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兰花不是草,是爷

    喝醉的官员斜眼打量着茶馆的老板。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手依然搂着钟烟花。打了个酒嗝后恼怒叫嚷道:“你什么态度?你知道我是谁吗?”

    因为这种骄横的态度,茶馆老板心情微凛,刚刚冲出来的勇气顿时少了大半,但看着那个被官员强行搂在怀里的小女孩儿,依然是低声劝了两句,他清楚在这大街之上,这名官员就算醉的再厉害,也不敢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顶多就了揩油占占便宜,虽然变态,但小女孩儿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旁边的临街门脸里走出一些民众,好奇地看着这一幕,那名官员脸上有些挂不住,仿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斗嚣不停,激动地挥舞着手臂,险些要挥到钟烟花的脸颊。

    争吵之中什么问厕所方向,政府特别调查员和你们某某牟-级之类的话,根本没有资格进入钟烟花的耳朵,她轻拍那名醉酒官员的胸腹,忽然堆起笑容,口罩外的眼睛眯成新月,甜甜说道:“大叔,你把我搂疼了。

    小女孩的声音很清脆很清柔,醉酒官员傻呵呵笑着松开了手,试图轻佻地伸手拍打她的小脸蛋儿,口里含糊不清说道:“乖,真……啊!”

    一声惨叫从官员的嘴里叫了出来,瞬间掩盖电弧击发的滋滋声,遭受电流袭击的他,痛苦地擂着小腹,酒意顿时全无,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满脸无辜的小姑娘,抽搐着樨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围观的人群里骤然响起一阵惊呼。

    钟烟花脸上的笑容渐渐故去,面无表情看着在脚下翻滚的官员,毫不犹豫再次摁下手中电击棍的按钮,幽蓝的电弧撕裂干燥空气,再次准确地命中此人小腹,双腿间的衣料都被灼黑!

    围观人群这次没有惊呼,而是齐齐发出一声倒吸冷气的声音,尤其是那些中年男士更是下意识里把臀部向后撅了撅,仿佛那道可怕的电弧随时可能击伞自己的要害,姿式显得异常滑稽。“许乐做的东西果然与乙好用。”

    钟烟花小姑娘耸耸肩,把电击棍放回口袋,然后望着四周的围观人群冷漠说道:“任何对小女孩儿有邪念的大叔,都应该是这个下场。

    然后她转过头,看着茶馆老板甜甜一笑,说道:“你是好大叔,要不要请我喝两杯热茶。

    救护车驶来又驶走,大概走过于丢人的缘故,那名官员没有报警,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

    钟烟花双脚冻的有些僵,这些天的寻找等待已经相当疲惫,于是她直接走进了身后的茶馆,要了杯热茶和一盘小点心。“以后如果有什么麻烦,你就打卡片上这个电话,然后告诉她,卡片是我送给你的。”

    钟烟花喝了口徽烫的花茶,满足地叹息了声,吐了吐徽红的舌尖,将卡片递给身边有些惘然的老板,笑着说道:“放心吧,从今天开始,除了很少的几个人之外,这个联邦没有谁敢招惹你。”

    茶馆老板看着卡片的姓名南相美,以及某基金会二级培训教师的落款,忍不住苦涩一笑,心想一个女教师又能做些什么,真是孩子气的小姑娘,大概她以为教师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存在吧。

    钟烟花没有理会老板复杂的心理活动,日光被光幕上的电视新闻吸引住了,联邦新闻频道正在报道,今天发生在首都近郊的某次陨石撞击。

    根据新闻报道,此次陨石撞击相当罕见,引起的地震波甚至远在南科州都能捕捉到,幸亏发生在野生保护区核心无人地带,不然肯定会带来极大的伤亡。

    关于这颗小行星碎片撞击sl,联邦科学院早在三年前便已经计算出相关轨迹,但为了不引起公众不必要的心理恐慌,所以一直没有公诸于众一一r一一一

    就在这个时候,光幕上的新闻忽然转到了另一个画面,画面中出现的是首都某地的楼群,应该是由电视台直升飞机现场跟踪拍摄,在画面的正中央,一个模糊的人影,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楼宇之间纵横翻掠,无论是高墙还是四周的警车,都不能延缓他一丝速度。

    钟烟花眼瞳微络,猛地站起身来,面前的茶杯和点心盘被带落在地,她却根本没有反应,只是盯着电视光幕,盯着那个高速奔跑的身影。

    电视光幕长时间保持着安静,沉就无声的画面上,那个身影有时像闪电一般奔跑于窄巷,有时像猎豹般穿越长街,有时像羚羊般跳跃于低矮民宅槠上,有时像猿猴般攀援于峭滑的建筑物表面,以人类无法想像的能力,越过一切障碍。

