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最后一课

    总统官邸地下会议室内,激烈的争吵还在继续,国家安全顾问先生愤怒地拍打着桌面,对面前的宪章局官员吼叫道:

    “日标总共就是四个人,结果我们要出动三艘战舰!还有几百枚烈火导弹就这么直接轰过去?这是谁他妈定的方案?宪章电脑是不走出问题?”

    “先生,那不是普通目标,现在的情况是,就算宪章局启动程序开放电子围墙,等特战部队赶过去的时候,那四个人肯定已经跑孓。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最关键的是,我们谁都没有把握,可以靠地面部队把这些人抓住!”

    国防部副部长阴沉着脸反驳道:“几百枚烈火导弹和战舰看起来确实夸张,但我们确实需要如此-强大的火力!如果宪章电脑的判断没有出错,那里除了许乐和帝国公主、帝国大师范,另外那个人是机修师余逢……六年前,四军区进行的最后一次缉杀行动,出动了机甲战队,也出动了战舰,结果还是让他逃了,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忘记这点。”

    坐在长桌尽头的李在道将军一直保持着沉就,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行动计划,电子笔轻轻划弄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刻出现在湿地中央的那个沧桑男人,是他的亲叔叔,是扶棺一夜之后他在这个世界上最警惕忌惮的人物,他曾无数次希望此人不要出现,结果那个人还是来了!

    “做艿一个联邦人,我当然清楚那四今日标有怎样的重要意义,但我必抵提醒你们一点。”

    安全顾问先生指着光幕上的电子地图,近乎咆哮说道:“保护区紧靠着莫愁后山!目标方位距离庄园直线距离还不到七公里!那里是政府就认的邰家区域!导弹和战舰攻击意味着什么?难道是想向邰夫人宣战?还是政府已经做好准备向七大家全体宣战?”

    他取出手帕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冷冷环视四周,声音沙哑说道:“你们只会考虑联邦和帝国间的战争,我却更担心联邦会不会因为迳次攻击,正式进入内战。”

    会议室内一片沉就,籍军和官员们非常清楚安全顾问先生担忧的事情非常可怕,但如果眼睁睁看着帝国公壬与匕在眼前而不发动攻击,联邦不可能允许这种局面发生。一直沉就的李在道忽然开口说道:“直接战舰攻击。”

    身旁的国防部副部长皱着眉头说道:“战舰主炮是即时攻击按道理应该没问题,但机修师余逢不能以常理论,没有导弹扩大覆盖面,攻击非常可能失败。”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沉重的合金门顺畅滑开,强行中断一项重要行程的帕布尔总统匆匆走了进来,挥手制止众人起身敬礼的举动,用浑厚有力的嗓音说道:“按照中央电脑的计划执行。”

    会议室内的将军官员们微做一怔,表情各不相同,马上开始开始执行战斗计划。总统先生双手扶在桌面,沉就看着头顶的光幕,神情异常凝重。

    莫愁后山的夫人刚刚做了了一个令他震动的决定,开放晶矿联合体,面对着这种让步,政府必须做出相应的回应,议会山需要很长的时间进行审核,然而政府的回应,难道就是战舰主炮和无数导弹的攻击?

    从政治穗定性上考虑,总统先生应该选捧更稳妥的方式,但他没有,直接强势地下达了攻击命令,因为那片湿地中央,有帝国的两名重要人物,有联邦头号通缉犯,更关键的是,那里有许乐。

    帕布尔总统看着李在道,面无表情说道:“我马上给邰夫人打电话,避免引起对方的错误判断。”“那位夫人不会有错误判断,麻烦的是,她很愿意得出错误判断,然后寻求相关的利益。”李在道平静回答道。“有些人可以拿联邦的整体利益来讨价还价,但我们不行。

    总统先生看着光幕上的卫星画面,看着雾气间时隐时现的地面,溢然说道:“我们必须为联邦负责。

    湿地中央,冬树渐渐在几个人影的后方,变得越来越模糊。

    “机械运算从来不是真正的思维,那台看似无所不能的联邦中央电脑,其实并不怎么可怕。再如何强大的工具,落在愚蠢而摇摆不定的人类手中,都只是破工具。”

    封余大叔伸手从正在推车的许乐身上摸出那盒三七牌香烟,抽出一根点燃,慢慢走着,慢慢聊着,浑不在意正在倒数的时间,和可能马上就将到来的恐怖袭击,轻蔑淡然的神情无比强大生猛。

    “有种学说,人类在浩劫之前正式起源的关键节点,就是学会了使用工具,在我看来,非常遗憾或者说可耻的是,自那之后,人类再也有一点进化,尤其是使用工具的方式还是那么笨拙。”封余鳖了眼破烂车上破烂电脑的破烂光幕,耸耸肩说道:“就算中央电脑做了核心数据保护,也没有任何意义,它得等人发布命令,但人就得想,往运儿扔炸弹,前面那座山后边的老女人会怎么想?老子选择这个地方,可不是瞎选的。”破烂小车另一边的怀草诗忽然皱起孓眉头,问道:“你选的?”“当然d”

    封余傲骄掀起额前黑发,露出下面麻白沧备的本色“你家情报署里那些数据,都是我留下未的,不然你以为帝国哪个特工能替你挑到这么好的地点?”

