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十章 天生总统

    在联邦里邰是一个很少的姓氏,许乐却总觉得像是在哪本书上看见过一样,他想了想,没想起来,便丢到了脑后,看着邰之源微白的脸认真说道:“既然身体不好,你还天天熬夜做什么?如果是失眠,那就更不能喝咖啡了。”

    此时邰之源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他本不想和许乐接触,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这样诚恳的一句话,让他不禁微微一怔。

    在邰之源看来,每天夜里和许乐在白纸上写写划划,吃吃油饼豆浆稀饭,只是他生命里不起眼的小插曲。还没有**礼,他允许自己现在还能偶尔幼稚一把,可终究这是些幼稚的事情——他命令唯一有权限进入区的靳管家,当自己还在的时候严禁入内,就是不想让那些忠心耿耿,把自己当成皇帝看的下属家臣们,现自己原来也有胡闹的一面。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哪怕他比平时回到小别墅迟了许久,靳管家也只有老老实实地等在通道里,而不敢进来。毕竟那位靳管家怎么也不想不到少爷他会昏迷不醒,就连他也不知道邰之源的身体除了血糖过低外,还有一种很麻烦的疾病。

    邰之源知道自己欠了许乐一个人情,而且他从对方的眼眸里很轻易地看出了真的……真诚,所以他微笑着坐在沙上,不再急着离去。而许乐也极为敏感地现这个瘦弱少年平静眼光似乎变得更温和了一些,只是这种温和依然是居高临下,从容不迫的那一种,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许乐并不怎么习惯。他皱着眉头说道:“既然不想去医院,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此时的许乐早已经猜到对方肯定是某个富贵之家的公子哥,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把里海鱼子饼当寻常的点心吃,而且已经这么多天,许乐现除了自己和对面这个叫邰之源的家伙之外。没有第三个人能够拥有进入区的权限。许乐能分析出,自己能够进入,肯定是老板留给自己的伪装芯片有些问题,那对方呢?

    邰之源没有马上回答他地问题。而是颇有趣味地打量着他,似乎想要看出许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值钱的宵夜不是问题,但是只吃了自己几块饼干,喝了一杯咖啡,便下定决心要做补偿,而且不厌其烦地坚持这么多天,这就不容易了。更何况对方刚才对自己昏迷所表现出来的着急更不虚假。他自幼便在政治历史,阴谋阳谋之类地书籍教育下成长,真的很难想像人世间真有许乐这样完全自内心愿意帮助他人而不求回报的人。即便有这种人,也不应该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

    这种平静从容的眼光,让许乐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他在心里暗自觉得怪异,这家伙闭着眼睛看上去就那么可怜无害,一睁开眼却这是这样气势凌人,真是见了鬼了。

    既然对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他也不像刚才那样紧张。一夜未眠地疲惫,梅园下的枯守辛苦全部涌进了他的身体,他忍不住轻轻吐了口气。瘫坐在了椅子上,微眯着眼睛看着对方,说道:“不想说话就不要说了,歇一会儿再出去。”

    隔了很长的时间,邰之源似乎才反应过来,用极其缓慢的语温和说道:“谢谢。我自己可以离开。”

    许乐那双像飞刀地眉毛微微一震。这才现对方说话地声音和通话器里地声音有些区别。不是指音质地差别。而是这种语地转变。竟让这个瘦弱地少年多出了几丝威严感。许乐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幻听。疑惑地睁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是那个处男吧?”

    邰之源双眼微微一眯。心中地恼怒并没有表现出来。冷漠说道:“早泄男你有什么疑问?”

    许乐大窘。却马上呵呵笑着拍了拍他地肩膀说道:“还成。就是你这个恶毒地家伙。看你说话像总统表战争演讲。实在是有些不适应。”

    邰之源眼角地余光不着痕迹地在自己肩膀上扫过。他很不适应有人向自己表示亲近。尤其是这样大咧咧地拍打自己地身体。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没有人敢这样做了。当年唯一敢这样做地邹郁。自从知道他地身份后。在他地面前也变成了一只鹌鹑。

    许乐没有注意到邰之源脸上地情绪。或者是他根本懒得去理会。叹了口气说道:“我天天来是有自己地原因。你呢?难道真地就是失眠无聊?”

