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四章 从指缝间流走的史上最大投资

    三十几颗纽扣模样的金属粒,从许乐的手中散飞到建筑物内部的角落之中,噗噗沉闷轻爆声中,金属扭扣纷纷炸开,就像是婚礼上的汽球被宾客们愉悦的践踏作响,细密的蓝色电弧乍现乍没,低强度电流在空气中形成一个密闭自融电磁场,瞬间摧毁房间里所有的电子芯片,宪章光辉里的无数只眼睛就此失效。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终于暂时摆脱了联邦小眼睛战斗部队的追杀,他急促地喘息着,抹掉额头上的汗水,低头快速检查了一遍装备和防弹衣。防悼桌内衬里的硬陶片已经出现几处碎裂,能够起的作用已经不大。

    在战斗中他渐渐掌握到了封余说的那种感觉,只不过在每一个藏身地停留不超过两分钟,并且不能让中央电脑计算出轨迹和逃亡习惯,这种感觉真的很累。

    刚才在大厦后巷里响起的枪声,清-晰地传入他的耳膜,大概精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缓缓眯起眼睛,眼底情绪异常复杂。

    离开相对安全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是因为他不可能做一个蔑于山间数十载的野人。回到城市当然不是想送死,而是是想寻找一艘飞船,一艘只属于自己的舴,离开这颗星球。

    他有信心,只要和宪章局大楼拉远距离,就像当年东林大区宝贵的四分十二秒,那么再也不会被中央电脑发现行踪。

    除此之外,许乐并不否认艰险逃亡路上的所见所闻所遇一一曾经深爱的联邦已经不再爱自己,万所所指,举世相连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和无来由的愤怒,所以潜意识里想做些疯狂的事情来证明一些什么。直到枪声响起,他内心这种痛狂的情绪骤然冷静。

    枪声是铁一般的证明,证明他并不是一缕飘荡在联邦内的孤魂野鬼,那么他必须要对那些敢在白昼与鬼为友的家伙负责,再不想办法找条船离开,升得在这个该死的砥市里和那台破电脑战斗,除了连累某些人,没有任何意义。如此所为,不是恶客,而是贱客。

    商场门口的扫描仪无声无息地扫描着民众须后的芯片,然后将搜集的结果传送到自动检索工作台中,无人观看的光幕上清楚地显示着公民编号数字,而民众们提着购物袋,筹备新年用品,脸上挂着平静的微笑,根本没有在意。

    衍头临检的警官手中拿着移动式扫描棒,随机抽取路人进行检查,装置准确地报出每个人的公民编号,路人和警官们笑着打着招呼,对于殖后芯片读出的数据没有任何奇怪的情绪反应。

    偕檐压的极低,遮住大半张脸,许乐沉就地在街边行走,注视着这一幕幕的画面,感觉有些诡异,这颗星球上大概只有他的颈后没有芯片。

    按照封余当年的嘲讽和帝国人习惯性的羞辱,这些身份芯片就像是冰冷的狗链,系在每个联邦公民的须椎骨里。

    从出生开始,那块微小的芯片便植入体内,伴随他们呀呀学f6,蹒跚学步,学着恋爱,然后结婚生子工作奋斗直到最后死亡。与之相伴,芯片扫邶无时无1,在联邦所有地方无声无息或平静的进行,这已经变成了某种生活方式,深深地楔进每个联邦人的生命之中,没有任何人会觉得奇怪或者不适应,甚至绝大多数联邦人直到死亡都没有想起自己的菹后有一块冰冷的金属芯片。

    以前的许乐同样如此,除了第一次抵达首都星图,紧张走过空港扫描通道之外,他从来不会刻意记住自己进电影院,进商店,进教室,进军营进所有地方,都会被宪章光辉在身上扫拂而过。

    直到现在,他正式成为宪章的敌人,才注意生活之中无处不在的细节,颈后没有芯片的他,才开始回忆起有芯片时的生活,并且清晰地感觉到那股充满机械味道的冰冷。

    这种味道不好,许乐低着头走过街边的草坪,绕到一幢小楼后方,推开门走了进去,因为失血而显得过于苍白的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下压得格外虚弱,薄薄双唇间的呼吸声非常沉重。

    疲惫伤势更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挣扎,让他现在的情况非常糟堞,联邦如此之大,却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所,哪怕仅仅是卑微的站立请求,那么这幢小楼会容纳自己吗?

