连累那些像你一样不在乎我是帝国人的家伙外,没有任何意义。”

    滋溜一口喝干杯中满是焦糊味道的劣质白酒,他表情痛苦地舔了舔嘴唇,望着李小山老板说道:“从上次逃亡到这次逃亡,其实之前我还逃过很多次,我是真的很累了,不想再逃了,但问题是我不想坐别人船走,留下来又是错,我还偏不想死,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所谓请教其实不过是内心郁结情绪的发泄罢了,不等对方回答,他摇了摇头,自嘲说道:“我这辈子其实很少,不,从来没有对什么事儿后悔过,但这时候真的有些后悔,我觉得这种情绪很陌生,很……别扭。”

    老板李山小山将杯沿送至唇边,缓慢无声吸干杯中酒液,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然后拈起两粒花生米和一块豆腐干扔进嘴里,啪叽啪叽极不讲究地用力嚼着,然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他看着满脸愁苦的许乐嘲讽说道:“人真是一种不容易满足的动物。你当年只是一个东林孤儿,现在变成帝国皇子,能够肆无忌惮地吃肉,人生还有何事不适意?”“这和我一位大叔的说法很像。”许乐给他杯中斟满酒,笑着说道。

    李小山老板又吃了几粒花生米和豆腐干,用力咀嚼着,颌旁的肌肉显得格外吃力,含糊不清说道:“先祖曾经转述过一位先贤临死前的话,咸菜和胡豆一起嚼,会有核桃的味道。不过我更喜欢的另一句花生米和豆腐干同食,有火腿味道。”

    “被处死之前,念念不忘于斯,这才是应有的人生态度。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吃肉喝酒,混吃等死,你什么时候把这想明白了,大概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年纪轻轻却活的这么累。”许乐盯着手指间的酒杯,喃喃道:“哪有这么容易看透。”

    老板呼哧呼哧吞食碗中的烂面,继续含糊不清的训斥:“如果你真拿了船票,上了那条船,按照正常途径发展下去,将来临死的时候,你会不会后悔?”

    许乐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道:“会,虽然还没有发生,但至少现在的我会。”

    年青的男人在落日下提前后悔年老时还没有发生的结局,这是很妙的一种说法,老板哈哈大笑道:“那你还想什么。”

    “我想离开,我想有条自己的船。”许乐缓缓转动手指间的酒杯,眯着眼睛望着老板,目光显得格外明亮,诚挚说道:“您能不能帮我。

    “这个真没有。”老板像舞剑一样挥动着筷子,汤汁四溅“这是先祖传下来的笑话。我研究了半辈子也不知道究竟好笑在哪里,估计还是交科缺失严重的关系。”“至于船,我这辈子都在运儿看着这么一个破店,连山脚下那间电影院都没有去过,更不要说搞什么太空旅游。”

    许乐听出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震惊无f6地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一辈子都在这儿?你总该上过学吧?”“自学成才。”老板顿了顿,没有继续和这四个字有关的笑话扩展说明。”那不得恐死?”许乐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活人能让尿恐死吗?”老板皱着眉头说道:“可以上网;可以电话叫外卖,可以看电视,无聊的时候,还可以翻到保护区里打打猎,这日手也不错。”“保护区?”许乐看-着这个怎么也看不清的男人,问道。

    老板停止从面糊里捞出整根面条的徒劳尝试,用汤水淋漓的筷尖指着后山方向,说道:“翻过这座山,就能看见保护区的围墙。”

    “您到底是什么人?”

    许乐握着酒杯的手有些僵硬,其实他一直觉得这间山麓百货商店的老板不是普通人,所以先前才会试探着询问和船有关的事情,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头发花白看上去极为普通的男人,居然能够无视宪章光辉,翻越电子围墙。“我姓李,叫李小工”都已经说过三次了,你还记不住?”“为什么我每次来您这间商店,就合觉得特别放松,甚至可以说是舒服?

    老板看着年轻男人动容的脸,说道:“因为我这间小店,阳光能进,风雨能进,人能进,就是宪章光辉不能进。”

    许乐挠了挠头,表情难掩震惊,沉就很长时间后,忽然皱着眉头疑惑问道:“七大家里有姓李的吗?您不会告诉我,您是费城李家流落在外的又一位猛人?”

