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地尘埃(9000字)

    前皇朝曾经有一个词语,用来表现满腹刚烈,愿为友人跨越阵营限制甚至是整个世界敌视目光之人,那就是:敢于凭吊叛徒的刀客。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这是一句看上去非常普通寻常的形容,如果你认真品尝,一定能从中琢磨出极浓郁的充满雄性激素的沉就强悍意味。

    敢做叛徒的人不少,但敢在大局已定之时,去凭吊叛徒的人却极少,这往往意味着需要站在道德的对立面,而道德这种社会化生物的集体意志要求,从古至今都显得那样的强大不可战胜,因为战胜它等于要战胜自己的内心。

    年乐不是叛徒,现在的身份却比叛徒更不为联邦所容,他还没有死,但马上就要死去,邰之源来监狱看他最后一面,也可以视做凭吊。”前皇朝的太子爷,提前一罐清粥,耒做凭吊自己的刀客。

    人的一生中能够拥有这样一位朋友,许乐觉得这幕生命戏剧已经值回票价。所谓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袖口十年香,举世冷眼一钵粥,我胸腹间又将生出多么滚烫的暖意?

    邰之源离开之前那句试试,或许只是安慰自己,在冰冷死亡到来之前还能存有一些温暖的的希望,不过许乐已经不太在意。

    不管是不是安慰,很明显那位太子爷正在试图让许乐的最后几日过的舒服一些。

    清晨刚刚开始,军事监狱方面效率极高地把被他砸成垃圾堆般的囚房整理干净,安置好新的床铺小桌,甚至还挂上了一幅软材光幕。

    许乐没有看电视,他能猜想到最近联邦的新闻热点是什么,看绯闻新闻惊天事件大揭秘是用来打发时间非常好的方式,但如果自己是新闻中那个被关注的焦点,还是邪恶阵营那种,那么这种方式就会变得不那么舒服。他揉了揉微微发胀的眉心,躺到床上将雪白的被拉过头顶。

    从浩劫前到浩劫后,从联邦到帝国,从顽童到苍孙直至将死老人,温暖而黑暗的被窝,一直都是人类最信任也是最后的安全领地,受伤后或失恋后的人们,钻进自己的被窝,将外界的光线隔绝开来,这片最后的领地便能轻松地自成一统。

    人们可以在被子里痛快地问候皇帝陛下怀夫差的母亲,而不用担心情报署官员敏锐的耳朵,可以做很多法律不允许做的事情,而不用担心宪章的光辉敢突破**条例照进来。黑暗被中,许乐的手指悄悄地伸到靠墙的那边。

    昨夜那一通发泄郁闷心情的疯狂乱砸,让看似坚硬的监狱隔墙外体多了很多崩裂,他记得很清楚,在某道水泥裂口里,有一处制式分线盒。

    手指触摸到做硬的感觉,他闭上眼睛,指尖用力一摁,坚硬的分线盒材料,在指尖喷吐的奇妙力量前缓缓无声裂开,露出里面复杂的线槽。

    做为一名最优秀的机修师,许乐甚至不需要看,只需要指尖停留片刻,就能准确地分辩出,里面是数据线还是能源线,包线材料用的什么材质,绝对不会弄错。

    指头微微一动,并不锋利的指尖轻而易举地将那根数据线破开外皮,城上的硬质胶皮像被剖腹的胖子那样,缓慢无声裂开,将铬合金芯线裸露在外,胶皮向两旁翘起分离,真的很像坚硬而极薅r的鱼皮。

