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冬天里的一朵奇葩

    宪章光辉的播洒浓薄度有一定的规律,人类密集聚居地的周边隐藏线以及来往联结两个密集聚居地之间的通道,是那台中央电脑监控的重中之重,无数双眼睛隐藏在各个角落或电器中,至于聚居地内部,像宪章局、总统官邸、议会山这些地方自然受到严苛的监控,相比较之下,像校园这种地方的监控力度则要小很多。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怀揣能暂时屏蔽宪章监控的蓝光,漫步徜徉在美丽清静的冬ri校园内,与穿着军装的年轻情侣们擦肩而过,许乐内心并不像表情那般轻松,面对着整个联邦和那片无所不在的冰冷光辉,很难找到完美应对的措施,包括他裤兜里的那抹蓝光,更何况就算他现在暂时能从联邦的视野中消失,却没有办法蒙住所有民众的眼睛。

    无论是什么时代,民众的力量一旦被激发出来,都将是最势不可挡的洪水,这股力量可以改朝换代,可以开疆辟土,自然也可以很轻松地摧毁掉曾经的联邦英雄,如今的帝国种子。

    离开第一军事学院校园后,许乐压低帽檐,跟随平缓喧闹如常却给他带来无穷压力的人群,乘坐十四号全封闭轨道线,来到首都郊区一片像农场似的安静区域,这里是他逃亡计刻中的第二个重要节点一白水保安公司大楼。

    来到这幢隶属于果壳的大楼,自然不是因为在逃亡途中,忽然文艺地生出怀旧情绪,虽然他就是在这幢楼里遇见了白玉兰,正式接手了七组,

    他今天冒险潜入,主要目标是大楼地下的那间军备库,那里除了各式枪丅械之外,还有他自小最喜欢的各式多轴数控精密机床。

    四个小时之后,当许乐压低帽檐走出白水保安公司大楼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黑sè的布料以及裁剪看上去极为普通,在人群中很难引起任何注意,事实上却出自果壳相关研究部门的精心设计,布料耐磨,有一定程度的锋刃拉割防御xing,极难燃烧,裁剪及内衬隐藏设计方便运动及佩戴枪丅械,完美地迎合城市作战的需求。

    他为战斗所做的准备不止于此,贴身的硬陶防弹背心表面,有一排软金属条,再一次加强了防止割伤的效果,根据他的计算,只要不被一整支作战部队包围,那么零散的枪击,很难伤害到自己,主要需丅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近战伤害。

    接下来的目标是林园。

    穿着黑sè正装,他沉默地走到公路旁拦下一辆空返的出租车,坐进去时,与沉重金属车门不注意碰撞了下,发出了一声怪异的轻响。

    出租车司机疑惑回头看了他一眼。

    许乐低着头,自然不方便向对方解释,自己这件黑sè正装下面有两把被拆卸成零件的改造枪丅械,左小腿绑着一把锋利的匕丅首,右小腿绑着一把秀气的军刺,而且随时可以喷出恐怖的电弧。

    “你们这么多人,居然就没看住?”

    首都郊区南相家庄园内,南相夫人愤怒地训斥着面前的保安主管,甚至没有放过一旁的西林钟家特战队军官,气的右手微微颤抖,寒声说道:“还有你们,既然你们坚持贴身防御要由你们负责,那现在人不见了,你们想怎么负责?”

    那名忠心耿耿的西林军官,此时早就已经陷入寒冰的冰窖中,面对着南相夫人的严厉训,斥,他恨不得一枪把自己给毙了,羞愧后悔的无以复加,哪里有脸替自己辩护。

    别墅房门被推开,南相美跑了进来,秀丽的面容上那些微细的汗珠显露着担忧。她下午正在基金会里与赞助人商讨相关孤儿教育企划案时,忽然接到了家中的电丅话,匆忙赶了回来,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便看见了这一幕。

    南相夫人和她这对母女,是大家族中极少数真正拥有某种可贵品德的女xing,天xing善良温和,无论是对着什么阶层的人,都极为自然地保持应有的尊重,像现在这样严厉训斥的场景,极少发生在她们身上。

    南相美惊讶地看着母亲,心中生出一些非常不好的联想,急忙问道:“妈妈,究竟怎么了?”

    南相夫人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沉默片刻后低声说道:“我们的小公主……不见了。”

    “上午是物理课时间,你也知道,那个孩子的物理学天赋实在惊人,所以我专门请了位一院的副教授来上课。结果到了下课时间,房门依然没有打开,当时大家只是认为她正陶醉在那些线条的世界里,没有联想到任何别的事情。”

    南相夫人微微蹙眉说道:“直到开始午饭,楼上依然没有动静,侍女催促了几次都没有回音,我上楼来看,才发现房门被反锁了,打开后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

    南相美怔怔地看着书房,看着房间角落里那位被绑成台灯样儿的物理副教授先丅生,看着副教授先丅生脸上惊恐不安的神情,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知道钟烟花拥有同龄孩子绝对无法拥有的物理学天赋,当她们曾经夜聊的时候,小女孩儿曾经无比骄傲于此,并且坚定地把这与许乐联丅系起来,认为这证明了她和许乐有某种天然的关联亲密xing,所以南相家才会想到专门替她请了位副教投来当私人教师,但现在这算什么?

