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三十二章 没有名字的帝国人

    绿茶上来了,薄脆麦香的饼干也上来了,钟烟花乌溜溜的黑眼珠一转,拈起一块酥饼泡进茶杯中,好奇地看着它逐渐变软,才送进嘴里慢慢抿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笑眯眯的眼睛就像还没有出来的那两轮月亮。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南相姐姐,真是抱歉,不过到必须离开的时候了,你家庄园!}然挺好,但终究不是我自己的家。”

    想到庄园里肯定有很多人正在为自己的离开而担忧难过,钟烟花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只不过这声叹息充满了歉意,旋即她耸耸肩头,自顾自说道:“不过你家庄园的监控系统实在是太弱智了,一点难度都没有,肯定比不上那家伙从军事监狱里逃走的过程。”

    吃的饱饱的暖暖的,她转过头望向窗外,仔细注视街对面的西山大院,在心中默默猜想那个家伙什么时候会来这里。

    她坚信自己是这个宇宙里最了解许乐的人,那个像石头样的家伙从来都不曾真正冰冷,重感情的他,肯定会在离开联邦之前交待一些事情,怀旧某些过去,而这座西山大院里的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毫无疑问是那家伙不能不做告别便要远离的对象。

    忽然间,钟烟花的眉头皱成很可爱的折儿,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猎误-,正是因为那个家伙的执拗性格,他肯定不会让自己最在乎的人受到危险牵连,那在逃亡途中极有可能不会来这里……

    许乐哥哥……许乐,你会到↑里去?

    钟烟花散了眉头,恼了心头,赌气般嘟起了水漾儿的双唇,开始穿上那件粉色的厚绒服,戴上毛茸茸的小白兔耳套,背上沉重的背包,抱起陈旧的娃娃,走出了咖啡钚,来到冬日大街之上。

    背包是她为自己准备的行囊,因为不知道这一趟要是多长时间,走多远,所以里面塞满了很多乱七八糟、在她看来却非常必需的玩意儿

    沉甸甸的行囊,和小女孩的身体比起来,显得格外大,竟是险些要拖到地面上,形成一种格外夸张的对比视觉。

    初冬的寒风吹拂着落叶,灌进她的衣领,瞬间把她的脸蛋刺的有些微红,她对着双手呵了。热气,望着前方,格外坚决说道:“小西瓜,你已经长大了,所以一定要学会如何保护好自己,要穿暖和一些,多去昂贵的地方。”“不要害怕,女孩儿要长大成为女人,就得对自己狠一点儿,嗯!

    钟烟花从小俏的鼻子里憋出一声嗯,用力地点点头替自己加油,艰难地掂了掂身后的大背包,向着寒冷而枯枝萧瑟的长街那头是去。

    因冬日寒流而显得有些萧瑟的长街上,其实人流量并没有明显的减少,只不过街上的行人大多翻起衣领匆匆而行,少了几分喧闹而已,高级奢侈百货商店门口的大幅光幕,和街头大部分光幕一样,依据联邦噪音监管条例,在白天调成静音。

    所有的光幕播放着不同的新闻画面或者是广告,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右下方有一张清晰的画像,这张画像出现在所有电视台制作的节目中,无时无刻提醒所有联邦民众。

    街头匆匆穿梭的行人们并没有大多人会刻意去抬头与已看那幅画像,不是因为他们被压力沉重的生活压榨的对运件大事都失去了兴趣,而是因为这几年里,他们已经看过那张脸太多次,不需要再进行任何记忆,也能在人群中准确地认出那张看似普通平凡的脸。

    只不过在过去,民众记得这张脸是因为他是联邦最著名的战斗英雄,是军神亲自挑选的接班人,或者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国民少女绯闻的关系,而现在他们记得这张脸的原因,是因为那个人是帝国皇族的间谍。到处都是通缉令。

    许乐收回目光,翻起衣领挡住侧脸,继续向林园方向行走,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真让他产生了某种错觉,仿佛自己是在竞选联邦总统,身后的财团一口气替自己买了下无数广告进行造势,只是觉得联邦用的那张标准像,把自己显得太傻了些。

    没有怀草诗的通缉令,看来联邦政府暂时还不想让普通民众知道,那位在民间传闻中已经嚣张了好几丰的帝国公主殿下,居然来到了联邦,这或许走出于稳定社会秩序、避免无必要恐慌的想法,也有可能是政府为了避免日后成为愤怒民众发泄的对象,而做出的保守决定

    因为思考这些问题,许乐有些走神,在奢华的银灵轿车专卖店门口,与一对情热眼中无人的情侣撞在了一起,恰在此时,一阵冬风无来由吹拂而过,把他头顶的帽子掀起一角。“不好意思。”许乐很自然地道了声歉,压下帽槠,然后发现那对情侣中的年轻男子正愕然地盯着自己。

    衡边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异样,正匆匆行走的民众们下意识里停下脚步,望了过来,似乎不怎么自信刚才看到的那瞥面容是不是他们想像中的那个人。

    许乐知道自己必须马上离开,然而就在这时,那名年轻男子极为勇敢地将女朋友一把护到身后,鼓足勇气颢声叫喊了起来:“帝国人!他是那个辱国人!”

