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五章 从开始到现在

    敲门声响起,白玉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向卧室方向喊了句我来开,把手上的油在围裙上胡乱擦了两下,走到客厅里打开大门,看到外面荷枪实弹硌军警,表情没有一丝变化。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当这支联邦战斗部队刚刚进入街区,开始对公寓楼展开包围时,他就已经察觉,所以并不意外打开门后会看到他们,只是没有想到领队的居菇是那位年轻的上校。白玉兰看着李封说道:“抓我这种小事,居然会惊动你,有些意外。

    李封漠然说道:“除非我亲自出手,还真没有信心一定能抓住声名在外的七组老白,事实上,如果你牵涉进的这件事情是第一序列事件,宪章局进行了追溯定位,那么谁也发现不了那几枪是你开的你做的很漂亮。”

    白玉兰看着楼道间紧握枪械的联邦士兵,缓缓解掉腰间的围裙,平静回答道:“不用这么紧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逃跑。”

    李封微微皱眉,不解地看着他,然后余光掠过他的肩膀,看到一位孕妇扶墙走出卧室,大腹便便,十分辛苦的模样。

    白玉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眉梢做一抽搐,放围裙的手臂变得有些僵硬,直视李封脸颊的眼眸骤然明亮。

    李封沉就片刻,望向那位满脸疑惑的孕妇,面无表情说道:“政府特别任务,需要征召优秀军官重新入役,你丈夫要去接受一段时间的特别培训。”墨绿色的防弹军车内。”几个月了?”李封问道。

    白玉兰目光缏垂,落在手脚上冰冷的镣铐上,轻乒细语回答道:“快生了。”

    李封眉尖徽蹙,点燃唇间的烟卷,略一停顿后给白玉兰也点了根,摇了摇头,说道:“我实在无法理解,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帮他,不要忘记他是帝国人。”“我不相信。”白玉兰平静回答道。“我也不想相信他是帝国人。”李封取下唇间的烟卷,向车外吐了。唾沫“但这是事实。”白玉兰沉就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微笑回答道:“那也没什么关系。李封的眉尖皱的愈发厉害。

    白玉兰举起戴手铐的双手,取下唇间的烟卷,轻声细语解释道:“我十五岁入伍,那时候老师长的部队还叫十七师,不是港都的踞凶}后来我被调去白水,替政府搞暗杀之类的私活儿,再后来,七组开始自己接私活儿。”“你想说明什么?”李封面无表情问道。

    “部队所有人都清楚,我们七组一直都是雇佣军,我是个只认钱的雇佣兵。”白玉兰平静说道:“小老板前后给了我两千多万,这笔哉……够我卖几次命了。”

    李封自然不会接受这个解释,但同样自幼在军营里长大的他,其实不需要解释,大概能够了解,白玉兰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是什么。

    墨绿色防弹军车内陷入沉就,白玉兰转头望向窗外,面无表情看着飘扬轻舞的雪花,想起当年环山四州基金会大楼外那些同样飘舞的红叶。

    那时候他负责远程狙击协助许乐,却在最关键的时刻飘然远去,现在他已经远离那些战斗的岁月,妻子怀孕将产,却又在许乐最关键的时刻栖动了扳机。枪声隔了数年再次响起,还是当年。

    温暖的小楼餐厅,浅蓝色的近海风格餐桌,穿着淡蓝礼服的漂亮姑娘,营造出一种温暖而惬意的感觉,就在这种温暖中,许乐低着头快速吃掉一盘又一盘食物,瘩露一直微笑在旁看着,两个人偶尔交谈一句,便又回复安静,显得格外有一种家的感觉。

    艰难的逃亡战斗让许乐的肠胃早已饥饿不堪,土豆泥烩合成脂与青豆沙味道其实只是一般,此时却来不及在味蕾上打个转便天然透出香甜的滋味。

    露露姑娘是类江人,长的很好看,还很年青,但进入某个行业已经有很多今年与0

    宪历六十六秋天,她曾经在临海州某家**里,看见一个在长椅上酣睡的男学生,她曾屈着白嫩的大腿,在指甲上涂着红,在男学生脸上染着羞,凑作一堆打牌玩乐,然后肆无忌惮的笑。

    几年后那个男学生成为了联邦著名的战斗英雄,露露却还在从事这个行业,只不过从业的地点接到了西林大区落日州,在那家豪华的夜总会里,她勇敢地坐到了战斗英雄的身边,然后有了一夜关于摩娑挑逗斗殴大醉呕吐及承诺的记忆。

