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二十六章 苍老恶徒们的倾城之乱

    邹郁极其困难地把目光从纸上挪开,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个寻常瘦削青年,惯常凛冽骄傲的眼眸中,全部被不可思议的情绪所占据。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不需要再去重复那些帝国人和联邦人都记忆深刻的背景叙述,她知道怀草诗是谁就已经足够。对方的身份以及震撼现身联邦的事实,如同盛夏极暑时忽然塞进去的整桶冰块,没那么容易很快咽进冒中一一于是爽快便只剩下了一个爽字,她大脑中瞬间多出四个深刻的叉,难以思考,震撼元语,回不了神。

    一般人需要很长时间来消化如此震惊的局面,但现在怀草诗现在最缺少的便是时间,他冒着奇险进入西山大院,向邹郁承认自己的身份,没有办法花更多时间去说服对方,所以看着对方的神情,眉头有些烦躁地微微皱起。

    然而邹郁终究是邹郁,她不是普通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直接走到梳妆台旁,拉开抽屉取出一个能够散发蓝光的小仪器,递给怀草诗,默然说道:“你可能需要这个,另外,你知道地址吗?

    深秋的首都降下了第一场雪,瀹淡的暮色中,那些不清自来的雪花被笼上一层淡红,建筑疏林间,仿佛有无数吨燃烧的纸屑正在缓瑷飘落。

    这些嫩烧的纸屑,落在官邸前平坦开阔的草坪上,反射着幽幽的光泽,雪白草青慕红混合在一起,渲成一大滩诡异的色彩,很像刭绷冰川里穿着深绿军装的战士正在流血。

    帕布尔总统沉就看了一眼窗外飘落的雪花,转过身来,在桌上那份死刑命令文书落款处签下自己的名字,字迹苍劲有力,绝不软弱。

    官邸工作人员沉就接过文书,走出椭圆办公厅,交给一直等候在外的人们。

    李在道看着下属手中的死刑命令文书,吩咐道:“他死后,把他手腕上的那根金属手镯送过来。

    胡林州荒原尽头的倾城军事监狱,已经连续落了三天暴雪,完善的独立能源系统,让这座监狱依然笼罩在温暖的气息之中,然而窗外不知疲倦飘落的雪片,却让监狱军官们感到一股寒意无由而生。

    那天午餐时,许乐陷着透明墙向那些邪恶恐怖的重犯们举起手中镣铐,说了两句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话,从那之后,监狱方再也没有让他走出过那间特别设计的囚室。

    监狱方坚信那些早已绝望麻木的重犯,断不至于因为那两句话就生出什么大胆的念头,他们更坚信凭借倾城军事监狱完美的安控系统,就算那些囚犯想要做些什么,也没有任何机会。

    可为什么还是觉得有些寒冷和紧张?从监狱长到普通的警卫,看着窗外垂垂坠落的雪团,总觉得自己的耳边还在回荡着许乐当天的声音。“卑微的活着,或者痛快地去死。”“我想活下去。”

    这两句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话,仿佛变成了无形无质的幽魂,在阴森绝望的监狱内四处飘荡,已经飘荡了好几天,依然没有破灭消散,时时刻刻在所有人的耳边喃喃重复,在每间幽暗的囚室内嗡嗡作响。

    二楼的某间囚室内,身材魁梧的光头乔治,正双膝跪在床头祈祷,神情异常平静虔诚,厚实有力的双唇快速颢抖,用某种百慕大方言急促叙述着什么。

    锃亮的光头上没有一根头发,自然也看不到花白,没有人知道圣乔治的真实年龄已经超过五十岁,而这半百漫漫生命里,有整整十七年就耗在这座军事监狱中。他虔诚祈祷的对象,是斑驳墙壁上的一幅画像。

    画像由非常简单的红色线条构成,模糊可以看出是一个**流血的男人,被架在十字架上。

    画像的画工可以用粗劣来形容,但对于没有什么绘画细胞的圣乔治来说,用自己体内的鲜血画成这副受难图,足足花了他三年时间”好在这座绝望的监狱里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

    乔治在这幅画像前已经跪着祈祷了一天一夜,膝头已经磨破,他终于觉得有抹圣光照耀在自己罪恶的身躯上,无比温暖,虔诚而恐怖扭曲的面容上,逐渐开始绽放狂热的神情。“伟大的主啊。”

    他近乎呻吟一般祈祷道:“我看见了您的使徒,那天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他手腕上的手铐在闪闪发光,就像您所教诲的那样,只要我们够坚定,十字架上的铁钉就是处*女手指的轻抚,手镣就是宝石点缀的手链。”

