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四十章 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恶客?我吃饭向来是给钱的。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晨雾湿地间,许乐毫不客气的反驳声响了起来,明显不打算对某人充满人生感悟的总结发言留丝毫情面。

    “你行走星辰之间,四处摇着你那大屁股扮恶客,那我算什么?你桌上的一份饭菜,吃完嚼完不用给钱?然后隔了好些年,你又一屁股坐下来感慨几句就算了事?”“就算你们能够威胁我,就算我老了,你是不是也应该态度好些?尊重老人是种礼貌。”

    封余挑着眉梢,看着他吼道:“是,以前在东林我没照顾你什么,但没我弄出来的那一炮,你以为只凭那个以为靠强蛮武力便能撕破宇宙的痴心狂公主殿下,就能从那座要命的监狱里逃出来?”怀草诗面无表情冷冷看了他一眼。

    许乐早就想到那道自大气层外轰来,轰破雪夜落入倾城的战舰主炮,和面前这个男人有关系,却根本没有感谢的意思,嘲讽说道:“老人时常像个小孩儿样得瑟,实在很难让人尊重。”

    “我知道你现在还沉浸在自我身份认知障碍,和那些所谓的文艺青年内心挣扎纠结当中无法出来,所以我不责怪你的失态,我会对你负责。

    封余停顿片刻,平静说道:“去帝国吧,小家伙,我相信只要你回到帝国,将来发生的故事,应该能修补你脆弱的心脏,也能满足你心脏里那些可笑的道德观。”许乐沉就看着他,等着他的解”t“关于这场战争,只有一伞结果,联邦和帝国谁能更有故地统合资源,谁就将取得最后的胜利,换句话说,集权者必胜。”

    “联邦里那位喜欢擦鞋油冒充矿工的总统先生,很早就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他想拥有像皇帝一样的权力,民众和议会很好对付,但那几个大家族却是他必须解决的难题。”

    “联邦的问题就在于与它共生的那些家族,不理它们,它们就会吸食联邦的血肉,让它一天一天衰老僵硬腐朽,可如果要挖出这些肿瘤,联邦就会流血过多而死。”封余微嘲说道:“这件事情我没有做到,那么还有谁能做到?”

    “相反,左天星域里你那个皇帝老子够冷血,够王八蛋,够虚伪,看他对付卡顿和亲王徂销手段,三十年内,没有任何人能动摇他的皇位,所以,帝国必胜。”

    这是一场横跨星河,而且极有可能仓整个宇宙燃烧起来的战争,晨雾间这个满口烂牙的男人,却轻描淡写地指出了最后的结局。

    场间三人有人愿意相信,有人无法相信,却必须承认就算这个推论再浅显简单甚至显得有些蛮横无理,但既然走出自他的口,那便极有力量。

    正如他提到联邦内部的问题时那种强烈的自信甚至是自恋,完全不容人质疑一一连他都无法推翻七大家,现在的政府又怎么能行?“你不是一个能眼睁睁看着亲生父母把养父母揍的浑身是血还一声不吭的家伙。”

    封余看着许乐说道:“老师要和平,你现在应该也很需要这个精神安慰剂,所以你必然要回到帝国,回到你那个皇帝老子的身边,甚至……你可以尝试着当几天皇帝玩玩。”

    冬树下的大师范扶着树干站起身来,揉着后腰说道:“要和平的是我父亲,我会给他,不需要你这个家伙多事。”

    怀草诗把一直握在手中的酒杯放下,望着许乐说道:“我们要的是胜利,和平只能是胜利之后的战利品。”“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因为这些东西和我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许乐摇了摇头,看着封余说道:“终究,我的人生是被你们这些人玩弄的,请允许我在内心深处对你们这些老人竖起中指,而且我不愿意以后的人生还要继续被你们**下去。

    他举起左手,手腕上的金属手镯在徽乳色的雾气间显得格外圣洁:“这块手镯,我不会还给你,就当是前半生你替所有人对我做的补偿。

    紧接着,他耸耸肩,继续说道:“而且我相信自己比你更配上面那句话,在这方面我有信心得瑟一下。”

    封余看着他摊开双手:“你的那块破电子表,我已经还给你了。

    “那是我从你那个蠢材学生手里抢过来的。”许乐毫不退缩道:“你把我送给你的东西胡乱扔给别人,我很不高兴。”