    那夜之后,那位战斗英雄把她送回了首都星图,请一位家世惊人的朋友代为照顾,从那之后起,露露姐虽然还在从事这个行业,却已经不用再服侍任何人,开始管理几家极有档次的

    夜店,手下管理着数千名青春漂亮的姑娘,成了真正的姐。今天她再次看到他时,他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穷学生,当年的战斗英雄,而是正在被联邦追杀的帝国间谍。“我本来以为你早就嫁人生子,没想到还能见到你。”许乐抬起头来,看着她微笑说道:“看来请利孝通帮忙照顾你,是个错误。”

    露露眼波流转,静静地望着他,轻声说道:“像我这种人澈读过什么书,做这一行做习惯了,真不知道还能做些别的什么,利七少是好人,虽然我清楚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但终究帮了我太多。”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瘩露接通电话听了两句,眉尖微微蹙起,走到窗边低声说了两句什么,隐隐能够看到,悬在蓝色小礼服边的左手有些僵硬。餐桌旁的许乐还在低头进攻最后一盘食物,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挂断电话,她缓缓握紧拳头,猛地转过身来,望着许乐声音微预说道:“快走。”

    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一句话,却不知饱含了多少勇气,明知道这个决定会带来怎样悲惨的下场,但露露脸上的决然神情,表明她并没有经历太过复杂的心理挣扎,便这样做了。

    许乐明白发生了什么,看样子今夜等不到属于自己的船了,对于利孝通的出卖,他并不失望更不愤怒,只是有些疲惫,望着露露微涩说道:“我真的是帝国人。“我是**,但从开始到现在,你都没有瞧不起我,所以不要觉得亏欠我什么。”

    露露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取下衣架上的外套走到他的面前替他穿好,颤卢说道:“要说欠,你还欠我一个晚上。”

    说完这句话,她紧紧抱住许乐,奉上自己火热的红唇,因为恐惧而徽颤的唇舌热情地索取着,带着绝别的味道,流着眼泪热吻不止。

    滚烫的唇舌分离,许乐静静看着姑娘,取过餐桌上的纸笔草草写了一段话,低声说了句话,就此沉就离开。

    闪烁的警灯将街道上的雪花曜成怪异的模样,透过窗户琉璃落在浅色的餐桌上,仿佛谁也看不懂的现代抽象派绘画,全副武装的联邦特种部队,将这幢小楼从里到外仔细地搜查了几遍,除了后门处的几个血脚印之外,没有任何发现。

    二楼的某个房间内,利家某位大秘书表情阴沉看着露露,寒声说道:“露露姑娘,您在欢场多年,演技方面应该没有任何问题,而所有人都清楚那个帝国人非常看重旧情谊,所以我不理解,只是让你拖住他两分钟的时间,为什么你就做不到。”

    露露的双手紧紧攥着礼服下摆,目光却不知道看着昝外的何处,沉就很长时间后说道:“我不想演,而且您大概不理解,我也是个非常看重旧情谊的人。”利家大秘书指着她的脸,厉声羞辱道:“你只不过是个**!”

    露露姐缓缓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就算是**,有些东西也不是想卖的。”“这句话说的好,很令我惭愧。”

    利孝通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沉就看着床上的女人,说道:“但你应该很清楚,这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我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心理准备,但有个人告诉我一定不要死。”露露从床边站起身来,把一张便签纸递给了利孝通。

    利孝通认出那些潦草的字迹,目光微做一凝,只见那张便签纸上写着这样几句话。

    “我依然请求你继续保护她,至少在确认我死亡之前,否则我的疯狂将令整个联邦都感到恐惧。做为铁算利家继承人的你,可以把迳看做一场基金对赌,建议你押我能活下去。”

    利孝通看着纸条微微皱眉,片刻后自嘲地笑了起来,取出打火机把这个纸条烧成灰烬,然后对瘩露平静说道:“收拾一下,跟我走。”

    纸条已经烧了,但上面那些字已经留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知道许乐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所以正如纸条所说,如果不想出现大过疯狂的末日景象,自己必须保护好露瘩的安全,直到确认许乐死亡或者备己死亡。首都南城某处僻静的街区。

    一条斜斜向上的石径伸向某家百货商店的门口,许乐沉就看着那处,压低帽槠走了上去,心情早已不复躁狂无措惘然,平静异常,现在的他非常清楚,自己不能死,而且必须像以前那样生猛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