    许乐缓慢推开侧门,揣在口袋里的右手轻轻抠着扳机,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自嘲,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还想奢求什么,证明什么,真的是很荒唐的想法,只不过既然来了,总得试一试。

    仿古木门推开,没有看到意想中的利孝通,他的表情和脚步同时一僵,在地板上发出一道轻微的声响。近海风格的华美餐桌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妇人,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礼服,眉眼间自然流露出淡淡媚意,却在孤单地吃晚餐。

    听到脚步声,漂亮的年轻妇人愕然回头,看清楚许乐的面容下意识里抬起双手,死死地捂住双唇,把那声下意识里的惊呼咽了下去。

    许乐袋里的右手缓缓松开扳机,微微一笑准备转身离开,他认识这个漂亮女人,想到稍后地便会通知联邦来过杀自己,心情不禁有些黯淡。“你……等一等。”女人犹豫着艰难站起身来,右手扶着餐桌声音徼颤说道:“还没吃饭吧?”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像一道春雷响彻林间,这种形容绝对毫不夸张,在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陌生冷酷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带着关心的询问,许乐觉得自己疲惫的身体仿佛泡进了温暖的泉水。

    他有些僵硬的转过身,看着女人微笑说道:“露露姐,你会做饭吗?”

    某处庄园中,苍老的利络宫老人穿着黑衣,戴着黑色的小圆帽坐在黑色的古老椅中,层层叠叠的皱纹里除了老人斑之外,更多的是深不见底的智慧或者说老辣的狡猾。

    “你脸上的犹豫,出卖了刚才那个电话鹄内容。”老人微笑望着身前的利孝通,缓慢地举起右手,说道:“最近几年你成长很快,现在能够让你失态的事情并不多,看来许乐果然找到了你的头上。”

    利孝通震惊地看着老人,强行压抑下心中复杂的情绪,尽可能平静解释道:“以前和他有过约定,如果出现最大的麻烦,我会在那里和他磁面,现存……他就在那里,他需要一条船。

    “我已经决定,你哥哥接伦家主的位置。

    利缘宫老人就像邰夫人那样,很擅长于无声处起惊雷,毫无预兆地说出了七大家之一的传承要事。利孝通脸色极为难看,低声说道:“明白了。”

    “你不明白。”利缘宫冷漠地看着他,毫不客气说道:“这和投资硭误完全无关,虽然许乐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投资,但包括我在内,没有任何人想到他会是帝国人,所以这笔投!$并不是错误。”

    老人的声音苍老平静,松垮的脸上现出一丝情绪复杂的笑容;“我铁算利家,近些年最大的两笔投资,一个是麦德林,一个是许乐,结果很不巧都***是帝国人。”

    ***这种话从老人枯干的唇间说出来,说明即便是这位利家家主,也不禁觉得人世间的遭逢实在走过于奇妙,过于无言了些。

    利缘宫老人继续微笑说道:“你不能接任家主的关键点在于你始终没有理解,我们是最纯正的生意人,我们的眼中只能有金钱这种东西,只有够专心够专注,才能抵抗日趋强硬的政府。”

    利孝通沉就片刻后说道:“关于许乐的消息,我已经通知了政府,另外那幢楼里住着的女人和许乐有旧,我相信她能把他多抗一段时间。

    利缘宫老人眉头缓缓皱起,有些失望地叹息了一声,说道:“能够在短时间内做出决断,确实是一名领袖必须具备的优良品质,但在迳件事情上,你又做错了。利孝通不解拧眉抬头。

    “你已经在许乐的身上下了这么重的投交,包括上次他与政府开战时,你还帮助他逃离首都,为什么现在却又在投资没有任何回报的情况下,提前中断了这项商业计划,把他卖给政府?”利孝通此时的心情非常沉重,声音徽哑辩解道:“可他是帝国人。“我刚才说过,我们是做生意的,我们的眼中只能有金钱。”

    利缘宫老人叹息着说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意投资对象是帝国人还是联邦人?以前我们利家是没有机会和帝国人做生意,现在这本来是最好的机会,他有可能是帝国皇子,那么只要他活着,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帝国皇帝。”

    “如果你把这项投资坚持到底,那么这将不仅是你此生最大的一笔投资,甚至在家族史中也可以排进前三,除了当年先祖毅然卖光家产帮助邴皇帝,我们还能到哪里去找投资回报率如此惊人的项目?真是可惜了,可惜了。”

    利孝通沉就元语,先前他做出那样的决定,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些年他已经很难把许乐简单地看成投交对象,而是朋友,当最好的朋友忽然变成帝国人,谁又能绝对理智冷静,没有无措的绝望情绪?(下一章会非常晚,至少一点后,等不急的同学,明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