    封余厌憎说道:“主要是想告诉你我还活着,我不可想这个世界有个小男孩儿一想起我就哭。

    他挠了挠头,说道:“你的问题应该已经问完,该我问了,我只想知道,你和那台破电脑之间是怎么回事,你那个古怪的权限是从哪里来的。

    “我接受了主动联系。”许乐简单回答道:“芯片里某段残余信息,激发了联邦中央电脑一今后门程序,我就成了第一序列保护对象。“残余信息?”封余的眉头皱了起来,想起某些很关键的问题,但他并没有解释什么,沉就片刻后,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自嘲,说道:“我在它的眼皮子底下逃了几十年,现在才知道,原来居然有七十一次机会和那家伙直接对话。“是不是有些后悔?”许备嘲笑道。“不d”

    封余眉梢一挑,笑道:“和一台破电脑直接说话,那样太他妈傻逼了。”

    今日晨间奇异浓郁的雾气,终于承受不住阳光的多番侵袭,渐渐有了离散的倾向,许乐看着大叔那张满是风霜之色的脸,说■道:“大叔,我不管你是不是真拆了那艘船,但我知道,你有办法带他们离开联邦,麻烦你带他们走。”

    听到这句话,冬树下的怀草诗皱起了眉尖,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许乐还是坚持不跟自己一起回帝国。“你呢?”封余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学生,说道:“你非要留下来。

    大师范忽然想到一件事侏■,表情微变,从树下往这边走了两步,震惊说道:“你小子难道真想学八部曲里那个家伙,最后折箭自杀?”

    “虽然你们把这些破事儿叫英雄计划,虽然联邦曾经把我打造成英雄,但我很清楚,我真不是一个当英雄的材料,我当然不会自杀。

    许乐看着他们微笑说道:“我们不是一条船上的人,至少现在所以我不会上你们的船,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会有艘自己的船“想留下来和那台破电脑比较一下高低?想留下来试探一下人心险恿的程度?”封余微笑回应道:“文青果然是一种病,你会死。”“我并不认为宪章电脑有多强,这两天我一个人也抗过来了。”

    “不。”封余徽嘲说道:“你觉得它不强,那是因为它不想让你觉得它很强,就算是台破电脑,它也是这个宇宙里最强大的破电脑,关于这些方面,你还欠缺太多经验,所以根本看不明白它现在的想法。“大概还有三分钟,密集的导弹和不计成本的战舰主炮射击,就会覆盖我们现在所在的这片区域。”

    封余从破烂推车上取下一台破烂的电脑,指着工作台光幕上的与匕据流,望着三人微笑道:“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真正战胜过它,但相信我,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它也别想战胜我。

    宪章局地底那幅二维光幕上,深绿色的机械语言汇编而成的数据流,还在不停地流淌,就像数万年来甚至是数十万年来那样,没有任何停滞,也没有任何变化。

    联邦中央电脑以冰冷的机械思维计算所有任务,严格按照序列和危险程度排序,对于它来说,拥有无数身份的封余,毫无疑问是比许乐更加重要的目标,从倾城军事监狱暴动,朝霞号战舰发射主炮的那一瞬间起,一至七十一及七十三号异常状况,便进入了它的视野,并且它用最快的速度拟定了一个捕捉或者说清除计划,自命名为鱼饵。

    正如封余的推断,宪章电脑的真实能力绝对要超过许乐这些天的感受,只不过是强大而不可撼动的计划序列优先度,造成了那种局面,如果用拟人思维来形容,大概就是故意示弱,诱使更重要的敌人进入包围圈。

    异常状况与异常状况的重叠,附加重要目标到来,直接激发相关程序,单从计划上来说,联邦中央电脑的安排计算已经相当精确完美,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清除计划的实施地点在没有人烟的野生动物保护区,虽然浓雾对军事卫星的定点造成一定影响,但只要加大弹药投放量,依然可以保证在第一时间完全清除那几个目标。

    大气层外待命的三艘战舰已经做好了主炮发射的准备,南科州某陆地导弹基地威力恐怖的导弹已经升出地面,然而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却始终没有发射,联邦中央电脑拟定的计划,遭受到了某种挫折。

    和前段时间那道悄悄潜进光辉,然后像小偷一样消失不见的数据流无关,联邦中央电脑已经做好了核心数据保护。

    二维光幕上的绿色数据流缓慢流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个五秒钟出现一次的眼睛画面,悄无声息地浮现出来,平静而沉就地注视着宪章局大楼里的人类,注视着官邸里激烈争论的官员。

    它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计划制定的如此完美简单,这些人类却没有办法执行,从发出警报递交申请到现在,至少已经过去了七分钟,那些拥有权限的人类却依然还没有做出决定。

    不能直接进行物理操作,联邦中央电脑必须在人类的命令下工作,于是它只能沉就等待,就连愤怒的情绪都不能有,如此落寞而孤单。(这是第一章,今天还有三章,真他嘀的悲摧,慢慢认喜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