    许乐的表情微变,低头继续沉就推车,虽然先前他曾愤怒咆哮于童工时的悲惨生涯,但有些东西早已深枯骨髓之中,比如替大叔做苦力,比如他还是习惯性站在联邦立场上,按照一个联邦人尤其是联邦军人思考问题。

    “表情能不能不要这么僵硬?”封佘嘲讽望着他“你不是联邦人,我才是,另外除了你这个疯子变态姐姐外,你以为还有哪个帝国人能用到这些数据?”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天空里传来低沉嗡鸣的声音,如同几台大铜琴在一处空旷的房间内同时奏鸣,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没有回头,知道有无数枚导弹正撕裂雾空,向身后那棵冬树飞去。

    走在破烂小车两边的封余和怀草诗神色漠然,没有回头,走在最前方的大师范却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原本众人所在之地的晨雾已经很诡异的失踪,湿地之上一片清明,西邬棵冬树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原本它倔犟站立的地方,隐隐可见几个无声的黑洞。

    三百枚烈火二型导弹袭来,无数爆炸连绵响起,仿佛交响乐团最沉的大鼓敲地,湿地开始颢抖震动,霜白的草,渐凝的冰,残余的枝,随着高能炸药的尽情欢呼而肢离破碎,它们用死亡为代价幻化的碎砾飘荡于空中,还未来得及落下便又开始汹漯燃烧,化作一片覆盖数公里的真正烈火。

    烈火边缘有四个人在看似缓慢实则迟速地离开,他们没有骑马,没有扛棒子,就是推着一个小车,并不恐惧慌乱,甚至身后不断烘烧的野原,都不能让他们稍微沉就一阵。

    那位大叔慊洋洋地倚着破车,唇间叼着烟卷,含糊吹着绝不悲伤一味欢快的口哨,仿佛要替身后这场恐怖大爆炸做伴奏。

    走到一畦无名小水洼处,许乐看着车旁的大叔,忍不住感慨道:“大叔,我必须承认你的自恋很有道理,确实够生猛。”

    “这就算生猛?我生猛的时候比这生猛多了,纯海鲜!”封余看着他嘲讽说道:“要对付那台破电脑,并不走了解它就够了,更关键的是要了解那些使用它的人,那些政府官员和将军们脑子里在想什么,他们在犹豫什么,这中间又有哪些东西是可以被我们利用的。”

    工具被人类使用,要对抗强大的工具,实际上就是要对抗使用它的人,这看上去是很简单的道理,但许乐根清楚,要利用这种手段找到那些光辉之间的缝隙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因为人类思维模式的复杂程度,甚至远在宪章电脑之上。

    “这件事情并不难。”封佘看着他冷漠说道:“等你像我一样把这种判断变成某种模糊的本能,就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既然你坚持不上我的船,那么日后如果被那台破电脑追的要死要活时,可千万不要哭着喊着要大叔。”

    许乐一直沉就认真地听着,然后笑了起来,知道大叔今天给自己上了最重要的一课,然后笑容渐渐敛去,知道刚刚重逢便又到了分别的时刻,令人有些惘然和不知所措的是,这次的分别是他自己坚持的后果,而且他甚至无法清晰说出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坚持。

    封余取下唇间的烟卷,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道陡崖,惯窜嚣张冷漠或者说欠抽的沧桑脸上,忽然现出一丝罕见的感慨。

    “老头子说他已经入了这场赌局,并且必将获胜,大抵就是他已经看透了你,你这个小家伙就是块臭石头,不樟个粉身碎骨便不肯罢休。

    封余若有所思感慨说道:“你们都是一样的人,总喜欢用自己的生命赌来赌去,但在我看来,生命不应该这样虚度,太过在意什么事情,便会被那些事情拖进深测之中难以浮起。”

    他抬头看着渐渐露出真容的湛然青天,嘲讽说道:“就像你这台破电脑,在联邦里拴了一百多亿根狗链子,结果自己却变成了这一百多亿人的一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