    “很明显,那位小姑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这位副教授击昏,然后悄悄顺着窗户爬下楼,穿过庄园草地,就这么跑掉了。”

    南相夫人似乎在叙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但眉眼间的忧虑和紧张怎样也掩饰不住口

    翘家的小姑娘不是普通人,她是西林钟家的小公主,是经由最高法院何英大丅法官亲自判断的钟家继承者,田大棒子赶赴帝国前线,把这位小公主送到南相庄园,这个举动里包涵着多少对南相夫人的信任?如果那位小公主就这样离开了南相家,夫人又该怎么面对这份信任?

    “不可能。”南相美紧紧握着拳头,蹙着眉尖说道:“她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怎么可能避开庄园的监控,外面的草坪那么宽”我想她应该还藏在楼里,没有离开庄园。”

    南相夫人拍了拍女儿微颤的后背,轻声说道:“已经搜过三次,如果她还在庄园里,肯定会被我们找到。”

    “马上报警,请求政丅府帮助,实在不行,让父亲去说动宪章局进行芯片定位。”南相美转过头来,表情坚定:“母亲,我们必须找到她,联邦治安再好,她一个小姑娘也很不安全。

    南相夫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女儿的提议。

    “不行,你应该能猜到她溜走是为了去找谁。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她的身份,如果让政丅府知道她失踪了,会有怎样的反应?在现在这种紧张局势下,说不定她的安全会受到更大的威胁。”

    “钟家继承人的失踪,将引发太多混乱,首先,她那个狼心狗肺的堂兄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那么西林必然陷入又一轮动荡,而那边已经无法承受。”

    南相夫人语气沉重地解释道。

    “那我们能做些什么?现在是冬天了,她年纪还这么小”事前她根本没有流露出要离开的情绪,或者说我根本没有察觉到。”

    南相美难过说道:“妈妈,我觉得自己好没用。”

    “我已经让家里出动人手去找了,你不要太担心。”南相夫人将女儿搂进怀里,安慰道:“负责保护她的那些西林特战士兵,不能去找,不然会引发某些人的怀疑,我已经命令他们留在庄园里,一步都不准出去。”

    “那……副教授怎么办?他知道这整件事情。”

    南相美看着角落里的那位被死死绑住的副教授先丅生,才想起来震惊之余忘了替他解掉绳索,正要向前走去,却被母亲轻轻拉住口

    不知道是自己也觉着羞恼,还是愤怒于今天这整件事情,南相夫人看着地上的副教授先丅生,极为罕见地刻薄羞辱道:“这么大一个男人居然会被一个小女孩儿打昏,如果我是你,干脆买根游标卡尺戮死自己算了!”

    “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在小烟花被找回来之前,你就留在我家庄园当私人教师,不准离开,不准与外界联络,当然,有人会替你向一院请假,另外薪水三倍计算。”

    角落里的副教授先丅生看这位贵妇似乎没有灭口的意思,脸上的惊恐情绪消退不少,但听到这句话后,又开始激动地挣扎起来。

    南相美满怀歉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忧虑地转头望向窗外,看着窗外缓缓飘落的雪花,眼前不期然浮现出一幕揪心的画幕,一个衣着单薄的小女孩儿正抱着双膝,蹲在城市某处阴暗的角落里,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

    “我说过,我要朗姆咖啡,但是不要掺酒,我今年还没有到法定饮酒年龄,你是不是想故意诱使我犯罪?虽然我很清楚,你们这家咖啡馆的股东,全部是对面那座大院里老将军们的后代,但如果你们坚持要在这杯咖啡里掺酒,我绝对不会介意向儿童权益保护基金会举报。”

    侍者满脸为难地看着座位上那位清秀的小姑娘,心想自己见过不少难招呼的客人,但像你这样的真是少见,堪称刁难界的一朵奇葩。

    “小朋友,朗妈咖啡就是必须要掺朗姆酒,我刚才已经推荐了几款适合您饮用的低咖丅啡因咖啡,可是您坚持要这一款,所以……”

    咖啡馆里暖意融融,那位清秀的小女孩儿一直望着窗外,盯着街道对面的西山大院,厚厚的粉红sè绒服叠放在一旁,最上面放着白兔形状的耳套,看着可爱无比。

    “不要叫我小朋友,你可以称呼我为客人,算了,随便来杯绿茶,还要一些低糖点心。”

    小女孩转过头来,很无奈地说道,挥手让侍者离开,然后她放下怀里那个明显很有些年头的旧娃娃,在手丅机里调出电子地图,开始认真地进行概率计算和新路线图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