    乔治低下自己的头颅,像铁柱样强悍的斌上肌肉缓缓弹动,低沉说道:“伟大的主啊,我待追随您的使徒去战斗。

    时间已经入夜,孟尔德隔着玻璃窗看着监狱外的夜,苍老的容颜上没有一丝表情,在探照灯的照射下,那些雪花飘落的过程是如此清晰如此动人。

    那个家伙说他不想死,是啊,谁会想死呢?虽然这个世界并不怎么美好,不,应该说是如此丑陋不堪,什么爱情婚姻家庭被撕开那层包装纸后,原来都是令人作呕的蛆虫,但既然来了又怎么舍得离开,至少还有如此完美飘亮的雪花。

    我不止想活下去,我还想活着出去,就像小时候那样站在临海州的雪地里放肆的撒野,张开手臂感受雪花落在掌心的微凉,孟尔德干瘪的嘴唇微张,无声地笑了起来,然后想道:那个家伙应该能很轻易地打碎面前这扇钢化玻璃,然而对于自己来说,这层透明仿佛不存在的屏障,却把自己的雪花隔成两个完全不相通的世界,如此牢不可破。

    收回望向窗外雪夜的目光,苍老的学者渡慢移动着微佝的身躯来到床边,有些艰难地抬头望向通风管的入口处,手指旁是一堆昂贵的纤维纸印刷物。

    做为在军事监狱里依然可以为联邦贡献智慧,替前线官兵减少死亡的学者囚犯,他拥有某些小小的特权,比如报纸,而且这座绝望的监狱对囚犯们的日常生活早已麻木,并不如何在意。类似的画面还发生在倾城军事监狱别的囚室中。角处的囚室内,那名以残忍著称的海盗头子,摘下瞎掉左眼上的眼罩,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血腥的笑容,对他来说,人活着总是要找点事情做,马上将要发生的事情一定特别有意思,至少老的快要死去的他,能够有机会寻找到一丝当年纵横联邦与百慕大之间的宇宙空气,疯狂打劫那些大家族走私商船时的快感。

    三楼泛着某种怪异臭味道的囚房内,同样是个老人。因为无论监狱方怎样教育,都不愿意提高洗澡频率的原因,老人的头发已经纠结在一起。颢预巍巍枯瘦的手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把头发分开,不知道在房间哪个角落里摸索半天,居然摸出了一根锋锐的硬物,如果仔细看,大概能分辩出,应该是由一根人类小腿骨磨尖而成!

    这是几年前监狱最后一次狂欢暴动时,老人偷偷从一具被打成肉泥的囚犯身上“取”下来的,然后被他极有耐心地磨成了锋利的骨刀,监狱方的金属探测仪无法分辩人骨,所以竟被他藏了好些年。

    在狱方严密的监控下,老人怎样把这根小腿骨磨成骨刀,是囚犯们这些年最感兴趣的谜题,有一年,那道已经逝去的苍老声音,居然也压抑不住疑惑,当面询问了老人,老人没有回答,只是咧开嘴傻呵呵地一笑,露出满口完好而坚固的白牙。

    老人将缏佝干瘪的身体躲在被窝里,借着缝隙的淡光喜悦地抚摩着骨刀,骨刀早已发骨甚至出现了一些黑斑,年代太过久远,远到他自己都忘了得到这把骨刀的艰辛过程,远到他快要忘记自己是因为什么被关进这座监狱。

    老人神智有些迷糊,想着自己捅了那个姓林的小孩儿后,精神病院最开始说自己有病,为什么最后在法庭上那个医生又说自己没病?那个痛哭的漂亮女人脸扭的真难看,嘶吼着不会让自己这么简单的死要让自己后悔一辈子,自己只记得那张扭曲的脸和满脸含着香水味儿的口水,却真的记不起这一切因为什么而发生。

    我没病,我就是想捅人,我就是喜欢捅人,老人藏在被窝里愤怒地呜咽着,手指紧紧握着发黄的骨刀,然后开始微笑。

    或天性邪恶,或精神暴戾,或许有隐情有故事,或许没有隐情没有故事只有罪恶,这一群联邦最臭名昭著的重犯,被关押在这座军事监狱中,没有会客,没有书信,不得假释,而且没有被处决,单调枯燥恐怖地重复着日子,任由时间一点一点消磨掉他们暴戾的容颜,强健的休魄,雄心与野心,直至垂垂老矣,由内而外一片麻木。

    尤其是那个苍老声音被时间带走后,失去精神领袖的老人们,失去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精神和兴趣,漠然看着生命在眼前滴答滴答流走,却依然不得即死。

    直到那今年轻的不像话的小眼睛男人再次回来,这座绝望的监狱中,忽然流露出某种生机,恐怖而暴戾,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只是为了向冰冷墙壁展现自己还在生存的生机。