    在黑暗的世界里,他闭着眼睛,极精确地控制着腰后生出的灼热力量,缓慢地通过肩头上臂,直终穿透指腹,进入数据裸线之中。

    用人体神经里的生物电流或者是那种类似脉冲波的真气,与机器进行交流,甚至进入对方的处理结构,控制机器的运作,听上去是如此的荒谬而缺少可能性,更没有什么合理性。

    联邦所有科幻小说都不曾想像过类似的故事题材,因为科幻小说家们,从来没有接触甚至听说过像许乐身体里的这种能力。

    去年果壳工程部在西林落日州进行实验的那些天里,许乐曾经在邹郁的帮助下进行了过多次尝试,但一直没有取得任何有效的进展至于像大叔当年那样仅凭几根妩媚的手指,便能直接控制n52军用机甲,让黑色机甲在山丘词欺l仙欲死的境界,更是那么遥不可及。

    今天同样如此,但又并不如此,有些事情隐约发生了一些变化一十数据城里高速流动的繁长数码编号,指间进入脑海,激起一阵陌生的反应,在他的清醒意识中没有形成任何清晰画面,只有某种很奇妙的模糊感觉,说不出具体的原因,但他仿佛能看到混沌的那头,除了中控之外,这根墙中的数据线,还联结着各囚室的电子安全阀门。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翻了个身体,平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发呆,不知道刚才脑中极模糊的感觉,是自己重压之下崩溃所产生的幻觉,还是说意识真的顺着数据线感觉到了远处的信息回馈。

    人是第一序列机器,难道这就意味着人体的生物电流或者是那份奇妙的力量,真的可以成为机器能够识别的f6言?

    在费城温泉池里,军神李匹夫曾经对他提到过一些关于八稻真气的事情,老爷子青壮年时期,曾经主动自愿替联邦科学院当试验品,即便如此,科学院也没有研究出一个精确的结果,更没有办法将其推广到整个联邦,但科学院已经基本确定,这种修练的方法,应该是提取人体内某种自远古时期传承的类辐射残留,直至波发成为具体呈现的某种力量。

    想了片刻,没有想通,于是许乐不再去想,沉就地再次握住数据线,将腰后处产生的灼热力量源源不断地濯送进去,越是越远,毫不珍惜,如果说数据线是监狱方用来控制各间囚室及设施的公路桥梁,他现在做的事情,就是通过这道公路桥梁,试探对方的反应。

    此时的许乐并不清楚他对体内力量的掌握,获得了一次难得的进步机会,仿佛是晶矿石里的电子跃迁一般,从旋转图谱上看不到什么质的不同,但如果一旦受到激发,却能将释能过程所需要的时间急剧缩'1o

    每临大事有静气,邳每■极少数人才能够达到的境界,紧张的时间压迫感和危机,往往能够促使生物本能地突破自身的限制。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会有大机缘。

    许乐以往遭逢大事甚至生死时,能够平静如常,是因为他相信只要伟大的活过,哪怕光荣的死去,也没有什么遗憾,所谓恐怖只是寻常。然而今时与往日差异太大,他将面临的死亡与光荣二字完全无关,而曾经的活过和伟大更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场令人感到悲伤的笑话1所以他强-烈渴望活下全。

    只不过既然已经确定自己是帝国人,肯定会被马上判处死刑,联邦对帝国人没有任何仁慈宽容同情可言,时间已经不多了。

    蒙着被蔑在黑暗的自我领地中,许乐躺了数个小时,然后听到囚房的合金门缓缓滑开,少将监狱长冷溢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幸运并不是被马上处死,而是宣布监狱方的临时措施更改:同意他去大食堂吃最后几顿饭。

    震惊震惊还是震惊,联邦新闻频道报道出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光摹上的半个小时之内,亿万联邦民众从大脑到身体都只有这样一种情绪,他们的思维能力被震惊的有些麻木,他们的身体被震惊的有些僵硬,在学校食堂里端着饭盒,在沙发上端着茶杯,在酒吧里端烈酒,人们张大了嘴,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和看到的东西。联邦英雄许乐上校竟然是隐藏最深的帝国间谍?