    街头的民众顿时波动起来,靠的近些的人们紧张地拉着自己的同伴向外围退去,似乎那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是一头会吃人的野兽,而远处的民众则是高声地呼喊起来:“快报警!抓住那个帝国人!”

    这些人只是联邦最普通的民众,虽然这里是富人区,但有钱的普通民众依旧还只是普通民众,他们的勇气能够支持他们的喊声,却无法支撑他们像某个漂亮男人那样执行公民逮捕权。

    没有一个民众敢冲上来,发现许乐的年轻男子,仿佛将所有的勇乇都用在了把女友拉到身后,以及喊出那句话中,在帽桤下那道平静耳光的注视下,竟是畏惧地难以移动双腿。

    许乐看着面前勇敢的年轻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做什么,苦涩地微微一笑,低声感叹道:“备来做帝国人,连名字都没有了。

    他已经开始快速移动脚步,向人群外走去,他相信没有任何人敢在自己拦在自己面前,至于会不会有板凳皮包之类的暗器从背后袭来,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街头响起呼啸破风声,一架双臂旋喷武装直升机正高速驶来,许乐用余光瞥了一眼,警惕地发现,小眼睛战斗部队的备战面已经扩展到所有街区,而反应速度更是已经达到令人心寒的程度。

    许乐开始奔跑,眼前街角的仿古建筑榷角和行水的浅痕,映入眼帘,经由大脑分析,和自身能力相映证,马上计算出一个可行的行走轨迹。

    右脚蹬在红色消防水柱上,他的身体斜钭一震,自人群头顶掠起,将要撞到墙壁时,肌肉顿时放松,如同安装了液压装置般贴了上去,几乎就在靠近墙壁的同时,他手指抠住水泥墙上的浅痕,脚掌蹬住脚面,蹭蹭蹭瞬间爬上五米高的三楼。

    紧接着,他双腿一蹬墙面,右手在空中极为准确地找到突出墙面的那根仿古槠角,身体在空中骤然收缩弹开,借回荡之势强行平移五米,倏的一声横穿街道上空,冲进另一幢建筑,就此消失不见。

    从地面攀爬至三楼,再横穿街道,许乐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极富节奏感而干净清晰,试图拦截或者说恐吓他的民众刚刚抬起头,只来得及看见那道身影极诡异在建筑外表上高速穿梭,然后消失不见。

    街头的人群陷入集体沉就,想着那个身影,心情异常复杂,那名勇敢的年轻人紧紧牵着女朋友的手,全是汗水。那架从街口处高速驶来的武装直升机,此时还在街头,仿佛没有移动过。又要重新编制地图和行动规程。

    在某幢大楼阴暗的房间晷,许乐拉出手镯里的电子地图,皱着眉头用手指在郊区林园和自己所处方位间划了几条弯曲莫明的线条。

    他此时的感觉有些怪异,不仅是因为联邦普通民众看见自己后的反应,和小眼睛战斗部队越来越快的反应速度无关,相反,他总觉得宪章光辉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可怕。

    因为老东西死了,所以联邦中央电脑变成了一台冰冷的机械成为人类手中的工具,所以能力无法完全发挥?

    和旧月不同,新月基地上依然存在着一些稀薄的空气,虽然不足以支撑人类呼吸,但从这里观看l星球升起会显得格外壮观,联邦很多权贵经常会选择来此地度假,就是为了观看日出地出重叠时的画面。

    新月永远黑暗的背面边缘区域,一艘看上去破烂到不能再破烂的飞船,正沉就地注视着沐浴在恒星光辉下的刻星球。

    这艘像金属垃圾箱堆砌而成的飞般,无论是从性能还是外观上,都和最初的那艘三翼舰相差甚远,用人类无法想像的恐怖极速横跨星域的飞船上,布满了被陨石撞击的坑洞,却没有任何散架的迹象。

    更诡异的是,离这艘破烂金属飞般极近的几颗联邦精密军事卫星,居然没有发出任何警报,仿佛这艘飞船根本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