    像野草一样直刺天空的短发,在手指的抚摸下逐渐变得规整了些,脸上的胡须却又像倔犟的野草般挣扎着长的出来,许乐沉就望着窗外夜空里飘落的白雪,看着玻璃上那张有个陌生的家伙,心想头发潦草而有胡须的你,真像是一个在荒原上求生的过客。

    死刑命令到来的时间比颖计中要晚几天,利用这非常重要的时间,他把准备工作做的更加充分,对军事监狱周边环境有所掌握,比如面前的窗户玻璃,明显经过特别加工,甚至可以承受火箭弹的袭击,以他现在的力量,绝对没有办法强行破开。

    他的囚室在四楼,看似不高,实际距离地面的直线距离却非常远。根据j$科显示,倾城军事监狱地基是一鳌块突出地面的花岗岩,任何试图直接跳下地面,或者是通过地下水道系统逃生的念头,都不可行。

    想到这里,许乐默默抚摩着手腕上的金属手镯,浓黑的眉头皱起,封余留下的j$科里包括倾城监狱的构造,然而却没有留下任何建议,看来那个宇宙里坐牢次数最多的家伙,也没有逃出倾城的经验。

    自己真的可以成为历史上第一个逃出倾城的囚犯吗?许乐沉就走回床边坐下,双膝并拢,右手摸到数据线的接头紧紧握住,深深吸了口气,身体开始剧烈的颢抖。嘀嘀嘀嘀,平缓而极富节奏感的电子合成音响起。沉重的囚室合金门缓缓顺滑开启。

    门外的联邦特种兵马上警醒,面露震格之色,举起手中的枪械,对准了床边的许乐。

    许乐一动未动■,只是低着头平静看着脚踝上的磁性镣铐,双手安静地搁在膝头。

    紧接着,倾城军事监狱内部依次响起一连串轻微的喀嗒声,每一道喀嗒声代表着有一间囚室被打开。轻柔的电手骤然尖锐,开始报警。尖锐的警报声,宣告倾城军事监狱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暴动正式开始。

    不知道是点燃了床单,还是别的休么易燠物,刺鼻的烟雾在极短的时间内弥漫了整座监狱,每间囚室内都有烟雾滚滚而出,对于这些大半个人生都在这里度过的苍老恶徒们来说,用稀奇古怪的手段藏匿火种,并不是太难以理解的事情。

    浓郁的烟雾遮挡了大部分监控设备的视线,军事监狱中控室里的工作人员,异常震惊地发现,所有囚室合金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全部开启,那些虽然已经垂垂老矣,但依然恐怖残暴的罪犯都已经跑了出来!

    浓烈的烟雾在各个楼层间飘荡,尖锐的警报声里混杂着苍老恶徒们夸张的笑声。

    那根被磨尖的发黄小腿骨,就这样幽幽然从烟雾那边伸了过来,狠狠捅进一名警卫的腰部,溅起一蓬血花。

    身体微佝的老人握着骨刀,兴奋而紧张地走了出来,他瞪着大雨迷惘的眼睛,穿行在烟雾之中,看到身影便直愣愣一刀捅过去。

    一个两个三个,苍老虚弱的身体无法走的太快,但老人的脚步却前所未有的轻松,捅的非常开心。警棍破风声响起,老人后背被狠狠砸中,他痛苦地倒了下来,颤抖枯瘦的手想去揉痛苦的伤处,却够不着,显得格外狼狈。

    然而不知道因为什么,他身后那名监狱警卫正准备再次挥舞警棍时,眼眸里却忽然出现疑惑不解的神情,痛苦地摸着咽喉,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紧紧握着骨刀的老人艰难地爬了起来,佝偻着的身体显得极为矮小,他有些余悸难消地看了警卫昏迷身体一眼,困惑不解道:“有烟的时候得贴得地面走,至少也得把身体佝着点儿,这都不懂,也不知道你小学老师是怎么教的。”

    骄傲回忆自己所受的逃生教育后,老人再次佝偻下身体,紧紧握着发黄的骨刀,慢慢走进烟雾中,愉快地去寻找下一个被捅的家伙。

    前联邦著名学者孟尔德教授在暴动开始后,依然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囚室里,坐在床边盯着完全开启的合金门发呆,手指在身后的墙壁里快速栖动着,似乎是想挖出一些什么东西。

    他清楚就算走出这间囚室,其实也只不过是走进监狱内部,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大脑越发达的人,体力往往越差,他身体的力量甚至不足以挥动沉重的警棍,可不想走出囚室后,在弥漫的烟雾间被疯狂暴戾的同伴们不分敌我地捅成空洞,或者是被砸成肉饼。