    正如邰夫人在莫愁后山分析的那样,有了麦德林议员的垫底联邦民众虽然接受起来依然困难,但愤怒斥责政府黑幕的声音并不响亮,在极短的时间内,绝大部分人都相信了这个事实,毕竟两次生物标记比对的结果摆在众人眼前,包括鲍勃总编在内很多深受民众信任的大人物,全程监督,而且……宪章光辉永远不会出错。

    联邦民众的情绪反应显得有些奇妙,在震惊之后,他们感到与上恐惧,对帝国人历时数十年大阴谋的恐惧,当知道帝国野兽像普通人一样潜伏在自己的身边,这种恐惧难以抑止,紧接着,恐惧直接转化为了失望愤怒和极度的难堪。

    人们很自然地把这些情绪投射在帝国间谍们的身上,麦德林已死,所有被查出来的帝国种子已被清洗干净,那么用来承荷这些负面情绪的对象,就只剩下许乐。

    哪怕是听说过某些当年基金合大楼传闻的人们,此时也不会去思考,麦德林正是被许乐杀死,他们曾经津津乐道于这个传闻,用来增添自己心目中英雄偶像的传奇光辉,现在却下意识里忘记。

    英雄或者说偶像,与狂热民众之间的关系,其实很类似于言情小说中的痴男怨女红男绿女,一旦发被自己所爱的人竟然欺骗了自己,偶像原来竟是廉价臭泥塑成,那么当年爱的越深,现在就恨的越深,当年曾经寄托的希望越大,现在的失望就越大,越觉得羞耻。

    不知道有多少青年男学生们悖怿然去校门外的小吃摊上饮酒至大醉,然后愤怒地砸碎了所有酒杯,痛骂帝国人许乐的无耻与卑劣想起数月前自己竟然愚蠢的戴上黑色口罩,和同学们一道上街游行,为许乐痛斥联邦政府,便觉得无比羞耻,骂声更加洪亮起来。

    不知道有多少青年女子无来由地在家中生闷气,挑剔着母亲的饮食,尖酸嘲讽电视上劳军女明星的拙劣衣着品味,她们和朋友们聚会时,翘着兰花指,嘲笑着说自己早就看出许乐上校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双小眼睛看上去是如此的贼眉鼠眼,;$然忘了自己曾经用来形容那双小眼睛的词语是:迷人,更忘了抽屉里的加密电子日记本上写着自己曾经的少女怀春想像和某位英雄的名。

    英雄落地,除了将那张模糊的脸摔成清晰的丑陋,便只能溅起一地尘动乱,除此之外,没有引发任何别的动静。

    宪章局大楼那场震惊宇宙的鉴定之后,联邦政府直接释放了邹郁和商秋,至于幕后隐藏着怎样深层次的原因,或者说总统先生想通过这次释放向各方势力表达自己怎样的态度,必将引起很多人的撸测分析,而当事人自身却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商秋从首都直接回到港都工业园区,她拒绝了果壳总裁先生放假的提议,也没有理会工程部里关于自己可能会被董事会剥夺独立技术董事的传闻,直接投入繁重的工作当中。

    下属工程师和工程部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她最近的失踪是因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会在她的面前谈论和许乐有关的新闻,眼睁睁地看着她日日夜夜与技术参数为伍,明显消瘦下去。

    有一天,果壳工程部主管何塞先生终于看不下去,安慰道:“忘情于工作有时候是个好方法,但要注意身体。”

    “我只是除了工作之外找不到别的任何事情可以做,这和忘情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并不打算忘记休么。“许乐是帝国人,你必须学会忘记。

    商秋把笔芯插进黑发,摘下眼镜,望着何塞先生平静说道:“我是工程师,无论是机甲还是洗衣机,在我眼里都是一堆金属构件和微芯片的组合。”

    “同样,无论是帝国人还是联邦人,在我的眼里都是一堆肌肉骨骼皮肤毛发体液的组合,没有任何区别。庄园伞。

    十根微微颢抖的手指,穿过黑发,南相美收回投向电视光幕的日光,秀丽的面容上写满了失落伤感四个字,他是帝国人?他怎么能是帝国人呢?

