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十一章 成人礼(上)

    “再过两天就是双月节的舞会了。”光屏里的妇人明显没有因为独生子微微嘲讽的语气而动怒,微笑说道:“我和你父亲就是在那个舞会上遇到的,我希望你也有你父亲那样的好运气。孩子,好好享受吧,寒假的时候见。”

    邰之源笑着回答道:“我可不认为父亲的运气不错。”这是身为儿子可以开的玩笑,他在心里又加了一句,自己的生活并不是什么好享受。

    “邹家的那位姑娘虽然肯定不可能被你挑选为妻子的人选,但我总以为,以她的姿色,以及与你当年的关系,你应该不介意和她展一段关系。”光屏里的妇人唇角忽然闪过一丝恶趣味,“更何况我一直认为她的腰臀形状很适合生养。”

    光屏变回了黑暗然后缩回了天花板中,邰之源的表情平静了下来,用纸蘸水擦去了自己补在眼睛下的粉底,虽然他对于母亲是敬畏多于爱,与当年和父亲的关系完全不同,但他心里清楚,母亲一切都是在为他考虑,他是个孝顺的儿子,不愿意让邰夫人担心自己的身体。

    距离双月节舞会还有两天,邰之源在正午的秋日阳光中陷入了沉默。他不在乎那个舞会,郁子跑到梨花大学为了什么,他很清楚,他有些厌烦以某种既定的面目出现在那些认识自己的人面前,因为他不喜欢被那些人围绕在最中心的位置。

    按照双月节舞会的惯例,自己应该在二楼,俯视着楼下那些翩然起舞的男男女女。他会在舞会中地异性里挑选一个自己最喜欢的,然后温柔地出邀请。希望她能成为自己某一个时间段内的密友,同时结束维系了十八年的处男生涯。

    是的,按照邰家传承了无数年的惯例,这一次双月节舞会,恰好就是邰之源的**礼,只是整个联邦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或许有些有力的人物隐约嗅到了某种风声,却也永远不会查清楚真实的细节。

    邰家地**礼,比其余大家族的**礼要早两年。选择在年轻人十八岁那一年的任何一天任何一场舞会上举办。而且很特别的是,邰家地**礼,是一次关于爱情和男女的试炼。

    没有女生会能够拒绝邰家后人的邀请,哪怕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代表着联邦最古老最尊贵家族的历史,但在日后无限财富与权力所营造的梦幻环境中,她们都会沉沦进去。

    爱情在这个故事里从来不是主角,或者说爱情本身就是可以被计划出来的,就像代表着联邦精神与民众权力的总统一样。

    很奇妙地是,以往邰家的传人,并不知道自己的**礼是一场试炼。很多人就像飞蛾一样地扑了进去,像每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勇敢地去爱了,有些人选择了**礼上的舞伴,成为陪伴自己一生的女人,比如邰之源的父亲,这应该说是一种比较幸福的结果。

    而更多地人却是在这个过程中无味地现。原来那些在青春萌动地少男眼中不可接触地冰山美人们。在邰家恐怖地权势面前。都会变成令他们伤感地顺伏绵羊。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才明白。所谓爱情。原来并不是自己想像中地那般圣洁。

    邰家先祖定下这个古怪地规矩。本来就是想让他地雄性子孙们知道。爱情是一种可以用金钱和权势购买地物品。从而才能让他们不会在以后地人生中。因为男女地事情犯下不可挽回地错误。

    邰之源是幸运地。因为七代单传地原因。又或许是因为他地父亲母亲是难得地从**礼一直相爱到最后地一对。在他年纪很小地时候。邰夫人便已经给他讲过**礼地真实用意。并且很平静而认真地告诉他。不要奢望能够拥有他父亲一样地好运气。身为邰家地继承者。爱情可以有。爱情应该有。但不可能是在**礼上。

    这也是邰之源最最不能理解地一点。包括邰家在内地七大家。总是无比重视远古流传下来地那些规矩。即便邰夫人不是一个食古不化地人。甚至都已经告诉了他所谓**礼地真正含义。却依然要求他趁着双月节舞会地机会……寻找这一年校园生活地女伴。在邰之源看来。这种做法无疑像极了一句俗话。脱了裤子放屁。