    “别扯这种没有营养价值的蛋。”老板抹了一把嘴唇上的汤水说道:“我和那些大人物可没有什么关系。”

    许乐觉得今日所见所闻已经超出自己的想像,面前这个男人居然说笼罩宇宙的宪章光辉,无法照进逼间破落的百货商店,实在是难以理解,无法想像,他下意识里端起酒杯一口饮尽,用那种粗糙的辛辣感来冲淡脑海里的惘然。“那为什么宪章光辉进不来?”

    “因为这间商店以及后面这座山,都属于我家的领土,当年电子监控网络建设时,这块地方就被排除在外。我这里没有中央电脑的眼睛,至于那些历史上的故事,下次有机会我再讲给你听。”

    许乐捂着额头,感慨道:“您这事儿太悬乎,不整明白,实在是不舒服,说到下次,今天我从您运儿走出去后,估计再也没有下次了。“你可以留下来。”

    老板看着他,轻描淡写说道:“如果你真的没有地方去,那就留下来好了,没有人能发现你。”

    许乐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我已经连累了很多人,虽然知道您不是普通人,您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但我还是不能留下来。”“没事儿,你的第一序列保护权限被剥除了,刚好,我还有第一序列受保护权限,那台破电脑不会允许联邦武装人员来对付我。”券板说道。

    今天在这间山麓百货商店里受的震惊太多,以至于听到第一序列受保护权限后,许乐竟然很快便平静下来,沉就很长时间后,微涩说道:“您这儿太小,而且我还有很多事儿要办。”“这个地方确实大小。”

    老板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萧索,感慨说道:“家族传承无数年间,无数的子弟因为受不了这种寂寞,选择植入芯片敌进宪章光辉之中,最后能坚持下来的,就只剩下我一个。很不容易能磁到像我一样殖后没有芯片的家伙,以为能有个伴儿。”

    “如果我搞不定,就回来投奔您,我知道这种说法有些无耻不过如果我能找到自己的船票,以后有机会也一定来看您。”

    “去吧。”老板挥了挥手。

    许乐收拾行囊,向门外走去,停步忽然停住,回头问道:“能告诉我,您的先祖究竟是谁吗?”

    老板把泡面碗扔进脚下的纸箱,低头说道:“我家先祖现在迫在宪章广场上树着,当然,我从来没有机会去看看他老人家,不过想到他死了这么多年,还被迫站在那儿被人打量,被风吹雨淋日晒被鸽子粪洗脸,不去看或许更好。”

    许乐的脸色非常精彩,他想过七大家,想过费城李家,却没有想到答案居然是已经快要变成砷话的五人小组。“我家先祖喜欢吃肉,喜欢打猎,不喜欢有芯片。”

    老板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看着他,说道:“虽然他手里有船票,但那是艘五个人的船,所以他一个人说了不算。投票的时候,最开始决定支持他的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在条例修订为可以吃鱼后,居然也背叛了革命,于是投票结果就成了三比二。头发花白的男人耸耸肩,嘲讽说道:“民主嘛,你知道的。”许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送你一句话。”老板看着他,微笑说道:“大浩劫之后,五人小组飞船来到这片星域之间,宇宙里没有联邦,同样,我相信左天星域那边的情况差不多,之前也没有什么帝国。”“最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联邦人,也没有什么帝国人,只有人。所以你也用挣扎于自己是联邦人还是帝国人,只要做个人就好。”

    听到最后这句话,许乐沉就很长时间,在慕色中向老板深深鞠了一躬,说道:“谢谢这些日子的照顾,那些营养棒和酒,还有今天这个精彩的故事和这段话。”

    夕阳刚刚沉下一半,铅云雪花便迫不及待的笼罩城市,开始不耐烦的驱赶,冬风在街道上呼啸穿拂,喝了近一瓶白酒,早已过了醺然层次的许乐,却感觉不到一点寒冷,山麓百货商一席谈话,让他终于解除了心底最深处的那个结,脑中混沌,心境清明。

    联邦人帝国人东林人工林人西林人南科州人栖霞州人达西州人落日州人离阪星人墨花星人天京星人男人女人老人好人先人后人都是人,许乐在白玉兰看来最擅长也只擅长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所以他决定以后简单地把人分成坏人和好人。

    想明白这些的他,借着酒意拨通了李疯子的电话,打了一个酒嗝,然后说道:“放了老白……别逼好人发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