    曹佳人做为南相家当代主母,当然比普通民众提前很多就知道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她清楚早已对许乐倩根深种的女儿,在知道真相后,必将陷入人生最准舞的一段时光,一直陪伴着坐在沙发上。此时看着女儿瀹然无助的神情,曹佳人在心中幽幽叹息了一声。

    感情这种东西往往要经历各式各样的磨难,比如她当年和那个猥琐胖子,就是因为家族的无形压力而无疾而终。

    她相信女儿比当年的自己更坚定更勇敢,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的压力,无论是财富还是权利的阶层划分,都不会动摇女儿看似柔弱实则坚强的意志,就算许乐是个一事无成混迹街头的流氓,只要女儿喜欢,便一定能坚持到底。

    然而现在拦在这段感情面前的,不是简水儿不是邹郁,甚至不是许乐马上就要去死,而是这个宇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抗的东西。

    二楼卧室中,刚刚洗完头的钟烟花小姑娘,抱着细细的双腿坐在公主床上,微湿的黑发早已过了肩头,垂在白色睡裙上。

    她看着电视光幕,瞪圆7眼睛,嘴巴张大到极为夸张的地步片刻后忽然可爱地蹙紧眉尖,轻声咕哝了几句非常不雅的脏话,蹦下床拿起电子屏开始认真沉就地勾画一些什么东西。

    无闪烁青色线条在电子屏幕上逐渐密集晰清,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幅南相庄园的地图,这幅电子地图虽然还没有完全绘成,却非常耠密,大概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这个十二岁的钟家小公主,居然仅仅凭着这些天南相美带她去庄园里骑马散步留下的印象,便可以绘制出如此精密的电子地图,上面甚至标注了庄园监控体系里的几个漏洞。

    房门开启的声音响起,钟烟花用最快的速度把电子地图蕺到床后,小手快速揉动脸蛋儿,把那副与年龄完全不符的紧张严肃表情,变成了小女孩儿样儿的甜笑天真。

    南相美走了进来,直接坐到窗边的软榻上,望着窗外林梢之上的星星发呆,沉就很长时间之后,轻声说道:“你知道那件事情了吗?”嗯。”钟烟花小姑娘从可爱的鼻子深处发出一声嗯。

    南相美缓缓低头,有些畏寒一般抱住了双膝,难过说道:“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什么都帮不了他,而且……刚才知道他是帝国人的那一刹那,我竟然第一反应是把这几年的日子全部忘记,再也不要去想他,不去想他能不能活下来,只要不去想他,就可以装成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的喜欢过一个帝国人。”

    晶莹的泪珠啪嗒啪嗒滴落,南相美愧疚又悲伤说道:“第一反应是最真实的反应,也就等于说,我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爱他,我很惭愧。

    “冬,不要想的太多。”钟烟花小姑娘走了过来,安慰说道:“对首都星图的人来说,帝国人和联邦人根本不是一个种族,他们都是一群野兽,那么你爱上一个帝国人,就等于想搞人兽交。”南相美没有听明白,茫然抬起头看着小姑娘的脸。“人兽交哪怕是在十八禁的论校上也被严格禁止,和喜欢像我这么大女孩儿的怪大叔们一样,都是最下流恶心的事情。”

    钟烟花笑眯眯地拍拍自己胸脯,说道:“像你这样天生的乖乖女,当然顶不住这么猛的东西。”“好恶心的形容。

    南相美脑海中泛起那副画面,脸上没有红晕,只有压抑不住的惊恐,偏看着钟烟花一脸自然轻松,带着一丝不理解和不服气说道:“刚才你说首都星图……难道你们西林人不是这样看帝国人的?”