    做为联邦智商最高的大脑之一,孟尔德教授对此次暴动的贡献体现在此刻头顶通风管道里正在燃烧的报纸,不知道他在那些报纸里混合了什么生物药剂,经过燃烧后竟能催发微弱毒性。

    这些烟雾混在其余囚室里燃烧被单放出来的烟雾中,给监狱方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当然,孟尔德教授能够让报纸燃烧形成的毒烟如此听话的顺着通风管排放到楼层各处,说明这位老人除了最拽长的生物化学之外,当年的空气流动力学成绩也应该非常优异。

    烟雾中响起极响亮刺耳的疯狂笑声,一道明显的反光穿透昏暗的环境,那是一个锃亮的光头。

    噔噔噔噔,沉重的身躯碾压楼板的声音响起,高近两米的圣乔治身上全部是血迹,他挥舞着不知从哪里拣到的一大块金属板,像头雄壮的怪兽,就这样不可阻挡的向楼梯间冲来。

    所有敢拦在这位虔诚而血腥教徒面前的障碍全部被活生生地震飞,无论是坚硬的门栅还是警卫的身体,凶猛的冲势带动烟雾快速绞动,噼啪脆响声里,坚硬的警棍从中断裂,然而伴着水泥碎块四处溅飞,击打在墙壁上簌簌落下,盖在数具人体的身上。

    光头乔治冲到了三楼,凄厉的枪声暴响于烟雾的那头,响于四楼那间囚室之外,准确地击中他的胸膛,爆出几蓬鲜血。

    他狂嚎一声,蛮横地不肯倒下,挥舞着手中那块沉重的金属板,就在枪林俾雨里缓慢而疯狂坚定地向四楼走去,昏暗烟雾中,锃亮的光头和血红的眼睛是那样的明显,令人心生恐惧!

    在四楼负责看守许乐囚室的小眼睛特战部队,根据上级技予的权限,冷酷冷静地将任何试图靠近这里的囚犯一一击杀。

    倾城军事监狱应对暴动有无数套方案,即便是今天这样的大场面,依然没有让狱方感到丝毫慌乱,中控室冷静地发布着命令,全副武装的士兵已经在军事警备区待命,即将进入囚室区。

    一旦狱方部队进入囚室区,在首先确认四楼情况后,便将开始血腥镇压这场莫名其妙的暴动。

    然而就在此时,联通军事警备区和囚室区的合金通道门,忽然发生了一次剧烈的爆炸,巨大的爆炸威力,直接造成合金门边缘变形,精密锁扣被毁,狱方部队在短时间内再也无法进入囚室区!“别了,俺妾爱的眼罩。”

    烟雾中,苍老的海盗头日用∽眯着那个瞎眼,已经不在的眼罩和那颗假眼球,是这位曾经的大拿最后的手段,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没有机会使用,今天终于引发了一场爆炸。

    监狱探测系统捕捉到了这一幕,自感应机枪骤然响起,极短促地喀嗒声后,老海盗轰然倒地,再也无法爬起来,他用浑浊的目光盯着那道合金栅栏,看着栅栏那边其-虑的联邦士兵,咯着血恐出嚣张的笑声。

    留了几十年的最后手段,至少是听了个响儿,惹了些动静热闹,没就这么跟着自己的瞎眼死俅,很值。

    烟雾渐入,警报声在尖啸,监狱里到处有呼喊声,撞击声和并不连贯的枪声,许乐沉就坐在床边,双手扶膝,眉梢处的静脉偶一乍现,便安静回到微黑的皮肤下。

    囚室门口有四把冰冷的冲锋枪一直对着他,无论外面已经疯狂到什么样的地步,这些枪口始终是那样秩定,只要他有所异动,便会毫不犹豫栖动扳机。

    因为许乐的原因,倾城军事监狱四楼处手√卜眼睛特战部队严密看防下,凭借强大的火力压制下所有囚犯恶意的企图,只有陷入半疯狂状态的光头乔治,还扛着那面沉重的金属板,像野兽一般狂吼着向楼上冲击,那具强壮高大的身躯不知道中了多少颗子弹,鲜血放肆地流着,他却一无所觉。

    倾城军事监狱的安控系统,完全独立于联邦网络,却拥有非常高级的反应能力,在极短的时间内,囚室区自动防御系统启动,备用通风系统开始向监狱外大功率换取空气,角落里幽暗灯光旁的麻醉射击阀开始噗噗密集射击。

    暴动依旧在持续,但很明显倾城军事监狱已经开始逐步控制局面,等待这个机会,也只有这个唯一机会能够逃离的许乐,还是一动不动。忽然间。

    有一道洁白的光柱自天而降,瞬间照亮鸟沉的雪夜,照亮这片罕有人迹的荒原,撕裂融化了数亿片飘舞的雪花,轰进这座绝望的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