    他有时出现,有时消失,但却始终无法摆脱越来越多的追捕队伍,以及天空中无数的飞行物,然后,新闻光幕终于出现那位著名女播音员铿锵有力的画外音。“帝国间谍许乐,再次肆无忌惮地出现,这是对联尊严最**的挑战,公民们,在这一刻,联邦需要你。今天,我们都是战士。“战你妈妈啊。”钟烟花小姑娘紧握着拳头,有些失神地轻声喃喃道。封余说的没有错,联邦中央电脑的能力,比许乐想像的更可怕。

    翻越电子围墙,回到城市之中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就遇到了这辈子最危险的几次遭遇战,无所不在的宪章光辉一旦全力启动,竟是如此的恐怖,城市之中,楼宇内外没有任何漏洞。

    那些呼啸而来的子弹和头顶传来的飞机吁啸声,就像是无数道无形的坚硬绳索,正在缓慢而不可阻止的套紧,下一刻便要扼住他的咽喉,让他窒息而亡。

    迎着呼啸如刀的寒风,许乐征存在建筑物上建筑物间,胸膛急剧而夸张地起伏,以最高的效率吸入氧气,转化为急需的能量,敏锐地捕捉着四面八方的警报声,根本没有空去理会头顶那台联邦新闻频道的直升飞机。

    再度陷入绝境的他本应该感到后悔,比如没有跟大叔远离,而是选择留了下来,但谁也不知道,此时他的心情竟是如此的平静。

    有很多人想他死,也有人想他离开,但在知道了当年故事自己身世后的运段时光里,他惘然孤单,需要温暖,他想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所以不想离开联邦,离开这座曾经无比熟悉,现在却无比陌生的城市。

    从心理分析上讲,这大概是某种隐藏自毁倾向在起作用,许乐隐隐感觉到了这种毁灭性的情绪,却并不在意,因为天大地大,没有小爷的心情大,小爷就他妈不想走,不想死,更不想自杀,怎嘀!

    濒临绝望的时刻,最容易激发人的潜力,奔跑中的许乐,大脑运转的速度前所未有的迅速,手指抠进坚硬的水泥墙,带动身体在空中画了道弧线,横掠街上的警车的同时,他已经判断好下一段奔跑的战地。

    按照大叔讲授的最后一课内容,许乐不再试图思考怎样躲避宪章电脑的扫捕,而是一直在不停讣算计算着联邦部队的武器火力配比一一因为城市人群密集的缘故,联邦会大量使用狙击步枪,于是他一直没有离开繁华的商业区,借着紧紧依偎在一起的高耸大厦来阻挡远处的射击,严格地依循射击死角线狂奔。

    硬陶防弹衣,软金属防割条,枪械还是枪械,街头巷尾的近身作战,根本没有人能够拦下他,只不过连续多次的隐蕺被发现被迫杀,在极短的时间内消耗掉他太多的力量,他无法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五秒以上的时间,疲惫开始侵袭他的身体。

    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刻,联邦政府近乎疯狂一般,开始把追杀他的过程进行直播,不惜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也要发动民众的力量,这个手段非常厉害,帝国人许乐顿时变成了过街的老鼠,陷入了民众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街头巷尾每个电子阀旁都有勇敢的民众拿着木棒看守,至于他所遇到的每个曾经爱过他的联邦民众,现在只要一看见他便会面目扭曲,不怕死般冲上来!

    更可怕的是,这次追杀自己的战斗部队里应该有李疯子,虽然许乐没有看见,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压力。近了。越来越近,那道强悍暴戾的脚步声就在身后。

    李疯子已经看到了前方许乐的背影,他沉着脸加快了脚步,脚掌像铁锤般敲打着地面,只要让他追上去,缠住那个难缠的家伙,紧随而至的联邦部队,绝对可以轻松地将他撕成碎片。有雪花毫无预兆地自天上飘落,雪花之中夹杂着一道沉闷而坚决的枪声。李封面色骤变,脚掌反应奇快重重踏下,硬生生在地面上踩出一个小坑,身体剧震倒退,避开远方高速袭来的这一枪。紧接着,六颗狙击步枪子俾,清楚而极具威慑力地依次射来!

    噗噗噗噗!地面上墙壁上,瞬间绽出六朵水泥灰砾炸出的花,精确至极的弹弹,竟硬生生把他通出大楼的后巷!枪声止歇,李封回头望向前方早已没有许乐的踪影,脸色极为难看。两公里外,唯一能够对后巷进行狙击锁定的建筑某层楼中。

    白玉兰沉就低头拆解着狙击步枪,嘴里不停嚼着兰花味儿的口香糖,这一年间习惯了握菜刀的手,拆解枪械的动作依然那样流畅,额头飘扬的发丝早已剪短,可气息还是那样闺宁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