    “当然不。”钟烟花挥着细白的小胳膊,说道:“我们那边经常能看到帝国人,战俘什么的都挺多,虽然我知道那些帝国人很坏,但一一r一一一■

    她耸了耸肩,黑发微舞:“在我们眼里,其实和你们首都星围的人差不多坏。”

    很简单的两句话,却让南相美蹙起了极眉头,隐约抓住了某些关键的问题。钟烟花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心里咯登一声暗道糟糕,咳了两声打断对方的思绪,极为诚恳关怀说道:

    “你不用愧疚,想想帝国人杀了我们多少同胞?强奸了多少姐妹?你怎么能爱上一个帝国人?南相姐姐,忘了这些事情吧,世界上又不是只有许乐一个男人。”

    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历了强烈精神冲击的南相美终于沉沉睡去,眼角犹自挂着一抹泪痕,钟烟花小姑娘却是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出神,心中充满了难以抑止的愉悦。

    你居然是帝国人?这样可妾好,联邦里那些对着你发花痴的女人大概都会跑的干干净净,还敢跟在你身边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世界上不止你一个男人,你的身边却只有我一个女孩儿,那你除了等着我长大成为女人,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

    可爱的小姑娘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脸上时不时浮现出满足而神经兮兮的笑容,她根本不担心那个人的安危,死?怎么可能,你可是我无所不能的许乐哥哥。西山大院独栋别墅内。

    终于成功安抚住母亲那颗受惊过度的心脏,一脚把邹流火踹上床,邹郁解开发髻,疲惫地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憔悴的容颜。沉就很长时间后,那抹熟悉的令人心折的凛冽美感,再次回到她的眉眼之间。

    拉开梳妆台的抽屉,看着最深处那个施清海在宪章广场上塞进自己手里的小仪器,她默然想着,如果这个东西真能避开宪章光辉,那么现在最需要的它的毫无疑问是帝国人。

    问题是你这个该死的愚蠢的不自知的帝国人现在被关在那座该死的监狱里,我又能想出什么该死的方法交给你?这里是倾城军事监狱。

    前皇朝时期负责关押异议分子,共和之后曾经有几任七大家的家主曾被政府关押在此,而对付七大家手段最强硬的那几位总统,除了两名死于暗杀之外,有一位总统在任期即被弹劾下台,因为贪腐案服刑,服刑地点也是在这里。

    在那段斗争最激烈的流血时期过后,七大家逐渐退出舞台,隐于幕后,与政府形成某种妥协,局面归于和谐,从那之后,这座监狱主要负责关押联邦最穷凶极恶的罪犯。

    被关押在倾城军事监狱的人,很难再有机会出去,如果有人真的幸运或者强势地离开,那么在他的余生中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哪怕宁死也不会再次回到这片绝望的建筑群中。

    许乐曾经来过,然后被特赦,如今又第二次被投入倾城军事监狱,历史上有他这样遭遇的人,绝对不超过三个。

    至于越狱?从倾城军事监狱开始投入使用以来,就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在人类社会里显得再如何无所不能的家伙,一旦进入这里,就像是秃鹰失了翅膀,战舰没了晶矿,再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这片罗网,直到逐渐被冰冷枯燥单调绝望而没有止尽的日子,变成烂肉或是冰冷无知觉的钢铁堆。

    沉重的磁性脚镣撕扯着他小腿处的肌肉,似刀割般的痛,脚踝处时隐时现的感应灯光,危险地警告四周,脚镣里有感应电控炸弹,三道像金属环般的加粗合金手铐,挂着手腕上。

    狱医注射进体内的肌肉松驰剂开始发秆作用,虚弱的感觉贯注全身,他想要拖动沉重的脚镣已经变得十分困难,手腕上沉甸甸的合金环,把无力的小臂拉扯向下,就如秋日过熟沉重的果实,压的枝丫无力地弯曲。

    许乐眯着眼睛,困难地抬起头望向监狱透明穹顶更上方那层铅灰似的厚云,他想创造历史,想成为第一个成功逃离倾城军事监狱的人,然而没有任何信心,甚至连一个清晰些的方法都还没有找到。