    “失眠是因为压力。”邰之源平静地看着许乐。忽然想到面前这小子连自己地床上之事都说给自己听了。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极其荒谬地感觉。犹豫片刻后微笑着说道:“你应该已经猜到。我家里很有钱。而父亲运气不好。死地太早。我从小就被教育要继承家业。要承担那些很重地责任。这种压力实在令我有些难安。虽然我相信自己地能力。可是总觉得刚满十八岁。就要去想八十岁时候地事情。不是太过好玩。”

    说出这番话后,邰之源地眉头微微一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像潜意识里就很信任对方,看着许乐那张老实地脸,便说出了自己一向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话语。

    许乐没有什么震惊地表示,他只是耸了耸肩,早就猜到对方家世不凡,当然不会吃惊,只是他此刻怎么也想不到邰之源所说要继承的家业,是笔庞大到无比恐怖的家业。他只是安慰地说道:“活着谁没压力呢?我刚才就觉得你年纪比我小,这时候知道你才十八岁,何必活的这么辛苦?压力这种东西,保存在心里就好,平日里该怎样过就怎样过。”

    许乐这是在感慨自己的遭遇,他只是个想过正常日子的普通联邦少年,然而因为认识了大叔,结果人生的轨迹已经被强行扭曲成了他从来不敢想像的模样。他颈后安装着联邦里唯一的伪造芯片,如果这个秘密被人现了,他一定会知道生不如死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他所承载的压力其实也很大,只是他坚韧而乐观地面对着这一切,也这样开解对方。

    邰之源微微一怔,自然不可能因为对方的几句话,便能让自己变得轻松起来,而且强大的自律让他根本不想变得轻松。他看着许乐,微笑着说道:“有些压力是你必须去承担的,不能逃避,甚至还要强行将他放大,这才能督促我们前进。”

    许乐摇了摇头,觉得这个姓邰的小子和张小萌一样,好像都有自虐的潜质,望着他很认真地说道:“总觉得这话不对,再如何了不起的将来,也不值得牺牲自己的健康,难不成你还想去当总统不成?”

    邰之源微微一怔之后,用一种极可玩味的眼光盯着他,然后大声笑了起来,笑声的最后变成了咳嗽,一直咳个不停。

    “疯子。”许乐在心里这样想着,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将自己的电话号码说了一遍,叮嘱道:“认识了这么多天,你吃了我这么多东西,也算是朋友了,以后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邰之源的笑声停止,安静地看着走到房间门口收拾一地狼籍的许乐背影,心想这个电话大概自己永远也不会打。

    “我已经和帕布尔议员见过面了,没有辜负你对他的欣赏,他和他的那个寒酸的幕僚班子确实拿出了一套很吸引人并且很有操作性的政治纲领和改革计划。”

    小别墅的光屏上,出现了一个妇人,这名妇人大约四十余岁,从背影上看风韵犹存,此时正穿着件居家服在阳台上晾晒被单。做着很寻常家务活的妇人,却像聊家常一样聊到了她与联邦政治新星,出自东林大区的帕布尔议员间的会面。

    邰之源平静地看着光屏上的母亲,没有开口询问,因为他知道母亲既然用特密线路与自己联系,肯定不是告诉自己关于谈判的结果,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帕布尔是一个理想主义太多的中年男人。”那名妇人抖动着被单,继续说道:“不过已经算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他对于我们这个家族总有些不信任和忌惮,我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才获得了他的信任。”

    “我决定推动管理委员会修改宪章,允许总统在特殊时期连任两次。”邰家的女主人转过身来,对着光屏轻声说道:“如果帕布尔不犯错,我希望他能在那个宫殿里做满十五年。”

    邰之源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皱眉说道:“这是大动作,就算我们家能争取到那几家的支持,也不见得能够控制管理委员会的议员们,更何况民众对于这种事情有先天的抵触情绪。”

    “十五年之内,帝国必然再启战争。”邰家女主人平静地说道:“一个靠对外征服才能化解国内阶层血腥矛盾的国度,离不开战争这种东西。只要战争开始,我们的帕布尔,当然有足够的理由成为第一位三连任总统。”

    邰之源沉默不语,他很尊敬帕布尔议员,所以很反感母亲“我们的帕布尔”这种说法。

    “十五年之后,你三十三岁。”光屏中的妇人轻声说道:“应该让联邦出现一个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统了。”

    邰之源闭上了眼睛,微讽说道:“帕布尔能连任三次,我又年轻,自然可以连任更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