    邰之源在联邦地社会里生活长大。阅读地书籍。看地电视全部是这个时代地内容。虽然自幼生长地环境富且贵到了极致。所受地教育和一般地同龄人完全不同。有远出年龄地成熟冷静。也有一颗勇于承担家庭责任地心。但终究还是无法适应很多细节。远古皇族地光芒离他太远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下属们总还把自己当什么太子看待。在他看来。一个民主地社会里。根本就不应该还存在这种思考模式。

    今天邰夫人地话。让邰之源对自己地身份和早已计划好地光辉未来有了更明确地认知。那股自幼伴随着他地压力。似乎变成了实质。溢满了整个房间。让他有些呼吸困难。他闭着眼睛沉默了很久。然后拿起了专属自己地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那个家伙只说了一次,邰之源便很轻松地记住了,他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拔这个号码,没想到刚刚过去半天,却已经改变了主意。

    “今天晚上不要带宵夜,带一身衣服。另外,你知不知道临海州里有什么安静一点儿的……妓院?”

    “不用。”

    “谢谢。”

    挂断了电话,邰之源闭目养神,等着夜晚和明天的到来。他是一个自律而有责任感的世家后代,虽然对身周的氛围和母亲的安排偶有排斥情绪,但他不会选择幼稚的逃避或反抗。不过他在心里想着,至少**礼这种事情,应该由自己安排。短暂的相逢。许乐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餐桌呆,那里再也没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儿。已经过去了四天,他觉得自己已经渐渐习惯生活中没有她,因为从东林大区逃出来后,他已经习惯了沉默地一个人,可是他仍然会注意到桌对面没有她,跑道上没有她,玫瑰河畔没有她,夜里没有她。

    四周经过的学生们偶尔会注意到在窗边桌旁呆的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投来了嘲讽而轻蔑的眼光,在所有人的眼中,天鹅或许偶尔会在池塘里与癞蛤蟆一起觅食做伴,但总不可能真的嫁给一个癞蛤蟆。

    正午的秋日阳光透过玻璃落在许乐的身上,呆的他感到了一丝温暖,然后他的手机响了,弹出的薄屏上没有显示号码或是地区。他疑惑地接通,然后听到了那个最近经常听到的声音,接着他陷入了难以言表的惊愕情绪。

    要找妓院做什么?许乐不知道那个姓邰的小子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只是他此时也不想呆在梨花大学,呆在那些学生们嘲讽的目光中,想了会儿后,他答应了下来,然后认真提出建议:“我对这些事情也不是很懂,不过我有一个朋友应该很了解,要不要把他也喊着?”

    “不用?那好吧,我晚上在休息室等你。”

    “不用谢。”

    “你不会是准备离家出走吧?”许乐看着邰之源,认真问道。他无法适应一个像对方这种有钱人家的孩子,居然会用一种论文答辩的语气,要求自己帮他找女人,说道:“就算家里压力再大,但毕竟父母都是为你好,你可不要胡来。”

    说完这句话,许乐才想到对方的父亲早就已经去世,脸上流露出一丝抱歉,不过他这几句话是自内心,家人不幸死于那次矿难,让许乐比任何人都渴望那种温暖。

    邰之源平静回答道:“你不是经常嘲讽我是处男?我只是想找个女人试一下是怎么回事。我反而奇怪的是,你听到我这种要求,居然会眼睛都不眨的答应下来,不得不让人怀疑,你是不是经常做这种事情。”

    许乐苦笑着没有回答,想当年在钟楼街的时候,他每个月都要去那些疗养中心替老板支付嫖资,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要求,所以在电话里竟是很自然地答应了下来。

    邰之源看了一眼身上那件绿色的军风衣,试着将雨帽套在了头上,确认区外面的监控设备不可能拍到自己的脸,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又微微皱眉问道:“西林的军服,你从哪里搞的?”

    “我忘了。”许乐不是很习惯在朋友面前撒谎,又不愿意说起和小西瓜有关的事情,他这辈子都不准备和那个高高在上的钟家生任何关系,看着被风衣紧紧包住的邰之源,疑惑说道:“我怎么总觉得,我们是在准备做贼。”

    邰之源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向着区的外面走去。此时是凌晨四点钟,区空无一人,他和许乐两个人随意说着话,消磨着时间,一直等到清晨六点多钟,开始有别的学生进来,他们才对视一眼,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