    强劲而粗暴的拉扯力,顺着绞索传到脖络处,扯得他踉跄向前一步,险些跌倒。

    少将狱长先生咳了两声,挥手示意四周手持绞索控制许乐身体的人下属们稍微放松一些,低声说道:“能让你出来吃饭,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想太多。”许乐沉就片刻后点点头,顺着磁性通道,向专属自己的餐桌走去。

    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凄惶响起,透明材料的那头,正在用餐的重犯们,默默看着那边正援厂缓走过的男人,看着他被割短的头发像野草般直指天空,胡须像被烧过的田野般倔犟长出草根,集体下意识里放下手中的餐具。

    对于这些罪不可恕的联邦重犯们来说,这一幕似曾相识,更准确地说,只是五年前那一幕的枯燥重复,只不过这次重复的间隔太长了些,比他们每天的重复要更有趣味,长到有些人花了一些时间才想起来他是谁。“许乐上校,欢迎你回来!”

    有名重犯站了起来,向透明墙那边艰难行走的家伙大声喊道紧接着,两道电弧便击中了他的身体,军事警卫沉脸走上前,抽出腰畔的警棍,毫不客气地开始重殴。

    迸迸迸迸,听着坚硬物体击打在人身上的声音,许乐回头望去。

    看着地面上正在痛苦抽搐,唇角鲜血直流的那名囚犯,他想起五年前自己被转到倾城军事监狱后,就是这个人第一个对自己微笑示意,结果却因为这个笑容,而被关了三天黑牢。

    没有想到五年后,这个家伙居然还是这么强硬,大概是因为这座监狱里的犯人,除了挑战监狱方的权威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事情来打发漫长的让人恨不得去死却又不忍心就这么扔掉的生命……

    许乐笑了笑,隔着透明墙,向培那边的联邦重犯们挥手示意手臂挥动的速度很慢,但在后方少将狱长的眼眸里,仿佛看到那只缓慢移动的手臂,正试图往灰烬之中扔些什么东西,从而点燃看似冰冷却暗藏凶猛能量的火焰。

    监狱的伙食不错,虽然赶不上前线部队,但营养可以得到保证,土豆烧蛋白肉是主菜,一份青菜一份咸黄瓜,还有一个橙子。

    用手中带着编号的餐具消灭掉毒前这些饭菜,许乐昙-需要很短的时间,但他今天吃的特别慢,咀嚼的特别仔细,似乎要将每粒米每块土豆里蕴藏的能量全部嚼成能够吸收的养分,然后储藏在体内。他渡慢地吃饭,随意地思考。

    接受自己是帝国人这个事实,忘记联邦教育所带来的身份撕裂感,没有永远文艺的痛苦挣扎,仔细想想只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只不过当事件具体发生在每个单独个体上时,就会变得不那么简单,比如他必须面对一个事实:从血缘角度上讲,麦德林和卡顿郡王都是自己的近亲,甚至是至亲叔父,然而却都被他杀死了。

    这种情况会上道德法庭吗?许乐椅最后一块土豆送进嘴里,仔细甚至是细腻地咀嚼品尝,随着咀嚼肌的拉伸,脸颊上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没有人能够在道德法庭上审判自己,现在的问题已经无关道德,只关生死,而我不想死,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将餐盘推远一些,取过橙子开始剥皮,桔黄色果皮下方的白色丝绫有些干燥,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眯着眼睛,余光穿过透明墙,落在那边的联邦重犯们身上。

    窗边那位正试图从橙皮上找到几个微小虫卵的老人叫孟尔德,前联邦军事科学院三部教授,联邦最优秀的生物化学专家,如果不是因为使用自己最新研究成果违禁生化毒气……毫无任何理由杀死妻子全家,在很多人眼中,他这辈子绝对会得超过三次以上的星云奖。

    那个正咧嘴憨笑望着自己的光头大汉叫乔治,看似无比憨傻老实,实际上却是联邦部队罕见的强者,双手不知道沾满了多少敌人以及同僚的鲜血,残暴无比。

    此人因为崇信百慕大三角星域某个原始宗教的原因,坚持自称圣乔治,同样因为那个该死的宗教,他在新兵营里把七名无辜的新兵撕成了肉片,在军事法庭上他坚持自己是感受到了主的指引……

    那个像孩子一样天真微笑着的男人叫查尔斯,联邦最臭名昭著的妓女连环杀手,死在他手中的第一个妓女是他的亲生母亲。

    还有那个像石雕一样俊美的中年男人,他叫什么名字?许乐蹙紧了眉头,仔细地回忆,喔,是的,他叫童家贞,是个连自己都觉得可怕的人物。

    许乐忽然觉得这个场景很奇妙,随着日光的转移,那些男人的身份履历便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有些像当年带着七组上前线时的场景,只不过照临泉他们是真正无畏的战士,而这些人却是真正无畏的罪杞。

    当年他被转移到倾城军事监狱后,和这些罪犯隔墙共餐,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老东西的帮助,理清楚了对方的身份和能力,是因为他想要借助这些人的能力越狱。只不过后来被帕布尔总统特赦,这些准备自然没有用上,谁能想到五年之后居然又派上了用场。

    监狱还是那座监狱,透明墙那边的罪犯还是那些罪犯,除了孟尔德的头发由花白变成银白,圣乔治的光头上多了些伤疤和皱纹,五年的时间仿佛在这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然后他发现透明墙那边少了一道苍老的声音,眼睛不由眯了起来,盯着手中的橙子沉就元语。

    那个苍老声音的主人曾经是这座军事监狱重犯们的精神领袖,身份异常神秘,即便是老东西当时除了一个公民编号都无法找到更准确的档案,如果有人能够把此人的故事整理出来,想必会是一段真正的传奇,然而如今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消失在这座监狱里。

    看来果然没有人能够真正战胜时间,军神李匹夫不能,监狱里的那位无名老人也不能,那么有人能够战-胜这座监狱吗?

    手指陷在弹软的果皮内,许乐皱着眉头沉就思考了很长时间,忽然把橙子放回盘中,艰难地扶着餐桌站了起来,向透明墙那边望去。

    似乎感应到他的目光,透明墙那边臭名照着或者说罪大恶极的囚犯们,集体抬起头来回望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或复杂或有趣的意味。

    军事监狱里的警卫尤其是负责看押许乐的特种部队顿时紧张起来,通话系统内命令声高频响起,十几名警卫走向许乐,试图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许乐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望着透明墙那边的囚犯们,高高举起手中的镣铐说道:“卑微的活着,或者痛快地去死。”

    监狱内一片死寂,深秋清冷的阳光忽然间穿透厚厚的乌云,穿过遁明的穹顶,照耀在他的身上。墙那边有囚犯大声喊道:“理由不充分!”

    警棍和电流侵袭身体,在倒下之前,他向透明墙那边的重犯们喊道:“因为我想活下去。

    (许乐和囚犯们的对话写了很长一段,很热血很阴谋很邪恶的东西,但这和情景严重不符,尤其是时间问题,所以只好全部删了。今天回家后一路没歇气的写,终于写出九千字来,很惊险,不是时间问题,主要是现在一到晚上就开始犯困,如果再慢些真怕会睡着。

    三天没更,月票理所当然理直气壮落后,能有这么多票已经是很肩的事情,既然现在猫已经开始重新出发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双倍期间再停更,再次落后,不得不再次追赶,真是很悲摧的事情。

    不过一想,咱们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已习惯,并且极富经验和信心,那么s○,咱们上吧ro因为我想搞下去。ps:整整一个小时打不开冈,我险些怒了,深吸气深吸气…ww